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体来函照登

以下是一位名叫silen22557的同学写来的长信,标题是《我们为什么假乐福》(原文如此,下文中的各种变字变体也是一样)。称之为“当当体”是因为相当义正言辞,当当当说一通下来,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和报纸社论一样,反正没人写回帖。

和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正读大三的在校大学生,一直关注您的博客,也一直很敬重您。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和您博客上的一些文字让我有想给你发封Email的想法,现在把我的一篇文章整理之后发给您,想听听您的意见。

正文如下。

坦白说,我是支持这次Di制“假勒腐”事件的,我这个从来没进过“假勒腐”的人说这句话可能有点矫情。那我换个说法,我是支持理智Di制“假勒腐”,反对暴力Di制“假勒腐”的一个旁观者。
­
这两天在网上论坛逛,看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言论。包括我很喜欢的一些网络写手,都发表了一些很奇怪的文字,看得我很不明白。

­­我统计了一下这帮人将愤青喻为脑残的理由,自不量力的反批驳一下。

­某人说,“假勒腐”是一卖场,租的场地是中国企业的,租金交给中国企业,里面卖的大部分都是中国工厂中国工人生产的东西,连“假勒腐”的绝大部分雇员都是中国人,充其量有几个高管可能是法国人,卖东西产生的税收也是交给“中国征服”。你Di制个什么劲,这不是杀敌一个,自损一万吗?

­那我要反问一下,是不是我们Di制了“假勒腐”?他就不租中国企业的场地了?他们就不交租金给中国企业了?就不卖中国工人生产的东西了?就不给中国雇员发工资了?是这样的吗?哦,对了还有一条,是不是我们Di制了“假勒腐”,他就不给“中国征服”交税了。诚然,由于Di制事件导致利润下降,向“征服”交纳的税额会减少,但在你们的眼里,“征服”吃亏的话你们应该及时露出得意的表情啊,毕竟这些税额和百姓是没有多大直接联系的,怎么现在“征服”收的税额少了,你们反倒不愿意了。
­
这个人还说,真的要想Di制,靠一小撮爱国青年呼吁民众肯定没什么用处,民众能买多少法国货呀?“征服”和国企才是法货最大的买家?——请问,谁说我们Di制法货了,我们Di制的是“假勒腐”,给“脏毒”助资的“假勒腐”,不是法货,你这不是偷换概念吗。。。

­“征服”和国企的确是法货最大的买家,但这关我什么事呢,“征服”愿意买就买他的,跟我们百姓无关;我们中国百姓Di制为分裂@@祖国的团体出资的“假勒腐”,这是我们自己的事,跟“征服”也没关系,我们依法办事,“征服”没权利干涉我们不去“假勒腐”买东西吧。当然,如果你愿意借“假勒腐”之手把钱转给“脏毒”,那也是你的事。再退一步,即便作为“征服”采购对象的法国企业给“脏毒”助资,那又怎么了,“征服”愿意出钱向这些企业采购,那这是“征服”的事,你要骂,就骂“征服”去。我们普通百姓,不愿意把自己的钱交给“假勒腐”,再通过“假勒腐”交到“脏毒”手中。请你记住:我爱的是中国,不是“征服”,不是某党,套用某个人的话,I love 的是china。你懂吗?

­我想,有这种想法的可能不只我一人,所以我孟浪的代表和我有相同想法的人:我们爱的是中国,不是“征服”,不是某党。We love 的是china。

­你还说肯定没什么用处,我觉得这可能的确没什么用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是为了达到某种效果这么做的,我是为了某个目的才选择这么做。我不奢望这次的Di制行为能让“假勒腐”的高层反省自己为“脏毒”助资的行为,我仅仅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情选择Di制的行为,至于能达到什么效果,我不报期望,你能理解吗?

­再说,Di制“假勒腐”本来就不是一个政治行为,你把“征服”抬出来说事算怎么回事。合着平时看“征服”不顺眼,感觉有需要的时候还想拿“征服”做武器是吗?

