我的微信

听说还有人在找我,在邮件订阅列表里翻,在RSS浏览器里找。

最近,我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名字还是叫《槽边往事》。

你可以直接用微信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添加,或者输入我的微信号添加:Bitsea。

微信见!

黑马是靠不住的

关于电影《人再囧途之泰囧》,前半程我玩得还是很开心的。倒不是说有什么利益涉及其中,而是年末的时候对几部电影做了一次预判,最后的结局和我事先的分析一致。这种事情手头又没有任何分析工具,只能全凭感觉来。感觉正确很重要,它会给你一种幻觉,认为自己和世界是在一个频率上。这种一个人的游戏非常耐玩,可以和自己玩很多次,玩很久。

后半程不是很愉快,有人开始说我和徐峥有营销上的合作云云,这种无见地的人云亦云很是惹人厌烦。事情总是大部分人参与,少部分人做事,剩下的是嚷嚷。大部分人如何动起来,我迄今为止都觉得是个谜。但是,你要说嚷嚷能让他们动起来,这在我看来完全是本末倒置。事情一旦成势,就像巨浪升起,人潮向着一个方向涌动。那些嚷嚷无非是顺着潮流,努力在潮头泛滥起一点泡沫,看上去很壮观的样子,其实都是借势。我是不相信营销的,八分可以通过营销说成是十分,那是锦上添花而已。三分再怎么营销也不可能及格,营销从来不能雪中送炭。

在泰囧的走红过程里,我做的事情无非是那些泡沫。其中没有丝毫的难度,任何人都可以做到。无非就是12日凌晨去看一下首映,回来写一篇影评贴到豆瓣。影评做个精华版,总结几条做个观影指南一类的东西,发到微博。如果之前你对人群的情绪和需求有一个大的判断,又亲自看过电影有一手的感性认识,最后能老老实实写出来,那么你就会在泡沫之上。然后你的帖子就会转得到处都是,看起来仿佛你就是面前空前火爆后的推手一样。而真实情况是,你压缩了睡觉时间,找了一家冷清的影院去看了个午夜场。

我并不期待有多少人能理解上面这些话,更何况这些话会惹得那些以营销为生的人们很不高兴,因为我在否认他们的工作价值。也许,我要年纪再大一些才会变得足够圆滑老练,事情也说清楚了,人也没得罪。

另外让人不愉快的一点就是泰囧黑马说。从讲故事的角度来看,泰囧自然是越黑越好。最好是徐峥砸锅卖铁,把陶虹的首饰都当掉,凑出200万人民币,最后票房是好几亿。徐峥越惨越好,投资和票房的数量级差别越大越好。这是好故事,人人都爱看传奇,看到不可能的事情变作了伟大而光荣的胜利。但是,我始终觉得故事不应该上升为严肃的分析,那就会变成了严肃的胡说八道。

比如说泰囧的胜利是小成本电影的胜利。真要计算起来,泰囧可一丁点都不便宜。徐峥从一张生脸变成熟脸,靠的是一部成功的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而一年中国有多少部成片的电视剧,能播出并且被人记住的又有多少?在泰囧之前,徐峥拍过《人在囧途》,这片子到现在都还满网络盗版,可以算得上是泰囧最昂贵的预告片。这些铺垫算下来,泰囧的良好观众基础可一点都不便宜,算不上是小成本电影。

