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4月1日,Ocho

17:04出发,18:26分抵达,耗时1小时22分。

今天是暴走第八天,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就走到了。穿着新皮靴,居然不磨脚,虽然确实重了一点。明天开大会,要求穿制服打领带,我现在还不确信是否能穿着皮鞋走完这段路程。西装仔在路上暴土扬烟地前进,想一想都觉得怪异。

说没有感觉并不全对,准确地说应该是进入自我催眠状态。每个人都可能经历过自我催眠,比如说坐在公车上会偶尔忘记到站下车—在不知不觉中你“走神”了,心念系于某处,结果对于时间和空间丧失了感觉。或者有什么人在对你滔滔不绝,而你又因为礼貌而不能立即转身走掉。看着对方嘴皮翻飞,自己神思外游,根本没有听进哪怕一句话。暴走也是一个道理。

一开始,我还能感觉到大风和日光,眼角余光注意到车辆和行人。但是随着身体逐渐习惯了步行状态,风和日光就隐退了,甚至连汽车马达声也不那么响了。整个人很安宁地停驻在这种状态里,一路前行。感官并没有消失掉,或者有种“空无”占据身心,而是以低功率运作,不再反复向大脑提供信号,提醒你风很大或者太阳很毒。只是要过街了,才“清醒”一下,两下看看确认没有车辆疾驰而至。所以,仿佛只是一愣神,就站在了家门口。低头看表,讶异于时间流逝得竟如此迅速。

据说连续保持某一行为两周以上就能形成习惯,那么算起来还需要再走七天。很多人以为我在减肥,或是塑身,却不知道我只是在加强肠蠕动而已。身为一个胖子,而且是连任二十多年,还有什么折辱没有经历过?还会在意什么身材?除了自己,还值当为谁那么做?肠子不蠕动,就没有办法快速排空,肠壁溃破之处也就不会好。没有什么“减肥”,只有求活而已。别人看了觉得潇洒或者坚毅,只有自己才知道个中甘苦和诸多不得已。误会成就一切美丽神话,神话背后大多不堪,世事大抵如此。

有人赞赏黄仁宇所著《万历十五年》,第一页通篇不用一个“的”字。这篇Blog也做到了,似乎也不是很困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