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舰队

2015年7月24日,美国NASA宣布发现距离地球1400光年之外的类地行星,编号Kepler-452b。它的体积是地球的1.6倍,重力是地球的2倍,拥有岩石和水,和地球的相似系数达到了0.98。总之,Kepler-452b是人类进行宇宙拓荒的第一站,在2015年看来最合适的一颗行星。

历史上,NASA发布过很多次类地行星的消息。有人开玩笑说:每次全球房价高企的时候,NASA就会释放类似的消息,因为有另一个地球可以给开发商盖房子,会平抑房价。但是这一次,NASA极为明确地暗示:Kepler-452b有移居可能,是地球2.0。

在地球和地球2.0之间,应该有一只舰队。

Kepler-452b距离地球1400光年,舰队以光速飞行,也需要1400年才能到达。按照2015年当时的人类科技水平,舰队抵达Kepler-452b需要5亿年。这个舰队需要庞大的维生系统,在舱体内模拟地球的生物圈,可以种植粮食饲养动物。为了完成使命,舰队成员需要一代又一代在飞船里繁衍生息,一代人衰老死去,新一代人继续驾驶飞船前进。

同时,地球也在不断研发更加快速的空间旅行技术,持续放出更快的飞船尾追而去,送上新的技术和维修舰队的材料。因为时光之雨不断侵蚀,上亿年的飞行时光足以让最强大的舰队变成一堆金属垃圾。付出了这样的代价,换来的不过是一种可能性。没有人知道舰队最终是否已经抵达,也没有人知道舰队成员能否在Kepler-452b上生存下来,殖民成功,人类作为一种宇宙生命能否在另外一个星球上繁衍下去。

所以,并不会有那么一只舰队。

生命的自我延续是宇宙间的最高律令,人类为了种群的自我延续而殖民外星,并不是最合理的解决方案。为了人类的延续,就把人类送到类地行星,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把地球上的所有资源榨干,也未必能完成一次这样的舰队旅行。

会有一艘飞船,很小的一艘。从地球出发,飞向Kepler-452b。船舱里的旅客是地球上的细菌,它们安安静静地休眠,等待飞船坠入Kepler-452b的大海。然后,如同当年在地球上发生过的那样,细菌在海水里复苏,演进。在亿万年之后,一只猿从树上下来,开始试着直立行走……

这大概是让人类在类地行星上继续繁衍的唯一方式。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在夜空里看到流星划过。在其间,也许正有一些装满细菌的瓶子,从宇宙深处飞来,穿过大气层,悄然落入了大海。

寂静夏夜,生命重来。

槽边往事 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qrcode_for_gh_54c735218a29_2581

我的微信

听说还有人在找我,在邮件订阅列表里翻,在RSS浏览器里找。

最近,我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名字还是叫《槽边往事》。

你可以直接用微信扫描上面的二维码添加,或者输入我的微信号添加:Bitsea。

微信见!

12月5日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访谈全文

12月5日 19:30-21:00,新浪佛学频道特邀《正见》作者宗萨蒋扬钦哲波切作客,以下是访谈问答内容。
更多关于钦哲仁波切的动态,请关注@正见网站

提问:2012年12月21日是否是世界末日?
仁波切答:我们等着瞧。学生继续问:当天要如何度过?仁波切答:准备开个很大的party(派对)来发现我们有多么愚笨。

提问:在家学佛的人该不该炒股?
仁波切答:最主要的是你必须了解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常。没有任何东西如它显现的一样。我们期待的事情大部分都不会实现,这点很重要,尝试生起善的发心。如果你赚很多钱,可以去帮助贫困的人,这样的话又有谁能阻止你去炒股票呢?

