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的张小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有人在知乎上问:腾讯的张小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下面是我的回答:

5年前,张小龙是中国Top10的程序员。
他一个人写代码,完成了Foxmail的头三个版本。
Foxmail如此受到欢迎,以至于他不得不外放了语言包,让各种忠实粉丝翻译为十几种语言。
直至今日,Foxmail被收购,QQmail推出,Foxmail的企业用户依然有数百万。

在被腾讯收购之后,Foxmail开始了艰难的转变,从客户端转变为Web产品。
一开始非常不顺利,最早的版本类似Web上的巨无霸,几乎无法操作。
从程序员到管理者,从客户端产品经理到Web产品经理,
张小龙度过了极为孤独的三年时光。
三年后,他完成了第一次变形。
QQmail被腾讯内部称为“七星级产品”。
人们经常用一个例子来说明QQmail在产品体验上的细腻入微:
如果你在邮件正文里提到“附件”,而你在发送时并没有粘贴任何附件,
那么系统会立即提醒:您是否忘了加上附件。
这一体验现在Gmail也有了。

QQmail的成功,却让张小龙感觉到焦灼。
因为邮箱对于大数量的普通网民而言,依然是一个门槛极高的产品。
也许,教会他们用@符号都需要许多年。
还有什么是海量网民所需要的产品?
张小龙开始了他的第二次转变,
从Web工具类产品,进入Web社交类产品。

这一过程大约耗费了不到两年时间,
难度比上一次更大,周折更多。
张小龙和他的团队最先试验了阅读空间,
这是跳出工具类产品的第一个接榫。
做阅读空间貌似是一个工具,但是其中会有简单的人际互动。
可以观察用户的行为和交互习惯。

阅读空间获得了成功,
于是就有了QQ邮箱广播的尝试。
这是在QQ邮箱中试图打造一个类Twitter产品的尝试。
163邮箱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但是这个项目失败了,用户和内容并入了腾讯微博。
在邮箱的使用场景下,
阅读空间的慢速阅读和深阅读是和邮箱调性相契合的,
但是和快速流动的Tweets流却不能相容。

于是,又有了QQ邮箱漂流瓶。
这是一场试验,
主题是:假设在大用户数量基础上,做轻SNS类应用,尤其是陌生人交友,是否能够获得成功?
结果空前成功。
每天的漂流瓶达到了骇人听闻的数量级,
用户粘性也得到了非常可观的增长。
这个试验的副产品是正视了普通网民内心深处是何等孤独。
以至于他们愿意一次次用尽写瓶中信的每日三次机会,
愿意一次次打捞蓝色页面中转瞬即逝的电子漂流瓶。

第三次转变突然到来,
张小龙的目光早已经从Web跳转到了移动互联网。
只是一个简单的要求,
团队中的程序员就从原来的岗位离开,
开始学习手机客户端的编程。
原来在QQmail手机随身邮上的经验,
被广泛应用到了微信的打造过程中。
新的手机团队不是做一个客户端,
而是IOS、安卓、塞班三个客户端同时开始做,
放出IOS版本之后,立即转安卓做下一个版本,
安卓做完转塞班,然后再转回做IOS。
这叫全天候手机开发团队。
他们喜欢在黑夜里通宵开发,
此时广州寂寥无人,
适合集中精力并行开发。
程序员三五成群,在工作区过道上低声讨论,
有的就地开始做俯卧撑,以提振精神。
有人把他们称为“矿工”,
因为他们总是在黑暗里工作,
而他们以这称号为傲。

微信在8个月里就横扫了整个市场,
比它炫的没它简单,
比它简单的没它快,
没有谁比它更快,
哪怕在GPRS下,微信也能把进度条轻易推到底。
万法归宗,唯快不破。
在各家拼单点功能的时候,
微信在11年下半年突然跳离主战场,
在LBS和视频通话上布下两粒棋子。
随即,在LBS上开发了“摇一摇”功能。
满城的“卡嚓”声响起,
无穷尽的寂寞之心终于有了简单的去处。
从Web SNS产品到移动互联网SNS产品,
张小龙第三跳只用了8个月。

