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游戏迷到将军

冬天到了,夜晚变得很长,适合在炉边烤着火,漫无目的地闲聊。刚好,有一位董春鹏先生在我的《游戏的教化和碎片世界》后面回了一个很长的帖子,主要是谈游戏的重要性。因此,引发了我聊天的欲望,准备随便闲扯个几千字。长夜漫漫,有睡不着的同学愿意消磨一点时间的话,可以翻着看看。觉得没兴趣也可以直接关闭页面,反正我一天更新N次,要真把每一篇Blog都看完那简直是苦役。

闲话少说,开聊。

我老是说“以前没有网络”这样的话,来说明网络是全新的一样东西,需要我们认真看待。今天我们在网络上所做的一切,难说未来就是网络上的传统和风俗。比如说真的以后年年11月11日大家都要过“圣光棍节”,并且写上一行小字:2007年11月11日,和菜头首次在Blog上提出这个名字。但是,其实还有一个概念和网络一样年轻,但是参与的人数甚至更多,那就是游戏。当然,这里的游戏并不是“瞎子摸鱼”或者“吸星大法”【1】一类的游戏,而是特指在电脑或者电视机上玩的电子游戏,甚至包括街机。二十年前,世界上并不存在这些东西。但是现在电子游戏已经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以至于WII可以成为科技新闻的一部分。

对于我的上一辈人来说,电子游戏是小孩子玩的玩艺。但是到了我这一代,态度已经完全不同了。因为我已经意识到,从我们这一代开始,电子游戏已经成为人生的一部分,不是什么小孩子玩的东西,成人一样会玩,而且我们将率先把任天堂带进养老院。今天有一个口号叫“终生学习”,同样,未来的世界也有一个口号“终生游戏”。电子游戏会成为一个人一生中相伴的东西,类似的人已经有了。在电影版《辛普森一家》中,最感动我的就是春田镇上的那个漫画迷,当他濒临死亡的那一刻,没有做别的事情,只是把所有的漫画抱在胸前,说自己一世做人,有这些漫画为伴,算得上不枉此生。

我们是否会在成为父母,爷爷奶奶之后也一样指责小朋友,认为游戏玩物丧志?造成成绩下降?我想怕是越来越难了,因为宅男当爹,太郎同学就可以随意了。因此,这种对电子游戏的歧视和压迫,终将消失。就像对待电视的态度一样,逐渐变得宽容,而且会在报纸杂志上为这个生活必需品专门腾出位置。当受捧《游戏世界》的家伙已经是中年人的时候,《新闻联播》也会出现游戏新闻,报告世界大赛上谁取得了冠军。

小孩子喜欢的东西不能轻慢对待,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成果。曾经被没收甚至引起体罚的变形金刚,现在不又回来了吗?而且站上了银幕,毫无愧色地和其他电影一起出现在电影院的水牌上。电子游戏的这一天迟早也会来,打开电视,在新闻、体育、音乐频道之外,一定会出现一个Game频道。今天虽然广电部愚蠢地封杀了所有地方电视台的这种频道,但是会有一天连央视也会开设的。小混蛋会去取代老混蛋的位置,然后自己逐渐变成老混蛋,世界就是这个样子。需要的仅仅只是耐心,等我们这批混蛋中的某几个取得话事权。

乐观地说,我也相信游戏会有其它功用。正如小时候玩过家家是一种对成人世界的模拟一样,电子游戏很可能成为未来培训和教育的手段。也许有一天,上驾驶学校的时候,在上路之前一个人必须要完成100个小时的游戏,在模拟机上开车,并由电脑记录下他的每一个动作,以便将来教练在真实的汽车上纠正。甚至可以想象,3D的虚拟环境游戏进入学校,医学院再也不用为找不到足够的尸体去解剖而头疼。压力感应游戏手套能让学生真切地感受到各种身体组织的手感,以及通过设定让他们应对突然出现的紧急情况。也许还能造就毫不畏惧死亡的军队,因为他们习惯于在游戏机上进入战场,在真实的子弹打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在死前的那一分钟他们都还在徒劳地想去按下“重启”键。

