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耗子,跳

这几天我总是面带诡异的微笑,不是我中了七心海棠之毒,而是在计算有几个常用词几时在网上被禁。它们分别是:包子、纸箱和老鼠。本来关于中国的食品卫生问题就一直让世界瞩目,最近的两条新闻更是火上浇油。一条是北京的纸箱包子,目前已经飘洋过海,传播到了东瀛。世界模仿力最强的大和民族中已经有人动手尝试,作出了新品料理—纸壳包子。而大水引发鼠患,广东人大啖老鼠的新闻,也已经在英语世界开始传播。毫无疑问,这都是很丢面子的事情。所以,我在等着看什么时候网络上包子需要这么写:包#子,包%子,句匕子。。。。。。

笑是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正如不可能真的空降一千万广东人援湘抗鼠一样。这些事情,让我想起了美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小故事。多年前读过,现在突然清晰地呈现在眼前。西奥多·罗斯福并非后来领导美国打赢二战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前者是后者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堂叔。这里我要说的远房堂叔罗斯福总统,对美国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将食品卫生立法。

堂叔罗斯福还没有担任美国总统前,在19世纪末曾经带领一支志愿骑兵队到古巴去打美西战争,时任拉夫骑手团的陆军中校。当时美国国内供应的肉罐头成功地让数千名美国士兵病倒,并且干掉了其中的数百名,因此在那个时候罗斯福就决心推动联邦的食品和药品立法。1901年,美国第25任总统麦金利被刺杀,西奥多·罗斯福接任总统。而美国食品和药品历法历程上最有趣的一幕马上就要出现了:

1905年,根据美国食品加工企业真实存在的混乱局面,新闻记者阿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出了一本小说《丛林》(Jungle),其中用了15页对美国当时的肉食加工过程进行了穷形尽相的描写,这里摘抄其中两段名段:

“一个工人由于不慎滑进了正在滚开的炼猪油的大锅里,谁也没有注意到。几天以后,人只剩下了一副骨架,其余的连同所炼的猪油一起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了。”

“在肉食车间里,把毒鼠药和毒死的老鼠一起扫进投料口,加工香肠。”

据说当时西奥多·罗斯福在白宫边吃早点边读这本小说。读到这里,罗斯福总统大叫一声,跳讲起来。他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大段香肠用力抛出窗外。从此痛下决心,早日针对美国食品和药品进行立法,李敖的书里当年是这么告诉我的。当然,这个过程太戏剧化,完全是小说家言。如果它能成立,前提是101年前的罗斯福总统和美国人民吃的是一样的香肠。对此,我不大确定。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西奥多·罗斯福肯定读过这本《丛林》,并随后责成当时美国劳动部部长Charles Neill和社会工作者James Bronson Reynolds对肉类加工业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让罗斯福总统非常震惊,因此他决定把调查报告公开,这次民众真的惊恐得跳了起来。于是,美国参众两院一致同意,在1906年通过了两部法案:肉品检查法案(Meat Inspection Act)和食物及药物洁净法案(Pure Food and Drug Act)。27年后,美国成立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经过接近100年的努力,美国成为了世界上食品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我想说的是:也许我们现在正需要这么一个记者,需要这么一部小说,需要这么一跳,以争取100年后中国也能成为世界上食品最安全的国家逗号之一。

包子,耗子,跳》上有5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周仁建寻找生活 » Blog 存档 » “医”与“毒”——医食住行思考

  2. Pingback引用通告: 小马 » 闲聊三分钟

  3. Pingback引用通告: 裹着柠檬的金砖 » Blog Archive » links for 2007-07-18

  4. 还有著名的Ralph Nadder, 此人在70年代让美国汽车安全了, 美国食品安全提高了, 饮用水质量有保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