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奥巴马当选,世界因其而改变

22个月:从不相信会有黑人总统到希望奥巴马当选

让我把时间推回到22个月前,当时我正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收音机里播放一个小时的(美国)国家广播电台的“面面俱到”节目(NPR “everything considered”)。这是我比较喜欢的电台节目。当天的话题是:美国人准备接受一位女性总统吗?美国人准备接受一位黑人总统吗?一个小时后,收音机里几位专家得出的结论是:女性总统还马马虎虎,但黑人总统,可能还言之过早。

他们的结论和我的不谋而合。所以,当奥巴马和希拉里竞选时,我认为他会败下阵来。而当他成为民主党候选人后,我又和共和党想到一起去了:民主党这次输定了。后来奥巴马和麦凯恩一路拼下来,我都很少去关心,说实话,由于对美国政治的了解,我并不关心奥巴马还是麦凯恩当选,这一点我已经反复说过。

也许奥巴马和麦凯恩在经济政策上会有所同,然而,那是住在美国的人应该关心的,和我无关。而至于在一些我们中国人更关心的领域,例如国际关系、外交等方面,两个人谁上台其实都差不多。难道你真以为奥巴马上台就会立即把美军从伊拉克撤出来?难道你认为麦凯恩上台就会更关心中国?

一位美国朋友还告诉我,在美国普通选民看来,两人最大的不同在于减税等经济政策上,可是实际上,美国专家和政府高层有些人都清楚,两人现在的所谓减税计划都是不切实际的,只是画饼充饥,用来忽悠选民投自己一票。任何一个候选人上去后,他们都会在第一年里迅速改变自己的那些“承诺”。

再说,以我的观察,美国媒体和专家对谁当选的分析早就入木三分,远非中国的一些媒体上的学者和时评家“隔岸观火”所能及。所以,我就不班门弄斧了。然而,在离选举还有72小时、48小时、24小时的关头,我却忽然紧张起来,我终于认识到,我其实是很介意谁当选的。

是的,我很紧张这次选举的结果,以致在选举48倒数小时时,我想写一篇文章呼吁我的美国朋友们都去投票——把票投给奥巴马!

奥巴马改变不了世界,但世界会因为他的当选而改变!

奥巴马是谁?我知道多少?其实,我一点也不了解他。22个月以来,我几乎每天都从电视或者车上的收音机里听到他的名字,电脑上不停地跳出他的名字,但我甚至没有去阅读他的简历。在我眼里,他谁都不是(nobody),他能够脱颖而出,把一个代表国家的老兵打下去,完全是天时地利。麦凯恩形象死板,打出的竞选招牌竟然是“County First”(国家第一),他正好碰上布什总统用“国家”把美国人折腾了七八年,碰上“国家”深陷伊拉克,碰上“国家”陷入经济危机从而影响了民众生活,碰上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美国人认为“国家”正在错误的道路上踽踽独行……。还是奥巴马新鲜,以前没有任何政绩,没有固定的形象,想怎么装扮就怎么装扮。于是他打出的是:Change, We need(我们需要改变),We Can (我们能够做到)。

奥巴马到底能够做到什么?他能改变什么?我想不但台下那帮年轻人糊里糊涂,恐怕奥巴马也搞不清楚吧。愣头青奥巴马在选举只有48小时时走到哪里都是那么几句激动人心的话:这次选举不是关于我,而是关于你们的。我们一起,先改变XX州,然后我们就可以改变国家!改变世界!!

奥巴马真能改变美国?真能改变世界吗?我真的不想再多说了,只想说,如果麦凯恩改变不了世界,奥巴马照样改变不了。奥巴马上去后,以他的执政经验,他将会大量使用前期民主党政府(例如克林顿政府)的老臣,还会在华盛顿“旋转门”里挑选一些新面孔。在目前国际环境下和内政外交之下(尤其是经济危机),奥巴马上台后,能够改变华盛顿和美国几个州的经济情况,已经算是不错了——更不用说改变世界。

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美国总统身上,包括对待中国问题上,我也同样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某一位美国总统身上,因为美国从上到下,在对待中国问题上,基本上已经有了共识,左右摇摆不会太大。

可是,为什么在美国选举日近的时刻,我突然紧张起来?突然担心奥巴马选不上?甚至想以一个非美国公民的身份去为他拉票,“干涉美国内政”呢?