又说泰囧证明了导演诚意讲故事,拍喜剧片,观众就一定会埋单。这种说法也很是一厢情愿。年末不是只有泰囧一部喜剧,也不是只有徐峥一个导演讲故事。但是,最终胜出的是泰囧。诚意与否只有天知道,但是估计没有导演上来就想虚情假意讲个故事骗观众玩。可是这个行当就是如此残酷,观众买不买账,只有上线才知道。而制作周期半年,排期外宣搞下来,只有一次击发的机会。成与不成,只有一次机会。没看见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么,排期几次修改,就像在澳门赌场里的老赌棍一样,眼睛盯着荷官,筹码举起又放下,想压大又换小,来来去去下不了决心。如今看起来,它避开十二月倒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还有一说讲泰囧给了大制作一个耳光。这简直是让人情何以堪啊?观众当然是先选择大卡士,大导演,要看大场面,否则他花这个钱进电影院干什么呢?三大出来,未必会有泰囧这种片子的利润率,但是胜在稳妥,四平八稳就有赚。一家公司一年拍两部,春节就可以发红包了,相当于正餐。泰囧投入小,利润高,但是风险也极高。每年电影市场可以看到好几部大片,但是小成本暴赚的片子也就一部。去年是《失恋三十三天》,今年是《泰囧》,其他小成本的影片呢?又在哪里呢?票房是多少?所以,你用惊艳的甜点和正餐比,没有任何道理,这一耳光落不到任何一张面孔上。该拍大片的还是接着拍,该拍小片博一把的继续博,哪里会有什么格局的改变?

泰囧是一匹不那么黑的黑马,它的成功让好故事变成了传奇,在传奇之上又会引发高烧。本来这是一件挺好玩的事情,但是架不住昏天黑地的胡话,让人觉得很是厌倦。我不是电影圈内的人士,也幸亏不是。所以,还可以这么自顾自聊聊想法,也算是一种看电影之外的福利。

12月5日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访谈全文

12月5日 19:30-21:00,新浪佛学频道特邀《正见》作者宗萨蒋扬钦哲波切作客,以下是访谈问答内容。
更多关于钦哲仁波切的动态,请关注@正见网站

提问:2012年12月21日是否是世界末日?
仁波切答:我们等着瞧。学生继续问:当天要如何度过?仁波切答:准备开个很大的party(派对)来发现我们有多么愚笨。

提问:在家学佛的人该不该炒股?
仁波切答:最主要的是你必须了解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常。没有任何东西如它显现的一样。我们期待的事情大部分都不会实现,这点很重要,尝试生起善的发心。如果你赚很多钱,可以去帮助贫困的人,这样的话又有谁能阻止你去炒股票呢?

提问:现代女性学习佛法要注意什么?
仁波切答: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男性要注意什么,女性也都得注意。

提问: 顶礼仁波切!我也知道吃肉不太好,至少是缺少慈悲心的表现,但我还是忍不住吃肉,我该怎样来戒肉吃素!
仁波切答:为这些动物祈祷,逐渐减少吃肉。

提问:作为80后,在工作生活中如何实践佛法,平衡出世与入世的关系?
仁波切答:就好像你在陪同一个小孩建造沙堡一样。

提问:如何在忙碌的生活中时刻忆念上师和佛法?
仁波切答:通过修止来维系正念是如此重要。当然也不要忘记我们生命的无常和急迫性。

提问: 请问仁波切,汉地人应如何修持藏传佛教?还是您觉得先学显宗会比较好
仁波切答:你们真的应该学习显宗,显宗是非常重要的,它在中国人的血液里。如果需要的话,以后也可以加上一点金刚乘的调料。

提问: 请问上师!我个人以佛弟子来要求,但在工作中我总是无法摆脱世俗的做法,比如会为了工作请吃饭,喝酒...当然事后我会做忏悔,但我想如何能不去做这些事情,做的过程中会很难受,我要如何处理。请上师给预开示!
仁波切答:你应该持续这种难受的感觉,不仅如此,你应该继续为投生到六道当中感到难受,因为如果你不断地觉得难受,这种自责会引导你去寻找更崇高的真理。

提问: 请问仁波切,社会上很多人靠欺骗与恶行,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财富。由于他们不相信轮回与因果,如何去引导与开解他们呢?
仁波切答:让他们了解如果别人这样对待他们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提问: 顶礼上师,请问当面对感情的善缘时该如何珍惜和好好把握?望上师给予开示。
仁波切答:思维无常。因为这样一来,你会更加珍惜,会让你的感情稀有与珍贵。

