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帖存档

写了一篇Blog,引起了回帖里两位网友的辩论,术语叫“掐架”。很久没有在网络上看到比较投入而有水准的砖战了,而且这些文字放在回帖里实在湮没掉实在可惜,所以专门提上来做个主贴。为了便于阅读,用颜色加以区分。

汉生 Oct 9th, 2007 at 12:21 下午

对这件事,我的看法不太同,我是学新闻学的,我想我更能理解魏武挥的说法。

在我理解,他主要想表达的意思是:多数“公民记者”都没能做到平衡报道,确实如魏武挥说得,在这些“公民记者”的博客里,他们更多的是在评论,而不是一手采访后的呈现。

周曙光拿keso对公民记者的说法来评论公民记者,但是keso也在自己的博客上反复说:“别跟我说客观”。尽管很多人都在说“客观”只是一个梦想,但是至少它应该是一种尝试,如果没有事件双方的说法,记者这个称号实在是太名不副实了。

菜头大哥不能把中国新闻界的现状来举例,我同样知道重庆钉子户,我甚至还知道当年南丹矿难是大洋网首先报道,但是在这些事件背后,深入报道的写作完全是要凭借新闻记者才能完成的,而挖掘不够,并不是中国记者水平不行,是受到很多政治原因的牵绊的。

记者,呈现在报道上绝对应该是没有立场的(至少永远不会表现在纸面上),新闻专业主义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讲如何隐藏自己的观点,而博客上所谓的公民记者有几人能做到控制自己的情绪,两面采访、核实呢?

客观如实的报道是永远的口号,尽管很多人觉得这永远是个口号,但至少有人应该努力去做。

但是我想强调的就是“专业”,我并不是公民中不会产生出记者,但至少记者是一个“专业”,是专业就有他的报道准则,不能因为有人无师自通(确实记者群体里很多都不是学新闻的,但他们的每一篇报道都是经过把关的),就贬低这整个群体的要求。有没有规则是一回事,尊不遵守是另一回事。

阅世书生 Oct 9th, 2007 at 15:24 下午

我看到双方似乎走到了某个相同的点上。

周的博客被封了。ITTalks看不过眼了,从新闻专业者的角度,为一个有良心的公民记者冒头说话。ITTalks很显然是带着良知写之一之二之三的。
这一点,和菜头应该也能看到。如果和菜头没有留意,那书生我这里多嘴提醒菜头一句。

但是ITTalks在谈论公民记者时候的专业架势以及论及blogger时候的不太尊重(风花雪月之类的用词以及对自己BSP运营者身份的表白),让和菜头看不过眼了。

这我不得不说,虽然我也是读新闻的,也是闾丘的校友,虽然我也干过一段时间记者,但是要说记者的专业素养等等诸如此类,或者希望在国内用专业的态度和规范来拔高记者这个行当,那ITTalks你有点高估你学到的专业知识了。

互联网的平权特性从客观上已经让记者这个行当在“报道”这个领域里的份量越来越轻了。

纸面媒体的一个(或许是唯一一个)出路,或许已经不再是强调(或者说夸大)它的客观,而应该是向blogger们学习,利用手中的媒体公器,去建立秩序,至少,不作恶。
记者是专业的,但这个专业只是表现在,这些人本着良心,把新闻这件事当作职业而已。这并不标明他们更高明。
中国最优秀的杂志之一,《财经》杂志的一位资深编辑告诉过我,
《财经》从来都不是一本(传统意义上)“客观”的杂志。
后来,我听南方周末的一个离职记者,说过同样的话。

菜头你也别激动了,在我成为一个blogger之前我看了很多blog和blogger,我相信到最后,话语权将落在被视作草根的网民手中,因为互联网从来都不是什么人可以说了算的地方。

所以我们还在认真地写博客,不是么?

