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副作用


2008年7月6日凌晨,后海银锭桥

按照标题党的做法,这篇帖子应该起名叫《我所经历的南大1996年碎尸案》。最近经常有网友留言,希望我谈一下这件12年前的悬案。我对此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陈年往事会让大家如此关注。后来才知道,有网友在12年后对案情做了分析,而且分析出了许多“结论”提交给南京警方。我看了这些后现代福尔摩斯们的分析报告,个人建议是:少看点美剧。

12年前,我在学校食堂吃饭,有小道消息传来,说是一位同学被碎成了一千多块。大家边吃大排,边讨论这个问题。小道消息胜在传播速度惊人,而且内容丰富,过了几天官方新闻出来,相去并不太远。说是一个专科女生失踪,下落不明。几天后,繁华闹市中出现了几个被抛弃的大包,里面就是这位同学。人被分成了上千块,洗过,而且煮过,又是在街头出现,所以侦破的难度很大。

《扬子晚报》报道了新闻和批示,学校里贴了那位女同学的照片。后来还出了悬红,内容是几个提包和一条印花床单,希望市民提供线索。警车经常停在学生会小楼前,据说所有学生都要接受调查,提供事发当晚不在现场的证人。但是,我周围的人没有接到过这种通知。限定破案的日期过了,毫无进展。警车停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撤了。大家偶尔提及那位同学,不过是感叹一声:人还是挺漂亮的。

12年后,看网友的分析报告,说什么“凶手为男性,30岁,性格孤僻,内心仇视女性,独居”,或者一口咬定凶手和受害者是通过“打卡带”相互认识,我就觉得又看到了《CSI》、《灵媒追凶》或者是《犯罪心理》。电视剧拍得好,会让人觉得它相当真实,甚至觉得生活就是那样,丝毫不觉的是一群煞有其事的演员在煞有其事地表演。于是,就把自己的情感和想法带入其中,变成了一个演员,觉得自己就是电视剧里的谁谁谁,重点是:一边模仿角色的台词和动作,一边就觉得自己拥有了角色的那种能力。

我七岁的时候,入队得到了一条红领巾,但是在仪式之前还不允许佩戴。我站在自己家的镜子前,打好红领巾,一次次对自己行队礼,觉得有种庄严从天而降,压得人全身发麻,响屁连珠。毫无疑问,我当时是在扮演,而且成功地感动了自己。网友们看到美剧里的犯罪专家用深沉的男低音分析(最好手里还拿着一个录音机):凶手为男性,白人,性格孤僻,有反社会人格,独居。。。吧啦吧啦说了一堆,最后“事实”也证明如此,觉得自己也可以复制。于是,就有了无头悬案在12年后被翻起,一些人仅凭当时的新闻报道或者某几个人的回忆,就能够还原现场,深沉地说出那个凶手的特征细节,等着警方出动予以拿下。

以我这些年的生活经验来看,这种要特办的案子如果当时没有破获,那么几乎没有什么可能在很多年后重现曙光。人们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似乎生活是在某种严密的保护之下。但是,仔细想一想就知道,法网肯定很疏,是否真的“不漏”就未必了。所以,当有大案要案发生的时候,当局会一定责成治安部门限时侦破。否则,民众会发觉这网上破了老大的一个洞,可以让马加爵带着3具死尸出入无碍,因而失去了信心。所以,这种案件一定是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人力物力资源去查。查不出结果,那么那就是真的没有结果。唯一的希望是凶手另案被抓,或者临终遗言,袒露心迹。

会有业余胜专业,偶然胜必然的可能么?有,肯定有。所以,这种事情会被拍成电影电视,让大家欣赏一个小人物凭借头脑和坚韧,说服了顽固保守的警方,让陈年旧案真相大白,凶手落入法网。如果现实中有什么人觉得自己也是如此,我个人建议:请你先把遥控器对准自己,按下红色的“Power”键。

美剧副作用》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