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RSS阅读器的尝试

今天启用了Inoreader,古老的RSS阅读器。想起这个我硕果仅存的Blog,更新一篇文章,看多久之后能出现。

说起来很奇怪,我还是喜欢RSS阅读器。老旧的网络生活习惯,就像是今天喜欢玩黑胶唱片的人一样。如果公众号能提供RSS输出的话,我感觉会更愉快一些。

新的世代不喜欢PC和键盘,但是我还是习惯鼠标点击声和键盘的触感。在大屏幕上看长文,终归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另外,主流的网络产品上有意思的内容越来越少,这也是我重启RSS阅读器的原因。

槽边往事 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qrcode_for_gh_54c735218a29_258(1)

李彦宏内部邮件全文

2012年11月7日上午,百度CEO李彦宏向全体员工群发了题为《改变,从你我开始》的电子邮件。在里面大谈“狼性”,威胁要干掉所有“小资”。百度从事的搜索业务基于互联网网页,而来自网页的流量和收入已经达到了盛极而衰的时刻。李彦宏专门写这封邮件敲打员工,希望完成从网页搜索到移动搜索的转变。通篇阅读下来,李彦宏在给员工敲警钟,却没有看出多少自我革命的果断和勇气。和马化腾两年前说的“与其等别人来革我们的命,不如现在我们自己革自己的命”相比,百度的步调实在是太慢了,手段实在是太温柔了。自我革命一定要在最强健的时刻进行,否则一旦开始衰落,任何以革命为名的行动都逃脱不了自我抢救的本质。最后,恳请网友帮忙翻译一下邮件里的英文,它们出现得非常频繁而且突兀,以我的英文水平实在是翻译不了。以下正文:

改变,从你我开始

在战略上,首先是Rectify the underinvestment problem。

我们过去几年掺了很多钱,但是我们投入不够,大家每次看我们财报说我们50%的利润,当我们的业务还在快速成长时,我们不应该快速追求净利润,我们应该把更多的钱投入到更多的新业务和创新上。

In addition to the core business, enhance the enabler and protector!

除了我们的核心业务之外,还要去投资哪些东西可以使得用户更多的使用百度搜索,比如说浏览器,你有比较大的市场份额,你就能够通过用户引导搜索,这方面我们投入不多。

你有这么好的市场地位,如果有人想来抢他抢得到,就有问题了,你需要有一些东西来保护自己。

再就是我们需要的Willing to disrupt ourselves。

有些我们固有优势,随着时间推移跟市场变化会被削弱,而这个时候抗拒市场的变化会很危险,不如革自己的命,既然发现用户的搜索行为从pc往移动上迁移,我们就应该主动引导用户更早的去迁移到无线上,这样我们就可以借助pc上的优势,把移动做起来,而不是拼命维持现状,想到用户留在pc上,比如说在销售这个领域,我们销售很可能说让客户把钱花在搜索推广上,变现很强,但是用户的使用习惯在迁移,我们如果不教育客户迁移上,将来的日子就会很危险。

Managers need to understand the strategy at his/her level。

过去我们觉得战略是CEO层面的东西,其实不完全是。最大的战略是CEO层面的,但是每一个产品每一个业务都有自己的战略,你负责的业务和产品,甚至你负责的功能你要清楚它的周边环境是什么,它的战略是什么,你要知道随着市场变化,这样的东西应该发生什么变化。

鼓励狼性,淘汰小资

执行上我们也有很多要变革。我们将百度文化叫简单可依赖,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怎么样做到简单做到可依赖,这是不一样的。现在我观察到的问题,两点,一个我们是需要去鼓励狼性,一个是淘汰小资。狼性这个词儿是另外一家公司发明的,借过来用。借过来也确实是有一定的顾虑,这词儿在有些人看来不是一个百分之百正面的词儿,或者说在很多人看来这个跟百度文化是不符合的,是有冲突的。但是他们对狼性的三个定义,对现在的百度非常合适:敏锐的嗅觉、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群体奋斗。

这三点肯定都是正面,肯定都是百度应该有的。这三点跟我们简单可依赖的文化没有冲突。我们需要有敏锐的嗅觉,需要有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需要群体奋斗。其实早期的百度就是这样,交给你的活你不仅能干到公司里最好,还能干成中国最好,干成世界最好。而那个时候困难要比现在多很多,交给你不掉链子你才可依赖,你没有干好怎么叫可依赖?