至于ITTalks,我也看了很久他的blog。

公道地说,他是那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中的一个。只是可能他有一些和我们不一样的精英意识(或诸如此类),但毕竟,我相信他是个好人。

汉生 Edit Link Oct 9th, 2007 at 16:07 下午

那在菜头大哥的世界(文章)里,提到了除周曙光之外什么人吗?为什么不说BBS是公民BBS呢?

我说马特德拉吉也不是公民记者,我说连岳不是公民记者(哪怕他以前是南周记者),但是菜头大哥,您列出5个公民记者,我挨个反驳行吗?

连岳不是记者,连岳是评论者,他在转贴编辑他能搜集到的资料,PX是他在博客里不停的“报道”的,“记者”并不是一个崇高的口号,连岳比厦门日报那些创下新闻史耻辱文章不署名的记者编辑强无数倍,但记者的基本业务是什么?应该不能少采写这一环吧,连岳在业务流程上是编辑和评论吧,您可以说我掉书袋,但是在您的专业领域,是不是少有人评论?

您还是没有看清楚报道珊瑚虫的所谓大规模“报道”,请回答:这些“公民记者”有哪些“采访”,用内容说话,把内容和所谓评论混淆是魏武挥写过的,我没菜头大哥那样好的文笔,我没法用一个搞笑的类比让你开心,但是您混淆这两个,我想就类似于将船长和水手爱好者混淆吧,尽管水手爱好者努力坚持绝对能做到船长,但是现在他不是,我想如果他能像连岳那样,持续搜集资料进行编辑评论,他比无数记者请很多。

我只是不爽“公民记者”这个称号,菜头大哥喜欢看豪斯医生,但您想过全民都是豪斯医生是什么样吗?尤其是在互联网这样虚拟的舞台上,情绪永远不是能预先控制的了的(一不小心就是民粹……)

阅世书生 Oct 9th, 2007 at 16:37 下午

汉生你的立场在哪里呢?我都看不明白了。
正好,我也是学新闻的。
新闻是要民众获得真相。
采访是一种获知真相的手段,在没有互联网,资讯还不发达的时候,这几乎是唯一的手段,那个时候,媒体公器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些人必须专业,他们叫做记者。
而采访,本质上就是让当事各方都有发言的机会。这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客观,也是记者首要秉持的公正。

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汉生你有没有发现,其实采访并不是民众获知真相的唯一手段,如果当事各方或他们的代表都有发言权,各种不同的观点能够充分标法,而最后判断是非的权利还是落在民众自己手中,这种获知真相的方式,是不是比采访更有效呢?或者至少,是不是也足够接近真相呢?

学新闻,不代表我们就要抱着新闻专业主义的精神不放。
和菜头是带了情绪,我们都看得出来,但是你也实在没有必要拽着新闻专业主义的稻草,去追究记者的名相涵义。

真相从来都不会被一个博客,一张报纸,一份杂志或者一个媒体垄断。真相只可能在一个大的、公开的平台上,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逐渐浮出水面。
所以不要指望有什么客观的记者,告诉你他的东西绝对客观,他的东西就是真相。这么说的人,本身就不客观。
相反,正是和菜头这样的博客,无数个这样的博客,才让真相在我们面前逐渐清晰起来,才让我们在讨论、辩论、反驳中培养了自己的观点和思想。

从新闻专业主义的教条里走出来吧!汉生!

唉……
不管怎么说,这句话是要挺和菜头的:
继续在报纸上找寻你伟大的真实吧,不送了。

国内的大部分传统媒体,实在是个无赖聚集的地方啊……

汉生 Oct 9th, 2007 at 21:56 下午

我说的是新闻报道不能有立场啊,记者自身怎么可能没立场呢?但是任凭自己情绪宣泄,这不正是我在大多数人博客上看到的东西吗?人表达什么是他(她)的自由,我也不认为记者有多崇高,但是为什么这些自由表达的人非要冠上“公民记者”的头衔呢?

