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学更偏爱谁?

美国女诗人伊丽莎白 ·毕晓普曾经在她的《地图》一诗中下这样的句子:地理学并无任何偏爱/北方和西方离得一样近。我很喜欢,曾经反复颂读,觉得每一次都有新鲜的感悟。所以说,真正有生命的艺术作品永远给人以启迪,连我这样的诗盲都爱不释手。最近一次读这诗,我悟到了一点:女性对空间和方位其实是很糊涂的。

如果毕晓普说南方和北方离得一样近,她一准是位地理学家,因为地球的南北磁极在过去的40亿年里南北颠倒过多次。如果她说西方和东方离得一样近,那么她一准是位理论物理学家,因为在她看来,空间是闭合的。但是,她说北方和西方离得一样近,这只能说明她对空间的认识出现了问题。虽然,这的确很诗意。

在生活中,只要留心观察,就能发现男女对于空间认识的巨大差异。假设一个恶作剧:要请一位女士在电话里指点你,找到书橱里的某本书,而她确实知道那本书的确切位置。那么她多半会先说,那书是本绿色封皮的。然后你告诉她说,书橱里不止有一本绿色封皮的书。她可能会接着指点你,那本书很厚。但你坚持说有很多本又厚又绿的书。那么,她会再告诉你,那本书闻起来有股很浓的樟脑味,请你一本一本闻一闻。如果你回答说本本闻起来都一样,那么她很可能因此骂你是个笨蛋。

因为她已经用尽一切标定物体空间位置的参数,而你依旧茫然,这的确让人恼怒。但仔细想一下,这些参数对于男性来说的确是那么的匪夷所思,它们居然是颜色、质地、味道甚至是声音。换做是男性做这个实验,他会直截了当地说,那书是在书橱从上数下来第几层,靠左或者靠右几分之几的位置。最多补充一句,绿色。

找东西或许还不是很难的事,指路才真见这种差异的巨大。我曾经在一个五叉路口,看见一位女士在手机里焦急地报告:“我现在就在红绿灯的右手边,你怎么还没弄清楚啊?”那红绿灯放在路中央,停电。另一种常见的语法是:“你过来,见到XX大厦前,十字路口往右拐就到了。”而换了是男性,十个人里会有九个人会先说一句:“如果你是从某方向过来的话。。。”

所以,这世界上总能看见类似掐掉头的苍蝇一般团团乱转的男人,那是因为他们后面有一根永远说不清楚的指挥棒。地理学并不偏爱北方和西方,但的确更偏爱女性。

记得在周星驰的电影《大内密探凌凌发》里,有一场戏是周星驰请刘嘉玲为他抓背。周在片子里很惬意地喊着:“甲三,丙四。”,刘嘉玲每指必中。原来,在周的背上画了一张围棋谱,横纵方向分别标着甲乙丙丁和一二三四。看着片子的时候,无论男女都在大笑。我怀疑,这笑声回荡在男女之间,个中滋味却大有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