­谁Di制北///京奥///运///会,一小撮爱国青年就Di制谁,这话也是某人说的。那请问奥运是一个体育事件还是一个政///治事件,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把奥运当成政///治事件吧,那我就不明白了,他们干吗要Di制奥运呢,难道是他们的运动员到了北京,跑步运动员跑着跑着就栽倒路旁羊角风了?游泳运动员游着游着就抽筋淹死在泳池里了?跳水运动员跳着跳着就一头扎到池底在也出不来了?如果是这样,那随你Di制去。如果不是,那帮生物干吗要Di制08呢,把体育事件政///治///化,本身就是他们不要脸吧。如果他们不要脸在先,那我们同他们交往的时候,可以选择要脸,也可以选择不要脸。现在,我们要脸的选择文明Di制,而没有不要脸的选择禁止他们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或别的不要脸手段。我们是多他妈的文明啊。

­还有某人说,你们这帮傻逼为什么不去“假勒腐”看看,那里面到底有多少是中国人自己生产的东西?再去近距离端详一下那些服务员的脸,看他们是不是长成一张黄种人的样子,要是没把握的话,查查他们的身份证,看看他们是不是中国人。

­我的回应是,“假勒腐”里应该有很多很多中国人生产的东西,但是我们不去“假勒腐”买,不代表我们就不去别的超市买,别的大超市里大多数也是中国人生产的东西,我们只是把购买中国产品场所的地方变了一下,怎么就就让你如此激动,搞得家乐福好像你家开的似的。

­还有,我们不去“假勒腐”买,不代表“假勒腐”就可以不付款给制造这些产品的中国企业。我们不去买,想必有一些东西会放坏的,这些损失我想是“假勒腐”自己承担吧。放坏之后,“假勒腐”恐怕还要重新购买,购买的对象我想应该还是中国企业吧。简化一下。

­假设五一期间,国民购买力为五亿元。“假勒腐”承担一亿元的购买力,其他超市承担四亿元的购买力。现在Di制“假勒腐”,则五亿元的购买力全部由其他超市承担,这些超市存货若不够,他们需要额外向中国企业采购。至于“假勒腐”,我想它不会一分钱的货物都不采购吧。现在算一下这笔帐。如果不Di制,中国企业只能销售五亿元的购买力,现在由于Di制事件的发生,中国企业除了要满足这五亿元购买力。还要向”假勒腐”供货,供货金额可能不到一亿元,但也不应该是小数目吧。某些商品放坏或失效之后,他们还要重新要中国企业采购。算算这笔帐,中国企业是吃亏还是占便宜了。
­
还有,我不用端详就知道,那些服务员几乎百分百是中国的,用不着你提供的查身份证弱智方法,这是你的特权,我们不会跟你抢。问题是,我们Di制了,难道“假勒腐”就有理由可以兴奋地不给中国员工发工资了,若是真不发,那“假勒腐”也不用混了,等着倒闭吧。可以肯定的是,在这风口浪尖上,“假勒腐”不但要继续给中国雇员发工资,而且一分钱都不能少发。

­这件事过去之后,“假勒腐”可能会采取降薪等一些对中国员工不利的措施,那没办法,出来混,早晚要还,你既然选择了在“假勒腐”工作,而且在Di制事件之后继续在“假勒腐”工作,那你就得承担这个后果。不要抱怨这个后果是中国人的造成的。无数企业降薪事件恐怕都是本国企业竞争激烈造成的吧。你不去谴责那些竞争得势不用降薪的企业,难道谴责我们这些虽然“得势”却没有得到任何实际利益的人吗?

­还有人说,你们以为你们Di制“假勒腐”,他就会垮台吗?我的回答是,我不奢望他会垮台,我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对其助资“脏毒”的不满,Di制一下“假勒腐”,至于达成什么样的效果,那不是我要考虑的事。即便家乐福因为我们的这次Di制行为突然变成了世界最NB的公司,那我也不后悔。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然会坚定的Di制“假勒腐”,毫无怨言。