淘汰小资,这个PPT我在总监会上讲过,讲过了之后可能有一些Estaff和总监往下传达过这些东西,后来HR也做了一些采访,感觉大家对这个小资其实是有比较大的争议的。什么是小资,我的定义是有良好背景,流利英语,稳定的收入,信奉工作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不思进取,追求个人生活的舒适才是全部。

尤其争议比较大的是第一句话,良好的背景,流利的英语,他们说Robin你不就是这样的人吗,我说正好因为我是这样的人我才敢说要淘汰这种人。

大家可能觉得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百度变成很大的公司,变成很优越的公司,招来的人都不错,北大清华毕业,条件也挺好,世面都见的不错。但是我告诉大家,这样的背景不一定是你的优势,因为你的生存环境太舒适了,就好像恐龙,经过很多年长得很大,但是条件变的很恶劣时你却活不下去。反而是那些农村出来的,家里没有什么钱,靠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他其实生存能力更强。所以总监会上讲完了之后,大家都跟我说Robin要不要改一下?我说不用改,我就是要让这批人明白,这些个条件,不是你的优势,反而有可能变成你的劣势。因为你过去过得太好了,一旦环境变化,一旦竞争变化,这是可怕的。

包括我的孩子,我说你一定要吃苦,你没吃过苦,将来不可能干成什么事儿。

所以说,淘汰小资是呼唤狼性,呼唤狼性就是要胡萝卜加大棒。要让所有员工更明确如果想找一个稳定工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混日子,请现在就离开,否则我们这一艘大船就要被拖垮。

减少管理层级,提升效率

减员增效,就是要减少单纯做管理的人数,高工要写code,管理者要懂业务。我做过一个统计,T5以上的人写code都比较少,T5是基本上进来两年的时间,刚刚学会一个code就不写了,因为他们要带很多新人,没时间自己写了。那我们就要减少junior people的数量。对那些努力程度不够的、没有了激情的要让他走人,我们把省下来的钱加到那些真正想干活出成绩的员工身上。

减少会议,及时拍板,每件事情都要有明确的决策人,有deadline,有人去跟进。

使命和文化高于KPI。过去我对eStaff这么要求,后来我跟每一层员工每一层经理部都要这样要求。经常会说这个东西不是那个部门的KPI,所以他不好好干,也不着急。我们整个公司都要倡导文化使命高于KPI的理念,符合我们文化和使命的东西你就要去做,就要去配合。

所以回来还是要说,整个中国互联网、世界互联网,或者整个市场经济的环境,其实都是符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规律。我听说恐龙脚上踩到一个瓢,几个小时以后他的脑子才能够反应过来,这样不管你长到多大,你都会灭绝。而我们不能做恐龙,我们要做一个强者,转变观念,做一个云和端都很强的公司,用创新和激情实现百度的二次腾飞。

谢谢!

被媒体撞了一下腰

今天早上,循例找了张美图在我的微信公众帐号槽边往事(微信号:Bitsea)里发布一下。手抖去看了一眼订阅人数,发现增长了接近一千人。前天在脸上开了一刀,今天就多了一千人,难道是大家对我的整容效果有很大期待?好在微信的互动非常简单,我立即发了一条询问新增订户:各位大大,你们是怎么知道小可帐号的?