在这八个月里,
微信从无人看好到炙手可热,
巨大的转变下让张小龙感觉到更多的是孤独。
在11年上半年的一个月时间内,
他曾经一篇篇仔细读过几乎所有业界对微信的评价。
读过一边倒认为微信无望的论调,
读过各种关于微信抄袭KIK和Talkbox的指责。
11年下半年,一起都逆转了过来。
张小龙依然沉默不语,
但是微信3.0的开机页面上放出了迈克尔.杰克逊的图片,
边上写了MJ的一句话:
"你说我是错的,那你最好证明你是对的."
"谨以此版本纪念迈克尔杰克逊,感谢他的音乐陪伴我们的产品开发之旅。“
同年11月,TalkBox放出了TXT和图片输入功能。
而此时,微信开始提供自定义透明背景头像、二维码名片,
开始试验时尚感对产品流行度的影响。

除了每周一次的网球,和每天深夜的音乐,
张小龙没有什么别的嗜好。
程序员时代的烟瘾一直保持了下来,
他是广州深夜里最大的Kent消费者,
沉默到像谜一样的男人,
中国为数不多具有文艺气质的产品经理。
他是那种因为喜欢《蓝莲花》歌词,
就一定要问许巍买下版权,
挂在QQ邮箱入口的人。
他也是那种喜欢同事小女儿涂鸦,
就把一幅涂鸦画和《蓝莲花》一样挂在QQ邮箱入口的人。

如果世界上又出现了什么新鲜的APP应用,
在发布后的48小时之内,
如果你也下载尝鲜,
可能你会遇到个名叫Allen的人,
如果这人沉默不语,甚至连头像都没有。
那么你也许已经遇见了张小龙。

(以上内容纯属传说,不能对其真实性负责)

补充材料

小龙喜欢车,但是早年买不起。一次去美国的时候,租了一辆。临走的前一晚,半夜醒来张小龙失踪了。原来,他舍不得告别那车,半夜开出去兜风了。

---陈让回忆录《我所知道的张小龙》

参考资料:

关于张小龙和他的Foxmail
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
懒散的Foxmail》---《中国共享软件批判》ChinaByte/唐朝
Foxmail没有梦?》---《电脑报》2000年第12期
Foxmail作者张小龙成为博大公司副总裁》---新浪科技
张小龙的方向》---《电脑报》
张小龙谈如何写E-mail程序
程序员张小龙的幸福生活》---《中国青年报》2000年7月24日/陈迎炜
Foxmail的编写者张小龙:在婆家渐入佳境》《国际金融报》 (2002年01月21日第七版)
我看到的博大和张小龙》---左轻侯
腾讯囊入Foxmail收编张小龙,QQ意欲何为?》--PConline/徐财新
互联网大佬们的平台之惑》---《IT时代周刊》
走进QQ邮箱
强大无敌的QQ邮箱是怎样炼成的?
微信与米聊的战争

饭否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中国大陆访问地址:www.hecaitou.com

论人物新闻报道的不可能

人们喜欢特洛伊战争的故事,于是就产生了对阿喀琉斯和奥德赛的兴趣,想知道他们打哪里来,又是如何成就的那些伟大功业,却是和自己一样吃着五谷杂粮。他们还想知道,在那些巅峰时刻到来之时,他们的曾经如何思考,又是如何纠结,最终又是怀抱着什么样的信念站上前去。这是一种关于凡人的故事,但是又需要令人信服的叙述,证明何以凡人超越了自我,成为另外一种存在。如此故事才有带入感,让普通人把情感依托在英雄人物身上,觉得自己的血肉之躯也可能达成相同的成就。于是感叹命运的拨弄,人世的无情,把街道和小区变成特洛伊的城垣,自己则骑在一头28寸的永久牌高头大马背上傲然巡视---这大概就是人物新闻报道的由来,

那么立即就可以明白,没有所谓的“中立报道”一说。籍人物向读者讲故事,传递的是作者个人对人物的理解和情感。你对人物有所同情,读者才会倾洒一掬清泪;你对人物有所愤怒,读者才会翻涌狂暴之火。中立报道一个人物,则不能引发读者的好奇、惊骇、厌恶、赞赏等等情绪,故事就是失败的,人物也就是失败的,报道同样也与之俱亡了。

所以,多多少少必须和人物共同担负一点命运的重量。你得体会人物所面临的一切,试着和他一样去想,一样遭遇,最后心头掀起类似的情感火花。只有这样,你才能理解所谓决断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命运的定数是让我们每一个人在自家屋檐下度过平凡一生,纳完税,尽了所有义务,然后离开人世。成就不凡的人逆天而为,在命运的重压下走出了不同的人生之路。但他们依然是凡人中的一员,只是因为他们面对压力,而经历了普通人所不曾经历的一切。无论在数量还是重量上,这种压力都异乎寻常,迷人的部分也就在于这里: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又是如何应对的。