也许,这真就是佛陀所说的“末法时代”,人变得极为聪明而毫无智慧,用意念和眼神都可以杀人。专注于物欲和感受,而对真正的智慧毫不关心。如果未来的世界真的成了这个样子,借用董春鹏先生的话来说就是:

“任何一个出色的《魔兽争霸》等即时战略游戏的玩家,都可以轻松胜任一个战地指挥官的职务,挥洒自如地指挥一场波澜壮阔的区域战役。他们对整个战局的严密控制能力,对各种有生力量的合理安排程度,对各种局面快速反应和应变的能力,对节奏和协调的恰到好处的掌握,对细节叹为观止的拿捏,在一些人看来,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而我恰恰不相信的也正是这个部分,一个游戏迷成为了一名将军。无论游戏何等的逼真,它是人类智慧的产物,和真实的世界还是有区别。韩国的游戏高手连续多年把持《魔兽争霸》的冠军,如果这些人将来成为韩军的指挥官,那么难道韩国军队就能成为世界上最强悍的军队?我相信不会的,我们可以随便派一个出身放牛娃的军官就把他们灭掉。这是因为,游戏模拟现实世界,但是现实世界中有很多东西游戏是不能模拟,也不能替代的。游戏高手在45分钟内组织、完成一次战斗,看似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前锋部队也许会因为一个地图标注错误而陷于绝境,兵工厂可能不能按照设计要求产出所需要的武器,一次异常天气变化也许会让军团的整个侧翼崩溃,伙食堂的配餐可能引起士兵的哗变。这些东西,是游戏里没有的。

而一个指挥官从普通士兵开始,需要经过漫长的岁月才能熟悉关于军队的各种事物,学习和各种人物打交道,获得必要的洞察力和判断力,这也是游戏所不能提供的。可以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种复杂性,林彪元帅曾经在辽沈战役的时候公然违抗老毛的命令,但是后来他是元帅。在军事之外,很明显他有别的能力,可以让他有抗命的勇气,而且确信自己并不因此而受到任何伤害。这其实是个赌博,赌自己对战争的判断是否更为正确。如果最后是对的,那么抗命其实就是一种撒娇,表示“我才是真的关心你的利益所在”。撒娇成立,自然也就是元帅。不成立的例子也很多,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就是例子,他被斯大林枪毙了。很遗憾,游戏里并不提供这种培训。

我所说的放牛娃军官能击溃对手,说的是个人能力的另外一面。战争考究的除了判断和应变能力之外,更为重要的可能是指挥官的毅力和决心。在混乱和绝望中,他能看到正确的方向,确信自己的方案能够成功,并坚定不移地要求部队执行,直至目标达成。放牛娃军官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如果从小要走十华里路去放牛,看着牛一点点长大。走三十华里去上学,自己做两餐饭。那么,当他面对一个只打45分钟游戏的指挥官的时候,谁更可能体现出毅力、坚韧和决心?45分钟的游戏时间,和十年放牛相比,哪一个更可能培养一个人对时间和事件的认识?谁更可能了解事物发展的节奏,忍耐其中那些漫长等待的煎熬?再一次,游戏不提供这种磨练。

游戏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永远也取代不了生活。即使是作为一种课堂,人们依旧要从生活中学习更多的东西,而游戏提供的内容相当有限。我可以提供一个正在进行中的例子:一个重庆人名叫胥皓然,他在豆瓣改版之后成立了不喜欢改版豆瓣小组,并且在哪里聚集起了1200个ID,反对豆瓣的改版。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虚拟游戏:在虚拟空间上,ID们聚合起来,达成一个虚拟的目标。对于胥皓然这个人来说,这个游戏是个宝贵的训练,他把人召集起来,去做抗议之类的事情。这一点,是针对现实高度真实的模拟。

但是做得如何呢?很烂。他懂得召唤起人来,但是根本没有计划,没有行动,只是在扮演古罗马保民官,写些文告,满足于在最后落款“仅此”,估计感觉到了写“钦此”的快感。如果他是八分斋【2】的话,现在他最低限度已经带了万民书打飞机去北京哀告豆瓣了,而且全程有人上传照片和视频。如果是黑客组织的头目,现在豆瓣最少已经遭到了3波以上的分布式攻击。这个游戏他根本玩不下去,那是因为游戏本身不提供和人打交道的培训,无法让游戏者了解人性中贪婪、恐惧、残暴、怯懦的一面,也不提供对大形势的判断依据。所以,无法役使人群,利用他们的盲从形成力量,完成目的。也无法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觉得很热闹很强大,其实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浪。