提问:现代女性学习佛法要注意什么?
仁波切答: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男性要注意什么,女性也都得注意。

提问: 顶礼仁波切!我也知道吃肉不太好,至少是缺少慈悲心的表现,但我还是忍不住吃肉,我该怎样来戒肉吃素!
仁波切答:为这些动物祈祷,逐渐减少吃肉。

提问:作为80后,在工作生活中如何实践佛法,平衡出世与入世的关系?
仁波切答:就好像你在陪同一个小孩建造沙堡一样。

提问:如何在忙碌的生活中时刻忆念上师和佛法?
仁波切答:通过修止来维系正念是如此重要。当然也不要忘记我们生命的无常和急迫性。

提问: 请问仁波切,汉地人应如何修持藏传佛教?还是您觉得先学显宗会比较好
仁波切答:你们真的应该学习显宗,显宗是非常重要的,它在中国人的血液里。如果需要的话,以后也可以加上一点金刚乘的调料。

提问: 请问上师!我个人以佛弟子来要求,但在工作中我总是无法摆脱世俗的做法,比如会为了工作请吃饭,喝酒…当然事后我会做忏悔,但我想如何能不去做这些事情,做的过程中会很难受,我要如何处理。请上师给预开示!
仁波切答:你应该持续这种难受的感觉,不仅如此,你应该继续为投生到六道当中感到难受,因为如果你不断地觉得难受,这种自责会引导你去寻找更崇高的真理。

提问: 请问仁波切,社会上很多人靠欺骗与恶行,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财富。由于他们不相信轮回与因果,如何去引导与开解他们呢?
仁波切答:让他们了解如果别人这样对待他们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提问: 顶礼上师,请问当面对感情的善缘时该如何珍惜和好好把握?望上师给予开示。
仁波切答:思维无常。因为这样一来,你会更加珍惜,会让你的感情稀有与珍贵。

提问:临终时是否应该捐赠器官?
仁波切答:如果你是大乘修行者,这么做是很好的。

提问:我想用电影和记录片介绍佛教,但目前我还做不到,应该怎么办?
仁波切答,不要放弃,尝试生起好的发心。

提问:如何在迷乱的社会里寻找自我?
仁波切答:思维与观修。观修我们的身,我们的心,我们的感受,和所有的参考点(译者注:意指一切现象)。

提问:上师是否必须是藏传佛教的?
仁波切答:上师不一定要是藏族人,所谓的藏传佛教实际上是金刚乘,在金刚乘佛教当中上师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元素,在寻找上师以前最好是多听闻学习,并向佛陀祈请能够遇见一位上师。

提问:日食月食行善是否增长功德?
仁波切答:这些都是让我们修行的方便法门,这很重要。我也可以有信心地说当你看到麦当劳招牌时若念六字大明咒功德增长百倍,但更认真的说在金刚乘日月的概念包括日食月食都与我们的脉有关。某些气与脉如果正确运用作用会比平时更大。

提问:如何在忙碌的生活中时刻忆念上师和佛法?
仁波切答:通过修止来维系正念是如此重要。当然也不要忘记我们生命的无常和急迫性。

提问:如果上师不具格并毁坏佛法,我是否可以不具嗔心告诉他人远离他?
仁波切答:如果他已从这位上师处领受金刚乘教法就破了三昧耶戒。但是如果上师的行为真的对佛法造成太大的耻辱和负面的影响,那我建议他应该勇敢地告诉他的老师不要这么做,然后尝试远离他。

提问:如果我发现上师不具格,离开他是否破戒,是否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仁波切答:不会。除非他已领受一些教法尤其是金刚乘教法,否则不算破戒。因此领受较高深的教法之前最好仔细分析上师。得到上师同意虽然好,但有时不一定需要得到批准,因为他可能不同意。若你已下定决心离开最好还是不要问他。

提问:有些人在学佛时会说很多大道理,生活中却伤害他人,请仁波切给他们一些建议。
仁波切答:这就是为什么学习理论是不足够的,我们必须付诸于实修,因此要不断地发愿去修行,一再地发愿。

提问:如何对治自私与嫉妒?
仁波切答: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整个佛教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我们可以先开始思维所有的东西是如此的毫无意义,是如此虚幻的,因此根本不值得让我们自私或妒忌。比方说没有人会为了用过的卫生纸去自私或者妒忌。

提问:是否有轮回存在?
仁波切答:过去,现在,未来是属于时间的现象,尽管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足以证明“明天”的存在,但由于我们习惯这么想,因此我们许多人都相当有信心地说确实有个明天,然而对于未来而言,我们并不习惯于去认为有来生。

提问:为什么要在日常生活中时时保持觉知?
仁波切答:这非常简单,如果你不保持觉知的话,会给你造成诸多痛苦,从踩入简单的空洞到复杂的六道里面。你随时可以蒙上自己的双眼走在街上去体验一下。

