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1月19日,休将白发向黄鸡

爱琴海的日落

中国古代的文人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苏轼。这个人一生坎坷起落,但是始终不失乐观旷达之心,而且善于从生活里发现各种乐趣,是难得的真人。他多次被贬,最远远到海南岛,但是命运的颠沛流离打不倒他,生活的辛苦遭逢摧不垮他。他始终以一个乐天派的态度活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是我最喜欢的四川人。我觉得海明威就是他在美国的转世,因为太过自由,反而吞枪自杀了。

我以前说过,我唯一临过的贴是教科书,写出来的字是仿宋体。其实,我还真临过贴,临的就是苏东坡的字,因为我喜欢他。记得我在初中的时候,非常喜欢一个女孩子,但是她并不知道。我怀抱爱情,又不敢言说,如同烈火焚身,却无从遣怀。所以,我就摹仿她写的字。那时候上课大家时兴传字条,我摹仿她的字几可乱真,终于偶然引起她的注意。如今,那个女孩子早不知道嫁与何人,与我又是如何的天各一方,但是我对苏轼的情怀却始终不变。

很多人爱背苏东坡的词,什么大江东去,什么千里共禅娟。喜欢他深一点的人,爱背十年生死两茫茫,和他一起明月夜,短松冈。喜欢他潇洒的人,又爱背竹杖芒鞋轻胜马,轻启朱唇,吐出那两个字:谁怕?我以前也喜欢这些,但是读到最后,我最喜欢的是他的《浣溪纱》:

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山下兰芽短浸溪,
松间沙路净无泥,
萧萧暮雨子规啼 。
谁道人生无再少,
门前流水尚能西,
休将白发唱黄鸡。

写这词的时候,苏轼已经48岁,古时候“人生七十古来稀”,已经可以算做暮年。而他本人已经被贬到黄州两年,得了臂疾。后来找庞安常医治,痊愈以后和庞安常一起去游览清泉寺。庞医生医术精湛,可惜耳聋。但是他能通过写字与人沟通,而且“不尽数字,辄了人深意”,让苏东坡非常欣赏。这首词就是写游览清泉寺,最后一句恶搞了白居易。

白居易曾经写过一首《醉歌 示妓人商玲珑》:

罢胡琴,掩秦瑟,玲珑再拜歌初毕。
谁道使君不解歌?听唱黄鸡与白日。
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
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
玲珑玲珑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歌。

这是一首相当颓废的诗,里面说“黄鸡催晓”,“白日催年”,意思是人生苦短。又说“镜里朱颜看更失”,说的是年华易逝。所以,要“使君歌了汝更歌”,大家卡拉永远OK,一路唱到大天亮,一定要及时行乐。

苏轼反其道而用之,你白居易不是说黄鸡催晓,白日催年么?清泉寺门口的兰溪都能突然折向西(中国的河流大多自西向东而流,所谓“东流水”),那么有什么值得那么感伤的?所以“谁道人生无再少”?“休将白发唱黄鸡”!不要拿你头上那几根白毛就文青起来,觉得夜短昼长,人生苦短。麻烦看看溪水,“门前流水尚能西”!

在《浣溪纱》里,苏轼展示了一种极为强悍的人生观,不是沈腰侧畔的低沉,更不是小红低唱我吹箫的沉迷,而是“谁到人生无再少”的豪迈强劲,“休将白发唱黄鸡”的凌厉霸悍!不是和头牌青倌人商玲珑水玲珑玉玲珑卡拉OK到天明,感叹人生苦短,韶华易逝。而是如和菜头一般每天N篇,打字上贴,刷满BLOG!

很多人问我:“和菜头你每天写那么多BLOG,是不是很闲?”错!我忙得很,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每当有点间歇时间,我就拖出键盘,扑上去打一篇BLOG出来。一个月前,我的WOW(魔兽世界)里的角色就已经32级了,但是我忙到没时间打游戏,没时间升级,一直维持这个级别到今天。

我觉得人生是个越来越忙的过程,年幼时很开心,很悠闲,那是因为别人在照顾你,承担你的那一部分责任和义务。年龄越大,你所要承担的事情也就越多。总有一天,我将不得不退出网络,专心处理我在现实中的诸多事务,那些无法避免和无计消除的责任和义务。所以,现在我手头的时间非常紧迫。即使不用去处理那么多事务,我的人生也极有限,还没怎么样呢就已经过了三十岁。因此,每当我看到我BLOG日历上那些没有变蓝的日子,我就觉得紧迫和兴奋,随时准备拔枪怒射。电影电视里,一轮怒射下来,枪只发出空击之声,而手指却无法停止扣动扳机,那就正是我急切心情的真实写照。

永远不要相信那些自欺欺人说法,类似“等我退休了就写日志”,“等我有钱了就去马尔代夫”,“等孩子上大学了就和老婆去西藏”。这些都是一文不值的屁话,在你还没退休还没钱孩子还没上大学的时候你做不到,那么你永远也做不到,只能怀着无限悔恨躺在传送带上进火化炉,变成一堆肥料。你所拥有的只是现在,永远也没有时间做太多的顾虑,只有对现在做太少的担忧。人生轨迹改变,人生际遇改变,怕有天连写BLOG都无法写。

哪里有时间去想写得多还是少,看的人是众还是寡,内容是高尚还是低俗?白居易能抱着美眉在包房里一夜一夜地想,那是在盛唐,除了把马子当文青扮忧郁别无出路。而苏轼不能,他处在一个变动和充满危机的时代里,他的个人命运就是颠沛流离,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努力而且更加努力,振作然后更加振作。在下一个打击到来之前,用最好的心态做到他个人的极至。

我爱苏东坡,因为他如此勤力,在百倍于我的逆境里保持乐观的心态,努力做好他应该做的每一件事。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是白做的,付出总能看见成果。《纽约时报》北京分社Joseph Kahn、Jim Yardley因为2005年《Rule by Law》的系列中国法治报道,获得本年度普利策国际报道奖,消息将在下周一正式公布。谁又在平常的报纸头条,会议致词上看见他们的身影?

BLOG没有奖可拿,BLOG是写自己看的。我只是需要自己对自己有个交代,在很多年以后看到自己曾经如此努力,曾经如此付出,曾经为了自己的理想固守在比特海里的一个孤岛,这就比什么都重要。总有一天,岁月侵蚀了激情,生活磨损了热情,我也许会变成一个推着28寸凤凰加重自行车买菜接孩子的男子,但是即使站在人潮之中,平凡得如同一只蚁群中的工蚁,我也有理由骄傲。因为我曾如此强悍,我曾如此投入,我曾如此鳞爪飞扬。我是如何地坚持我的理想,又是怎样地坚守防线,寸步不移。

比特海日志1月19日,休将白发向黄鸡》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