这样说起来,一篇三四天采访,一周写稿而成的人物新闻报道其实都是垃圾。真能用这点时间做好报道,除非是天才级的记者,对于人物和人物的领域理解甚深,又能够迅速地体悟其中的艰难险阻且感同身受,最后还能问出直指人心的问题,取得自己想要的答案。假设在荷马时代,一个新闻记者要报道阿喀琉斯,那么他可能不得不在特洛伊花上十年时间,一起度过战役的主要期间。就住在阿喀琉斯的大帐里,参加他和朋友的们的宴饮,和他聊聊马匹和武器的事情,交换一下治疗战伤的心得。只有这样,阿喀琉斯怒气冲冲地回来,才会对你脱口而出:“我操阿伽门农全家!”这时候,阿喀琉斯就是一个鲜活的人,你获得了一个宝贵的情境碎片。这个碎片传递给读者,才会有后来对于阿喀琉斯用战车拖曳赫克托耳尸体的宽容,以及最后他命运的深沉叹息。读者借由你的报道,看到了那种隐秘的笔触,理解了那些惊骇世俗的丰功伟绩背后,竟然是因为那样的平凡琐碎由头,难以置信的成就也就变得真实可信了。

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别在阿喀琉斯击杀赫克托耳之后才去见他,甚至是在这时候才知道有那么一号人物的存在。阿喀琉斯需要找人谈谈的时候是在怒别阿伽门农之后,在大帐中愁闷无聊喝酒散心的时候。那时他不是个英雄,也不知道自己最终能否成为传说。等他成为的传说再出现在他面前,阿喀琉斯已经不缺乏包围的人众,也很难再有耐心去回顾往昔的种种。和亲历相比,眼光可能更为重要。在英雄羽翼未丰,霸主尚未拔剑而起的时候,有无数好故事存在,足以支撑未来的成就,也足以敷设一篇血肉丰满的报道。这时候哪怕是阿喀琉斯,也希望获得关注和支持。而等到站在朝拜的队列里,除了仰视之外,你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故事。不是因为你自己没有价值,而是你选择的这个时刻毫无价值。如果你比起你服务的读者,并不早一点知道什么,感受到点什么,那你怎么敢用你的笔为生呢?

讲故事是一种延续了数千年的手艺,能讲好故事的人却越来越少。没有编辑部会允许记者花三年之间持续追踪一个人物,最后只获得三千字的一篇文章。也少有记者能够有足够的颖悟力,及早发现还在草泽之间打拼的未来英雄。银行家总在晴天里借人伞,在雨天里逼迫别人偿还。不好的人物新闻报道何尝不是如此,只是在光环上增添光环,却不能在无光环时发现隐隐的光亮。所以,人物新闻报道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唯一可以拜托的只有你自己。

饭否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中国大陆访问地址:www.hecaitou.com

遭遇工程师

谢谢大家的关心,几个小时前Google Plus恢复了我的帐号,看来暂时我还不用离开。因为前一篇Blog的缘故,有些网友猜测是因为博文而使得我获释。虚荣心让我想立即承认这一点,但是对不起,真的不是这样的,我的Blog并没有那么大影响力,尤其是在英文世界里。而且,因为我上次张贴了一张人类进化谱系的漫画,我在国外驻京记者圈里成功赢得了“种族主义者”这一臭名昭著的称号,大概没有什么人愿意帮助一个黄种人中的“种族主义者”。

为什么Google Plus封杀我的帐号,以及为什么获释,对于我来说这完全是个未解之谜。各位幸运的大多数不会(我也希望大家不会)遇见我遭逢的一切,而我在过去的一周时间内一共向Google Plus提交了5次申诉表单,并且写了一封英文长信给它的工作组。回想起这一周里的诸多彷徨无策,至今依然让人心悸。

这次经历基本上和一个小偷被抓进不那么规范的警察局的情形一样。小偷进去了,警察叔叔一声怒吼:“给我放老实点!”于是小偷立正站好,结果挨了一耳光。小偷想了想,又是一声怒吼:“给我放老实点!”于是小偷老老实实坐下,结果又挨了一耳光。小偷很困惑,但是暴喝声又道:“给我放老实点!”。。。。。。这个循环重复了很多次,最后小偷终于明白,要面对墙蹲下,鼻尖距离墙壁一厘米,这样才不会继续挨打。