提问:如何修菩提心?
仁波切答:如果你是初学者,最实际的就是发愿,发愿你能够彻底并永无休止地行菩萨道。

提问:西方净土是存在还是方便说?
仁波切答:所谓方便说本身就是方便,方便是相对的,对某人方便对他人未必方便。对伟大瑜伽士来说净土就是隔壁星巴克。对其他人来说净土是我们希望投生地方。我的答案是净土可以像地球一样的存在,也可以是心理上的存在,两者都对。

提问:对初学者的建议。
仁波切说:你要有批判性的思想,要能够分析,要多阅读并领受教法。要思维。当我说思维的时候,意思是,你要看你所读的东西是否跟你有关。过了一阵子以后,你应当决定要修行,因为你不能一辈子都在分析,它是永无休止的。

提问:能否推荐一些学佛的好书?
仁波切答:如果是声闻乘,《佛陀的启示》(Rahula Walpola,“What the Buddha Taught”)是最好,秋阳创巴仁波切的任何一本书,他自己写的不是其他人编辑。我建议大家阅读佛经,目前可能无法理解,但还是应该去阅读的。

提问:怎样让上师找到你?
仁波切答:你必须要有足够的对精神道路的渴求,然后向佛陀祈请,因为毕竟佛陀是最无上的导师。

提问:如果佛弟子在销售工作中为了谋取客户的买单,说一些妄语,我们该怎么做。
仁波切答:在佛教里最重要的是发心,至于发心正确与否,是要以其中包含了多少智慧来衡量的。

提问: 这个世界所有一切,到底是唯心的?还是客观存在的?
仁波切答:是的,所有一切皆唯心,这是无着菩萨所说的。

提问: 请问仁波切 我们这些非仁波切的弟子 通过阅读仁波切的书籍 对仁波切升起了那么点点信心 但又特别想得到您的加持 那么会得到您的加持么?这种人未来有可能成为您的弟子吗?
仁波切答:可以的。但我是你所能找到的最不可靠的老师。

提问:请问仁波切,在学佛若干年之后,发现自己如今似乎已经退失了当年的那种努力和好学的状态,功课似乎成了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失去了以往的那种快乐感。针对这个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仁波切答:每天这样去想三次。

提问: 顶礼仁波切!您觉得现代人学佛的最大障碍是什么?应该设立哪种目标?
回答:最大的障碍是不往内观察,不去思维。我们讲的不是那些超自然的,古老的智慧,仅仅是很简单的,往内去观。我们总是以外境作为自我的参考点。

提问:请问仁波切您是怎么看待同性恋的问题的?佛教里有指示吗?
仁波切答:同性恋就像有些人用筷子,有些人用叉子一样。人类的习性是无止尽的,我们无法因为一个人的习性而去判断他。

提问: 什么是佛法?我们信的佛是什么?他/她有什么值得我们信?
仁波切答:佛陀证悟的是真相,他所教导的真相是无可争辩的,至于是否真的无可争辩,你可以去学习并自己找到答案。

提问: 顶礼仁波切!刚接触佛法,要从什么开始学起?该如何学?
仁波切答:读书,并且要有批判性,还有要分析观察,这是佛陀给予我们的自由,因此我们要充分运用它。

提问: 顶礼宗萨仁波切,现代科技会令这个世界越来越迷失吗?
仁波切答:不一定。真正使我们迷失的是我们的无明,贪欲,不安全感,想走捷径。

提问:尊贵的上师!想要帮助他人,但自己的能力不够,怎么办?想帮助他人,但自己有有贪欲,怎么面对自己内心的矛盾?
仁波切答:寂天菩萨说,帮助他人是以助人的愿心为开始的,仅仅是希望帮助他人已经非常好了,你要不断地去增长这种愿心。

提问: 祈愿仁波切加持我们全家有一天都能在您座下领受教法,不过我们英文很不好,怎么办?
仁波切答:我相信我们总会有办法沟通,有比语言更有效沟通的方法。我上过中文课,我会说“你吃了吗”,“太二了”

提问:顶礼尊敬的仁波切,请问如何克服禅修中的挫败感?
仁波切答:你禅修的那一刻就不是失败,唯一的失败就是不去做。

提问:仁波切,何谓放下?如何判断已放下?
仁波切答:当有人称赞你的时候不会让你感到骄傲,当别人的指责不让你受惊,当你不寻求别人的注意,当有人不理睬你的时候,你不会感到烦恼。