提问:临终时是否应该捐赠器官?
仁波切答:如果你是大乘修行者,这么做是很好的。

提问:我想用电影和记录片介绍佛教,但目前我还做不到,应该怎么办?
仁波切答,不要放弃,尝试生起好的发心。

提问:如何在迷乱的社会里寻找自我?
仁波切答:思维与观修。观修我们的身,我们的心,我们的感受,和所有的参考点(译者注:意指一切现象)。

提问:上师是否必须是藏传佛教的?
仁波切答:上师不一定要是藏族人,所谓的藏传佛教实际上是金刚乘,在金刚乘佛教当中上师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元素,在寻找上师以前最好是多听闻学习,并向佛陀祈请能够遇见一位上师。

提问:日食月食行善是否增长功德?
仁波切答:这些都是让我们修行的方便法门,这很重要。我也可以有信心地说当你看到麦当劳招牌时若念六字大明咒功德增长百倍,但更认真的说在金刚乘日月的概念包括日食月食都与我们的脉有关。某些气与脉如果正确运用作用会比平时更大。

提问:如何在忙碌的生活中时刻忆念上师和佛法?
仁波切答:通过修止来维系正念是如此重要。当然也不要忘记我们生命的无常和急迫性。

提问:如果上师不具格并毁坏佛法,我是否可以不具嗔心告诉他人远离他?
仁波切答:如果他已从这位上师处领受金刚乘教法就破了三昧耶戒。但是如果上师的行为真的对佛法造成太大的耻辱和负面的影响,那我建议他应该勇敢地告诉他的老师不要这么做,然后尝试远离他。

提问:如果我发现上师不具格,离开他是否破戒,是否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仁波切答:不会。除非他已领受一些教法尤其是金刚乘教法,否则不算破戒。因此领受较高深的教法之前最好仔细分析上师。得到上师同意虽然好,但有时不一定需要得到批准,因为他可能不同意。若你已下定决心离开最好还是不要问他。

提问:有些人在学佛时会说很多大道理,生活中却伤害他人,请仁波切给他们一些建议。
仁波切答:这就是为什么学习理论是不足够的,我们必须付诸于实修,因此要不断地发愿去修行,一再地发愿。

提问:如何对治自私与嫉妒?
仁波切答: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整个佛教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我们可以先开始思维所有的东西是如此的毫无意义,是如此虚幻的,因此根本不值得让我们自私或妒忌。比方说没有人会为了用过的卫生纸去自私或者妒忌。

提问:是否有轮回存在?
仁波切答:过去,现在,未来是属于时间的现象,尽管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足以证明“明天”的存在,但由于我们习惯这么想,因此我们许多人都相当有信心地说确实有个明天,然而对于未来而言,我们并不习惯于去认为有来生。

提问:为什么要在日常生活中时时保持觉知?
仁波切答:这非常简单,如果你不保持觉知的话,会给你造成诸多痛苦,从踩入简单的空洞到复杂的六道里面。你随时可以蒙上自己的双眼走在街上去体验一下。

提问:如何修菩提心?
仁波切答:如果你是初学者,最实际的就是发愿,发愿你能够彻底并永无休止地行菩萨道。

提问:西方净土是存在还是方便说?
仁波切答:所谓方便说本身就是方便,方便是相对的,对某人方便对他人未必方便。对伟大瑜伽士来说净土就是隔壁星巴克。对其他人来说净土是我们希望投生地方。我的答案是净土可以像地球一样的存在,也可以是心理上的存在,两者都对。

提问:对初学者的建议。
仁波切说:你要有批判性的思想,要能够分析,要多阅读并领受教法。要思维。当我说思维的时候,意思是,你要看你所读的东西是否跟你有关。过了一阵子以后,你应当决定要修行,因为你不能一辈子都在分析,它是永无休止的。

提问:能否推荐一些学佛的好书?
仁波切答:如果是声闻乘,《佛陀的启示》(Rahula Walpola,“What the Buddha Taught”)是最好,秋阳创巴仁波切的任何一本书,他自己写的不是其他人编辑。我建议大家阅读佛经,目前可能无法理解,但还是应该去阅读的。

