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JJDS

未来

今天是海子20周年冥诞,一个尴尬的日子。许多人都写了纪念文章,在记忆里翻寻那些和他有关的碎屑,顺便缅怀自己逝去的青春。那些关于纯度和理想话,在报章和网络上回响,空空荡荡。这个时代里没有了诗人,意识到这一点让大家都觉得尴尬。中国有钱了,崛起了,能打救美国了,周小川发言奥巴马第二天就得回帖了。一个慢慢站起来的巨人,肌肉起伏,阴毛茂密,但是其间只藏了一根牙签和两颗黄豆。没有伟大诗人的国家,算不上是伟大。如果把《全唐诗》和它们的作者全部抹去,唐朝是否还是唐朝?

曾经是我兄长的那一辈人,在校园里饿着肚皮建文学社弹吉他出油印小报的哥哥姐姐们,我一直希望他们还能够写一点诗歌。他们有这个传承,他们曾经见过对岸的灯火,我有理由期待他们。一直等到今天,一直存在一个幻想:他们工作了,他们结婚了,他们生子了,他们大腹便便,他们人到中年。但是忽然有那么一天,就好像今天,他们扯掉领带,踢掉皮鞋,一下子回来了。然后我看见诗篇喷涌而出,他们用自己的诗歌而非散文怀念海子。如果可以这样,做个小兄弟也会很幸福吧?

总想着这种沉默是暂时的,总想着河流最终都会汇聚,因为所有的的确良衬衣和白雀羚脸霜曾经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沉静,在夏日的烈日下透射、弥漫,向上,然后再向上。不是你们给我看的俄罗斯小说么,不是你们给我读的尼采作品么,不是你们手把手教我应该在笔记本上抄谁的诗歌么。我怀念那样的日子,想着自己快些长大,然后就可以和你们一样,在蜡板上画一根线,再等着你们画一根送还我。我幻想着自己因为羞愧而深深低下头去,因为自己的世界如此之小,不够宽广美丽。也因此而颤栗,因为世界还有高地可以仰望,值得为之努力。

今天,我看见许多人对海子抱歉,对自己的青春抱歉,甚至对生活本身抱歉。我做了个决定,绝对不要去看纵贯线的演出。最好的时代要么已经过去了,要么就是还没有来。小时候吃雪糕,舍不得大口吃,总想着最后要一大口含在嘴里。但事实上永远也不会有那一口,因为雪糕会很快化掉。最好吃的那一口,永远是下一根雪糕。

海边

TXJJDS》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