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教育:戒除网瘾还是送进疯人院?

假如说你的新生儿可能罹患一种叫做“网瘾”的疾病,最小的病患年仅3岁,那么你是否会不假思索地掏钱购买相关的读本,早做准备?
假如说你对孩子疏于教育和关心,结果他沉湎于网游,那么你是否会自责反省?还是把一切归结于疾病,相信的确存在一种叫“网瘾”的精神疾病?

来自美国的退休人士陶宏开先生已经在中国巡讲了多年,接二连三地出版戒除网瘾的书籍,并且开设了自己的医院,“收治”有网瘾的青少年。他的事迹多次在报章杂志以及CCTV被导报,甚至被称之为“网瘾救世主”。在电视报道中,戒除网瘾看起来非常简单可靠,孩子们套上一身迷彩服被送进这种医院,过上几周锻炼身体、交换心得的生活,于是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从此返回正常的生活。可是,今天我却收到网友小刀投递的一条截然相反的信息,一位自称接受过陶宏开治疗的网友在论坛里发表了自己的经历和感想。这里把相关内容和截屏放送如下:

资料来源:Stage 1论坛
由于论坛必须在注册后方能访问,请使用以下公共ID和密码:
ID:海盗参观团
密码:123456(为了方便他人访问,请不要更改密码)


点击查看大图

陶宏开那鸟人……我草你MB……
我呆过陶宏开那鸟人的戒网瘾基地……
你鸟人的难道自己那边就没用镇静剂么……


点击查看大图

陶宏开戒网瘾的那地方纯粹是骗钱……
一个月要交万把块钱伙食还猪狗不如……
进来的不反抗还好……一反抗就镇静剂捆绑啥的全都上了……
而且进来的人不少都是道上混的……要是和他们处不好你下场通常不会好……
我呆的时候一个家伙被寝室里另外三个轮流揍……为了求救一拳把门玻璃打碎满手鲜血玻璃渣……不过那群混的哥们揍人了人被发现就得被教官揍了(我和他们相处的不错……所以没这问题)
里面名义上禁烟……但各种各样的人都会通过各种方法偷偷带进来……因为每个人走的时候都可以给留下的人买点东西……偷偷给留下的人拿烟进去也成了不成文的规矩……我当初就是皮带绑一圈烟裤腿塞两圈烟这么带进去了……
我在那呆了两个月……唯一的收获就是学会抽烟了……
进那里的人什么样都有……有次进来一人……家长想让他出国……他不肯出国……然后家长就把他塞进来了……然后第二天他就同意出国了……然后就出狱了……
据说被关在那里的前辈曾经有人成功越狱……曾有个人每天一点点一点点把铁窗给卸了下来……然后半夜从2楼用床绳下到一楼逃走了……
其实成功越狱的人不少……但没被抓回来的听说只有一个……
据说有个废物越狱了后竟然就在附近的网吧被抓了……
而且那边根本不管你满不满18岁……基本就是给了钱就能关你……关里面的最大的都有24岁了(也可能是22,记不清了)
而且……只要你给更多的钱……连骗到北京都不用……他们请人直接你你家绑你……听说有人就人从云南直接给绑到北京的……
中国真TMD没人权……


点击查看大图

我在那边的时候自制了一副桌面游戏的卡牌来消磨时间……
不过后来我走的时候留在了那边……
其实进那边的很多都不是网瘾……
很多在外面混的也不过是因为他们父母不希望他们再去外面混就把他们送进来……
那边是完全来着不拒的……
每天还要吃一些奇奇怪怪不知有啥用处的小药片……我们经常藏舌头下面然后走开来就吐了……
记得有次来了个12岁的小正太……估计出去的时候会让他们父母很吃惊吧……已经差不多被我们教育成满脑子色情思想的精虫了……
记得有次我们在他的小JJ上涂满了摩丝……一大团巨大的泡沫……然后护士突然开门走了进来……