提问: 顶礼仁波切!对于80后读经书,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推荐?
仁波切答:任何佛经都可以。

提问: 顶礼上师,我是一个大三的学生,在佛法和学业之间,我该怎么平衡,有时候只喜欢学习佛法,不喜欢学业,怎么办?
仁波切答:你应该专注于你的学业,为了要利益许多人,这样你的学业就成为了佛法的修行。

提问:尊贵的上师!所有的念头都是如同梦幻泡影,那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该怎么做才好?
仁波切答:人生的意义就是要证悟所有念头如梦如幻,要证悟这点并不容易。

提问: 如何教育孩子从小接触,认识佛法。
仁波切答:很重要的是,教育孩子不一定是为了要找工作,我认为很重要的是要让孩子学习优雅,学习慈悲,懂得怎么玩,不要太自私,这些东西比较重要。

提问:请问大师,如何消除人对死亡的恐惧?
仁波切答:这是困难的问题,对修行人而言,对死亡心存恐惧是明智的。

提问: 为什么我每次救人性命和救人危难后都得到恶报。
仁波切答:可能有很多原因,这让你迅速让果报成熟,也可能是对你的忍耐力的一种考验

提问: 如何帮助有抑郁症的人,帮助他们迈开脱离抑郁的第一步?
仁波切答:这有点困难,我们必须知道是哪一种抑郁症。一般而言,自律是很重要的,没有自律的人一般会倾向于抑郁。比如早睡早起,生活中的一些规律是很重要的。

提问:顶礼仁波切!最近非常的烦躁,对工作对家庭生活等都感觉很厌烦,自己心里也明白修行不能离开生活工作,但是就是调整不好,怎么办?
仁波切答:我建议你不要做太多事情,修法可以是很短很清楚的,而且次数频繁,有持续性。

提问: 顶礼仁波切,上班一族如何禅修?
仁波切答:短时间但多次的禅修(打坐),重点是要有持续性。

提问: 顶礼上师!如何掌握自己的心呢?
仁波切答:像拴牛鼻子一样的栓住你的心。

提问: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对佛法的学习与实践,克服惰性!
仁波切答:思维无常。

提问: 对于男女情事,应当如何看待?
仁波切答:它可能源自不安全感,可能源自于想要分享的真实的感受,可能源自于真诚的要帮助对方之心。你们应当自己省查它的源头,虽然这并不容易。

提问:仁波切可以讲讲时间这个概念么?时间与心的关系?我在理智上了解到时间并非实体,因此快乐痛苦也绝非实相,但还不能真正了悟,请求仁波切开示。
仁波切答:因为要真正了悟我们需要禅修,时间与心,这些全都是有主客体的,结合主客体是最困难的一件事,是无法通过仅仅看一本书来体会的,你必须思维和禅修。

提问:您建议中老年人皈依后如何修行?
仁波切答:他们应该念诵佛号,忆念佛陀。

提问:请问仁波切 如何升起并增长真正的勇气和信心?
仁波切答:修自他交换,tonglen,菩提心。

提问: 上师“修自他交换”我没明白
仁波切答:自他交换是一种修法,你可以去读阿底峡尊者的修心七要。

提问:尊贵的上师,对于神通好奇,怎么才能修行得神通?
仁波切答:释迦摩尼佛最大的神通是见到真相,比如一切事物都是无常的,那是你应该实现的神通。

提问:顶礼仁波切。请问家人难以接受学习佛法的伴侣,强烈抵触甚至行为过激,要远离家人或黙默承受?
仁波切答:具备善巧方便,不必表现出你的佛法修行让他们感到厌烦。

提问:尊敬的仁波切,请问愤怒和厌烦的根源是什么?强烈的情绪如何修止呢?
仁波切答:无明,无安全感。

提问: 仁波切,身和心有怎样的关系?
仁波切答:器皿和内容物的关系。

提问:顶礼仁波切,请问佛弟子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与人相处,做到随顺众生?应该如何对治嗔恚?
仁波切答:慈悲心的禅修和思维互为缘起。