让我再把镜头转到过去的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我有很多时间是在电视机前看大选节目的。我想,即便不在美国生活的人,也能够从众多的频道上看到我所看到的那些内容。你看到和听到了什么?经济政策、减税、水管工Joe、伊拉克政策、反恐、国家安全、国际关系、贸易、两位候选人的家庭、工作背景,以及他们的每一句讲话,他们的幽默搞笑,他们的孩子、妻子或者丈夫的衣着打扮等等……

CNN,BBC, FOX News,CBS……,我有时一小时内换十几个台,内容也都大同小异。不过,美国媒体实在厉害,他们可以把奥巴马和麦凯恩的一切——从个人打扮到施政细节两相对比,事无巨细地一一展现给观众——可是,你觉得少了点什么没有?

如果你在美国或者其他西方国家看这些新闻电视和深度分析,你定会像我一样发现少了最重要的一样东西,那一样东西是如此的明显,可以说一目了然吧,可是,所有的新闻媒体,所有的节目,所有的评论员和专家却都视而不见,或者说,回避了。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我在说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皮肤——我在说“种族”。

虽然所有的电视台都故意回避了这个问题(因为政治正确),然而,几乎所有的美国媒体都承认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将是历史性的(historic)!

虽然美国人最关心的依然是经济,想着伊拉克和反恐,可是他们心里明镜似的,美国如果出现第一个黑人总统的话,不但对于美国具有历史意义,而且世界也将悄然不同。

种族歧视: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

有人可能会质疑我,奥巴马当选总统怎么就改变世界了?我们看不出来?你不是说他什么也不能改变吗?是的,你不一定看得出来,因为这个改变是从人的内心开始的,而世界的改变往往是由人类内心的改变引发。

作为一名在海外生活了十几年的中国人,如果你问我,对这个世界最期盼的是什么,我会顺口答道“没有战争和种族歧视”。而且,相比较战争而言,种族歧视给人类造成的伤害反而更大,也是引起很多历史上最邪恶战争的根源。

40年前,奥巴马的先辈马丁-路德-金博士冒着生命危险做了“我有一个梦”的演讲,那篇演讲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讲之一,可是,那只不过是一个想要自己的孩子能够和邻居(白人)孩子一起上学、玩耍和就业的人类最低等的梦想而已。

然而,如果不是马丁-路德-金那个最低要求的梦想,40年后的今天,我和我的孩子,又会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呢?还有大概两千多万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这个数字还会急速增加),又会生活在什么样的境况下?

马丁-路德-金是最伟大的,他的伟大除了他本人的远见卓识和勇气,还因为他生活在一个最伟大的国家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在美国的所有节假日里,只有马丁-金博士的生日是这个白人国家里唯一的一个以个人生日作为国家假日的。

然而,种族歧视真正消除了吗?或者说彻底消除了?我想不但我的回答支支吾吾,很多人都不敢说他们的答案是正确的。作为一名整天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的大地旅人,我对此的认识也许比其他朋友人更多一些。

这个世界最深的忧虑是什么?文明的冲突,贫富差距,独裁和民主、意识形态,南北关系、东西关系……我不否认这些都存在,然而,在我的观念里,我始终认为种族,才是最大的问题。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和屠杀几乎都是因为种族引起的,例如二战时候德国屠杀犹太人和日本侵略者杀害中国人,都和种族歧视和种族仇恨分不开。种族也是贫富差距、意思形态和文明冲突的重要根源。

现在,在美国和澳洲这些发达国家里,种族歧视不但从法律上完全消除,而且甚至有些政策更倾向于照顾弱势的种族(例如美国印第安人和澳洲土著),并且白人们再也不会对着你说:黄种人、黑人、棕色人……可是,在内心深处,那种种族的壁垒和歧视,是否还存在?也许,那是一个秘密,一个公开的秘密,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秘密。

正因为有这种秘密存在,所以我和那些白人专家们在22个月前对出现一位黑人总统抱着怀疑的态度。这态度在奥巴马这匹“黑马”出来后变得犹豫不决。我不能肯定,美国人真的准备好选择一位黑人总统?

难道美国人要再一次展示自己的伟大,就像当初他们确立了世界上最早的民主制度一样,他们又要创造历史,选举一位黑人总统来展示这个民主制度的优越性?炫耀这种民主制度甚至可以消除种族隔膜?美国人要用一位黑人总统给族歧视划上一个句号?也消除我们所有人心中心照不宣的种族歧视的魔障?他们能够像终结独裁的历史一样消除人类心灵深处最深的痛吗?

人类面临的最需要解决的两个问题:种族和政治制度——美国将要在2008年大选中毕其功于一役?