倒霉的小偷遇见的是一个典型的“黑盒”,他只能看到电线进出黑盒,控制进线一边的开关,可以看到出线一边的灯闪亮或者关闭。至于说盒子里的线是怎么接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简单的肇因,和非常直接的结果,想要建立起这两者之间的关联,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我就是那个小偷,在过去一周里。我反复就看到两种状态,一种是通知我帐号被停权了,原因是违反了Google Plus的社区规定,不服的话可以申诉;另一种是通知我帐号资料已经被审核过了,认为我的个人资料违反了Google Plus的社区规定,因此停权。因此,我只能像那个小偷反复变换身位一样,一次次提交申诉,一次次修改个人资料。而且,并不清楚我的哪一次申诉材料被驳回,驳回的具体理由又是什么。最后这一次通过了,我终于面墙蹲下,鼻尖距离墙壁一厘米。下一次会怎样,我不确信。下一次要试多少次才不被驳回,我同样不确信。

和Google打交道的岁月里,Google Plus这样的待遇并不是我第一次遭遇。上一次是Google的广告系统Google Adsence,我的帐号被停权,原因是系统发现了无效点击。那么,我想问究竟是什么无效点击?Google Adsence不会具体回答我,给我给我一份规定看,同时要我去申诉。我想申诉,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无效点击的由来,具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所以无法申诉。事情就卡在那里,一直到今天我的帐号依然被锁。

当然,可以说Google Adsence的这套原则极大地保护的广告商的利益,保护了Google平台的公正性,也是巨额利润的来源。同时,这套方法又不能外泄,否则网络上作弊的手段会据此进化,影响到Google对欺诈性广告点击的有效判别。那好,对此我可以接受,反正也指望不了Blog真能赚钱,Google黑盒也就只能由它去了,Google用机器判别点击行为也由它去吧。

问题是,Google Plus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产品。它不同于Google的搜索,图片,广告,翻译、文档等等工具类服务。这些服务只需要工程师写好一个算法,做好一个框架,用户的行为就是完全可以预期的。然而Google Plus是一个社交网络,社交网络除了产品本身,运营远远要比网络工具复杂得多。Google Adsence可以用很小的团队就能维持运转,大量的广告招商可以让外部团队和联盟公司去做。但是Google Plus不可以,尤其是按照Google思路制作的这个产品不可以这样。

许多人为Google Plus的圈子功能叫好。我觉得它并没有那么好,而是一种工程师思维的解决方式。圈子就是一系列抽屉,让用户把人际关系拆分,分门别类塞进不同的抽屉里去。这样的话,每次打开不同的抽屉,里面的人和事丝毫不乱。是的,人们有时候需要这种一丝不苟,毫厘不爽。但是,以人类之复杂,哪里可能会有这么精准的分类法?哪怕是在同一个圈子里,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帐本,能够区分出哪些人近些,哪些人远些。同时,对于这种远近关系的变化非常敏感,随时调节人际关机的张弛程度。如此复杂而微妙的情感,岂能是几个抽屉所能涵盖的?用抽屉去区分是一种解决方法,但是这种方法未必最优,而其中生硬的部分让人深深感觉到后面冷峻工程师的存在。

Google Plus的命名也是一样。Google的VP Vic Gundotra 在接受Robert Scoble采访时辩白说,Google并非是要搞实名制, “it is about having common names and removing people who spell their names in weird ways”---让用户用上“正常”一点的名字,把那些起了奇怪名字的用户去掉。对于人际关系,Google Plus用抽屉分隔。 对于有Weird name的用户则用投诉+机器算法,一批批停权处理,强制对方更名。这算什么?工程师的洁癖吗?对于奇怪名字的厌恶,难道就像对代码里方括弧不闭合,乱用#号一样吗?解决的方法就是批量停权,然后用两个界面反复逼迫用户,让对方自己最后觉悟吗?

想要实名或者“正常”的名字,这是做社交网络者的正常诉求。本着为用户和股东负责的态度,这种诉求也能完全说得过去。但是,并不一定要用这种生硬的方式来做啊。社交网络只要有人在玩,站方总有无数种办法让用户最终变成实名,而且手段绝对不需要那么强硬。站方也总有无数种办法证明,通过实名可以给用户带来更多的好处,更周到的服务。这本来可以是一个基于互动而彼此信任,最后达成双赢局面的事情。但是Google Plus把用户当作是Google Adsence一样的广告板来处理,用规则、算法和机器来执行。也许Google工程师的心目中有一个理想的社区的样子,里面全是留着理想发型的用户。但是,这怎么可以用一台剪发机,让所有人把脑袋伸进去启动程序自动剪出来呢?

