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huatenejo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我以为HAKUNAMATATA就是我知道的最奇怪的单词了,若不是《狮子王》,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这句非洲的斯瓦西里语。等到真的开始HAKUNAMATATA了,又发现了Zihuatenejo。

《肖申克的救赎》第六章

我记得 10月底在世界锦标赛结束后的几个星期,那是一个明亮金黄色的秋天。一定是个星期天,因为操场上满是“周末出来逛”的人,他们三三两两的扔飞碟,踢足球,交换东西。其他的人在来宾大厅的长桌子上在看守的注视下,与来访的亲友交谈,抽烟,谈论真实的谎言,收经过仔细检查过的包裹。

安迪像印第安人一样靠着墙蹲着,把玩着手中的两块小石头,他的脸朝着阳光转过来。那天的阳光出乎意料的温暖。

“你好,Red,”他喊我:“过来坐一会吧。”
我过去了。
“你要这个吗?”他问,把我前面说过的精心打磨的“千年三明治”递给我一个。
“要啊,”我说:“太漂亮了。谢谢。”
他耸了耸肩,改变了话题:“明年对你来说是个大节日啊。”
我点了点头。明年我进这里就满30年了。我60%的生命都耗在肖申克的监狱里了。
“想过你什么时候出去吗?”
“当然。当我有一把白胡子。”
他微笑了一下然后又把脸转向太阳,他的眼睛闭上了:“感觉真好。”
“我想当你知道冬天快来的时候这样的感觉确实好。”
他点了点头然后我们沉默了一会儿。

“当我出去的时候,”安迪最后说:“我要去个全年都温暖的地方。”他平静地说就像他只有一个月服刑期似的:“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Red?”
“不知道。”
“Zihuatenejo,”他说,这个词从他舌尖出来像乐曲一样:“在墨西哥南部。离Playa Azul和墨西哥37号高速公路大约20英里。Acapulco(阿卡普尔科,墨西哥南部港口城市)西北1百英里太平洋里。你知道墨西哥人怎么称呼太平洋吗?”
我告诉他我不知道。
“他们称它为‘没有回忆’(no memory)。那里就是我想要过下半辈子的地方,Red。在一个温暖的没有回忆的地方。”
他边说边拣起一把鹅卵石,现在他一个接一个地扔出去,看着它们沿着肮脏的土地上弹跳滚动,这块土地很快就要淹没在一英尺的雪下了。
“Zihuatenejo。我要在那里买座小旅馆。沿着海滩有六座小屋,后面还有六座,可以在高速公路旁卖东西。我要雇个人带顾客租船钓鱼。钓到最大的马林鱼的会有奖品,我会把他的照片挂在大厅里。那不是一个住家。那是一个人们可以度蜜月的地方……第一次或第二次都可以。

Zihuatenejo》上有5条评论

  1. 听得满身鸡皮疙瘩,向和老师保证绝对是褒义疙瘩,豪情壮志呐,但愿我自己33岁的时候也会像您一样这般有勇气

  2. 好歌!
    圣华塔尼欧!
    如果没有安迪。RED 会出狱么?
    如果没有希望,他们会到圣华塔尼欧么?会到大西洋的彼岸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