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4月14日,理想主义和个人营销

一大早接到豆瓣的安*春逝写来的信,要求我在Blog里帮忙宣传一个豆瓣的同城活动《03.30黄渊译著签售会》。

事情是这样的:黄渊,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在网络上的ID叫Yves,对于碟友来说就比较熟悉了。Yves是碟评人,在很多碟友论坛发过N多碟报(Google拼音已经把”碟报”放在”谍报”之前了,冷战结束,世界一片娱乐景象)。根据有关介绍,Yves的肉身,也就是黄渊先生,痴迷于电影,又喜欢读书。由于无法忍受国内电影书籍在翻译上的粗制滥造,于是自己辞职亲自动手翻译,成为了一名翻译家。以下就是他最近翻译的三本书:

《特吕弗:我生命中的电影》
《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
《双重生命:第二次机会—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

为了喜好而亲自动手,为了爱好而辞职变为专业,上面的介绍让我觉得黄渊是个理想主义者。

但是,理想主义者也得吃饭。翻了那么多书,如果卖不掉,怕也是头疼的事情。因此,黄渊的朋友们为他张罗了一个签售会,壮壮声势。也让读者有机会看到Yves从屏幕上走下来,变成黄渊。我看了一下数据,这个活动到现在为止,一共只有6个人报名参加。而距离3月30日的签售见面会,只有11天时间。所以我有些怀疑,这个活动是否能够取得预期的效果。

在我看来,如果要在今时今日做一个理想主义者,一定要和个人营销结合起来搞。个人营销这个词很刺耳,等于是把人当成了货物。但是如果没有这种营销,理想主义者死无葬身之地。看看上面的书目,说真话,我不认识什么特吕弗、赫尔佐格或是基耶斯洛夫斯基。我看电影纯粹是为了娱乐,根本不认识什么大师,也不懂什么理论。老实说,我对于谁是导演,里面体现了什么艺术理论和思想没有丝毫兴趣。而且,我猜测很多人在这一点上和我类似。这么说起来,黄渊的书怎么卖得掉?理想主义是好事,饿饭是坏事,但是它们经常同时出现,好让世界取得一种平衡。

不过,在这些年里我们也都看到:《追忆似水年华》卖得很好,尽管大多数人买回家根本一遍都没有读过。又或者是周国平写关于尼采的书,尼采很难理解,但是不妨碍周先生的书很好卖。这大概是因为这些书或者作者有某种光环,读者未必需要理解,而是觉得有必要拥有。黄渊怕是应该走这个路子,把自己和特吕弗、赫尔佐格、基耶斯洛夫斯基这些名字紧紧联系起来,和“翻译家”、艺术电影、电影理论等等名词紧紧联系起来。附带在宣传上强调他对电影的热爱,他为电影而辞职,他写信给著名导演而获得回信等等动人故事,把自己打造成为电影艺术代言人。

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应该成为某种权威。比如说权威电影杂志或者网站的主要编辑,或者某种被众人推崇观念的缔造者。成为权威意味着可以和许多人许多事发生利益往来,在利益链条上的所有人都会被卷入。到了那个时候,推销几本书算得了什么?最近几年,中国理想主义和个人营销最好的代表就是罗大佑先生。他赚钱的速度和他的POSE一样让人觉得炫目,温情的《鹿港小镇》吞噬人民币的速度并不比老虎机慢多少。

哲学曾经是贵族的专利,当哲学成为大学课程的时候,哲学教授因为要糊口而让这门学科堕落了。理想主义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最适合的人是那些衣食无忧的家伙。如若不然,它就是会是赚钱的外包装。于丹绑定《论语》,易中天绑定《三国》,都并非是偶然事件。在这条路上,黄渊先生如果想要一直走下去,那么怕是得做点个人营销方面的努力。当黄渊这个名字变成某种书籍的品牌了,怕才能一路坚持下去。

《你买书他还礼——2008黄渊译著签售会 》

时间:2008年3月30日星期天下午14:00-15:00

地点:上海市静安区巨鹿路828号渡口书店

人物: Yves(黄渊)

活动链接豆瓣同城

报名电话:021-6249633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