点击查看大图

在那边的时候周一到周五都是有军训的……
刚开始我还参加……到后面就都屎遁尿遁心理治疗遁了……
因为在那边是有心理治疗的……那边心理医生的权利要比教官大……
所以我后面一到军训的时候我就主动去找心理医生“心理咨询”……

那边的心理医生不少……我很幸运分到的心理医生是里面最软的2个女医生之一……
我一个同寝室的喜欢把烟头往自己手上烫(他一条手臂上都是疤)的兄弟某一天突然狂喊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心理医生(他的医生是另一个最软的女医生),然后就成天变成了一幅忧郁状……
还有一个同寝室的医生是个男的……但烟瘾很大……所以时不时的能蹭到诸如中华云烟之类的好烟……


点击查看大图

当时我还有个舍友据说曾数度熬夜N天玩网游玩到口吐白沫的……
据他说他身体不怎么好……
似乎他每年都要去那边一次休养生息……
通常一些“好孩子”被送到那边日子都不会太好过……
那时有次送进来了个自称以后会考到清华北大的“好孩子”(有点优越感神教的味道)……
虽然没被揍……(因为对方打算揍他的时候就缩卵了)但也挺凄惨……

这位叫做wzxhxq5的网友所说话现在还无法被确认是真实不虚的,但是就他写下的这些细节,让我想起了一部美国电影《飞跃疯人院》,尤其是其中那个不愿意去美国而被家长送去“治疗”的孩子,更是让人产生了极大的同情。不禁想问以下几个问题:

1、在网上搜索“网瘾+电击”,或者“网瘾+药物”,可见返回大量结果。以电击或者药物对所谓“网瘾”患者进行所谓“治疗”,有没有医学上的依据?这些所谓的“戒除网瘾”的医院,是否有合格的医学治疗资质?

2、这种所谓的“戒除网瘾”的医院,对孩子们实施人身管制,而收治进去人五花八门、三教九流都有。那么,这些“医院”以什么保证孩子们不会受到暴力或者性暴力的侵犯?这种地方和少年犯管教所或者私营监狱的区别在哪里?

3、父母把孩子送进这种“医院”,这究竟是一种对孩子负责的态度,还是一种逃避责任的态度?是把孩子送去救助,还是推进了另外一个火坑?

4、孩子有“网瘾”,究竟是网络的问题,还是个人自己的问题?

我希望真有网瘾,希望网瘾真是一种精神疾病,希望这些治疗方法都是有效的,希望转载的帖子里所说的话都是一个孩子虚假的气话。问题是: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呢?如果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单生意,所以有如此之多的人不遗余力地妖魔化网络和网络游戏,把家长的失职归结为一种无法抗拒的疾病,从而利用这种恐惧做推销,那又会如何呢?SARS时的无限恐惧造成白醋和板蓝根的脱销,现在回过头去想想,白醋和板蓝根真的有用么?进而推论下去:如果最后证明说板蓝根有毒,那么又应该怎么想这件事情?

这几天网络上正在转载一个帖子《游戏经典语录》,其中最后三句是这样的:

最小的网瘾患者不到3岁。
—陶宏开继网游三年智商下降之后的又一“三字论断” 。

有的机构纠正方法不对,为患者注射镇静剂,甚至使用电疗,这是不科学、甚至是反科学的。
—陶宏开日前在一讲座上直斥“杨叔叔”的电疗法反科学。这可算作抢生意么?

我就不听话!我就不工作!我就不结婚!我让你断子绝孙!
—某大学校长的儿子经过网瘾戒除训练后,回到家就对爸爸如是说。网瘾很多时候其实是个表象,隐藏着的是家庭教育的失败。

颤抖教育:戒除网瘾还是送进疯人院?》上有2条评论

  1. 让人惊讶的是,至今没有大规模的反对声音,看来我们的家长已经习惯推卸责任了——《战网魔》中比这个更触目惊心,不是没人知道实际情况。

    S1要低调啊,狗叔会不高兴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