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飞起一群鸽子

时光对于每个人都非常残忍,吴宇森也不能例外。今天评论吴宇森作品的人,大都曾经和他有过私交—十几年前,在某个烟雾缭绕的录像厅里,大家共同度过了无数美好的时光。作为美好记忆的吴宇森对于今天的社会主流人群来说,具有天然的好感。就像看见教堂,就会想起风衣,抬头找寻鸽子一样,吴宇森和他的美学在记忆深处熠熠生辉。

所以,当吴宇森多年以后携《赤壁》归来,这实在是一件让人必须非常谨小慎微的事。谁都知道,回忆美好乃是因为它们大多不在今天延续。与其现在把期望值提得很高,倒不如现在就做好失望的打算。从目前已知的情况上看,《赤壁》并不让人觉得乐观。

《赤壁》从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开始,一直拍到三江口之战结束,跨度非常之大。纵观吴宇森的三十多部作品,还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题材。他擅长于人物的工笔画,刻画普通人,尤其是男性之间的情谊。然而,迄今为止还没有见过他泼墨写意,挥洒一幅浩大的历史长卷。这就不能不让人打一个问号:吴宇森也许能创造出非常动人的刘关张,但是很可能让背景一片模糊。然而谁都知道,没有那些勇猛的武士,残酷的战役,精巧的权谋,非常的功业,那么三国也就没有任何值得看的地方。吴宇森能在电影中取得某种平衡吗?

作为导演,吴宇森的个人风格非常强烈,也极富创意。如何在《三国演义》这种古老题材上运用他的特色,这也是让人难以确定的事情。根据试映场反馈的消息来看,张飞在长坂坡利用了当年阿基米德击溃波斯舰队的方法,用阳光而非暴喝击溃了曹操的骑兵军团。这种叙事方法当然非常吴宇森,只是够不够三国我就不清楚了。就我个人的想法而言,如果不能表现喝断当阳桥,河水倒卷,那么所有的电影CG工作者都应该去城头上举镜子,发明电影特效又有什么用呢?

最让人担心还不是这些技术问题,而是三国基本是一群男人的戏,而吴宇森又喜欢表现兄弟情谊。现在距离《英雄本色》已经很多年了,但是距离《断背山》没有多久。金城武扮演的诸葛亮需要到东吴说服一大批男人,稍微处理不好,影片就会变得怪异而暧昧,成为一个反串版的《东方不败》。这一次,诸葛亮要和周瑜用琴声进行心灵沟通,而非激将法。希望边上不会有帐篷和篝火,你知道,是梁朝伟扮演的周瑜,而他的眼神有多么可怕。

当传说中的英雄回归时,每个人都充满了期待。也许会有更多人心存疑虑,但是考虑到往日的情分却不忍开口。老实说,我认为吴宇森是一个过去完成时,他讲故事的方法怕根本不适合今天。现在就可以开始设想:那一晚残阳如血,诸葛亮和着周瑜并肩而立,凝视着眼前曹军的艨艟巨舰,缓缓戴上墨镜。赤壁,飞起一群鸽子。

后记:

今天看到了吴宇森接受《三联生活周刊》访谈,看完这篇《吴宇森:这是一个世界性的“三国”》,我简直吐到内伤。

赤壁,飞起一群鸽子》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