5分钟之后,两百多条答案潮水一般涌来。大约超过90%的用户都回答说,是因为腾讯网的科技频道发了一篇文章:《最创新的十大微信公众帐号》(链接),里面有关于我的推荐。另外有10%的回答是通过朋友推荐,以及其他形式。我顿时觉得这件事情有趣极了。

回想起来,我是在8月29日开设的微信公众帐号。两个月时间内大概发了200多条信息出去,订阅者的增长有两次峰值。一次是我在新浪微博做了一次推介,面对我的15万粉丝发布了帐号信息和二维码,结果在24小时之内获得了2000订户。另外一次就是今天早上这一把。其余的时候,订户增长稳定而缓慢,大多是通过两种途径发现我:1、在朋友名片下发现《槽边往事》的Logo。2、在朋友圈里看到朋友分享的《槽边往事》内容。

啊,一个个字写文章好麻烦啊。让我快进一下吧!这样,通过以上的论述,我们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微信的公众帐号需要媒体平台帮助推广。无论是我在新浪微博上以自媒体形式推广,还是腾讯科技发布推荐文章营销,媒体的威力都是惊人的。见效快,增长明显,当事人暗爽不已,用户为了新鲜的玩法和资讯而开心,皆大欢喜。

不过,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感受却稍微有点不同。我做过许多耗时极长,收获甚微的事情,因此对一个事物的发生发展有不一样的看法。以我的博客为例,每天更新一篇以上这种行径,我做了好几年。而这些文章里能够被杂志和报纸看上,采编过去付费给我的机会十不存一。但是,经年累月的这么写下来,即便后来我很少更新,但是我的读者却不会因此而散去。只要我回复更新,他们自己又会回来。也就是说,我慢慢地收获了一个10K级的读者群,他们愿意读我的文章。我相信,通过媒体的推荐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达到这个数量级,但是这些人如同潮水一样来,又如同潮水一样离开,最终不会剩下多少。

具体到微信的公共帐号,还是从后台数据看,订户增长只是一个数据分析维度。另一个维度是用户的回复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每日回复数从几十到上千都有。我手头刚好有一个最新案例,这是周一(11月5日)晚上21点发布的一条消息,纯文字,无图片,无链接。结果,由于它引发了大约24页的回复,每页50条。不妨看一下截屏:

和我在帐号里发布的其它资讯类消息相比,这条信息引发的互动量是惊人的。上面说到有10%的用户是通过朋友推荐或者其它形式发现的我,这条就是近期的一个主要途径。当然,这种形式引发的用户增长和媒体推介相比,目前的数据是1:9。但是,媒体不可能每天都推荐我的帐号,推荐而来的人觉得和宣传并不吻合,那么也就走了。但是,因为截屏这条信息而来的人,以及因为大量类似带有人情味的信息而来的人,可能会长久地留下来。因为每一条这样的信息,都在我和用户之间建立起了一种情感纽带。我们都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可以看完每一条回复,但是我不可能一一回应。但是,发布信息这一行为本身,带有我在信息本身之外要转递的东西,这种东西可能比单纯的资讯更为恒久和强大。

所以,我在考虑所谓的“新媒体”是什么?选择新锐的内容,更切近目标的一手访谈资料,这是和传统媒体做竞争,是新媒体的可选项。不过,从长远来看,没有足够多的资源支持,这条路大概不会走很远。因为发布平台和载体发生了改变,但是采写新闻的成本并没有下降。一帮前新闻人做的“新媒体”就是这个路数。这条路的另外一个分枝是走赫芬顿邮报的路线,做新闻摘编和二次编辑,类似虎嗅现在走的就是这一流。顺带说一句,虎嗅网用了我的博文,然后给我加上一个“互联网活化石和菜头”的做法,我并不承情,用“老不死”我觉得可能更恰如其分。