­某人的一篇博文里说,愚蠢是抵制“假勒腐”事件的属性,而非我的侮辱。我不明白,为了反对“假勒腐”高层的行为,抵制这件事怎么就成了愚蠢的了。很多人都举了一个例子,说老子做错了事,干吗对孙子开炮。这个例子真的合适吗?我把钱交给“假勒腐”(孙子),“假勒腐”高层(老子)把我购买商品的钱给DL了,请问我应该抵制谁,是抵制源头还是抵制跟我没什么关系的“假勒腐”高层。诚然,抵制高层也是反对//分裂的行为,但那仅局限于一个口号。只有抵制源头,不把钱给“假勒腐”,才算是实实在在的做了一些事。虽然我从“假勒腐”也买到了等价的商品,但想到我用来购买商品的钱所应用的途径,我内心不安,这种不安迫使我不会再去“假勒腐”购物,而是选择别的购物场所。您还会说这是愚蠢的抵制吗?如果您不抵制,“假勒腐”高层把您购买商品的钱送给了分裂//国家队DL,您会心安吗,您会问心无愧吗?

我不否认,Di制”假勒腐”事件很可能成为“中国征服”向法国施压的筹码,若按你们的说法,好听点就是我们成为了“征服”的工具,难听点就是我们成了“征服”的狗,某人不是说关门放狗嘛。那我们就认了,是不是工具,是不是狗,我们自己心理清楚。被骂成为工具和为了“你们鄙夷的”爱国口号所作的选择,孰情孰重,我们心里自然清楚。相比某些为了不被骂而虚伪表态的生物,我们行的正,坐的直。
­
我不得不承认,在Di制“假勒腐”的人群中,有一些生物,他们辱骂金晶,辱骂王千源,辱骂殴打依然在家乐福购物的人,这些行为是恶毒的,这些人也是恶毒的。这些人还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但我要说的是,这些人只是Di制人群中的一部分,他们代表了他自己,而不是代表整个Di制人群。你们可以骂他们,但别骂所有的Di制者,否则你将同他们一样恶毒。 相信这帮人无论放在哪个群体里,都会是非常独特的,独特到会让人发指,让人恨不得亲手诛之。只是这次,他们把自己排在了Di制“假勒腐”的队列。但当他们出现暴力行为的那一刻,他们的主要身份就已经变成施暴者而非抵制者了。

理性的抵制从来都不是借助暴力予以实施的。作为没有经济收入的大学生,我们的抵制很简单,那就是不去“假勒腐”购物,不抗议,不打砸抢,不辱骂依然去“假勒腐”购物的人群,并且劝说周围的抵制者不去抗议,不去打砸抢,要理性抵制。如果日后有幸成为一个高收入者,那我们不仅要抵制“假勒腐”,还会抵制LV,抵制一切给分裂//国家实力助资的企业。总之,我们不想把自己的钱通过他们的手交到那些分裂势力的手中。

最后,请你们不要跟我们扯什么政治,什么火炬,C.N.N,日货事件,也不要跟我们扯什么素质,更不要跟我们扯什么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声誉。在我们眼里,事情很简单,以反对分///裂为名义,为了表达对”假勒腐”助资“脏毒”的不满,我们想做的仅仅就是:Di制”假勒腐”。
­
我们问心无愧。

最后,祝和老师身体健康,充实的干掉每一天。

敬重您的一个大学生

08/04/21

附:

这些天在网上看到了太多对抵制群体的口诛笔伐,写这些话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在暴力抵制者和你们口诛笔伐的对象之间,存在着一个无辜的群体,那就是理性的抵制者,他们没有去游行,没有去家乐福打砸抢,他们只是选择不去购物,并且劝说周边的朋友也不要去家乐福购物。但是很遗憾,你们粗暴的把这些人和那些暴利抵制者一样归结为脑残,归结为傻逼。我在这里只是想替他们讨个说法。

在你们这个自居真理的群体里,流行着这么一句话:我不抵制法货,只抵制蠢货。这个社会里,黑society也会存在帮派火拼,两个丑女之间的对话也会出现我比你漂亮你比我丑的话语,两帮蠢货之间叫嚣着要抵制的案例,也没啥,不是都说没有最蠢,只有更蠢吗。但是没想到的是这次比蠢的参赛者中会出现你们的身影。我知道,你们这帮人,大体上有个习惯:凡是政策赞成的,他们都反对;凡是愤青反对的,他们都赞成。此为你们的两个凡是。你们高举着这两个凡是,对一切敌人开炮,凡是不合我意的,MD我就要干掉你。是吗?

