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爱火星人

无可否认,我的确上了点年纪。上周四,看完《变形金刚》出来,昆明普降暴雨。我没有带伞,只能在暴雨中光着头步行回家。回到家的时候,虽然不觉得寒冷,但是还是非常失望地看到身体无法如同高中时代一样产生高热,有白色的蒸汽在周遭升腾。知道关于年老我最讨厌什么吗?那就是重复啰嗦。之所以我难以忍受贾平凹的《秦腔》,就是因为里面有大量我所熟悉的短信段子。在我看来,那是极端缺乏创造力的体现。可是,随着时日增长,似乎我也不免这种命运,不再每天保持完全的原创,会在Blog里发些“火星帖”。

火星帖可能源自周星驰的电影《少林足球》,原话是“地球太危险了,你还是回火星去吧”。在网络的游戏过程中,“火星”逐渐变成了OUT的代名词。如果一个人转载了很古早的一篇帖子,那么这篇帖子可能会被冠以“火星帖”的名字。当然,这个倒霉的家伙也就会被称为“火星人”,因为他似乎是活在火星,和地球上的一切都已经脱节。相信久居国外的华人网友能够更切身地理解我这句话的意思,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感让人黯然销魂。谁不想保持很IN,但是谁又能避免OUT的命运呢?

我确信我转载的网文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火星帖”,要证明这一点非常容易—在搜索引擎里查找一下相关文章的数量和时间就能确定这一点。但是,有时候我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坚持要做火星人。比如说我转载的《Did you know?》,如果去Youtube查询,你很容易就能发现它被初次上传的时间是在2006年年末。在大半年之后我帖到自己的Blog里来,原因是我觉得它有分享的价值。而且,在我的Blog平台上,它可能获得更广泛传播的机会。我觉得它的真实价值被忽略了,所以要在自己的Blog里强调这一点。为此,我不惜去当火星叔叔马丁.奥哈拉。

从纯粹的理性角度作分析,每个人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网络上的任何信息都是不完全传播。即便到了今天,谁能保证没所有的网民都知道谁是芙蓉姐姐?以七月份最流行的视频《少林铁裆功》为例,根据我的搜索,它最早出现在2007年3月,但是这个不修佛法专修小JJ的和尚却是在6月底开始全面走红。即便如此,到了七月中的现在,引擎搜索结果也只是6万多个,距离覆盖整个网络还有很长时间要走。从好的一方面看,你可以这么认为:无论你发多么“火星”的帖子,网上总有人是第一次看到。

换了网友的角度,处于这么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里,肯定会想得到最新的资讯。速度是第一位的,任何一个BBS里,只要经常出现抢先一步的消息和新闻,那么就能聚集起足够的人气来。唯恐自己“OUT”了,这是时代通病。再没有什么比“最后一个知道”更让人尴尬的事情,所以求新是一种共性心理。想像一个网友来到我这里,看到一则看过的网文或者消息,那种内心的叹息简直可以让整个世界一起震颤。但是请允许我说一句,追求最新是一种病态,就和追求新潮一样。它唯一的作用就是拖累了你我,因为和菜头这里总有最新鲜的资讯,所以你就得像个强迫症患者一样整天到我这里来刷新;因为我背负了这个名声,所以我就得像个强迫症患者一样整天搜寻最新的资讯。这是怎么了?上网难道不是为了找乐么?几时让我们变成了那些爱慕虚荣的尤物一样,因为最新一期时装杂志没有到手而觉得焦虑不堪?

对于我来说,在转帖的问题上很明显存在某种平衡。我个人固然希望提供最新的资讯,但是我也得考虑到网络传播的不均匀和延迟。相信在读者中有相当部分属于网络的锋线人物,但是也有更多人只是普通的网友,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忽略了时间和速度,要求的只是信息的质量,而且绝对会觉得新鲜。我需要在这些人里做一个平衡,兼顾到双方。以我转载的《美国达人》和《英国达人》来说,身在美国和英国的网友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信息,在Youtube上传视频之前甚至就已经观看了电视节目。但是,我还是冒着冒犯他们的危险,转载了14岁的美国小美眉和英国手机商的的视频。任何网络上的资讯,都有一周到6个月的延迟,你可以在其中作出你的选择。事实上,我觉得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它筛下了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信息。《疯狂的石头》就是鲜活的例子,而从去年到现在,又有多少新片发布?到现在还值得一记一谈的又有多少?

网上关于我的评论很多,甚至我离开了什么地方,还有人继续用我作为例证,鞭我的尸玩。在这些废话中有一句是真的:和菜头是个相当刻薄的人。今天我被称为“大叔”绝非偶然,因为在刻薄这一点上,我和休饰演的豪斯大叔的确有一拼。但是,如果你检索过我所有的文章和回帖的话,那么你应当发现我对发布“火星帖”的人从来都很温厚,虽然有调侃,但是绝对不至于锋利到血肉模糊的程度。这是因为我很尊重一切转帖的人,我把他们称作“邮差”。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和辛劳,使得信息迅速传播到网络的各个角落。有时候拿他们打趣,是因为转的帖子的确太古早。在极端的情况下,我在今年看到有人转载《唐僧来信》,那可是三年前的帖子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网络传播是个不断加工和丰富的过程。今天,“新警察”这个词已经成为网络俗语了。但是,当年这一帖最早出现在中青在线,我眼睁睁地看这网友们一层层盖楼,把“你是新警察吧”发展成为一个唱片故事。又比如说学士之后是硕士,硕士之后是博士,博士之后是斗牛士,斗牛士之后是圣斗士,圣斗士之后是烈士,这个段子是我在BBS里现编的,但是当它流传出去再次返回到我面前时,已经有无数网友进行了丰富和加工。那么,以新或者不新如何能衡量一个帖子的发展变化历程?再以今天为例,我转帖了《电台电视台使用频率最高经典背景音乐》一文,抓虾有190人推荐或者收藏它。但是谁又知道,我帖的这个51曲版本之前,还有个36曲版?如果有天出现了100曲版本,谁又能说它是“火星帖”?

说那么多,并非是要为自己作辩护。我只是想提醒诸位一点:即便是“火星帖”,也有它存在的道理。何妨报以宽容之心,跳过你所知的内容,去看你所不知道的部分?火星人是在没有太多值得嘲笑的地方,如果你也曾如我一样一行行排版,一个个Link粘贴,你就应该我的意思。如果没有转载,网络只会是彼此孤立的破碎虚空。

火星叔叔

马丁.奥哈拉.菜头.和

只爱火星人》上有6条评论

  1. 支持,其实我看到的是27首版本,然后在我们学校BBS看到一个25首版本。
    刚开始看到hecaitou帖子的时候,心想看过了,往下就翻到我没看过的一些歌曲了。
    希望能不断跟新,早日集满100首

  2. 火星人这调侃并非出知周星星,放宽点讲也许中国是
    就算周星星那词也是从K火星人玩转地球>那取用的

  3. 邮差小妹在这里向菜头大叔鞠躬啦。
    感谢您对邮差事业的支持。
    有您的精神撑腰,以后俺会勤奋并不再羞于工作啦~ :em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