无论是哪一种,它们都是传统媒体行业的移动互联网延伸。可是在于我,我对媒体的想法要更为原始一些。媒体干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报道新闻,揭示真相?那人们要新闻和真相干什么?为了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那要这种理解干什么?不理解能不能继续生活?我所能想到的最遥远的答案是:媒体提供了一种感受,一种人和人,人和世界紧密联系的感受。如果再极端一点来说,联系本身就是媒体。如果媒体提供的内容服务,无法让读者产生彼此联系的感受,没有产生“同在”的感觉,那么读者做的仅仅会是浏览而已。“你看新闻了吗”,这句话在过去的意思是问你昨晚有没有看电视,如同问话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后来,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早上九点打开新浪首页,我们是否都访问了同一个网站。而在今天,这句话的意思可能是你有没有同他一样的刷微博,转发或者评论。媒体是一种介质,让人们感觉到彼此之间通过介质联系在一起。

回到文章的开始。微信近乎顽固地拒绝任何媒体化的尝试,不愿意提供更显眼的公共帐号推荐位,不做公共帐号索引和列表,强硬地迫使公众帐号的使用者废弃以往的媒体形态推广方式,未必没有它的道理。在一个月前,我也把读者增长缓慢,推广不力的责任归结为微信的运营策略和产品结构。不过,我现在有了一点点新的感悟:手机那么私人的一样物品,你作为一个媒体想要打入其中,难度就和受邀去别人家吃饭而非餐馆饭局一样。以何种形态,何种方法进入别人的手机,决定了你最终在多大程度上被接纳。如果以每天推送三条资讯作为目标,那么别人为什么不去下载专门的新闻客户端,或者直接刷新微博,而非要在微信这种和朋友亲戚联系的人际网络里容纳你呢?

我认为微信的公众帐号读者增长缓慢是一件好事,信任这种事情大概是急不来的。同时,摸索适合微信的新媒体形态也需要时间和打磨。对此,我有信心。记得朋友圈刚推出的时候,头半年打开“附近的人”,十个人里最多有一个在ID后面有一个七色环,表明开通了朋友圈。而现在,这个比例大概上升到了六、七成以上。我的微信号被媒体推荐了一下当然觉得很惊喜,不过,大概前路会更漫长,而且也未必是从这种路径走下去。

最后,我早上发布10:41分的那条来路询问,现在是12:08,我收到了16页回复,一共800条。

聊聊IOS6

各位果粉,升级IOS6应该有一个月了吧?刚好快到月底了,你的流量已经耗尽了?你应该去查一下你的电话账单,也许流量不单是耗尽了而且已经超标了。我申请了每月400M的套餐,一般情况下最后不会超过300M。而升级了IOS6之后,大概20号之前我就已经超过了300M。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江湖老中医告诫我们:关闭移动蜂窝数据,有迹象表明IOS6会偷跑流量,尽量用WIFI。

貌似WIFI也很头疼吧?IOS6的WIFI有几大特点,1、找不到网络。2、找到网络连不上。3、联上网络断得快。至于说经常打不开AppStore,访问网页缓慢就不用说了。这里,江湖老中医们自己摸索出了N套办法,也许有一款适合你:

---飞行模式小重启。找不到网络,网络连接不上,请进入飞行模式,然后再离开飞行模式,让系统自动搜索网络。这个方法基本上不灵。
---还原网络模式。按照设置---通用---还原---还原网络设置路径,点击还原网络设置。这个有部分几率能够恢复连接。
---固件升级法。据说IOS6下的WIFI连接和某些路由器不兼容,所以,要么更换新一代的路由器,要么在路由器设置里找“升级固件”,把硬件驱动程序升级。此操作有技术难度,建议找电脑爱好者帮助进行。有相当数量的网友,通过这一方法恢复了WIFI连接的稳定。
---WIFI加密法。使用了无线路由器的网友,一般都默认无线网络的加密模式为两种加密方法的混合,或者WPA2加密模式。有老中医做过实验,把加密方法降维,用单一Wep加密方式可以解决。
---静态地址法。把iPhone里的WIFI连接属性打开,把IP地址设为静态地址。参照你的路由器地址分配,自己编一个IP地址,其余的网关、DNS都用路由器设定的值。

另外,发现3G下机器发热很快有没有?我都准备在机器后面安装一台风扇了,关于这个问题,老中医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最后,发现耗电速度上去了有没有?是啊,老中医现在都自己背充电器和电池了。

最后,让我们祈祷:IOS6.01快来吧,阿门!