白人、黑人和我的“种族歧视”

美国、澳洲等国家的种族歧视无疑是白人造成的,然而,发展到今天,种族歧视却存在于每一个种族之中。相比较而言,我发现问题最严重的部分反而不是在白人之间。作为白人一直控制的立法和国家机器,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从宪法和法律上彻底消除歧视的历史变革。至于一些白人心底残存的歧视,却不一定能够在现实中造成既成事实和伤害。反而是另外一种残存在心底的东西,造成了彻底消除种族歧视。那就是我要说的,残留在被歧视者心底的阴影,更大的阻碍着社会的和谐和进步。

美国黑人一直是受教育最低和收入最低的族群,这些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如果说在美国黑人受到歧视的话,那么相比较白人而言,中国人可能是更歧视黑人的。和白人眼中渐渐淡化的颜色(黑色)相比(只是淡化,远远没有消除,过去12小时的民调让人感到惊恐:美国一些州特别是佛吉利亚等,超三分之二的白人把票投给麦凯恩),你看看这次出现在美国投票站的黑人排队长龙,发现他们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投票给自己的“同类”——黑人奥巴马,你会长叹,这些美国黑人眼中才更有颜色和种族。

和黑人族群正相反,中国人重视教育,勤劳。从这个意义上说,黑人目前的处境不能全归罪于历史因素(种族歧视)。虽然很多黑人靠勤奋和教育在美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例如鲍威尔将军。但在很多人包括他们自己的眼中,他们仍然是白人政府的点缀。直到 2008年突然出现了奥巴马,以短短22个月的旋风般的速度,登上美国总统宝座。

这一切对于美国黑人、华人和整个世界的族群的冲击,又岂是什么经济和政治政策可以比拟的?我们没有必要过于关心美国的政治,但却不能忽视人类的进步。

然而,这种进步却可能在紧要关头逆转,这也就是我心中的魔障,种族歧视的魔障。到选举前的最后一个星期,这感觉竟然如此强烈。22个月,奥巴马一直一路领先。如果说,从一开始他就输给麦凯恩,最后也没有选上总统的话,美国会无所谓,世界也能够承受得起。可是,如果他一路领先,只到最后投票的时候,才突然落选的话,那么他就不是败在经济、政治和社会政策,而是败在一些人心中深处的种族歧视的魔障,那么整个美国甚至世界又会如何面对?

美国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被称呼为“布莱德利效应”(Bradley effect)。1982年,洛杉矶黑人市长布莱德利作为民主党候选人竞选加州州长,投票前民调显示他大幅领先,投票结果却是他以微弱劣势输给白人竞选对手。这种现象就是心照不宣的种族歧视在作怪,很多白人选民在民调时宣称支持黑人,但在投票时(匿名投票)却把票投给了和自己肤色相同的“同类”。

也许,选一个州长发生这种情况,大家也就一笑置之,最多社会学家研究几年。可是如果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发生这种情况的话,我的担心是,美国渐渐愈合的种族歧视的伤口会被大大的撕裂,从而波及到世界的种族和谐。而两千多万旅居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自然不能独善其身。

这就是为什么我深深惊恐美国大选的结果会出现逆转的原因。美国可以承受一个根本没有出现黑人总统候选人的结果,也可以承受黑人候选人民调一直落后于白人而最终没有选上的结果,但却无法承受民调一路领先最后却因为一些人心中的魔障而落选这个结果!

奥巴马当选的意义——我有一个梦!

奥巴马的当选本身改变了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是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最惨痛的种族歧视的国家,出现了一位黑人总统。马丁-路德-金博士四十年前“我有一个梦”的理想已经实现了,如果还有人认为没有实现的话,那是因为他自己的内心的阴影如此厚重,挡住了他的眼睛。

奥巴马当选首先是给美国少数族裔特别是黑人族群带来新的希望。长期以来,黑人问题一直是美国的老大难,甚至贯穿在美国的很多问题之中。其中除了有历史因素作怪(当然主要是白人的问题)以外,也有很多黑人自身的问题,其中就包括内心挥之不去的“屈辱”和“自卑”感,一直严重地阻碍他们自身的发展。这一点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华侨有很深的感触。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对于生活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华人华侨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要知道,很多黑人的祖先都是奴隶和偷渡客的后代,而中国人现在虽然背井离乡,却很少是被当奴隶卖出去的。和中国人注重经济利益有所不同,这些“奴隶”的后代更加注重自己的权益和政治利益。中国人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这个国家是人家的,我们是旅居在此,这里永远不会是我们的。这种思想一直钳制着华人华侨在当地向政治领域进军,反过来又常常损害了华人华侨的长远利益。奥巴马的当选——登上美国最高权力宝座——给所有居住在民主国家的华人华侨带来新的启示和巨大的希望。

