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比喻的死亡

借他事隐讽之,今日不悟,人矣来日再警之;如春风解冻,如和气消冰,才是家庭的型范。
《菜根谭》第一章98节

张富贵怕老婆,别人不知道,我知道。上一次,他半夜两点打电话给我,只反复说两个字“救我”。我赶到的时候,他出来开门。只听身后一声娇斥,张富贵突然缩头,我和他多年老友,也就照着克隆了同一个动作。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唰”地贴着我们头皮而过,直砍入对面的墙壁,没入一半。定睛一看,那是个拖鞋。我看着他脑门上新出现的留海,他看着我刚梳好的背头,大家倒抽一口凉气。

我无意于渲染夸大家庭暴力,值得指出的是,张富贵老婆的内力的确惊人。恋爱那会儿,打情骂俏时他老婆随意拍他一掌就能把他打到内伤,吃了我好多大还丹九转还魂散才好。当时年轻,都以为是爱。结婚以后,我们才理解了他老丈人在婚宴上为什么哭,还有那句“不易啊!”背后的深刻含义。老头没多久就死了,说是富贵他岳母在家看《实话实说》,哈哈大笑,生生把老头震死在了隔壁。

从上文可以看出,内力是可以遗传的,正如气管炎一样。可是,世上能被遗传的不止是内力。富贵他丈母娘喜欢看《实话实说》,富贵她媳妇胡淑芬喜欢听实话实说。当年张富贵求我代写情书,被他媳妇退回来十多次。上面御笔朱批从来都是:“重写!少玩虚的!”最后张富贵同学逼急眼了,划掉了所有花草月亮,涂掉了所有形容词,抖着手就写了一句:“下楼,亲嘴!”事情居然就这么成了。

考虑到恋爱都是这个样子,我估计张富贵的婚姻生活也就停留在“拉灯,睡觉!”的层面上。所以,张富贵婚后开始网恋。第一篇帖子叫《穿过你后腰的我的手》,后来出了本书叫《不可告人:第二种友谊》。反响一般,但是也有女文青和他经常相互发手机短信倾诉相思,对一对“金风玉露一相逢”一类的诗句。这事被胡淑芬发现了,一拳把张富贵打倒,一把抢过手机。看毕,哈哈大笑,随即一人回了一条:“我已洗净,等你。”张富贵面如土色,但结果相当意外,张富贵被广大女网友评为“最性感的美男作家”,暴得大名。

为这事我专门采访过胡淑芬女士,胡女士教导我:“你们这些伪知识分子最令人讨厌的就是有话不好好说。张富贵没钱了,不好好要,要念叨‘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要在床头抱着钱包流泪,哭着说:‘你瘦了,瘦得只有两层皮了。’这是在干什么呢?”我回话说:“嫂子,这不过是打个比方,婉转一点。”胡淑芬一声冷笑:“这年头谁比谁傻啊?打比方?烦不烦啊?话说得漂亮的多了去了,过日子就得老老实实,真真切切,有什么说什么,大家不累。”

我终于明白,这是一个满街聪明人的时代,比喻已经死亡。现在流行实话实说,有一说一。补充一点:胡淑芬,女,文学硕士。

论比喻的死亡》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