药方

知乎上有人邀请我回答:如何治疗和菜头在《碎片化生存》里提到的「力倦神疲」?

以下是我的回答:

问题是我引发的,由我来回答貌似也比较合理。

首先,我们要确定一下讨论的标准是什么?很多人很轻易地把问题转化为针对我个人的医疗抢救,或者教育我如何分配精力,如何合理使用微博。我很感谢这些来自蒙古的大夫,不过我们还是应该把卑微的和菜头放在一边,因为如果这是我个人的问题或者症候,那么我想我没有重要到那么多人愿意讨论和关切的程度。所以,第一条:谢谢你,不要来救我。

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所谓使用微博的标准是什么?这样,我们可以淘汰掉那些“我来去自如”的愚蠢自吹。我在新浪微博是10级用户,意味着我使用的时长远高于一般人。如果把微博视为一种主流的网络工具,那么评判标准就是你在这个游戏里面玩得如何。自然要谈到粉丝数,回复率,转发率。我在新浪未加任何系统推荐,搜索封杀一年以上,没有人买粉丝赠送的条件下,达到了20万粉丝。平均单条消息可以获得近20条回复,转发在10条以上。热帖可以达到数千回复,过万转发。我可以做到每天刷帖100条以上,但是粉丝数损失控制在100以内,而且第二天获得倍数增长。

如果把微博视为一个游戏,我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玩家。所以,第二条:别吹牛逼,你没我玩得好。

基于这两条,我们再来讨论碎片信息对人的影响应该会理性得多。在过去几年,我观察到网络上的信息发布发生有以下规律:

1、信息的碎片程度加剧,人们倾向于消费越来越短的文字。
2、对于富媒体的消费需求增加,尤其是对图片、音频、视频的需求增长惊人。
3、信息达到用户的方式,Push和通知机制已经占据主流。

所以,之前我总结说,这是一个懒鬼消费表现主义产品的时代

于是我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信息可以简短到什么程度?会发展为原子态么?碎片是否会构成一种全息照片,我们最少需要多少碎片以了解一件事情的全貌?或者说每一个碎片就已经包含了对应信息的全景?从庸俗的功利主义出发,这些问题变化为:一个人一天最多能消费多少条信息碎片?一个人一天能需要多少信息碎片?或者是,一个人每天最少需要浏览多少信息碎片以获取社交必须的重要资讯?

这些问题基本上无解,把人引入歧途。因此,我换了一个想法:碎片信息得以维系的机制是什么?这次答案变得很简单:一个巴普洛夫条件式的触发器---通知机制,加一个基于人性弱点建立的社交网络。在这个网络里,让人误以为自己是面对所有人,或者具备这种潜在的可能性。后者一定程度上是真的,所以一个人会频繁触发通知,要么是生产通知,要么是接收通知。无论是哪一种,系统层面都可以给予回馈,达到一定程度的心理满足,同时建立更为强大的心理依赖。

我想,也许再发展10年的SNS,互联网的产品经理对于人类心理和行为学的认知可能会超越学院里的专职研究人员。他们不单通晓,而且知道应该如何去控制,预见到人们可能采取的行为。

