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4月5日,老胳膊老腿

睡到下午起床,回父母家吃饭,照例安步当车,力行环保,顺便看看美女是否依然茂盛。出门迈开大步前进,第一步迈出,猛了点,拉伤了大胯。颠着小步继续走,转过来要上天桥。这人形天桥设计得非常巧妙,每级台阶只有正常一级的一小半。一级一级踩着上,就像个花旦踩碎步,屁股扭得跟电风扇一样,两级一起跨,高度还是差了点,落脚的时候总踩在棱上。三级一起,一脚踏出,就可以打马步冲拳了。考虑到大胯拉伤,应该尽量减少踏台阶的次数,所以最后决定用轻功跑上去,一次N级。应该说感觉还不错,上学时候在操场上的感觉又回来了。风声顺着耳边吹过,每级台阶似乎都有弹性,身形在每个转折之间都是那样灵活轻盈。是的,一个胖子也可以是灵活的胖子。这个比例万中无一,全球分配下来中国只有两个名额。一个是香港的洪金宝,一个就是区区在下。

上到桥面,走了一步,发现膝盖伤了。不推荐胖子跑步跳绳是真的,吨级体重的确不适合这种运动。前后十分钟,伤了两个地方。这事让我觉得很奇怪,难道自己真是老了么?回想过去,我还是足球左后卫,排球二传手,篮球推人王。在我的印象里,那时候整天蹦来跳去,也没有任何问题。唯一的伤害只是篮球挫伤手指,除此而外即便在足球场上和对方前锋直接冲撞也安然无恙。究竟是怎么了?

可能性一、十年前我的柔韧性的确比现在好,而且每周不少于三次体育课。所以,当时的身体条件比现在好。十年工作,十年上网,我唯一的运动就是吃饭喝水,活动腮部肌肉。和当年比,身体的条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我没有觉察到。现在如果不做准备活动就运动,受伤是难免的。

可能性二、记忆会伪装。我当年一样会因为运动受伤,但是记忆覆盖了这些令人不愉快的部分,只留下无数个运动场上的精彩瞬间。通过每次回忆的增强,我逐渐倾向于相信自己曾经是运动健将,没有参加奥运完全是因为投身物理学的热望。所以,今不如昔的感叹是一种忘本。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不受运动损伤的胖子,那个胖子是记忆捏造出来的。

可能性三、人在各个年龄段的心理是完全不同的。当一个人年幼的时候,虽然形成了自我的意识,但是更多注意力是放在外部世界里。那里每天都有新鲜事,都牵引了大量的注意力。到了一定年龄之后,这种关注力逐渐向内发展,更多的时候是在关注自身,自己的生理和心理状态。小孩子很难连续一周难过,但是成人可以难过一年。区别在于小孩子不会把注意力长久地停留在自己的内心上,而成人会。所以,当年一定也有运动损伤,但是自己并不在意。只有剧烈的损伤才会被记得,而小伤小病根本不会进入记忆。这和今天完全不同,今天对自身状况远比当年敏感。

可能性四、对于疼痛的耐受力不同。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各种体验逐渐变得丰富。一个小朋友很难分辨什么是刺痛、绞痛、隐痛、放射痛、牵引痛,对于他来说,只有一种痛,痛就是痛。而一个成人能定义不同级别的疼痛,而且精准地描述这种疼痛的状况。身体对于学习阶段是宽容的,因为疼痛是一种告警信息,提醒我们身体出现了问题。在学习阶段,应该尽快领教各种痛苦,而且记住它们。而到了实践阶段,疼痛必须被视为一种明确的警告信号,所以一定要清晰、稳定、准确地传达出来,提醒大脑注意它的存在。

可能性五、酒精和尼古丁改变了神经系统的传输过程,对于预兆型的异常压力和疼痛没有及时反应,一直要到这种压力造成伤害之后,人才会感觉到疼痛,而到了这种时候,伤害已经造成。

一来一回,我走了九十分钟,这就是我在路上想到的答案。它们不可能全对,也不大可能全错。做为一种解释,它们听起来都合情合理。那么,哪一个或者哪几个才是对的?我又怎么才能判定这一点呢?

比特海日志24月5日,老胳膊老腿》上有4条评论

  1. 不运动是主要原因。
    我以前以为老外腿长脸小是天生,后来才知道(40以前的)他们几乎人人每周去gym锻炼,而且往往每周两三次,这可不是天生。那种一扇门都过不去的人就是老外不锻炼的直接结果。

  2. 另外总觉得体重比较重如菜头的话,天天走路不是最好办法,磨损韧带和膝盖比较严重。穿对了鞋也很重要,总之要是我,我会先去看看足科或者外科专家怎么说,然后制定锻炼计划。个人认为,泳游是王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