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谈预报,不如做预防

看到那么多小盆友,那么多小童鞋为了地震预报问题吵得不亦乐乎,我一度乐观地估计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的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已经为期不远。我甚至已经想象了颁奖词:鉴于胡图淡先生在地震预报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使得这一学科获得了革命性的进展,让科学在认识自然的道路上迈进了令人瞩目的一步,并因为这一理论而挽救了现在和未来的无数生命,本委员会一致同意授予胡图淡先生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及和平奖,谨用这两个奖项表达我们对他的绝大敬意和至深感激。

在这个问题上,任何一个地球科学院的毕业生都能给出明确的答案:地震不可预测。如果需要准确表述的话,可以说:以目前的科技水准,精确预报地震是不可能的。网上已经有很多科班生给出了答案,但是,显然他们的学院派论述很难让一般民众接受。或者民众觉得“能预报而不能预报”这个话题更刺激,是的,美国政府的确藏起了UFO残骸,为的是保持科技领先。罗斯福是故意让珍珠港被攻击,以促使美国人民同意加入二次世界大战。对了,对了,美国根本没有登上月球,那些图片都在好莱坞的秘密片场里拍的,目的是让登月计划拖垮苏联。。。。。。

这些登载在小报和消闲杂志上的垃圾永远受众最多,和教科书与科学报告相比,前者更有娱乐性。既然到今天,世界上还有相当数量的人口不知道或者不赞同地球绕着太阳跑,那么那么多人相信地震一定可以预报也并不让人觉得意外。从感官上来说,的确是太阳从东绕到西。没有专业背景,经验和想象足够解释一切,比如说天是用四根柱子支撑起来的。

所以,直接解释没有用,只能用反问对提问:

1、日本是地震频发的一个岛国,对地震预报的需求不可不谓急迫。科学研究水平远高于中国,对地震预报的研究的水平不难想见。那么,神户大地震死了多少人?为什么不事先预报出来?

2、唐山地震、神户地震中,是否地震局的人全部都幸存了?他们的家人是否都幸存了?如果没有,那是为了什么?

要得出地震可以预报而瞒报的结果,地震科学家需要怎样的邪恶才能做到这一步:为了保守秘密让民众死去也就罢了,但是有勇气让家人一同陪葬,让自己慷慨赴死,当真是撒旦的徒子徒孙。现在就应该把他们送上火刑架烧死,已绝后患。而应该立即换上那批真正对人民负责的过路癞蛤蟆和“被打压”的民间地震科学家去地震局上班。阴谋论固然很有效验,但是时时刻刻随时随地都来阴谋论,那么活着又和一根阴毛又有什么区别?同样的阴暗又潮湿。

更为糟糕的是一种声音说:养地震局干什么?是啊,地震局预报不出来地震,还养着吃白饭干什么?猪肥了可以杀掉吃肉,人养肥了百物一用。在这个意义上,爱因斯坦的别名是“爱猪”,因为他发现了质能转换公式,但是他是理论科学家,研究出来根本不知道怎么付诸实用,应该开除。陈景润也是同样,进一万步说,他证明了完整的歌德巴赫猜想又如何?证明出来是能吃啊,还是能用啊?理应开除,并彻底取缔数学所这种浪费纳税人金钱的机构。

这种对科学研究的眼界和格局可以被称为“鸡屁股格局”,农村里的老太太养鸡,要经常抓起母鸡来,朝鸡肛门里来一指头,看看有没有蛋。那么多人纷纷伸手,朝科学的肛门里来一指头,看看有没有实用的金蛋,这就是鸡屁股的格局。既然有这种正确、正义的格局在,何必上网,应该去养一万只母鸡,过足过够这种一指头的瘾。等人类不幸被原子弹炸回到石器时代的时候,这种指检法有可能获得第一届山顶洞科学奖。很High吧?

为了避免每个人都有一根全是黄白之物的食指,我的个人建议是:别谈地震预报了,不如考虑一下如何预防地震。为了每个人和每个人的孩子,加固地震带周围的房子,硬性规定抗震标准,把学校商场的建筑抗震标题提到最高。同时,每个月认认真真做紧急避险和撤离的培训,每个成年人都学习一下心肺复苏术。在无法预报地震的现在,如何少死人,如何多逃生,如何在困境中求活才是王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