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性交易的经济学


原文:The Economics Of Prostitution
作者:Michael Noer
翻译:Cleopatra
译文来源:性交易的经济学

妻子还是妓女?

选择就是这么简单。至少根据经济学家Lena Edlund 和 Evelyn Korn的观点来看,就是如此。

这两位非常受人尊敬的经济学家在《政治经济学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性交易理论》的论文后,在学术圈子里引起了一阵久违的小小的骚动。这篇论文之所以惹人注目,不单单因为被一本学术地位举足轻重的期刊收录,更因为他们在论文中将妻子和妓女看作经济学上的“商品”,可以互相取代。男人买,女人卖。

经济学者把钱与婚姻划上等号是自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Gary Becker在1973-1974分两部分发表了开创性论文《婚姻理论》之后,– 同时,并非巧合,恰恰也是发表在《政治经济学杂志》上。

Becker利用市场分析来解决我们和谁,何时和为什么结婚的问题。他的结论?伴侣的选择是一个交易,婚姻只有在参与的双方都可从中获利时才会发生。

Becker允许将一些非货币因素,比如浪漫的爱情和友谊,加入到求爱时期的损益表中。特别还有孩子,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性欲的满足,房屋的清洁工作,吃饭问题和其它服务都可以通过购买实现,但孩子不行:无论男女都有责任生育自己的孩子并且大部分情况下还要抚养他们”他如是写到。

但是,说回妓女:Edlund 和Korn承认配偶和站街女并不是完全相同。妻子,事实上,在经济学者的眼里比妓女要高级,她们属于收入增加,消费水平随之增长带来的好处—就像品质优良的红酒。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卖淫现象在较富裕的国家普遍较少。但其含意仍是妻子和妓女—如果相似度不像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那么最多也就是香槟和啤酒的区别。仍然是同一类“物品”。

与Becker相比,Edlund 和 Korn的模型里有一个根本的区别,就是可生育的性交。妻子可以提供,妓女则不行。

公平地说,Edlund 和 Korn仅仅是建立了一个无可否认的非常粗糙、简单化的人类行为模型,并且期望用它来回答人们脑中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为什么妓女可以赚大钱?卖淫看上去就是一项前期投入少,技术含量低,但是回报颇高的职业,当然在超迷你短裙和细高跟鞋上的投资还是不能省的。

虽然,根据大量不同时代和地区— 跨度从15世纪中期的法国到上世纪90年代晚期的马来西亚– 收集的数据组合起来看,妓女这份职业确实可以赚更多的钱—在某些情况下,还不是一般的多— 相比普通职业女性,好吧,相比那些靠打工糊口的人来说。即使在那些卖淫合法化和相对安全的国家或地区,这也是“真理”。简而言这,那些地方的站街女不必因为弥补进监狱或是进医院的风险而得到更多的报酬。

尽管Jerry Hall(译注:超模,演员)讽刺自己与Mick Jagger(译注:滚石乐队主唱)的婚姻就是“出得厅堂,上得了床”,但是,正常来说,一个人不可能既做妻子又做婊子。“将这句话结合事实来看,即婚姻是女人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更深的含义是,卖淫的收入必须比其它职业更高,这样才能弥补放弃婚姻交易收入的机会成本。” 这就是Edlund 和 Korn 得出的结论。

狗屁!

还是奉上一个更有力的反驳吧,“这样的结论回避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已婚男人仍会去找妓女(而不是从妻子那里购买,其实算起来,妻子才是廉价的供应商,鉴于她们也可以出卖非生育需求的性生活而不会危及婚姻)。” 同志们,醒醒吧,最多的“情人节快乐”的祝福还是来自这些“廉价供应商”,没有谁能比得上。

当然,要想对Edlund 和 Korn设计的数学模型中的某些假设泼冷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但是,这些所谓的“程式化事实”只是为了要预知人类的行为;它们并不需要假装反应真实情况。

特别是,那种关于妻子与妓女间没有“第三种选择”的假设就更有问题,如果不算太直接的冒犯,我要说:“第三种选择,比如有一份正当职业但是未婚,可以被排除了,因为我们假设婚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唯一的负面影响就是放弃了当妓女的机会。”

千万要告诉你的已婚朋友,让她们知道自己与怎样的“机遇”失之交臂。

另外,这一理论中对孩子所起效用的强调也让人迷惑不解。在大多数西方民主国家,生育率一般会随着财富的增加直线下降。按经验推断,男人随着财富的累积召妓的次数会递减,但是他们拥有孩子的数量也在减少。

尽管如此,关于婚姻的经济学分析还是解释了一个古老的现象:钓金龟婿。

Becker写到:“特别是,我们的分析是否证明了一个非常流行的观点,即更漂亮,更有魅力和更聪明的女人更倾向于嫁给更富有和更成功的男人?” 他的回答是:“经过对非人力财富,以及赚钱能力等非市场特性的阳性筛选,会将商品产出最大化,并超越所有婚姻关系。”

换句话说,答案是肯定的,超模确实更喜欢年老的亿万富翁。而Gary Becker在Donald(译注:地产大亨,“The Apprentice”的制作人和主持人)和Melania(译注:欧洲超模)结婚前几十年,就用数学方法证明了这个“定律”。

【转载】性交易的经济学》上有2条评论

  1. 关于婚姻与性交易,波斯纳在一篇论文中给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解释。他认为妓女与妻子或固定女伴相比,具有价格劣势,因为后者的边际成本(即额外增加一个单位服务的成本)几乎为零,这使得妓女必须通过增加服务的多样化来进行竞争。妓女通常可以提供婚姻内所不能提供的性服务种类,从而产生了对已婚男性的吸引。这也就是所谓的“家花没有野花香”的道理。
    社会经济学蛮好玩儿的,提供了一个观察世界的独特视角。

  2. 你文章上的图片你知道是哪部电影里面的吗?《风月俏佳人》,你可以看看,其实你转载的这片文章很不错,因为作者说的很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