可以通过网上的游戏培养出国会议员吗?怕是困难。在军事上,游戏里产生不了将军。在政治上,游戏里产生不了议员。大概只有在经济领域,游戏能创造财富,让个人赢得金钱。因此,当想像美好的未来的时候,不要把游戏当成了万灵药。它的确在未来生活中很重要,但是依然只是娱乐和消遣。在游戏之外,还有广阔的生活存在。游戏只有很小的领域可以大施拳脚,而作为个人,也只能回到生活中去,在那里才有他所需要的大多数。

注【1】一种酒吧游戏,方法是一圈人逐个有嘴吸住纸牌或者纸张,传递给下一个人,掉落者判输。
注【2】八分斋,天涯陈易卖身救母事件中的男主角。

从游戏迷到将军》上有7条评论

  1. 韩国的游戏高手连续多年把持《魔兽争霸》的冠军,如果这些人将来成为韩军的指挥官,那么难道韩国军队就能成为世界上最强悍的军队?

    友情提示:应该是星际争霸。
    魔兽争霸,中韩总体来说,差距并不明显。并且大大小小的世界性比赛中,冠军的比例基本还是中韩欧平开的。

  2. 有点辩论的意思。不过我不喜欢辩论,说老实话,也辩不过你。不过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和你辩一辩。因为这对认清问题有帮助。

    我承认,在上个留言里,有些地方我有夸张的地方。不知道别人,我写到兴奋的时候有时会这样。比如,我说《模拟城市》这款游戏涉及很多学科,可是令静下来想一下,也许涉及很多领域,也许不涉及。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较有资历的玩家,仅根据你的帖子,我觉得你不是一个特别资深的玩家。所以,我觉得你的看法也许很有代表性。我要针对的恰恰是你这样的一种看法。

    首先,我没有用游戏的教育来完全取代现实教育的意思。实践是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最有作用和价值的教育方式。

    其次,电子游戏之所以那么被我看中,恰恰是因为它那完全模拟现实的技术和功能。

    我这么来说吧,如果你觉得文化和人文是最重要的,那我要对你说的是,游戏就是文化和人文本身,就是未来一种主要的文化和人文的载体。

    先从技术上说吧。如果地球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那么我就敢肯定的告诉你,计算机总有一天会完美的完全仿真的模拟它。注意我用的限制词,总有一天。这种用词意味着:这一天还没有来到,不过这一天总会来到,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

    技术上的话说完了,回到观念上。

    如果你把“任何一个《魔兽争霸》的玩家都可以挥洒自如的指挥一场战役”这样的表述方式,理解为,在未来的某一天,世界上会有个国家,随便的挑出一个魔兽争霸游戏玩家,就让他去指挥千军万马,打一仗的话,我只能为此表示遗憾。显然不会有哪个国家会这么草率的。我也不曾这么指望过。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一款优秀的即时战略游戏,在把握大局上,在诸因素协调上,在类似的指挥和决策的速度和变通性上,对一个人来说都有着极强烈的训练效果。而我提到的这些训练项目,在电子时代以前,一个人大概只有靠运气才会拥有。对于电子时代之前的军人们,他们要幸运一些,有机会做类似的训练。在军事学院里,林彪们用沙盘用军棋来做这类事。可是我敢向你担保,效果差极了。而这种电子时代和非电子时代的差异的后果是什么呢?嘿嘿,如果之前我们可以培养出10个元帅级的军事人才,那么之后我们能培养出的杰出人才的数目显然要多很多。而这意味着,也许电子时代的一个连长,也拥有过去元帅们才拥有的军事才能。如果你不把这种效果归于即时战略游戏,那么你还能把它归于什么呢?我知道爱较真的人,又会跟我提到,军事人才的其他必要才能,以证明我的电子游戏多么不堪一击。问题是,这些才能我不否定它,我的电子游戏只是强化这些才能的诸多方面,使成才率更高了而已。所以别跟我较真,我就是爱夸张。