提问:怎样让上师找到你?
仁波切答:你必须要有足够的对精神道路的渴求,然后向佛陀祈请,因为毕竟佛陀是最无上的导师。

提问:如果佛弟子在销售工作中为了谋取客户的买单,说一些妄语,我们该怎么做。
仁波切答:在佛教里最重要的是发心,至于发心正确与否,是要以其中包含了多少智慧来衡量的。

提问: 这个世界所有一切,到底是唯心的?还是客观存在的?
仁波切答:是的,所有一切皆唯心,这是无着菩萨所说的。

提问: 请问仁波切 我们这些非仁波切的弟子 通过阅读仁波切的书籍 对仁波切升起了那么点点信心 但又特别想得到您的加持 那么会得到您的加持么?这种人未来有可能成为您的弟子吗?
仁波切答:可以的。但我是你所能找到的最不可靠的老师。

提问:请问仁波切,在学佛若干年之后,发现自己如今似乎已经退失了当年的那种努力和好学的状态,功课似乎成了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失去了以往的那种快乐感。针对这个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仁波切答:每天这样去想三次。

提问: 顶礼仁波切!您觉得现代人学佛的最大障碍是什么?应该设立哪种目标?
回答:最大的障碍是不往内观察,不去思维。我们讲的不是那些超自然的,古老的智慧,仅仅是很简单的,往内去观。我们总是以外境作为自我的参考点。

提问:请问仁波切您是怎么看待同性恋的问题的?佛教里有指示吗?
仁波切答:同性恋就像有些人用筷子,有些人用叉子一样。人类的习性是无止尽的,我们无法因为一个人的习性而去判断他。

提问: 什么是佛法?我们信的佛是什么?他/她有什么值得我们信?
仁波切答:佛陀证悟的是真相,他所教导的真相是无可争辩的,至于是否真的无可争辩,你可以去学习并自己找到答案。

提问: 顶礼仁波切!刚接触佛法,要从什么开始学起?该如何学?
仁波切答:读书,并且要有批判性,还有要分析观察,这是佛陀给予我们的自由,因此我们要充分运用它。

提问: 顶礼宗萨仁波切,现代科技会令这个世界越来越迷失吗?
仁波切答:不一定。真正使我们迷失的是我们的无明,贪欲,不安全感,想走捷径。

提问:尊贵的上师!想要帮助他人,但自己的能力不够,怎么办?想帮助他人,但自己有有贪欲,怎么面对自己内心的矛盾?
仁波切答:寂天菩萨说,帮助他人是以助人的愿心为开始的,仅仅是希望帮助他人已经非常好了,你要不断地去增长这种愿心。

提问: 祈愿仁波切加持我们全家有一天都能在您座下领受教法,不过我们英文很不好,怎么办?
仁波切答:我相信我们总会有办法沟通,有比语言更有效沟通的方法。我上过中文课,我会说“你吃了吗”,“太二了”

提问:顶礼尊敬的仁波切,请问如何克服禅修中的挫败感?
仁波切答:你禅修的那一刻就不是失败,唯一的失败就是不去做。

提问:仁波切,何谓放下?如何判断已放下?
仁波切答:当有人称赞你的时候不会让你感到骄傲,当别人的指责不让你受惊,当你不寻求别人的注意,当有人不理睬你的时候,你不会感到烦恼。

提问: 顶礼仁波切!对于80后读经书,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推荐?
仁波切答:任何佛经都可以。

提问: 顶礼上师,我是一个大三的学生,在佛法和学业之间,我该怎么平衡,有时候只喜欢学习佛法,不喜欢学业,怎么办?
仁波切答:你应该专注于你的学业,为了要利益许多人,这样你的学业就成为了佛法的修行。

提问:尊贵的上师!所有的念头都是如同梦幻泡影,那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该怎么做才好?
仁波切答:人生的意义就是要证悟所有念头如梦如幻,要证悟这点并不容易。

