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成龙

几周前,和朋友们一起去钱柜唱卡拉OK。唱了一轮下来,觉得心下惨然。陈百强、Beyond、张国荣、罗文、梅艳芳、张雨生都死了,突然我们小时候认识的歌星有那么多人已经蒙主召唤。剩下来的人都在忙于推出第二代,曾志伟在推曾宝仪,成龙在推房祖名,郑渊洁在推郑亚旗,刘墉在推刘轩,直看得人暮色沉沉,觉得天下之大,无处不是白帝城。

成龙如果不是在博鳌论坛上乱放炮,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人。过去几年里,他基本上都在努力推销他的儿子,希望观众把对他的关注转移到龙太子身上。这很让人讨厌,因为他的那个儿子要外形没外形,要演技没演技,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个爹,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是《喜剧之王》里连盒饭都分不到一份的尹天仇。更讨厌的是,人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是都不说破,小孩子也居然接了一把片约,满屏幕就见到他那根和他爹一样的鼻子在晃。

严格说,成龙关于中港台人民都需要严加管束的论调并没有任何错处。拍马屁嘛,无非是手法太烂了一点。艺人要吃饭,自然要认准恩主是谁。东亚的娱乐圈都是黑社会控制,唯一的例外是大陆。听不听话,决定了饭碗有多大,允许你吃多少。最明显的例子是张惠妹,在就职典礼上唱“国歌”,当即就被封杀了。封杀之后,大陆市场完全封闭,过不几年人老珠黄,也就彻底废了,效果很明显。罗大佑是台湾音乐教父,比天后还要高出几个等级。你看他还敢唱《侏儒之歌》?你看他在纵贯线演唱会上敢唱《首都》?你看他现在敢再出《原乡》那样的专辑?接受媒体访谈,他不也和赵本山扮演的东北老农一样随时嚎一嗓子:风景,这边独好!

港台唱片业、电影业全面滑坡,大陆十四亿人民的市场是所有艺人的救命稻草。这个市场封闭了,艺人连草都吃不上。成龙在大陆有那么高的知名度,无非是他可以在各种场合露面,逢年过节还可以穿一身唐装唱唱爱国歌曲,成为爱国主义精神的代表之一,香港两大景除了迪斯尼乐园就数他了。他可以想象没有这种待遇的情形么?凭什么就一定是他来卖DVD、洗发水啊?所以,他只不过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认识:我很乖,请继续给我糖吃。奈何文化程度确实不高,还想自己发挥一下,表示自己除了叫小乖之外,还可以看家护院,结果就让媒体诱出大门给射杀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多练习几次,手法纯熟了,大家也就不会那么不舒服了。觉得这件事很大头,那是因为忘记了成龙的艺人身份。他不是什么英雄,不是什么偶像,就是个艺人。无非是讨论别的人和事都不妥,所以艺人总被弄上头条,好像每个艺人都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一样。家中小狗感冒,墙外桃花盛开,都值得大家终日讨论,弄得好像很重要一样。一旦言及成龙,就要谈什么跳飞机啦,不用替身啦,似乎他没有片酬是片场雷锋一样。有这样的造神运动,所以才有现在的惊讶。

真值得关注的,是那些愤怒的粉丝。这些同学们都快疯了,在网上到处找批评成龙的帖子去骂,表达自己的不满,维护自己的偶像。中国有那么多闲得蛋疼而且脑子不好用的家伙,不是社会之福。报纸娱乐版、电视娱乐频道的本意是让大家玩明星,结果是那么多人被明星玩了,怎么看怎么觉得伤心。大家同胞一场,虽是老天定的不得已之事,还是觉得非常惋惜。有那点时间,即便是用作打飞机,多少也能申请个吉尼斯世界纪录,强似现在水花镜月。

单纯地骂似乎不太厚道,多少要指点一条生路。最后,提交两个方法:

1、每天默念:不管多大腕儿,总得有个价儿。
2、每天默想:艺人爱人民币,我爱艺人,不如我Pass艺人直接爱人民币。

我爱艺人,艺人不爱我。我爱人民币,人民币或许爱我。当人民币爱我的时候,我就可以开价。请四大天王来家里献歌,庆祝自己痔疮手术成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得这么想,人生就豁然开朗了。一个站着的阿Q,也比一群跪着的鲁迅强。

艺人成龙》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