提问:顶礼仁波切,我是大四在准备考研的学生,即使现在有明确的目标,对未来依然感到比较迷茫,在佛法修习上,希望能够有机会实修,请问您如果现在没有上师指导,是否可以自己找相关的知识修习?在学习和择业上可否得到您的建议?
仁波切答:是的,你可以自己找相关的知识修习,同时你还是可以向佛菩萨祈请,请他们化现为你的指引,可能是以书的形式显现或者以人的形式显现。

提问: 生活在现代社会,作为凡夫,如果不出家要修出离心,如何做到舍弃今生? 不工作?不结婚?不生孩子?
仁波切答:修行佛法并不一定要出家或去山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过去有许多伟大的修行人是在家人。

提问: 出家之前需要做什么减少违缘?
仁波切答:向佛陀祈请,供养佛陀让我们有功德可以出家,并且生起出离心。

提问: 仁波切您好,我看到许多信徒像崇拜明星一般去崇拜上师,请问您怎么看这种崇拜?
仁波切答:人类就是如此,因为我们对我们崇拜的某些人有业债,对于他们对我的崇拜,我不晓得他们在崇拜什么。

提问: 请问上师,如何才能见到您呢?
仁波切答:让我们祈愿有一天我们会相见。然而见到我并不是最重要的。你也应该尝试从许多其他很好的大师处领受教法。

提问: 顶礼尊敬的仁波切,您对中国大陆的佛弟子有什么寄语,我们该如何闻思修行,以及影响帮助到周围的人。很期待您今天即将到来的问答开示。愿您法体安康,六时吉祥,正法久住。深深感恩能被您找到,跟随您修行。虽然言语不通,是最大的障碍。
仁波切答:要有三点,一,要有慈悲心。二,试着从别人的角度去考虑。三,要有智慧,就是了解自己所感知的东西只是从自己的角度看到的,并不是实相。

提问:尊贵的仁波切您好,读过您的很多书,看过您的开示,您的言教一直深深影响着我。想问您如何在繁琐的日常生活中做到时刻忆念上师,忆念佛法呢?总感觉自己的心非常散乱,各种散乱,业风吹来一点控制力都没有。
仁波切答:因此通过修止来维系正念是如此重要。当然也不要忘记我们生命的无常和急迫性。

提问:怎么找适合自己的法门,是不是要发愿?
仁波切答:是的,要根据自己的愿力以及功德。

仁波切的结语:我祝福大家,一切圆满,我会为所有提问的人祈祷。

记一次发布会

在网上看过很多次乔布斯的发布会,今天有机会亲自参加了一回魅族在水立方的新品发布。我不懂手机硬件,也不懂工业设计,更不懂得用户体验。但是,我还是非常珍视这次机会,因为此前的人生里不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魅族这次推出的产品叫MX2,今年1月1日魅族发布了MX,这应该算是魅族智能手机的王牌产品。因此魅族很看重,请了蓝色光标负责PR,专门包了水立方作为活动场馆。蓝色光标也不负重托,整个发布会现场如同梦幻一般,为蓝色的基调所包围。单开了水立方的5号安检口,这样嘉宾走过通道,绕过水立方,来到会场门口时,可以看到一轮明月刚好照在蓝色的魅族MX2标志上。

会场布置得很简单,观众席分为左中右三个区域。媒体和嘉宾在中央和两边的头三排,供应商在左边方阵头排,其余的座位全都给了魅族粉丝。他们整整齐齐穿着蓝色的外套,整个会场感觉是被热情的魅族粉丝给包围了。发布会前台很简洁,只有一个讲台,上面是一根麦克风和一瓶矿泉水,台上孤零零放着一个提词器,之后就是巨大的投影屏幕,用作放PPT和视频。

魅族的创始人J.Wong没有出现,代表他的是CEO白永祥。白永祥负责第一个环节,介绍MX2。关于这个人的资料少得可怜,据称是魅族工程师中的大佬。白先生穿了一件深紫红色的套头圆领长袖秋衣,年龄颇大,有些秃顶。他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但是讲话很慢,然后在重点字句上重复。我怀疑他接受过专门的彩排或者是训练,会反复强调类似“革命性”、“卓越的”、“优雅的”、“最棒的”、“独创的”、“精致的”这样一些词汇,和老乔做的事情完全一样。