提问: 如何教育孩子从小接触,认识佛法。
仁波切答:很重要的是,教育孩子不一定是为了要找工作,我认为很重要的是要让孩子学习优雅,学习慈悲,懂得怎么玩,不要太自私,这些东西比较重要。

提问:请问大师,如何消除人对死亡的恐惧?
仁波切答:这是困难的问题,对修行人而言,对死亡心存恐惧是明智的。

提问: 为什么我每次救人性命和救人危难后都得到恶报。
仁波切答:可能有很多原因,这让你迅速让果报成熟,也可能是对你的忍耐力的一种考验

提问: 如何帮助有抑郁症的人,帮助他们迈开脱离抑郁的第一步?
仁波切答:这有点困难,我们必须知道是哪一种抑郁症。一般而言,自律是很重要的,没有自律的人一般会倾向于抑郁。比如早睡早起,生活中的一些规律是很重要的。

提问:顶礼仁波切!最近非常的烦躁,对工作对家庭生活等都感觉很厌烦,自己心里也明白修行不能离开生活工作,但是就是调整不好,怎么办?
仁波切答:我建议你不要做太多事情,修法可以是很短很清楚的,而且次数频繁,有持续性。

提问: 顶礼仁波切,上班一族如何禅修?
仁波切答:短时间但多次的禅修(打坐),重点是要有持续性。

提问: 顶礼上师!如何掌握自己的心呢?
仁波切答:像拴牛鼻子一样的栓住你的心。

提问: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对佛法的学习与实践,克服惰性!
仁波切答:思维无常。

提问: 对于男女情事,应当如何看待?
仁波切答:它可能源自不安全感,可能源自于想要分享的真实的感受,可能源自于真诚的要帮助对方之心。你们应当自己省查它的源头,虽然这并不容易。

提问:仁波切可以讲讲时间这个概念么?时间与心的关系?我在理智上了解到时间并非实体,因此快乐痛苦也绝非实相,但还不能真正了悟,请求仁波切开示。
仁波切答:因为要真正了悟我们需要禅修,时间与心,这些全都是有主客体的,结合主客体是最困难的一件事,是无法通过仅仅看一本书来体会的,你必须思维和禅修。

提问:您建议中老年人皈依后如何修行?
仁波切答:他们应该念诵佛号,忆念佛陀。

提问:请问仁波切 如何升起并增长真正的勇气和信心?
仁波切答:修自他交换,tonglen,菩提心。

提问: 上师“修自他交换”我没明白
仁波切答:自他交换是一种修法,你可以去读阿底峡尊者的修心七要。

提问:尊贵的上师,对于神通好奇,怎么才能修行得神通?
仁波切答:释迦摩尼佛最大的神通是见到真相,比如一切事物都是无常的,那是你应该实现的神通。

提问:顶礼仁波切。请问家人难以接受学习佛法的伴侣,强烈抵触甚至行为过激,要远离家人或黙默承受?
仁波切答:具备善巧方便,不必表现出你的佛法修行让他们感到厌烦。

提问:尊敬的仁波切,请问愤怒和厌烦的根源是什么?强烈的情绪如何修止呢?
仁波切答:无明,无安全感。

提问: 仁波切,身和心有怎样的关系?
仁波切答:器皿和内容物的关系。

提问:顶礼仁波切,请问佛弟子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与人相处,做到随顺众生?应该如何对治嗔恚?
仁波切答:慈悲心的禅修和思维互为缘起。

提问:顶礼仁波切,我是大四在准备考研的学生,即使现在有明确的目标,对未来依然感到比较迷茫,在佛法修习上,希望能够有机会实修,请问您如果现在没有上师指导,是否可以自己找相关的知识修习?在学习和择业上可否得到您的建议?
仁波切答:是的,你可以自己找相关的知识修习,同时你还是可以向佛菩萨祈请,请他们化现为你的指引,可能是以书的形式显现或者以人的形式显现。

提问: 生活在现代社会,作为凡夫,如果不出家要修出离心,如何做到舍弃今生? 不工作?不结婚?不生孩子?
仁波切答:修行佛法并不一定要出家或去山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过去有许多伟大的修行人是在家人。

