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2月9日,值当

先看三条链接:

简介
分析
Blog

整个事件里最森然的就是当事人的Blog。和人们惯常想的那样不同,并没有什么“一时冲动”,也没有什么“神志错乱”,作者是在极为清醒和理智的情况下,一步一步把自己最终毁掉。她清晰地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很缜密地安排好了一切,把生死之事当成了作战计划或者商业企化书,所以看到最后一篇让人觉得浑身的血都凝固了。很自然地会接下去想,这世界上还有多少人根本无法上网,甚至无法把自己所遭受的离奇命运向世人倾吐?这只是一个很小的角落,如果全掀起来呢?正如基督徒所相信的那样,有天所有人都要站在上帝面前接受审判。审判和审判之后的地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一时能目睹整个世界的真实。这种真实超乎最狂野变态的想象所能抵达的边界,我觉得那就是一种地狱。

最近类似的事情很多,我一度不想去做任何讨论。因为这些事情固然是一种真实,但是它们集中在真实的某一个局部。正如一个警察对孩子的约束要比其他家长要多,原因是他每天目睹太多暴力和凶杀。有太多这样的事情,会让人觉得世界就是如此。一个人不能长时间地把目光集中在世界黑暗的一面,当眼眸反射着黑光的时候,距离整个人跌入黑暗也就不远了。要相信,美杜莎的脸能把人石化,那并非是单纯的神话,而是一种精妙的比喻。《圣经》里天火毁灭堕落之城,上帝把回望的女人变成岩柱,怕也是基于相同的道理。

不过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先是爱无力,然后是爱无能,现在则是根本丧失信任,让人达到畏惧的程度。这一点让我觉得非常奇异,因为人的感官敏锐程度正在上升,可以体验更为精微和复杂的情感。而与此同时,似乎并没有带来更多的好处,而是增加了痛苦的烈度和可能。很多年前,哲学家叔本华就驳斥过“知道越多越痛苦”的看法。当时人们说,认识和了解世界越多,人就越痛苦,反而不如一个文盲农夫那么平静和幸福。叔本华反驳说,知道越多固然会越痛苦,但是,人也因此增加了欣赏更多美的可能。农夫不能从阅读、音乐、绘画、雕塑、旅行中体会其中的美,也无法通过观察而升起等同烈度的喜悦。在痛苦增加的同时,喜悦也在急剧增多。现在似乎是老问题又回来了,为什么现代人接受高等教育,培养自己的审美,能够体察精微的情感,但是痛苦的程度却与日俱增?这其中不乏很多优秀的人,他们对待外部世界得心应手,能够创建开拓,成就非凡的事业,但是心灵世界为什么却凋敝残破,荒无人烟?

在一篇Blog里要讨论清楚这个问题纯属奢望,只能是站在我的角度谈一点个人看法。

我觉得现在的人都不爱自己,对自己非常恶劣。当我看到这些悲惨故事的时候,总想起一个英文词:deserve。中文翻译为值得,值当,但是语气上弱了许多。而deserve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说You deserve it,就像把什么紧紧按在你的胸口,告诉你这是你应得的。它强调的不是it的重要性,而是荣耀这个You。我觉得所有的这些人,都deserve更好的人生。但是实际上他们过得跟狗屎一样,而且是陷入了齐胸深的狗屎,不能自拔。把自己的人生过成这样,当然不能说爱自己,对自己好。这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那么说的。

而站在本人的角度,应该说这个时代里每个人爱自已都远甚于任何人。100年前,一个中国人不是一个独立的人,他是某个王朝,某个官员,某个家族,某个家庭的附属品,属于自我的部分相当少。不能自由择业,不能自由迁移,不能自由恋爱结婚,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要考虑他自己的位置,确定是否得当,是否最大限度上满足了所属的家庭、家族、官员、王朝的利益。我不知道100年前的那么一个人是否觉得自己很幸福,但是我相信他们的感受性绝对没有今人那么强。看一看明清的家具就知道这一点,我们今天用19孔的枕头还觉得不够温柔,但是那时候的人睡木枕瓷枕。我们今天用符合人体工程力学的沙发还觉得不够柔软,但是那时候的人用硬木家具。对粗糙生活的耐受性和麻木程度如果不能达到一定水准,在硬木床上枕着木头是无法睡着的。但是,与此同时他们没有“亚健康”,也很少见心理健康问题。