好了,这里是个关键点:通知机制的不断饲养,是在URL和新开页之后,互联网又一伟大的进程中断工具。在系统层面,所有进程都是实时多任务进行的。互联网工业者不能免俗,一定会在产品层面不知不觉地体现出多任务来。通知是一个打断,同时也是多任务的起点。注意力因此分散,这不是个新问题,在前SNS时代,无数人就已经在操作搜索引擎的时候于页面跳转之间彻底迷失,从搜索一本数开始,终结于E-bay的某个产品页。只是说,有了SNS之后,情况变得严重得多。而人脑是不适合做并行运算的,否则,要统筹学和策略干什么?很多人对此有不同看法,认为自己在进化树上领先了一条枝干以上,坚称自己可以并行计算,执行多任务。抗母昂!醒醒吧,碳基生命!你拿什么和硅基机器相比?玩得再好,你不过是马戏团里踩着打球玩手抛球的小丑,那也就到头了。真的一心N用,你为什么现在只拿一份工资呢?北鼻?

而行为会影响到思维的。简单说,就可以观察到的例子来看,今晚有一场酣畅淋漓性生活的家伙,明天上班的时候信心要特别足一点。另外,有大把的例子可以看实验对象在难度适中的游戏中连续通关多次之后,对信心的提振,以及在更高难度游戏上表现得更加出色,搜索关键词我记得是智商暂时提高一类的什么的。通知---反馈---奖励机制确立之后,当然会对你的思维方式产生影响。我在微博上停留那么长时间,可以想到的实验我都做过一遍了。有兴趣的可以去自行尝试一下:在100个字以内,开头就提出一个明确论点,用两句话展开支持性论述,只是在结尾把结论反转。然后,请看看回复和转发,会有相当数量的人表现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读完100个字。而是在读完第一二句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回复或者转发的动作。类似的实验可以设计无数个,结论都是类似的:情绪表达优先于理性思辨,快速扫读优先于阅读理解。

这里讨论是否会带来改变已经不重要,重点是改变会达到什么程度

我对于改变是正义还是邪恶毫无任何兴趣,对于抱着书慢慢读是否更能让人产生思古幽情也毫无兴趣。这里真正有趣的问题在于:追求速度和效率是网络世界长久以来的使命,因为最早它是作为一种工作工具而非生活场景出现的。从email开始,到Wiki,到门户,互联网产品宣称的优势都是更快地帮助你获取信息,从美味书签到今天的Evernote,都在宣称能够更为有效地管理你的信息和知识。包括今天这个问题下面提交的各种答案,有相当数量是在用某种科学的方式管理你的时间。

但是,当网络产品全面进入生活之后。人类是否需要提高人际交往的效率?是否要提高人际交往的速度?或者说,需要一个把一切进程都加速的虚拟情景?在这里可以把一顿晚宴的时间压缩为15分钟的互换照片,把去酒吧约炮的漫长5小时压缩在15分钟之内而且一晚上可以来三次?我说不好这个答案究竟是什么。但是,我隐约猜想追求速度、效率、实用的互联网产品作为主流已经到了一个分岔路口。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好玩的变化,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要知道,除了黑莓手机,大部分手机对于主人来说并不具备工具属性,而是如同钱包和内裤一样,属于极为私密的物品。一条脱起来更快的内裤?一个让你花钱符合预算表的钱包?也许,也许有这种需求吧。

回到最早的问题上来,如何治疗?答案是:

1、大部分人无需治疗,因为即便不刷微博,他们也无事可做,无聊是生活的主基调(政治不正确呀,神啊,请宽恕我,阿门)。而且,VC需要收回投资,网络运营商需要完成流量KPI。所以,让大家刷吧。

2、对于互联网产品经理来说,也许是时候换个思路考虑一下。你不可能无休止地做第二个微博,第二个微信,第二个Facebook,第二个Path。面对单Timeline、Feed流和通知系统,你难道还没有苦思冥想到想吐吗?

3、对于曾经喜欢读书,如今读不进去的人。其实,只要停了微博,恢复阅读习惯和专注力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建立阅读习惯可能已经耗费了十五年以上的时间。而微博不过3年,Twitter也不过5年时间。没有道理旧习惯不能战胜新习惯。

4、别太关心我,这个周末我读了好几本书,还写了读书笔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