提问: 出家之前需要做什么减少违缘?
仁波切答:向佛陀祈请,供养佛陀让我们有功德可以出家,并且生起出离心。

提问: 仁波切您好,我看到许多信徒像崇拜明星一般去崇拜上师,请问您怎么看这种崇拜?
仁波切答:人类就是如此,因为我们对我们崇拜的某些人有业债,对于他们对我的崇拜,我不晓得他们在崇拜什么。

提问: 请问上师,如何才能见到您呢?
仁波切答:让我们祈愿有一天我们会相见。然而见到我并不是最重要的。你也应该尝试从许多其他很好的大师处领受教法。

提问: 顶礼尊敬的仁波切,您对中国大陆的佛弟子有什么寄语,我们该如何闻思修行,以及影响帮助到周围的人。很期待您今天即将到来的问答开示。愿您法体安康,六时吉祥,正法久住。深深感恩能被您找到,跟随您修行。虽然言语不通,是最大的障碍。
仁波切答:要有三点,一,要有慈悲心。二,试着从别人的角度去考虑。三,要有智慧,就是了解自己所感知的东西只是从自己的角度看到的,并不是实相。

提问:尊贵的仁波切您好,读过您的很多书,看过您的开示,您的言教一直深深影响着我。想问您如何在繁琐的日常生活中做到时刻忆念上师,忆念佛法呢?总感觉自己的心非常散乱,各种散乱,业风吹来一点控制力都没有。
仁波切答:因此通过修止来维系正念是如此重要。当然也不要忘记我们生命的无常和急迫性。

提问:怎么找适合自己的法门,是不是要发愿?
仁波切答:是的,要根据自己的愿力以及功德。

仁波切的结语:我祝福大家,一切圆满,我会为所有提问的人祈祷。

记一次发布会

在网上看过很多次乔布斯的发布会,今天有机会亲自参加了一回魅族在水立方的新品发布。我不懂手机硬件,也不懂工业设计,更不懂得用户体验。但是,我还是非常珍视这次机会,因为此前的人生里不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魅族这次推出的产品叫MX2,今年1月1日魅族发布了MX,这应该算是魅族智能手机的王牌产品。因此魅族很看重,请了蓝色光标负责PR,专门包了水立方作为活动场馆。蓝色光标也不负重托,整个发布会现场如同梦幻一般,为蓝色的基调所包围。单开了水立方的5号安检口,这样嘉宾走过通道,绕过水立方,来到会场门口时,可以看到一轮明月刚好照在蓝色的魅族MX2标志上。

会场布置得很简单,观众席分为左中右三个区域。媒体和嘉宾在中央和两边的头三排,供应商在左边方阵头排,其余的座位全都给了魅族粉丝。他们整整齐齐穿着蓝色的外套,整个会场感觉是被热情的魅族粉丝给包围了。发布会前台很简洁,只有一个讲台,上面是一根麦克风和一瓶矿泉水,台上孤零零放着一个提词器,之后就是巨大的投影屏幕,用作放PPT和视频。

魅族的创始人J.Wong没有出现,代表他的是CEO白永祥。白永祥负责第一个环节,介绍MX2。关于这个人的资料少得可怜,据称是魅族工程师中的大佬。白先生穿了一件深紫红色的套头圆领长袖秋衣,年龄颇大,有些秃顶。他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但是讲话很慢,然后在重点字句上重复。我怀疑他接受过专门的彩排或者是训练,会反复强调类似“革命性”、“卓越的”、“优雅的”、“最棒的”、“独创的”、“精致的”这样一些词汇,和老乔做的事情完全一样。

说实话,白先生不是一个很好的演讲者,他总是要把PPT的内容全部念一遍。这样一来,他和整个会场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反差,似乎彼此都格格不入。不过,这个人却让我有些感动。因为当他谈到制作工艺,材料选择的时候,讲话会突然流畅很多,明显是非常熟悉,完全没有背稿子的感觉。他让我想起南部那种务实、朴素、专心做事的工匠。这种人不善言辞,态度生硬,但是因为专注在做事上,往往能做出很好的活计来。他努力去讲PPT,带着显而易见的笨拙,但是这种笨拙很可爱。