法律还是那个法律,宪法也还是那个宪法,然而,我们心中的魔障应该消除了,如果我们被自己心中的魔障羁绊,怨天尤人,那能够怪谁呢?当我们再一次想老调重弹对美国等国家的种族歧视做一番评头论足的时候,也许我们应该先检视我们的内心,想一想,我们首先在内心消除了对自己的歧视了没有?我们为了自己和人家的权利奋力发声了没有?我们努力了没有?我们心中是否曾经有那么一个梦并一直追求这个梦想?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就在这里了。在美国竞选24小时倒数的时候,我很紧张,我眼中看不到经济和伊拉克战争,我看到的是一场心灵之间的南北战争。我忍不住给我的一位有投票权的美国朋友打电话。我在电话里说,你应该把票投给奥巴马,不是因为他的税收政策,不是因为他要从伊拉克撤军,不是因为他承诺要对华人怎么好……你投给他的那一票,是投给一种理念和信念,投给一种希望和理想!美国已经有几十个清一色的白人男性总统了,但没有一个总统被选上后,可以像奥巴马被选上时那样,全世界都可以自豪的说,世界已经被改变,新的历史被创造了!

行文至此也应该打住了,可是,有人问,你的题目里说“我有一个梦”那到底是什么梦呢?其实是什么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有一个梦,那才是最重要的。

也许你的梦是进城的农民工的孩子能够和城市孩子一起进同一所学校读书和玩耍;也许他的梦是不要背井离乡飘洋过海就能够投票选择自己的“总统”;或者你的梦是中国不但国家强大,而且人民也富裕,走到世界各地都不再受到歧视;也许,我的梦是中国每一个少数民族都认为自己也是国家的主人;又或者,海峡两岸都梦想大陆和台湾的中国人能够和睦相处,永不战争……当然,还有很多梦,例如当我们看到美国黑人奴隶的后代当选总统的时候,我们忍不住梦想,山西黑窑洞的小奴隶们都能够在母亲的身边喝上没有夺走他们小生命的牛奶;我们还梦想,十一岁的小女孩在遭到惊吓后,不再被有权有钱有级别的主人威胁;我们也许都做过或者继续在做那样一个梦,在梦中,我们不是二等公民,我们活得有尊严……

你看,有什么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我、他都有一个梦。奥巴马能够一路走到今天,都是沿着40年前马丁-金博士的那个梦在前行,没有那个梦,他什么地方也去不了,更不用说进白宫了。

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当我们都有了一个梦,当我们都有相同的梦想的时候,总有一天,会梦想成真!

杨恒均:奥巴马当选,世界因其而改变》上有4条评论

  1. “法律还是那个法律,宪法也还是那个宪法,然而,我们心中的魔障应该消除了,如果我们被自己心中的魔障羁绊,怨天尤人,那能够怪谁呢?当我们再一次想老调重弹对美国等国家的种族歧视做一番评头论足的时候,也许我们应该先检视我们的内心,想一想,我们首先在内心消除了对自己的歧视了没有?我们为了自己和人家的权利奋力发声了没有?我们努力了没有?我们心中是否曾经有那么一个梦并一直追求这个梦想?”

    谁是我们的马丁.路德.金,为了我们的理想去打拼?

  2. “Pick your poison”. This has old saying reflects the current mentality of American people amid economic crisis and rapid loss of wealthy. Th election is less a vote on Obama, more on the failure of Bush government. So change is what they vote for, even though they have no clue what the changes will be. It can’t get any worse than where we are, right? so pick your poison, you die either way.
    It is obvious whoever wrote the piece is not living in the US. People’s daily life, white, black or Asian, will not change because of. And by the way, obama is not the first black president, Clinton was. 理想

  3. 美国也好,中国也好,女人也好,谁知道确切的路在哪。成功的榜样或许并不能改变什么,但却代表了希望,突破了陈见。在没有路的时候,总要有人选择走出一步,不可能停下,也不可能等待一个万全的论证。中国对美国的模仿无可厚非,因为美国是那样发展的,就像奥巴马光环,当然,他的成绩并不代表每个黑人都能这样成功。中国存在很多思潮和主义正意味着每一步的艰难,每条路都是新的,只能一边吵一边走,步步踩出血,也不能缺了几十亿人一天饭。

    奥巴马当选,成就了黑人的梦。美国的先进,成了中国的梦。若换成希拉里,或许就是女性的梦。现实的困境不相上下,可美国人民就是比我们多了些欢笑。他们在投票,我们在困顿。美国脱困、中国转型或许不是某个人可以改变,但一个活性的体制总会抢到时间的先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