说实话,白先生不是一个很好的演讲者,他总是要把PPT的内容全部念一遍。这样一来,他和整个会场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反差,似乎彼此都格格不入。不过,这个人却让我有些感动。因为当他谈到制作工艺,材料选择的时候,讲话会突然流畅很多,明显是非常熟悉,完全没有背稿子的感觉。他让我想起南部那种务实、朴素、专心做事的工匠。这种人不善言辞,态度生硬,但是因为专注在做事上,往往能做出很好的活计来。他努力去讲PPT,带着显而易见的笨拙,但是这种笨拙很可爱。

魅族的MX2我无法评价,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用过这种手机。我曾经见过一台MX,做工和设计都不错。其中有一个细节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它的后盖是坏的,盖不严。原因是魅族手机必须到专卖店用专用工具才能打开后盖,才能更换SIM卡,于是有的用户嫌麻烦就用钥匙撬开。一旦撬开,结局必然是固定轴断裂,后盖就再也不能严丝合缝地合上了。这是一种设计上可以理解的偏执,但是达到这么强烈的程度却让人过目难忘。

MX2延续了MX的设计,做工更为细腻一些。整个发布会最精彩的部分也在这里,现场播放了一段VCR,拍摄了如何用激光点焊不锈钢骨架,以及如何在机器内部和后盖上刻字。所有的VCR都应该是请专业公司拍摄,很专业,也很漂亮。于是两翼的粉丝团体不断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喝彩和掌声,仿佛那不是一部手机,而是神赐之物正在飘降。

我个人不喜欢闪闪发光的不锈钢,对魅族MX2的白色后盖也完全无爱。这个无关设计和质量,是纯粹的个人审美所致。魅族在产品上做了很多减法,希望保持一种简洁明快的风格。这一点我很赞成,但是表现出来的方式却不是我所喜欢的。因为对于我来说,简洁本身意味着和光同尘,它是干净的,但绝对不是崭新的。它应该是单一均质的,但绝对不应该反光。魅族MX2金属边上的切割痕迹,以及后背强烈的白色光芒,让它在简洁中带了一种妖异的感觉,似乎心意难平,要大声说一点什么一样。此外,简洁有一重意蕴,意思是能够打败时光,那就应该收敛光芒,仿佛过去就是这样,现在依然这样,未来还会这样,有一种很坚固的东西在里面。相信很多喜欢魅族的人不会赞同我的看法,所谓“做人低调,做事高调”,风格强烈一些的魅族产品更能帮助他们认同彼此,找到情感发泄的渠道。

对于这场发布会,整体感觉是在一个变化的中间。那种朴拙的南方精神,貌似不得不在这个喧嚣的时代里让一点步,所以有了这场发布会,要努力做出一点“范”来。于是,可以看到非常现代感的发布会设计,非常专业级的VCR制作,非常类似乔布斯的发言风格,甚至,魅族的某位经理在台上谈到了日式的审美,一直讲到枯山水。一切都在朝着一家正规化的,市场导向的国际大公司的路数上走。但我还是喜欢那种沉默做事的南方风格,喜欢北京所没有的笨拙和踏实。热闹总是会有的,而唯有在沉默中才会有好的产品出现。这个时代里有太多演讲家,太缺乏好的工匠了。

得罪得罪

我决定改个ID叫莫言,最好别说话,免得一说话就得罪人。早上随手涂了一篇文章,引发了一堆口诛笔伐,老实说我真有点受宠若惊。大家都知道微博是中国目前最火爆的网络社交媒体,可我都已经从那里闭关出来了,回到已经落后时代潮流三年以上的博客。在这么一个小角落里随便说两句话,还有那么多人专门跑来看,看了以后不开心,不开心之后骂我,我真的很感动。你们不要这样好吧,我真的承受不起,连博客都被压垮了。

做了一些反思工作,觉得估计是我的话题选择和讲话时机上有问题。上次说要暂时离开微博一段时间,这个表述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吧。一种个人选择而已,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地方么?原因我也解释了,我觉得注意力涣散,无法读书。还是个人因素,没有推诿给谁吧?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讨论是针对我本人的。首先是分析我的行径是装逼、矫情,这种说法我举双手赞成。然后分析我无能,读不进书是我的错,“不能拥抱变化”,这种说法我滚地四肢高举支持。最后分析是我在微博时代丧失话语权了,想重温当年博客的荣光,这种说法我更是一柱擎天地表示支持,身上但凡能立起来的全都立起来了。

只是,有没有考虑到一个问题:既然全是我和菜头个人的毛病,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反响呢?讨论了一轮我,貌似有什么真正的问题被漏掉了吧?或者,存在另外一种可能:严厉地批驳了我的观点,论证了我是装逼、矫情、无能外带酸葡萄之后,这个问题就解决掉了?