魅族的MX2我无法评价,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用过这种手机。我曾经见过一台MX,做工和设计都不错。其中有一个细节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它的后盖是坏的,盖不严。原因是魅族手机必须到专卖店用专用工具才能打开后盖,才能更换SIM卡,于是有的用户嫌麻烦就用钥匙撬开。一旦撬开,结局必然是固定轴断裂,后盖就再也不能严丝合缝地合上了。这是一种设计上可以理解的偏执,但是达到这么强烈的程度却让人过目难忘。

MX2延续了MX的设计,做工更为细腻一些。整个发布会最精彩的部分也在这里,现场播放了一段VCR,拍摄了如何用激光点焊不锈钢骨架,以及如何在机器内部和后盖上刻字。所有的VCR都应该是请专业公司拍摄,很专业,也很漂亮。于是两翼的粉丝团体不断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喝彩和掌声,仿佛那不是一部手机,而是神赐之物正在飘降。

我个人不喜欢闪闪发光的不锈钢,对魅族MX2的白色后盖也完全无爱。这个无关设计和质量,是纯粹的个人审美所致。魅族在产品上做了很多减法,希望保持一种简洁明快的风格。这一点我很赞成,但是表现出来的方式却不是我所喜欢的。因为对于我来说,简洁本身意味着和光同尘,它是干净的,但绝对不是崭新的。它应该是单一均质的,但绝对不应该反光。魅族MX2金属边上的切割痕迹,以及后背强烈的白色光芒,让它在简洁中带了一种妖异的感觉,似乎心意难平,要大声说一点什么一样。此外,简洁有一重意蕴,意思是能够打败时光,那就应该收敛光芒,仿佛过去就是这样,现在依然这样,未来还会这样,有一种很坚固的东西在里面。相信很多喜欢魅族的人不会赞同我的看法,所谓“做人低调,做事高调”,风格强烈一些的魅族产品更能帮助他们认同彼此,找到情感发泄的渠道。

对于这场发布会,整体感觉是在一个变化的中间。那种朴拙的南方精神,貌似不得不在这个喧嚣的时代里让一点步,所以有了这场发布会,要努力做出一点“范”来。于是,可以看到非常现代感的发布会设计,非常专业级的VCR制作,非常类似乔布斯的发言风格,甚至,魅族的某位经理在台上谈到了日式的审美,一直讲到枯山水。一切都在朝着一家正规化的,市场导向的国际大公司的路数上走。但我还是喜欢那种沉默做事的南方风格,喜欢北京所没有的笨拙和踏实。热闹总是会有的,而唯有在沉默中才会有好的产品出现。这个时代里有太多演讲家,太缺乏好的工匠了。

《少年Pi的奇幻漂流》观后

最重要的信息最先说:
1、5分制给3.5分。
2、推荐2D观赏。
3、没有血腥暴力恐怖镜头,可以带小孩子一起看,但记得要找配音版。
4、我自己掏钱买的票。

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链接),现在来讨论一下电影吧。说到这部奇幻漂流,之前我一直觉得它和电影《大鱼》很神似。看完小说之后,心里默认出现的导演就是蒂姆.伯顿。都喜欢说蒂姆.伯顿什么黑暗系,什么哥特风,我就觉得他是个有童心的导演,想象力无边无际,最适合拍这种奇幻电影。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是李安。不过李安也很好,他改编原著的时候发挥稳定,拍出来的片子和原著相得益彰,这是他的长处。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那种把极为恐怖的事实变成童话的活计,并非是小说作家的原创。想一想看,《野天鹅》里公主跪在荨麻上,《灰公主》里两个姐姐砍掉的脚后跟,以及阿里巴巴用热油一勺勺浇死40个强盗。它们仔细想起来,不都基于极为恐怖的现实么?但是好故事就得这样,喜羊羊和灰太郎面对着同一口锅,强烈的求生欲和食欲发生碰撞,才会有想象力上下其手的空间,成为一个绵延不断的传奇。

