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5月7日,通用文体

写《上班这件事》系列很让我觉得踌躇,做人做事的技巧谈多了,那就是教坏小朋友;浓缩一下,抽象一些,又是说教味太浓,好为人师;加点示例好生动一点吧,又有泄露他人隐私的嫌疑。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怪只怪中国的历史太长,中国人几千年来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理都占尽了,所以是个人就总有话说,要做事就只能扛着驴走。

不过我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阅读习惯和喜好,那么存在不存在一种通用文体,它既能说理晓畅,又能通俗易懂,让人喜闻乐见?如果白话文里存在这样的文体,那么就等于说可以用它来对所有人讲话。而不是针对不同的人群,分别使用官腔、学术腔、草根腔、流氓腔。

想来想去,还真没有这种调调。本来想到余秋雨或者金庸,他们的书都卖得很好,说明受众之广。不过再想一想,余秋雨是树立个人文化符号,而金庸是用文白混杂制造故事的历史感和中国味儿(金庸老大,请你原谅我又拿你举例子,我知道你的粉丝多,请你务必保佑我,别让你的粉丝又来我这里JJYY)。也就是说,余秋雨的书买得好,是因为不看的人也得买一本回来,哪怕枕着睡也觉得是睡了文化。金庸的书用纯粹白话文写会减色不少,但是他的书更多还是以情节安排和人物塑造取胜。

接着又想三个人:王朔、王小波、图雅。王朔北京味太浓,南方读者很容易对京片子反感。京片子流利、生动、刻薄,但是老于世故,要么让人感觉到油滑,要么让人感觉到俚俗,总之是不踏实。王小波炼字很有一套,但是局限于小说。说理性的文章太长,像猫玩耗子,不能一击必杀,少了干脆爽利的劲头。倒是图雅的文字有几分通用文体的感觉,谁看都合适,谁也都能看出点道道来。按照他这个路数想下去,如果考虑到更多人的接受程度,那么似乎萨苏的文字更通用。中国看小说的人还是少,不如听评书的人多。以评书化入口语表达的,窦文涛是最成功的一个。他把朋友聊天和艺人说书这两种说法方式结合得很好,因此在亲切平实中暗暗下扣,说到“我们去一段广告”的时候都和说一声“我去下厕所”一样自然流畅。

想到头都大了,决定还是放弃。类似这种问题,还是交给王佩同学这样热爱中文的人去费脑筋想好了。等他想出来,我“嗖”地一声就拿过来用,大概就可以写出人见人爱的帖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