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米的猜想》方言考

周迅的《李米的猜想》拍摄于昆明,剧组为此还专门租了一辆差半年就要报废的出租车,在顶棚上切了一个老大的口子安装摄像机。车主是一个昆明官渡区的农妇,她和我说这事的时候很自得地开着一辆新车,在我耳边强调了又强调说:是周迅啊,那个电影演员。

因为是在昆明拍摄的缘故,电影里有许多昆明方言。这一段时间,我观察到论坛里开始流行一句昆明话—小烂屎。饶是我纵横江湖多年,也禁不住耳根通红,这句昆明话实在是太脏了。它的肮脏程度可以打个比方,如果你在昆明街头拦住一位良家妇女,用这个词称呼她,那么她很可能会一刀把你给捅了。如果你竟然被捅死,昆明四区的任何一位法官听完案情之后,最多判她十年有期徒刑。当他除去法袍,退庭回到内室,还会低声地诅咒你说:活逼该,你个憨不死呢憨杂种。(活fucking该,你个笨不死的笨杂种)。

周迅的合作者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小烂屎就是一坨又小又烂的屎。这个解释毫无疑问是错误的。

从历史的角度看,它在昆明成为俗语的时间并不太长。在抗日战争时期,陈纳德将军率领的美国飞虎队驻扎在昆明巫家坝机场。从这里起飞到印度,他们建立起了历史上著名的“驼峰航线”。当时,美军飞行员结束飞行任务之后,会被成群的中国妓女所包围,并且收到一片热情洋溢的“hello”。美军飞行员也会热情回应说:Nice。Nice在以讹传讹之后,就变成了Kunglish的发音:烂屎。昆明人以为这就是英文里对这些女人的称呼,于是“烂屎”就变成了妓女的代称。抗战胜利,美军东去,但是这个词一直被流传了下来。

并不是所有的昆明人都知道这个词的来龙去脉,但是所有的昆明人都知道这个词的恶劣程度。在我们小的时候,不慎在家长面前说出了这个词,会立即招致一耳光的现场教育。成年之后,用这个词攻击任何一个女性,那会引发泼天大祸。由于它是一个严重羞辱女性的词,所以即便是在两个闺密之间也不会使用。一般来说,当人们建立了比较亲密的关系,往往会用一些粗口作为昵语。比如说梅超风就称自己的丈夫为“老贼”,昆明旧时的妈妈会叫自己的孩子“小砍头的”。但是,昆明女性之间却罕见用“小烂屎”互相称呼,大多数情况下,她们会用男性之间相互辱骂的词“小杂种”互称。

奇怪的是,昆明男性之间却对互称“小杂种”心中并无半点芥蒂。不过,这只是局限在关系非常亲密的朋友之间。男女朋友之间则完全禁止男方称女方为“小烂屎”,女性则不受这一规则的限制,从中可以洞见昆明女性社会地位之高。最后,在最近一些年里,男性朋友之间会互称“小烂屎”,但是往往用于彼此咒骂或者抱怨的场景,而且是用另外一种形式:你个烂屎。在对话中,如果任何一方先行使用,对方大多会愕然片刻,然后双双爆发出一阵粗野的大笑。这种情形在白领阶层里比较常见,就好像是叫花鸡一样,最后能吃的人没有一个是叫花子,这也可以看作是雅人们对自己身份的一种小小反叛。

总之,“小烂屎”是毒性很大的脏话,应该避免对女性使用。而且,这大概也是英文汉译之后偏离原意最远的一个单词。

《李米的猜想》方言考》上有3条评论

  1. 长知识了,谢谢。
    小学时,男女生之间不说话,非说不可的时候,以“小烂屎”“小杂种”称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