书生,你说得对,采访并不是公民接近真相的唯一手段,接近真相还有更多的手段,但如果真如你所说,所谓新闻专业主义属于那个资讯不发达时代的话,那么你想想,难道互联网时代的人真得会为了一条事不关己的新闻在各个博客之间徘徊,真正探寻这种事件的“真相”吗?

你会一天同时买几份都市报吗?如果你在北京,你会同时买《新京报》《京华时报》《娱乐信报》《法制晚报》《北京晚报》《北京晨报》《北京青年报》吗?我想你不会,因为你会说他们的很多信息雷同,看一份足够了。但是你为什么认为互联网民就愿意在不同博客上去探寻、比较呢?你会说因为他们提供了不同侧面的信息,但是你再换个角度,一个人号称“记者”,竟然不为自己提供信息的全面性做努力吗?

我说完这些,你想想有多少网民对在不同的博客上对比新闻感兴趣?你身边有多少人是看到一点点就开始评论的?他们有记者的好奇心和表达欲望,但“屁股决定脑袋”,先入为主,缺乏一手采访,我想你也是学新闻的,你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我并不认为记者这个称号有多崇高,但是这份工作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记者本身没什么荣誉,我只是纳闷,为什么非要想带这个“公民记者”这个不伦不类的帽子呢?谁能解释下这个?

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博客里做评论,但是请不要简单得说那就是记者,记者应该是记录,应该尽量做到客观全面吧?你说我教条,我承认我是教条,但是这个世界自由的人很多,为什么又非要教条“公民记者”呢?

我还是想说,新闻专业主义在中国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想不想做是另一回事。如果根本不做尝试,哪怕他有记者证,我也不认为他是记者。

写得思维跳跃,我用庸医的类比是说:我承认有些博客写作绝对达到专业记者水平(其中很多就是记者嘛),但是称博客为“公民记者”就过了,除非人强扭“新闻”和“记者”的定义,否则这个称号不成立。

庸医有,水平不行的记者也有,我大一的时候,采写第一课老师就告诉我们很多企业很早就开始“防火防盗防记者”了,所以,我并不认为“记者”头衔有荣誉感,但记者自身是有责任感的。

举个更简单的例子,说英语最好的一定是英语系的吗?但是真有人认为口音纯正之外,英语系学得英美文学史这些课程是白学的吗?

阅世书生 Oct 9th, 2007 at 22:30 下午

汉生,我的反驳如下:
1,你说“如果所谓新闻专业主义属于那个资讯不发达时代的话,那么你想想,难道互联网时代的人真得会为了一条事不关己的新闻在各个博客之间徘徊,真正探寻这种事件的“真相”吗?”
这次腾迅和珊瑚虫的事情,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用QQ。但是我关心时事,所以我认真看了我订阅到的所有关于此事的新闻并且从中提取出了我的观点。我获得了各方对此事的信息和评论,最终我的结论是,珊瑚虫不聪明,腾迅也不光彩,但是维护权益从法律上是正确的,我们同情珊瑚虫的遭遇,但是腾迅的确没有做错。我相信如果有人愿意和我继续讨论,我们就此事还会更接近真相。
我要证明的是,即便不处于新闻专业主义的精神,我还是通过博客,认真地关注了互联网的新闻,并且试图探寻真相。

2,记者为不为自己提供的信息的真实性努力,和我看不看博客不一样。
我看博客是为了长知识,有时候甚至只是为了提供谈资,我是主动获取的,并且没有人可以限制我这样的行动。
记者就不一样。首先这只是他的一份工作而已。正是因为“新闻专业”才让他以此为职业,靠此谋生,所以据我所知,很多记者只是负责写新闻,很少考虑真实性,即便考虑,也是在想:千万不能有假,否则我奖金都不保了……
其次,很多事情,记者即便了解全面了,他们能全面地写出来么?恐怕这点不用我说。

3,缺乏一手采访,并不是博客评论或者博客新闻写作的常态。很多有价值的博客新闻或评论,都是由知情人完成的。不妨反过来想,除了宋祖德之流,还有谁会用自己博客的名誉做赌注,去报假新闻呢!blogger们又不像记者,有发稿量或者赚稿费养家糊口的压力!