我不觉得这一番经历有任何愉快的地方,Google Plus不像是一个沙龙或者聚会,因为门口的保安是机器人。它们闪闪发光地站在那里,全凭扫描器决定你的请柬是否为真,在屏幕上告诉你是可以进去还是滚蛋离开。不,这味道不对。哪怕是被逐出,我也希望是被两个穿黑西装带耳麦的彪形大汉扔出来,那才是个人应该去的地方。

Google Plus需要大量活生生的,能够接电话,能够回复E-mail的人来做这些事情。需要更加柔性的手段,更符合人性的服务来达成这些事情。当用户抱怨和发怒时,需要有个活人在那一头听着,哪怕那人远在印度,操一口听不懂的英文。而不是把这份工作交给机器,交给IT记者。或者当看到媒体上有负面报道,把XX封杀的消息一类的新闻出现,然后人工紧急解封。那些人是可以说话的人,说话有人听的人。还有很多普通用户,非名人用户,也许就此走开。我以前开玩笑说:用户都是对的,当且仅当他们不说话的时候。这句话并非完全的玩笑,因为沉默的用户用他们的行动来表示他们的意见。对于他们,不能用沉默的机器的自动答复作为回应。否则,在用户增长曲线上会看到报应。

工程师最喜欢说:你为什么不看说明书?或者,你为什么不。。。。。。说明书和设计方案规定了某种框架,理想状态下用户应该在这个框架内行为。但是,当用户一再逾越这个框架的时候,怕也该想想是否本身存在问题?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把该死的脑袋伸进该死的自动理发机里呢?

因为上帝不是工程师。

饭否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恐怖故事集】产品经理你伤不起

1、Dropbox提供储存功能,然后用户要求提供删除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误删除恢复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永久删除无法恢复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永久删除紧急恢复功能。提供之后,dropbox创始人自杀,遗书上写着:I AM A SB.

2、Facebook入华,用户要求提供注销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恢复帐号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永久注销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永久注销后反悔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永久注销后不能反悔功能。Mark自杀,遗书是:你们他妈的有准主意的时候吗?

3、iPhone5全面进入中国,用户要求提供四喇叭。乔布斯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有镜子。乔布斯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有收音机。乔布斯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有手写板。乔布斯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双卡双待。提供之后,用户要求预装动感地带。乔布斯吐血说:去华强北直接买山寨机会死啊?

4、Twitter获准入华,用户要求提供评论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传图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表情功能。提供之后,用户要求提供5000字符。提供之后,用户要求上传音频。提供之后,用户要求绑定美图秀秀。提供之后,用户破口大骂:操你妈是谁说推特简洁的?

5、一位腾讯的QQ产品经理崩溃了,发疯之前他根据用户需求依次做了以下功能:隐身,对其隐身,隐身对其可见,对其一三五隐身,对其21点后隐身,对其隐身可见签名,对其隐身可见最后一次在线签名,隐身对其可见但只显示最后一次在线签名,对其隐身群内自动屏蔽呈不在线状且他人不能提及。

饭否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遵霍炬之嘱而作

“We shape our tools and afterwards our tools shape us.”---Herbert Marshall McLuhan,1911-1980

“我们打造了工具,而工具也会反过来塑造我们。”这句话是马歇尔.麦克卢汉的名言,放在这篇博文的开头,是为了回应霍炬(@Virushuo)最新一篇博文对我的召唤

关于Twitter和微博的区分,霍炬(@Virushuo)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此前,我在Twitter上也做过类似的5点陈述,附录如下:

1、从信息的传播上看,评论阻碍了信息的水平向流动。因为用户一旦开始评论,转发的动机就下降了。而在一个社群之内,转发是使得消息充分传播的必要条件。否则,人人只能去大型信息节点看评论,这是Web2.0向Web1.0的倒退。

2、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被人评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只要是消息有价值,通过RT是可以快速传播出去的。因此,推特只有回复,后来增加了官方RT。可见,主要是满足普通用户需求。评论对名人价值很高,他们需要这种放个屁就跟几百屏的“号召力”,所以,评论满足名人。