你有漂亮舒适的家,设施一应俱全。你有很好的事业,人人瞩目。你想得到的都能得到,甚至无法抱怨什么,因为一切如你所想。但是你很痛苦,很不快乐,你是崔永元。拥有有史以来最丰富的物质生活,拥有有史以来最多的个人自由,然而当你按照“爱自己”的原则组合一切,构建你的生活,等到完成的那一刻你并不快乐,而且深深觉得痛苦。我觉得现代生活在这一点上堪称精彩的黑色幽默,因为爱自己而在世界上奋斗找寻,结果却很可能证明你不爱自己,对自己非常恶劣。你所要的一切,最后增加了你的痛苦。你所爱的一切,最后转过来反对自己。

我觉得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限度,一个是落脚点。在达成个人价值实现的时候,无限自由是一种折磨。因为有无数的可选项,这个过程本身无穷无尽,很容易因为贪婪而把自己迷失其中。不知道自己欲望的限度,意味着自己并非活在当下,而是活在比较级里。最高级在前方诱惑着你,而原型在身后恐吓着你。活在一切都可能得到和一切可能失去之间,那么所得并不带来任何成就感,而是成为产生焦虑的缘由,把更多的关注放在如何避免失去,在比较级的路上一路向前狂奔。人怎么可以活在比较级里而能长久呢?

落脚点说的对外追寻的归宿为何?我们要这个,要那个,很多时候是因为“大家都那么想”,或者“应该如此”。而你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你要来做什么?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钩子,闪耀着野心的光芒,但是反查这种向外的路标,它的源头却很可能是一片空虚。儿童在沙滩上筑沙堡,他要那么做是因为他在玩,他想得到快乐,他知道自己要一个沙子的城堡。而成人的区别在于,他觉得自己应该玩,应该快乐,沙堡可能是一个选择。于是他去奋斗,他去赚钱,他买下一个沙滩,倾倒数以吨计的沙子,但是他没有一分钟会蹲下来堆点什么。如果没有落脚点,一颗沙子都不应该买。同样,有多少其实不必要赚的钱,多少不必升的职,多少不必买的房,多少不必认识的人?

十五年前,《追忆似水年华》很流行。十年前,《尤利西斯》也很流行。我在犹豫要不要买?因为所有的同学都买了,都在谈论。而我最后没有买,因为我问自己:你喜欢这本书么?你买来做什么?为了得到这本书需要节省很长时间的零花钱,值得么?结论是我买回来以后,最多放在书架上,而根本不会去读。不去读的书买回来干什么?为了一本根本用不到的书,我节衣缩食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把这本书换成一个人呢?

21世纪,我们不谈感情。要么是因为奢侈,要么听起来很白痴。前者是因为风险,宁可零敲碎打分期支付,也不要贸然整体交付。后者是因为现实考虑,谈感情,伤钱。我觉得所有的考虑都是正常的,也都是合理的。但是,为什么最后的结果却是得到了一块无用的沙滩呢?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搁浅在沙滩上在干涸中等死呢?可以确信一点,在外部世界里,一定有某种特定的方式方法才能获得成功。感情能不能说成功与否?感情如果是功业的话,那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沙场,堆满了累累白骨。而事实上,它真的被当作沙场用了。有多少人为了得到一点点,而不得不买下整个沙滩?

