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访李开复 Interview with Mr.Kai-fu Lee

【黑通社9月4日,北京讯】Google中国(又称谷歌)总裁李开复先生于今天凌晨正式宣布去职。作为谷歌本土化的领路人,李开复先生数年来的努力 为世人所瞩目,成就斐然。在南方雪灾、汶川地震中,中国人民也见证了谷歌投身社会公共事务的能力和热忱。一个台湾人,不远万里来到大陆,支持祖国网络事业 的发展,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又是怎样的一种情怀?本社记者为此专程夜访李开复先生。虽然告别了数百万的年薪和上千万的期权,李先生却宠辱不惊,儒雅依 旧,和记者在人大东门对面的中关村女人街新疆红玫瑰亚克西烤串店,就着燕京啤酒和烤串,放谈辞职前因后果。

记者:李先生,请问您辞职之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李开复:这下可算是不用过性生活了。在谷歌一天,就要被Fuck一天。开复的同事都笑话说,不是Kaifu Lee,而是Fuck Lee。为此,开复严肃地纠正了他们的语法错误,应该是Fucked Lee。

记者(擦去眼泪):李先生,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您最终决定要辞职呢?
李开复:户口,除了户口还能是什么?你也知道,我的女儿现在在美国读书。我其实内心很希望她能在北京和中国小朋友一起读书,但是我没有北京 户口,交择校费别人都不收。托人办了四年,一直都没有办下来。只有廊坊方面表示,欢迎我过去落户,但是那里没有合适的学校。我研究了北京市的政策,发现有 一条说,只要在北京创业,连续五年纳税三百万以上,就可以获得户口。为了女儿念书,我决定在48岁的时候辞职创业。

记者(哽咽):李先生,很多人对您创业的事情很好奇,方便透露一下么?
李开复:开复一直不愿意向大家透露具体的项目,是为了让大家有一点心理准备。开复此次创业,会和互联网没有任何关系。你也看到我的英文名 了,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有一个梦想—在每一家KFC旁边开一家KFL,开复连锁,简称复联。经过我这几年在大陆的考察,发现做互联网根本没 有希望,不如转做传统的饮食业。

现在做互联网,死得快—每年都有过劳死的程序员和网站编辑。工资低—网站CEO的工资增长速度都没有北京的房价涨得快。没地位—电视台 随便雇几个人,反复在搜索框里输入一些关键字,第二天就可以在节目里曝你的光。没前途—你看马云,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出来宣布:只要一声令下,公司可以 随时交给国家。他是真的不想交,但是他也是真的怕。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给自己壮胆。(这时,李先生转身叫伙计再来十串肉筋,并且要“孜然多多的”。)

所以,我准备开始做一家煎饼果子连锁。我想,做早点不会有太多监管部门,央视也没有兴趣来曝光,不至于每天被Fuck。唯一的难题是城管,但是开复 也知道,如果一个人连城管都能熬得过去,他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环境下都能生存。我今年48岁了,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挑战,我希望每天推车小推车,通过游 击战的方法能够战胜城管,那么我也就能克服一切恐惧,让自己的人生达到更高的境界。如果我连城管都不怕,那么,我也必将不再畏惧生命的终点。

记者和李开复先生都陷入了沉默,大家大口大口地喝着燕京啤酒,却连一个字都不想说。最后,还是李开复先生打破了沉默:

李开复:按照北京话的说法,你知道煎饼果子最牛逼的地方在哪里么?
记者:还请先生明示。

李开复:真实。每一道工艺,每一种菜,都要当着顾客的面进行操作。这就是面对用户操作,同时界面友好。一份煎饼果子就是一份煎饼果 子,它不可能因为当地的法律法规,有部分鸡蛋和油条未予显示。顾客点一份煎饼果子,我就给他一份完完整整的煎饼果子,这就是Don’t be evil的真谛。我就想做一份这样的煎饼果子,给每一个中国人做一份这样的煎饼果子,奉上开复所有的真诚,这是我现在全部的梦想。
记者:。。。。。。

最后,本社记者和李开复先生平分了账单,并祝愿他创业顺利,身体健康,早日拿到户口。

【黑通社为您不负责任地报道一切】

夜访李开复 Interview with Mr.Kai-fu Lee》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