坦白说,李安导演在这方面不算是很强。他擅长绵密的编织情节,用翔实的细节和镜头把电影支撑起来。如果你看过原著的话,会发现头30分钟的戏份虽然被很多人抱怨为乏味,但是里面许多台词都有来处,而且和后续的情节对应得丝丝入扣。看过原著的人,在这些小点上会非常喜欢,觉得导演在银幕后面和自己交流读书心得,彼此心领神会,就像是共享了一个秘密。

与此对应的是,片子镜头努力做到了美,可缺乏灵气和想象力。看过电影的朋友回忆一下,有没有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除了海难部分,几乎所有的“奇幻镜头”基本都在静止的睡眠上?无论是发光的水母和海藻的一场戏,还是浮岛上的淡水井,或者是漂流过程中的霞光漫天,统统都是在静水上。因为只有在静水上,李安才方便把大海处理成一幅画布,好在上面渲染各种光影和特效。只是这么一来,不免让人感觉到很乏味。当然,当然,这里也可能有一个很强的辩护:李安在这些镜头处理上,故意强调了这些和现实悖反的地方,以此强烈暗示整个故事无非是脑海里的一场想象,所以用这种主观想象的表现手法。仁者见仁吧,我个人觉得太重复,不是很喜欢。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片子的节奏。我认为要讲述这种悲惨现实的童话版,就一定要轻快流畅。就像是讲述自己的悲剧人生时,唯有用仿佛在讲述他人故事的冷静口吻,才可能让听众觉察到这种刻意的疏离之后倍加感受到当日的沉痛。李安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节奏上怎么说呢?有点结结巴巴的,不是很通顺。前三十分钟之所以有人感觉到沉闷欲睡,原因就是倒序不够顺滑。从名字讲起,到背诵了四黑板圆周率的小高潮,没有一种自然流利衔接的感觉。而是重复让同学们取笑名字,取笑,再取笑,显得手头没有多少办法。从谈论宗教开始,再到宣布要受洗,又构成一个小情节的高潮,同样也不是很顺滑,好像少年是专门找了本信仰手册去体验宗教一样。不过,也不好过分指责李安。因为印度少年的生活距离他太遥远了,让他拍出《美国往事》,或者《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那种感觉,有些强人所难。

最让我失望的是关于孟加拉虎的处理,原著中一人一虎的对峙关系是最精彩的部分。进退之间,扣人心弦。李安的镜头之下,那头老虎像一头真的老虎,反而是全片中最真实的角色。可在我看来,这部片子里的老虎应该如同拥有灵魂,可以用眼神和人对话才对。如果它能长出双翼,腾身飞起,我也不会觉得很突兀。毕竟,这是一个奇幻故事啊。更何况这头老虎存在的意义,就是主人公内在自我的投射啊。它怎么会是一头普通的老虎呢?

总体而言,李安中规中矩地把原著变成了一部电影。中间有一些极为炫目的镜头,例如巨鲸跃出水面的一场戏,让我想起了徐克版动画片《小倩》的开头。他很忠实地按照小说的叙述,把故事复述了一遍。结尾的时候,大概是找不到合适的电影手法,如同小说中那样,以主人公自叙的方式,给出了故事的另外一个版本,让人觉得不够解渴,也不够止痒。我想,最大的原因有两个:1、李安没有切身的印度生活经历。2、李安对大海的了解和喜爱,远没有达到卡梅隆那样的狂热程度。

有人说,这部电影可以跟《阿凡达》相提并论。我并不赞同这种说法,因为《阿凡达》里有一种童稚的狂热,就是一点一滴把自己的狂野想象完全表达出来的笨拙。李安没有这种东西,他需要做的是把原著一点一滴搬到银幕上去,如同一个工程师那样一丝不苟。如果把电影是为一种商品,《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毫无疑问的年度精品,可它并非是一部经典。值得你周末去电影院看,但是不会在多年后一再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