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刺痛

明确表达了我个人对宜家的不喜欢,从留言上来看,很多人表达了一种刺痛感。通篇看下来,对于宜家的评价只是相当小的一部分,但是这部分的受关注程度最高。所以,这篇帖子写得很比基尼,那几块点缀用的小碎料获得了最多的眼球。想到这里,我不禁变态而邪恶地笑了。

去宜家是和我的好朋友一块去的,他的初衷是带我去吃午饭,而他自己很喜欢那里的咖啡,说是完全超过星巴克。我的朋友他自己很欣赏宜家,而且宣布他的第三个办公室里会用一水的宜家家具。我在Blog里大肆批评宜家,想来最没有意见的就是他。因为他知道我就是这么个人,而且尊重我的这种个人喜好。不会如同读者一样,觉得自己受了某种冒犯。他也我从山里来,在这首善之都看看花花世界,要说些不合时宜的话并不奇怪。山民都这样,他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而我的这种反应是一种Karma,造业的不是别人,恰恰是狂热的宜家爱好者。当我从太多嘴里听到这个品牌,甚至有朋友结婚的时候从上海空运宜家家具,它们的直接后果是让我对宜家抱有很高的期待。觉得会是某种精美的东西,所以值得那么多人向我鼓吹,值得有人愿意动用货运仓位。当我直面那些塑料和钢铁片的时候,这种落差是惊人的。它的确很难让人接受,不亚于我人生中第一次把“琼浆玉液”和52度乙醇之间画上等号,又或者是在石林把电影上的阿诗玛和那几陀黑石头联系在一起。假使所有的宜家狂热爱好者都如同我的朋友一样,给我解释他喜欢的原因是安装简便,定位精准,那么我反而没有那么大失望。事实上,我对宜家还有的那么一点好感,完全是来自他理科生那种冷峻的描述,只有名词而没有形容词。

把黄色小说里的动词全部改成形容词,那么就是纯爱小说。把强烈的喜爱之情用名词而非形容词表达出来,那么可能更有说服力。好的情书不在于描摹在一起的欢乐时光,而在于着力刻画了分离时每一秒的煎熬。

让我吃惊的是有那么多人觉得受到了刺伤,在回应里辩解或者是反击,甚至试图直接攻击我。发表一点异见看来真的非常困难,人们还是更愿意接受和自己观点接近的表述。以前说,“听到一点不同的声音”,看来这句话并不是真的,“一点”的意思是说“一点儿都不”。这并非是在讨论一个是非或者真假的问题,而是喜欢与否的问题。在好恶问题上如此严苛,而在是非问题上如此暧昧,这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在极少数的回答中,有人谈到了生活的价值和意义,也是相同受伤的口吻。觉得我看不到世界上快乐的工蜂,也就是说,我看不到投身社会化生产,在工业齿轮之间流转的快乐。的确,如果按照我的价值观,那根本就称不上是快乐,人质也会爱上绑匪,那种感情可以和爱在化学基础上完全一致,但是我知道那不是一回事。我觉得我说出了另外一个方向,但是并没有多少人承情。这多少让我想起了初中几何作业,当别人在用一种极为艰难的方法试图证明某个命题时,你主动提供的简明方法并不受欢迎,他们觉得那是一种冒犯,甚至是一种侮辱,而宁可继续添加第八根辅助线。

结论是:

1、如果冒犯不可避免,那么不妨大犯特犯,把别人的围墙当成自己家的篱笆。
2、说服的艺术在于使得当事人误以为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自由意志而走到这一步。

小小刺痛》上有4条评论

  1. 宜家的东西便宜啊
    难道国内的很贵吗?
    这边宜家的算是最便宜了,
    东西又全,很实在,只是一般开在郊区,自己没车的话很不方便。

  2. 很多人热爱当小资的感觉,所以热爱咖啡,热爱宜家,那种热爱,并不见得真诚。如果有一天农村也普及了宜家和咖啡,小资们就会发现咖啡太消耗储备能量,还伤胃,而宜家很没档次。

    能不能再写点别的,比如,手机是仅次于塑料袋的第二垃圾,买汽车不如cycling,等等。期待中。

  3. 关键您的博客太有名了,一些人视您为偶像,却惊讶的发现偶像喜好与自己并不一致,于是顿生刺痛感;还有一些人则是宜家fans,有名人言宜家之非自然要嚷嚷。

    不过如果人们能理解,和菜头先生不是美术工作者,不是艺术家,他的鉴赏不具备权威性,即便是,艺术也分门派,个人喜好不值得兴师动众的话,世界就太平了(当然宜家的东西和艺术有没有关系另当别论)。

    幸好一直是订阅,看不到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