在你们这个反对抵制群体里,还有这样一部分人,他们本来是支持抵制家乐福的,但是由于看到了太多抵制者的暴力行为,于是乎他们就大骂抵制者丧尽天良,没有人性,愤而转到反对抵制家乐福的行列。难道他们不知道除了暴力抵制,还有文明抵制的选择吗?我相信这帮人也是反对抵制人群的独特群体,如支持抵制人群中独特群体一样。

最后,我承认抵制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但是我们都相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既然做了,那我们就会坚持到底,毫无怨言。

我希望,我的这些话能改变你们的一些看法,把你们口诛笔伐,辱骂的对象聚焦到暴力抵制的群体身上,而不是把所有的抵制者一网打尽。否则,请你反驳我。

当当体来函照登》上有11条评论

  1. 我们Di制的是“假勒腐”,给“脏毒”助资的“假勒腐”,不是法货,你这不是偷换概念吗。。。——有什么资料和数据能证明家乐福在支持DZ,我们看到的都是家乐福股东支持ZD的一句话。但是家乐福股东的财务报表呢,我们看不到。看不到真实证据的时候也去相信,那真是让人无可奈何。就象有人相信法国政府要拿两千万给家乐福一样。

    我们不去买,想必有一些东西会放坏的,这些损失我想是“假勒腐”自己承担吧。放坏之后,“假勒腐”恐怕还要重新购买,购买的对象我想应该还是中国企业吧。——说一下家乐福的收入主要是场地租金,销售比例提成份额并不高。所有的物品损耗与坏帐都是厂家承担的。这个不是传言,完全可以去调查那些进驻家乐宝的厂家。或是在家乐福的厂家售货员。

    我们只是把购买中国产品场所的地方变了一下,怎么就就让你如此激动,搞得家乐福好像你家开的似的。——换商场不会减少损失是针对所有卖场都进入的厂家,如果这个厂家只进了家乐福,没有进其他商场,那么他怎么办呢? 还有在不同的卖场里租金和商品返点都是不一样的。不是你去别的卖场买同一厂家的东西,他因为抵制家乐福受到的损失就会填平。

    可以肯定的是,在这风口浪尖上,“假勒腐”不但要继续给中国雇员发工资,而且一分钱都不能少发。——是的,但家乐福的收入减少了,员工以前能拿到的奖金呢?还是照发不误么?

    大学生理智思考,我也理智地扯两句吧,说得不对望指正。其实拿什么理由抵制都可以,这是每个人的自由。只是在抵制的时候,势态不是由理智抵制的人来控制。看看周末两天合肥、武汉、昆明的抵制家乐福的情景,理智是占上风么?

  2. 回了才发现前面菜头写的,反正没人写回帖。。第一次为这事balabala说这么多。。

    算了,无视我的吧。说一下其实也没什么意义。=.=

  3. 这个…和老师的意见是什么?我怎么觉得条理不是很清晰,看起来很累…最后也没太搞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我googlereader上的订阅基本上都是反抵制的声音,是中国高级知识分子的普遍态度么…

  4. LooKing Says:

    04月 21st, 2008 at 16:58 pm
    这个…和老师的意见是什么?我怎么觉得条理不是很清晰,看起来很累…最后也没太搞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我googlereader上的订阅基本上都是反抵制的声音,是中国高级知识分子的普遍态度么…

    这是他帖的一大学生来信,不是他的态度。你的理解能力真是让人气得吐煤炭。以后看东西仔细点吧。说着说着又教导起人了。唉~~=。=

  5. 但是啊,但是,人一多了,个人一旦聚集为群众,事情就难办了。以前的各个抵制运动,大体是以理性开场,以打砸抢结束。到底是自损一千呢还是伤敌八百?

  6. 俺认真的看了一下,看懂了。

    不管抵制的过程如何,最终的效果肯定是会有的,而且是长期的。

    那个小小先生还是小姐也没看懂LooKing的写的吧?

  7. 好文章,简直和外交部的发言有的一拼;看了文章,我深刻理解了中学的语文和政治两门课的教育实在到位;前者让我们不会写字;后者让我们学会了强词夺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