不存在无限满足的情感寄望,而如果一份情感最终没有落脚点的话也不值得追求。现世的教导是保持热忱,但是随时准备接受一切坍塌。而我的看法是越过这一步,回到前面。想清楚限度何在,也就知道自己的所需。然后回首检视自己的生活,看有没有安放的位置。这两个问题都回答不了,那么一切都是多余。既然身在一个做无限加法的时代,那么在生活里就要做无限的减法。减法让人心痛,但是一直不做最后只能把自己减掉,那是对自己最恶劣的方式之一。

自由的精义不在于无限奔驰中耗干自己的最后一滴血汗,而是如同新疆民间传说中《圈地》的故事一样:日出之时打马狂奔,日暮了才想起来返回,圈到的地只是一条直线。而有效的做法是设置三个时间点,三次左转或者三次右转,日暮返回的时候才能圈出一块正方形的土地。多少人在写满欲望的直线上无功而返,又有多少人知道需要在合适的时间拉转马头?说值当美好的生活,起码也应该知道什么是美好,如何得到,最终如何在自己的世界里安置才成。总是把自己干掉的话,我们现在都还在树上。

比特海日志22月9日,值当》上有8条评论

  1. 今天刚看到这件事,才发现这件事已经如此热闹。
    逝者已逝,存者犹思。
    是网络的力量让越来越多这样的事情有机会进入公众的视线内
    还是如今的社会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可能导致全面崩盘
    我们的感情道德也可能面临全面崩盘了
    世间还有美好么。。
    还有我们可以信任可以用生命去珍惜维护的东西么。。

  2. 前人没这么多心理问题,并不代表他们美好.只是适应在不美好里面.因为所有人都没得选.比如以前的女人不会为三妻四妾发愁的.要一对一的不多.如今看上去是有得选,其实还是没得选.所以要承受得更多.

    美,在现代社会已经彻底被解构掉了.好像只剩下彼此相亲相爱算美.但两个无聊的人,能这样美几年呢?只好不停地好奇,不停地换,不停地刺激吧.这是一种自由.但美好却仍然稀有,是没得选的.换得再多,也不一定美好.

    美要自己去创造,并影响别的人.现在的人会么?中国是从苦难里爬出来的.有苦难的父母,有了苦难的孩子.父辈在没得选的苦里,给孩子们创造了有得选的苦.享乐作为诱饵,背弃了生命原本美好的品质.比如坚韧,隐忍,执著地去投入到某个方面,成长为一个独立的自己,作出一定的贡献.因为失去了什么,或者没能得到什么而S掉的人,不如说,早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在S掉了,是没能独立存活的.

    我想爱情之稀有在于,它要的不是任意一对发了情的人,而是要独立时也有美的两个人.尤其在没有国难的和平年代.

  3. Pingback引用通告: 关于北飞的候鸟 | 盲流北丐

  4. you deserve it 活该
    人不能沉醉在一种情绪里不能自拔的觉得世界上唯自己最苦命。
    认识5年结婚2年的一个男人背叛了自己,义无反顾的跳下去,难道不是对养育了自己20多年的父母的背叛?辛辛苦苦,从还是个婴儿的时候,一口一口奶把你养大,这一身血肉就是用来从24楼摔成肉泥的?我靠,早知道如此,从你还是个受精卵的时候,就铲出来一脚踩成肉泥,也免得你罗罗嗦嗦写2个月的博客。人,不能太爱自己,只看见自己心里的这一小方苦闷纠葛。也不能太不爱自己,如果因此父母晚年流落街头(参见和菜头的另一篇博客:外滩拾荒老人),那这身肉泥捏把捏把还能拿出来卖吧。。。

    佛家是严禁自杀的,就是因为父母恩未报,否则入18层地狱!

    逝者已逝,原不该如此批判和义愤,只是看到有很多人唏嘘。忍不住带点恨恨的说了这番话。两个字送行:走好。下辈子,切不可如此!!!

  5. 一下子心很难受,跟当时知道张雨生的事,知道梅姑的事,知道哥哥的事一样的心痛,真的。
    人生很难,也可以很简单,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6. 觉得这话说的最对头。

    央街浪子 Says:

    1月 13th, 2008 at 20:18 下午
    you deserve it 活该
    人不能沉醉在一种情绪里不能自拔的觉得世界上唯自己最苦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