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101先生

一位101先生留言说:

101 Says:3月 19th, 2008 at 11:20 下午

您好

我不知道安女士为什么要把链接发给你让你来做宣传,事实上,我仅仅是把这则广告的链接发给了她,然后让她发给她熟悉的、并且在上海生活的朋友看一下,这样也许他们会感兴趣。仅此而已。

事实上,豆瓣仅仅是这次网络宣传的一个小部分而已,在dvdspring、dvd288、gomovie等很多影碟论坛和主页上都能够查阅到这则消息,而这仅仅是第一步。

到了下个星期,上海本地包括《外滩画报》、《东方早报》等5家热门平面媒体,会对这个消息做平面媒体发布,其阅读人群以及针对人群会比网络上更多更广,所以,网络发布对于这个签售会的宣传来说,并不算是重点。

而有意思的是,我不知道安女士给您写了什么,造成了您本篇博客以很大的篇幅借题发挥地谈了一下个人营销,换句话说,您在不知道这次活动的意义的情况下,做了一次对这个活动意义和营销上的分析,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妥当的举动,当然,一个女士请求您发布这则消息的这个画面可能令您high 到了另外的某个画面,但请相信,您想到的另外那个画面,与本次活动绝无关联。

这次活动,因为涉及到三家不同的出版社,所以本来根本无可能做得成,但它就被做出来了,所以它也注定不是一次卖书行为。而那天的签售收入也与作者无关。

它无非是有人觉得想要在一个下午,在一个院子里,能够享受到上海本地和暖阳光的眷顾,以及看到一些很久未见的朋友,或者也许有个把新朋友可以聊聊的机会而做出来的。从想象那个画面一直到想用网络和平媒的共同宣传一起把它做出来,也仅仅是很久没有四处活动的一次技痒而已。其他的,真的只是一个插曲。

文章有误读的地方,请多原谅,正如本地的东方早报也似乎在前天转载了您的关于姚明的优秀博文一样,今天的东早上竟然有个读者做了无知的回应。

回答:

非常对不起,101先生。我想我可能在阅读文本上出现了点问题,以至于误读了您签售会的“意义”。根据您的说法,“它无非是有人觉得想要在一个下午,在一个院子里,能够享受到上海本地和暖阳光的眷顾,以及看到一些很久未见的朋友,或者也许有个把新朋友可以聊聊的机会”。您还说“它也注定不是一次卖书行为”。

同样,在《03.30黄渊译著签售会》一文中,我也读到了这样的句子:“凡是在现场购买《特吕弗:我生命中的电影》、《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双重生命,第二次机会: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这三本书中任意一本者(购书有适当优惠),将获得黄渊的亲笔签名,同时,请在现场购书的收银条上写下您的姓名和手机号码,即可参加签售会结束后的现场抽奖” 此外,还有这么一句:“而假如你已经有了这三本书,我们也欢迎您来与黄渊和其他热爱电影的朋友一起见个面,聊聊天,虽然您不能参加抽奖活动,但黄渊也一样会在您已经购买过的、带来的书上签上他的名字。 ”

我想,问题可能出在我们对于“朋友”这个词的定义有所不同,也可能是我们对于“卖书”这个词的定义有所不同。说实话,我个人也很想在一个下午,在一个院子里,能够享受到昆明本地和暖阳光的眷顾,以及看到一些很久未见的朋友,或者也许有个把新朋友可以聊聊的机会。并且在这种暖色调和温情的背景下,打开收银台。我个人完全相信,这绝对不是一次卖书的行为,而是一次沙龙。来的都是朋友,如果我把“朋友”定义为“买我书的人”的话。

您还说:“到了下个星期,上海本地包括《外滩画报》、《东方早报》等5家热门平面媒体,会对这个消息做平面媒体发布,其阅读人群以及针对人群会比网络上更多更广,所以,网络发布对于这个签售会的宣传来说,并不算是重点。”

这当真让我觉得惭愧,您已经拥有了那么多全国著名媒体的大力襄助,我还在我的小小Blog上做发布,实在是有点太自不量力了。不过,在我Blog上的相关内容我不打算撤换。安同学既然写信给我,那么这是我和他/她之间的事情。不过,下次遇见类似的事情我会注意,对于卖书都卖出“意义”来的人,本应该满怀敬意地躲远一点,再远一点。

101先生,我个人觉得卖书并不可耻,做易中天也不可耻。写书赚钱,劳动所得,这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卖书不说卖,这就有点孔乙己偷书不算偷的意思了。今天下班之后,我准备去水产市场好好看看鲍鱼的模样。

顺颂 时祺

和菜头
二00八年三月二十日

对不起,101先生》上有6条评论

  1. 现在好像就这个地方速度还可以。com不能上了,。net反正半天上不去。
    那个101还真不识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