3、从每条信息彼此的关系上看,评论和主贴有依存关系。无论多少楼的跟帖,主贴一旦消失,跟帖也随之烟消云散。也就是说,发主贴的人对于跟帖者有信息控制的能力,这是标准的中心化做法。推特则是每条消息完全平等,承认RT的再加工有自身价值,值得独立成为一条平等的消息。

4、从信息和人的交互上看,SNS系统的初衷是利用人肉的力量过滤垃圾信息,通过RT的方式使得有价值的信息不断得以传播和扩散。同时,由于篇幅限制,意味着每个转发者可以对原信息进行淬炼,提取精华。评论跟帖破坏了这种正向淘汰机制,使得传播权被大型信息节点控制。

5、从产品形态上看,推特更像是真实的人类社会活动。信息通过人际关系得以穿透各种人际小圈子,最终使得有价值的信息传播到整个社区,让愿意关注的人总有机会看到。这就是耳语+朋友对话题的选择。而评论模式比拟的是电视台和报纸,普通人能做的是订阅和收听,被动接受。

我想,以上5点对于互联网产品经理来说并不难于理解。可惜对于一般用户而言,似乎依然显得有些艰深。所以,下面我想换一种方式和普通互联网用户聊一聊:

首先,没有人群,信息毫无意义。承认这一点么?假设你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就你一个人,也不能和外界交换任何信息。因为你独自呆了很久,想出了长生不老的法子。可是,你没有办法联系到任何人,也没有办法把你的法子告诉别人,所以这个法子等于是不存在。你一定要走出这间房子,见到一些人,告诉他们:“喂,想长生不老吗?方法是。。。。。。。”这样,你的苦思冥想才有了意义。哪怕他们转身走过去,在饭桌上议论说:“刚才有个神经病,居然说可以。。。。。。就能长生不老。”信息一样得到了传递,哪怕是以笑话的形式。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个结论:信息的价值在于传播和交换。

接下来的问题自然是:传播的速度是快一点好呢,还是慢一点好?交换的程度是充分一点好呢,还是有限一点好呢?第一个问题答案很明显,古时候要放信鸽,跑驿马,近代要用电报、广播现代要用网络、电视,目的都是让信息更快地传播出去,这是整体的一个趋势。第二个问题可以这么想:我们每个人对事物的认识如同盲人摸象一样,只有其中的一小部分。充分交换的结果,是使得大家获得越来越多的信息,最后才有可能用手头的碎片拼出一整只大象来。

如果承认第一个结论,那么会产生一个很自然的问题:信息太多太杂怎么办?如果消息雪片一样飞来,速度又快,内容又多,人岂不是被累死了吗?迄今为止还没有这样事情发生。原因是这样的:一方面我们有传统的传媒,一帮专业记者在发掘资讯,一帮编辑负责挑选。他们决定哪些信息是最重要的,挑选出来之后,塞进一张报纸的2个版面,或者电视台的30分钟节目里,又或者是网站的新闻页里。这样一来,一个人只需要选择一下媒体,就可以获得有限的信息。

另一方面我们有朋友同事熟人以及路人甲乙丙。他们每个人都听闻到一些信息,他们自己也像个编辑一样做了筛选,当他们和你闲聊谈天的时候,大家彼此就分享了这些经过人肉过滤的信息,也就是所谓的口耳相传,或者小道消息。你一天听下来,绝对不会错过任何重要的消息,有趣的八卦和促销信息。而不那么重要的消息,不大符合你口味的消息,他们帮你过滤掉了,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停在这里想一下,第一种模式存在的问题在哪里?因为你依赖的是几个固定渠道获取信息,那么有天报馆着火了,记者都去做临时消防员了,那你的渠道就中断了,看不到新资讯了。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这种信息渠道可能被污染。在一个权威媒体上,一个权威名人出来说:死的快减肥茶好!不用锻炼,不用节食,一天一包,我三个月就瘦了20斤。或者一个权威专家出来说:今晚月食,有天狗吃月亮,大家立即上街敲铜盆保护月亮。因为它是权威的,它是有限的信息通道,所以你只能相信。不相信的话,连续说十年你也就信了。

