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

有一个古老的世界,唯一神圣的诫命就是“不可以”。那是一个有无数个窥视孔的世界,其上有超越一切的存在,它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它有时候甚至还会和你开开玩笑,告诉你它知道昨天晚上你的卧室里发生了什么。那不是个玩笑,它只不过是想让你再次确认,它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所以,小心谨慎地守护着那些“不可以”,过完你余生中的每一天,如同都是它的恩赐。

又有一个新鲜的世界,唯一神圣诫命就是“你可以”。准确地说,是在另一个古老世界的所有“不可以”之外,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因为神灵已经老去,变得有些不耐烦,不愿意事无巨细关照你的一切。在它所不愿意涉及的那些黑暗的街区,霓虹灯下,你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有的时候,你越是遵循了“不可以”的部分,作为奖励,“你可以”的部分也就越多。你实实在在地觉得了自由,而且不那么倾向于平等。

于是,这两个世界之间的缝隙越来越窄。生活变成了一道选择题,只有两个选项。进入古老的世界,你失去了思考的自由。进入新鲜的世界,你甚至不愿意去思考。在古老的世界里,你因为找不到想读的书而犯愁。在新鲜的世界里,书籍泛滥着泡沫上涨,把你淹没,而你根本失去了阅读的兴趣。如果把两个世界放在一台电视机里,你会发现节目里根本没有可以称之为新闻的东西,但是娱乐和色情节目充斥着所有频道。

需要一种极为精微的心,过着极为精微的生活,才能在这两个世界的交界处存在下来。很容易滑向其中任何一个世界,事实上似乎这才是最简单容易的选择。只要你进入其中任意之一,所有的烦恼都会减少一半。而你如果选择站在中间,烦恼却是原来的一倍,更要费心费力地行走,以免不经意间就丢失了自己。

为什么要走在这狭缝之中?因为在其中仰头可以望见蓝天,低头可以种植兰草。转头去看两边,是两面逐渐逼近的镜墙。其中只有彼此不断折射而形成的虚影,而你在这狭缝中才感觉自己真实存在,分毫不少。可以用真实和道德两根短棒撑在两堵镜墙之间,不过它们也会越来越短,被镜面慢慢折损腐蚀。一面是坚硬的谎言,一面则是深不见底的虚无。天那么高,花那么香,然而路又是那么的窄。

做一个现代人,可真是不容易。

夹缝》上有2条评论

  1.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