    不幸的是,我发现我还要夸张下去。我几乎十分肯定的说,游戏及其附带的模拟现实的技术,差不多可以在任何的教育和教学当中得到应用。当然效果和成本会有不同。而且,各种教学所涉及的游戏和虚拟技术,在成熟度上恐怕也会有所差异。这在一定时期内会让我们知道,电子游戏的教学方式有很多缺陷,甚至帮不上什么忙。不过这是暂时的,总有一天(这一天离我们并不遥远),它会以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格局,高效率的教给你做许多事情。

    这里包括:

    教那些害羞的朋友谈恋爱,

    教笨手笨脚的家伙学开车,比如我;

    教实习生格雷手术开刀;

    教胆小鬼驾驶波音747;

    教管理学院的学生们管理未来的城市和国家;

    教妇女生小孩;

    教爱美的朋友美容美发;

    教那些想学习历史的人们回到那谁也回不去的遥远的过去的世界;

    教那些想学习哲学的人们与历代的大哲学家们面面相对;

    教那些青年球员踢足球;

    教工程师盖高楼;

    教孩子们识字;

    教想探险的朋友如何面对大自然的考验;

    …….

    我不想再举例子了,我累了。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你把游戏划到了文明、文化、人文的对立面上,而且有人在对面瞧不起它。我要再一次大声地告诉每一个人,游戏就是文明本身,它就是人文!你还去哪里呢?

    我得承认,我是个闲人,因此很着迷于游戏这种玩物丧志的活动。比如我正在玩一款叫做《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的游戏。和菜头老弟(你是比我小吗?),我建议你玩一玩这款游戏的第一集、第二集,体验一下二战时诺曼底登陆的感觉。记得把游戏难度调高一点,你会真正体验到什么是九死一生。我敢担保,任何精彩的文学描写,都不会给你带来如此的震撼的感觉。而且我连带担保,你会更加热爱和珍惜和平。而这款游戏前两集也只是游戏界过去一两年的水平。它的最新续作,则让我体验了现代战争的各种刺激和感觉。去试试吧。然后再来评价游戏的功能。

    我还钟爱一款叫做《实况足球》的游戏。它致力于完全仿真真实的足球比赛,在场面上,在每个细节上,在你操作的感觉上,甚至在观众的欣赏上。有时候你会情不自禁地问自己,这个游戏怎么做得那么那么真实呢?他们是怎么达到的,真他妈技术。而回顾这个系列的作品,你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游戏的制作者们,在仿真这件事上,如何从幼稚到越来越成熟。然后你就知道,未来会发生些什么了。

    尽管如此,我是如此的喜爱游戏,但是在判断它是不是有前途,是不是有意义这件事上,我十足的冷静和客观。这就像我也喜欢足球,但是绝不会告诉你,足球能交给你开车一样冷静客观。

    我不是在和谁争辩,我只是想把我觉得重要的话说一说。和菜头,我猜你最近心情不好,而且很累。建议你最好多歇一歇。没人故意针对你。也许你也不是针对我,只是针对你轻视的游戏。不过关于游戏,我要说的都说了。

  3. 哈哈哈.”反正我一天更新N次,要真把每一篇Blog都看完那简直是苦役。”还好这么精华的句子在第一段.

  4. –觉得没兴趣也可以直接关闭页面,反正我一天更新N次,要真把每一篇Blog都看完那简直是苦役。

    其实小弟已经服苦役很长时间了,谢谢.

  5. 1. 部分模拟也有部分模拟的意义.
    2. 不必将游戏和现实对立起来, 它们可以共存和互补.
    回答完毕^_^.

  6. 人生如果说穿了,可以说极富意义也可以说极无意义,一切的一切都源自自我生理欲望的满足,精神层面的欲望根本上也是生理上的欲望引起的.你说要读一辈子书,有人说要创一辈子业;你说要奋斗一辈子,有人说要今朝有酒今朝醉地过一辈子.游戏不过是给人的生活增添了一种生活内容,既重要也不重要,看你个人的主要矛盾而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