第二种模式则克服了上面说的这些弊端。除非你周围的人都死完了,否则口耳相传,信息总能传到你这里。而无论权威媒体上放出什么内容,你也总能听到不同的声音:“喂!知道吗?那个死的快减肥茶,丫自己都不喝。说是给丫养的狗喝了,当场就吐白沫死了!”或者“有天狗的话,为什么天狗的牙那么整齐?”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不同的声音彼此会辩论竞争,努力成为优胜者。因为,只有优胜者才能继续被大家口耳相传下去。这样,你获得真实信息的可能性也就大大提高了。

确知了以上几点,我们现在再来讨论Twitter。这东西首先是你和你朋友用的,目的是节省你们之间打交道的成本。假设我有4个朋友分别在北京东南西北,找任何人吃一顿饭需要打车一小时,打电话又不知道对方忙不忙有没有心情,约齐四个人吃饭需要一个月时间,那么维系大家彼此之间的感情就很昂贵。Twitter让你邀请你的朋友一起去玩,大家在上面用140字更新自己的动态。通过它,你随时可以得知你朋友的近况。如果他在哈拉打屁,那就不用理会。如果他突然来了一条:老婆生了!那你就可以拿起电话恭喜,而且他一定会接,同时很感谢你的来电。

接下来,因为分享自己的近况有时候很闷。所以大家有时候会去分享一些有趣的内容,有意思的新闻。这个时候,上面说的第二种模式就开始作用了。你很喜欢《海贼王》,你朋友们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一旦碰巧知道点关于《海贼王》的什么,会乐于在Twitter上说一句,于是你就得到了你想要的消息。他们也许会看到一百条各种动漫的消息,看了也就看了,但是他们知道你喜欢《海贼王》,所以用自己的肉身做过滤器,把那99条全部去掉,单转《海贼王》的那一条给你。

朋友是双向的,Twitter更好玩的是引入了路人甲乙丙的概念。你不需要是某人的朋友,只需要关注这个人,他发布的信息就能源源不断送到你面前。这样一来,无形之间就扩大了你的社交圈子。这就相当于除了朋友,你还能站在路边听路人甲在说什么,路人乙在分享什么,路人丙在抱怨什么。觉得哪一句有趣有意思,你把他们的话转一下,那么你所有的朋友都能看到。从这里开始,一切都改变了。

有一个人际圈子,有一个发布功能,再加上一个转发,这就是史上效率最高的马路社新闻系统。一个人知道一条最新消息,比如:乔布斯在大会上朝盖茨吐口水了!他把消息发布出来,于是他的朋友圈全都知道了。大家觉得这条消息很重要,必须转发出去让更多人知道,于是开始第一轮转发。每个人都可能跨多个圈子,当某一个圈子中的人各自转发的时候,这条消息就进入了其他的人际圈子。这样一轮一轮下来,就像水面上的涟漪,越来越大。十几分钟的时间,这条消息就会让Twitter上所有的人看到。最妙的是,这条消息没有经过任何编辑的筛选,但是的确是本日最重要的消息,而且人人都看到了。

换一个角度重新来看:如果Twitter一开始全是名人会怎么样?当然也会很火爆,能跟着看名人的动态,名人明星之间的谈话,连狗仔都不用,多么爽啊。然后呢?然后你知道周围和你一起跟风的人都是谁?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们对你有什么价值?这就和一家电视台的观众,一张报纸的读者一样,大家只知道电视台,只知道报纸,知道主持人,名记者,但是彼此之间是无法意识到对方存在的。即便意识得到,这样的人对于自己来说毫无价值,因为共同点太少。

如果Twitter是回帖制又会怎么样?哪怕你和你朋友都在这里,但是他回帖你看不到,那你就失去了他的动态。你知道朋友的所有动态固然有烦扰之嫌,但是你可以无视其中的水话。这和你根本不知道是两个概念。你兴冲冲回了一帖,你的朋友们看不到。楼主一发火,把帖子删除了,虽然你的那一条极为精妙有趣,对不起,也一起灰飞烟灭了。也就是说,楼主不单能发起话题,而且还能控制讨论,决定你的内容能不能活下去。

名人+回帖又会怎样?这就意味着你和你朋友都在,但是彼此可能找不到。你写了一条很满意的内容,但是评论为零,或者只有三两个朋友回复一下。你看见盖茨一脸的口水了,就在你面前,于是你发布了消息,但是因为你没有几个好友在,又或者他们都去上班不在线。你这条当日头条新闻就算是废了,只能等某个名人得到了消息,发布出来。最后,你的结论是:要玩得转,就必须得去名人那里抢沙发。只有抢了沙发,别人才能看到你的名字。

幸运的是,Twitter并不是这样的。

Twitter用非常简单的几个基本功能,让用户做几个基本操作:写、回、转、提及,模拟了人类社会真实的信息传播模式,而且利用网络使得这种模式的效力发挥到了极至。这种简单的美学是对的,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之下,应该只有几条基本运行规律在支配,这样的系统在表现上很复杂,但是结构稳定而茁壮,这很像是人类社会。但即便如此,这依然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核心。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功能设置的问题,或者产品规则的问题。而是应该问:为什么Twitter会是这么一个样子?