我狠喜欢这个解法:干掉提问的人。

思来想去觉得问题出在微博正在热头上,太多人以饱满的热情、绝大的精力投入其中,并且对未来心怀美好梦想。遇到我这么一个不识趣的,滚蛋就滚蛋了,嚷嚷个什么劲啊?我让大家扫兴了,这让继续在其中耕耘不已的各位很是不爽。我觉得,这样可以比较好的解释为什么那么多批评都针对我个人,针对我是谁,针对我的智商,试图论证我是傻逼,而且一贯傻逼。

这次谈企业主和员工也是一样。我立了一个论:员工的世代在更迭,新人比旧人更具自我,更在意自我权益,以往统御企业的传统手法,那些权谋和法术不管用了,应该想点别的辙。这个立论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政治正确,三观健全,我觉得好得很啊?但是,一堆企业主和管理者又不高兴了。说我编造出一个90后群体,说我鼓励公司里的蛀虫和懒鬼,说我和发起这个话题的伟大CEO完全讲岔了。

可怜我还在喜滋滋等着企业主朋友们感谢我呢。我是真不知道自己太过敏感,还是这些朋友们太过迟钝?70后今天普遍中层,有超过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难道你们真的没有任何感觉,觉得团队越来越不好带?不觉得当年50后、60后带队的经验和方法在越来越年轻的团队成员身上效用越来越低?还是我根本低估了各位管理之神的能力,无论是什么人,到了阁下手里,都能够迅速融入团队,发挥出十足战力?我觉得我给大家提了一个醒,不料反馈还是一通臭骂。甚至还有人认定我这是臭屌丝想鼓动员工逆袭Boss,这就稍微扯得有点远了。我从业以来,一直兢兢业业服务,从来都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板来年换好车为自己的奋斗目标,要逆袭干嘛?法人又不是我。

还是得罪人了,莫名其妙又捅到了什么G点,让人觉得狠不爽。从最狭窄的角度进行论述,我也可以坦白说一点:公司里存在蛀虫和懒鬼,责任不在员工,而在于老板。因为这些人不是灯神变出来的,而是你一个个招进来的。招进来之前就是这个鬼样,是你选人有问题。招进来之后变成这个鬼样,是贵司有问题。总之,都是你的问题。至于说我支持这些人,别逗了大哥,这是你的公司你的员工,就算是我鼓励他们全跳槽,问题是他们听我的么?我几时变得那么重要了?

我也认为一个企业需要员工的主动奉献和自觉努力,只不过我不觉得把加班变成企业文化,用末位淘汰约束,让活生生的人整齐划一跳团体操是解决之道。我不过是说了,也许存在别的方式,可以让员工乐意在你的企业里工作,觉得奉献是值得去做的事情。总之,你得给他们一个主动自觉的理由,而不是仅仅出于失去工作和收入的恐惧。我知道,这也算是大逆不道,因为立即骂不绝口。那么,我这里想问一个问题:假设你驭下有术,可以让你的整个团队跟着你的领操,整齐划一、步调一致地做广播体操。那么,你用什么东西保证你不领操的时候,他们能继续整齐划一、步调一致?以及,他们有可能自发地集体发明一套更有效的健身操么?所谓的创造性和基业长青,是不是靠你管得严,管得死就可以做到?还是从《曾国藩家书》、《挺经》、《论持久战》、《资治通鉴》里悟出来的手段就足够了?

问题又变成了讨论我是谁,我想干嘛,我是不是傻逼。喂,是谁按下了重播键?

我不想挑战任何人在任何公司、团队里的威权,也不对任何人的管理方法有任何兴趣,更没有左右和操控的能力。觉得自己被冒犯了,那是你的问题。要讨论我,我没有兴趣参与。所有的讨论,最终都会变成你是傻逼,或者你们是傻逼的论证,太让人觉得乏味了。总结一句话,中国人太容易感觉到被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