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5月1日,热

专心在家乡过夏天,因为此前的两年我都在丽江。有人曾经说预言:等和菜头一回到昆明,过不几天他就开始抱怨那里的交通和天气了。而我现在却觉得那种幸福感还没有完全过去,从我落地的第一个傍晚开始。那天下午还不准我走,要开完一个例会,所以几乎是出逃一样奔到机场。落了地,七八个大箱子又要劳动一帮小兄弟搭把手。等把箱子全搬进家,送走开车的朋友,我一身汗水淋漓又脏又累地站在客厅里,却只想不停地跳起来。一直到今天都是这样,我时刻都能感觉到“在家”的感觉,被我的城紧紧拥抱而不愿逃离的感觉。

所以,我正在努力复习记忆里的一切。每一家饭馆,每一间小店都要重访。如果它们还在,就觉得无限欣喜。如果竟然消失,我就会想起这失去的两年时光,觉得无限怅然。像北门街的广益饭店,饵块鸡的味道还是那么正,而且食客比当年还多,那顿饭就吃得极为开心。又比如双龙桥狗三爷家的摊点,已经被完全扫平,甚至没有重开,我就会想着念着以前在那里吃过的每一次宵夜,想想看有没有一顿留下过什么遗憾。

重逢昆明的夏天,是这种漫长的恢复之旅的一部分。我从他乡归来,像个刚刚复苏的植物人,需要重新打量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我真切地记得昆明夏天夜色的美丽,但是已经遗忘了那些在夏天里日复一日的日子里是什么心情。现在,我重新置身于旱季末尾,雨季之前,无论这个夏天是什么,都足够让人欣喜。

和记忆里的夏天相比,今年的昆明要热得多。下午太阳直射在窗帘上,室内气温可以高至31.5度。而这还只是4月,没有到7、8月份。坐在椅子上,汗水无声无息地淌下来,穿T恤短裤都一身是汗。房间的设计里,我的位置上没有透气的窗子,又是两台电扇的死角。想了想,买了一台小电扇放在办公桌上。虽然吹过来的还是热风,但是已经舒服了很多。他们又在打赌,看我什么时候被吹到头疼。吹到头疼,也是昆明的风。

暴走回家的时候,感觉更为明显。春寒料峭的时候,汗湿重甲,到了周末要洗一下背包,上面全是白色的汗碱。现在不需要一周,走一趟就依然湿透了背包,晾干了就能看见白色的地图。本来用了一付夹片墨镜,好看请路面。现在它已经完全失去了效用,在强烈的阳光下戴不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只能换上隐形眼镜,动用专业的墨镜,眼前才终于清凉一点,可以不露声色地观察各种吊带装。

我没有什么抱怨的地方,事实上,买电扇的时候我很开心,虽然是用自己的银子。我曾经在根本不透风也不见阳光的办公室里呆了五年,也曾经在必须戴墨镜才能看清显示屏的办公室里呆了两年。苦日子我过得多了,这些日子最后能换来安然回家,就算再热上十度又能如何?再热也热不过我的心。

比特海日志25月1日,热》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