1、简洁的美学意味着内心的富足。快饿死的乞丐想象一桌盛宴,会在上面堆满一个个窝窝头和一碗碗红烧肉。这是因为极度匮乏,所以追求数量。而一个国王想象一桌盛宴,只会想到一杯千里之外运来的雪山冰水,浸泡一颗武士快马疾递的岭南荔枝。为什么中国的网站密密麻麻全是文字,飞来飞去全是广告条?这是饿的,是匮乏,所以只谈量,谈不到美。所以,没有所谓“中国网民的特殊需求”,也没有所谓“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网站”。这些只是“匮乏”的别称。

2、对用户的限制是一种大爱。在海上漂流几个月被救起的人,如果不加限制地提供食物和饮水,他们会把自己活活撑死。所以,严格控制他们第一周的饮食,这是一种爱。用户提出什么要求,网站就满足什么要求,这不是做互联网,这是做鸡。去掉140字限制好不好?不好。为什么?因为最重要的消息往往最简洁。一群简洁的消息,一个网站才会简洁。“她生了”三个字,包括从破水、宫缩、全麻。。。等等过程一直到各种焦虑喜悦温柔等各种情感,需要几千字才能描述清楚。而这些,不是一个信息快速传播平台所应该做的事情。那是BBS,Blog应该做的事情。加上网页传图好不好?不好。为什么?因为网上可以看图的地方太多了,相同的图太多了,未必是要在Twitter上看。这样做当然要得罪用户,但是,拒绝用户让Twitter避免了成为一个臃肿庞大丑八怪的命运,也让用户远离海量垃圾信息,确保了整个平台的传播价值。

3、平等造就平台。Twitter的每一条信息之间,每一个用户之间都是平等的,这一点极端重要。一群跪在偶像名人脚下的用户,只能创造一个宗教社区。强调名人用户的结果,是复制了一套传统媒体在网上。对于普通人来说,毫无任何意义。一张更快一点的报纸,一个更快一点的电视台,这和一匹更快的马又有什么区别?传说中的汽车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一个普通人如果没有自我,他在一张信息网络上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因为传声筒和磕头虫太多,以至于无法从海量的同类中把他区分出来。一个人如果无法认识到自己的价值,认识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紧密联系,通过自己这一点,同样拥有发布信息、过滤信息、评价信息的权利,这样的人上网干什么呢?

Twitter是有审美的,也有内在价值观的。所有的产品都是这样,形态上可能千差万别,但是产品设计者的审美和价值观会透过产品传递给用户。用户在使用的过程中,会明确感受到这一点。

觉得Twitter“功能不够丰富”,那你怎么可能欣赏得了山水画呢?你怎么可能喜欢iPhone呢?你怎么会不把自己家弄上吊顶,贴上墙纸,做上软包呢?你也许也能跳出来说“简单即美”,但是真有简单的东西出现,你又觉得功能残缺不全,这只能说明你内心依然是个放满窝窝头的人,处于极度的匮乏状态,所以哪怕一个电视控制器有500个按钮也在所不惜。

觉得回帖才爽,有人回帖很爽,有无数人回自己贴更爽,一举删除无数个跟贴最爽。这只能说明你喜欢一言九鼎,群众山呼海啸支持的感受。觉得这样才便利,这样才符合使用习惯,那是因为你用BBS太久,以至于离开了BBS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以至于尝试任何一点新鲜东西都觉得是莫大的障碍和痛苦。说一百次平等,不如一次拒绝平等来得真切。产品本身不会说话,但是一个人的选择会。

说到底,选择何种产品其实是价值观和审美所决定的。选择本身比言辞更加清晰地暴露了一个人的内心真实价值观和审美情趣。不是你在选择Twitter,而是Twitter选择你。

“We shape our tools and afterwards our tools shape us.”(“我们打造了工具,而工具也会反过来塑造我们。”)马歇尔.麦克卢汉如是说。

饭否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