4,关于公民记者,我想我们之间或许有点误会。
和菜头从一开始就站在ItTalks提出的公民记者的反面。我也没有说过维护公民记者提法的话。记者的确不是人人可以做,但是互联网让很多blogger凑在一起,成为了一个相对客观很多的集体“记者”。

5,你最后说得很对。如果根本没有新闻专业主义的精神,那,哪怕他有记者证,他也不是记者。
我要补充的是,即便一个blogger没有新闻专业主义的精神,但是他有充分的良知和责任感,那他同样强过那些自以为是的专业人士或者媒体记者。哪怕这些blogger没有记者证,他们也是真正的记者。

答汉生:
《新闻的理想与理想的新闻 ——答汉生》
这是我刚写在博客里的文章。
我们的话题似乎已经跟和菜头这篇文章关系不大了。
很高兴看到你意犹未尽的讨论。
我们移步,到我那边继续切磋。

回帖存档》上有7条评论

  1. 中国确实还没有真正的公民记者,这在中国现在的环境里比较难。公民记者也确实是需要专业素质,公民记者应该是具备了专业素质的人,他没有一般记者的身份,但更多的是精神和境界。

    中国没有的东西多了去了。中国人很早就在说“势”,气势没有形成,非个人能力所及。不过大家讨论是有帮助形成“势”的。一切在于条件是否存在,并没有必然。

  2. 汉生似乎纠缠在“公民记者”这个头衔上,似乎“没有受过做公民记者的专业训练就不能使用这个名称”,而不是太在乎blogger们做的事是不是称的上是一个真正的记者。

    从这一点出发,难道广大边远地区的民办教师们都不能叫做教师了,因为他们没有上过正式的专业课,不是从师范院校毕业的,甚至连教师证都没有,更没有学过“教育史等课程”,但他们难道就不是教师吗?

  3. 记者说白了记者就是专门去挖那些臭虫的,周应该是记者的。本来报道一些社会的黑暗面是个不错的体验,但他非要把天下人都折腾出来。太把自己当事,这就让人有点恶心了,国人就是这样,往往喜欢把兴趣当做事业来做,热情一旦和利益挂上勾,就要变味。
    同样,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有人喜欢拿卖菜来说事,那不能说明周的修养,只能说明他还掉进了土鳖窝,狗眼看人低。老实说,我对周并不了解,后来我对他行为反感就是因为他越来越把自己当救世主,满中国的跑,而google事件更是让我看清了他的修养层次。其实说白了,他不过就是赌徒。

  4. 仔细看完掐架,算是看明白了。正如网上大部分掐架一样,双方实际上是针对同一名词的不同定义在争论,而这定义是他们依据自己的理解给出的。
    其实在谈到blogger成为“公民记者”的时候,大家只是在说众多blogger中可能有一些能够发布一些大家在传统媒体上看不到的消息,而这些消息可能是真实的或比传统媒体上的消息更接近真实——让网民看到真相或接近真相,而记者的职责之一在于报道真相,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blogger能成为公民记者。
    至于新闻专业主义的“记者”概念,对记者提出很多专业上的要求,比如平衡报道等等,也确非大多数blogger所能达到。
    一言以蔽之,blogs能传播小道消息,有些小道消息比大道消息更接近真相,而在网络时代,网络小道消息能颠覆大道消息。

  5. 公民记者之所以称为公民记者,自然是和严格的“记者”定义不一样的,有其特殊性,何必要和记者的专业素养严加比较。

  6. Pingback引用通告: 今日网读2007-10-11 | 涌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