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取其辱一则

蠢爸爸小星

南国都市报《下流“叫兽”视频教坏孩子》

许欣

本报海口10月15日讯(记者 许欣)“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老流氓,他戴着神奇的面具,强奸着姑娘。”几个三四年级小学生在放学路上同时唱起这样的歌曲,家长们听到歌词吓得变了脸色。孩子们却不以为然地说,这是网上“叫兽”教唱的小曲儿,很多同学都会唱。

最近有不少家长和学校老师向南国都市报记者反映,有个“叫兽”视频网站对青少年很有吸引力,小学生们在教室里津津有味地议论着“叫兽”的最新动态,运用刚从“叫兽”那里学到的下流语言和下流动作去攻击同学。这种状况令人非常忧心。老师和家长们呼吁学校和广大家长提高警惕,引导孩子们健康上网,自觉抵制这些不健康的网上信息。

今天中午,海口二十五小四年级小学生文文在南国都市报记者面前演示“叫兽”视频:“叫兽”的形象是戴着面具的猥琐男子,经常手持火腿肠做一些下流动作。节目以恶搞为主,一些流行歌曲被其渗入下流色彩,改唱得面目全非。“我们感到‘叫兽’的话很好笑。”文文说,他们班的同学天天议论这一视频节目。

家住龙昆南路的学生家长罗女士说,这种网站是在刻意毒害未成年人。

《关于南国都市报叫兽相关新闻的回应》
By 叫兽

今天有一家报纸突然写我坏话,我看这标题吓一跳,以为是南方都市报在上次采访我之后阴我一把,故意把我写成大色狼怪叔叔。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南国都市报,报纸名字既然有那么点淡淡的山寨味,估计舆论影响力不大,于是总算放下心来。不过既然人家都给我扣上这么顶大帽子,我不解释一下还是不行呢~真烦,解释这解释那什么的,最讨厌了~~

记者是我最爱的歌手许慧欣的家门许欣同志,从文风和心态来看,应该是个小姑娘,为此我回应如下:

许欣同志莫着忙,听我叫兽对你讲~

首先我不知道这“强奸着姑娘”的歌词是谁编出来的,反正肯定不是我编出来的,我所有的视频都在本主页留有存档,总共也就三四十个,有空的话还得麻烦您劳动玉趾,本着用事实说话的记者职业道德,翻阅翻阅。乱讲乱写是八卦狗仔们的习惯,许欣同志作为大报社的大记者,居然也做这种事,我好心痛,好心痛。好记者,又少了一个……

然后报道中写道:“运用刚从‘叫兽’那里学到的下流语言和下流动作去攻击同学,…叫兽…经常手持火腿肠做一些下流动作”,这我又疑惑了,我说过什么下流语言了?做过什么下流动作了?您要是能在我的视频里找到一句粗口,一句色qing语言,我就算您厉害,找到一句给您五毛钱,找到两句给一块,行不?就算您是道德真君转世,就算贵报社是佛门净地,就算您身边的男同事从来不讲荤笑话,我也不信您真能挑出我的毛病呢。

至于手持火腿肠做一些下流动作…我爱吃火腿肠不行吗?许欣同志你不吃火腿肠的吗?你们报社都不吃火腿肠的吗?现在食品质量这样堪忧,你不捏一捏怎么知道变质没啊?我们家族祖传的手法就是这样检查火腿肠质量的呀!您要觉得下流,那是您想象的翅膀插错了地方吧,往邪道上想歪了吧?小姑娘家家的在琢磨些什么呢?快醒醒,哥哥教你检查火腿肠。

最后“学生家长罗女士说,这种网站是在刻意毒害未成年人。”,啧啧,何其阴毒也,“刻意”二字可真得红卫兵小将乱扣大帽之精髓,看到这句话,我忍不住绷紧了脑中那根阶级斗争的弦,按下了革命教育视频播放键,握紧了手中的红缨枪。但是,叫兽并没有自己建立的视频网站,我所制作的视频,是被网友们自发传播到各个网站的,所以记者笔下的这位罗女士,算是喷杀了一大片网站。另外,我刻意毒害未成年人有啥好处?是挣了未成年人的钱啊还是谋了未成年人的利了?小孩们在小摊上买地沟油炸出来的油条吃,您不觉得他被毒害;小孩们喝着XXXX勾兑出来的牛奶,您不觉得他被毒害;学校乱摊派乱收费了,您不觉得忧心忡忡;小孩书包都背不动了,您没有变了脸色。结果我一出现,完了,所有的小孩都被我毒害了是吧?这一刻,我怎能不无语凝噎。我要像您说的那样是个大毒人,网监部门早就咔嚓我了,难道还等您来写这报道呼吁抵制我?您真当网监部门是吃干饭的么?

悲哀啊。春节联欢晚会上有个男人穿裙子,您怎么不写他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发育造成了不良影响啊。

牢骚发完了,我也该阐述一下自己的立场了,如果有可能,希望许欣同志能摸着良心看完我下面这些话:

叫兽系列视频,是我在网络信息爆炸时代的大背景之下,以影像业余爱好者的身份所制作的搞笑短片作品,从07年6月至今,已有2年半的制作史。我所针对的观众群体,是18-26岁的年轻人,我所宣扬的理念,是“游戏你的游戏,而不要被游戏所游戏”。除了游戏讲解视频之外,我制作了一些与网络民生相关的视频,这些片子的宗旨,是通过恶搞,来讽刺那些丑恶的人、丑恶的事,为弱势之人呐喊,为良善之心摇旗,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在视频中挖苦拖欠民工工资的包工头、讥讽电视上的恶俗小广告、嘲笑电击未成年人的无良医生、怒骂泯灭天良的黑心食品制造商等等。猥琐只是表象,内涵才是真谛,从大陆到香港、到台湾、到日本、再到美国,只要是个视频网站,就会有我的视频作品,这不是我把种子洒遍天下,而是千千万万网友的真心认可,热情传播。就算是IT圈里的传统媒体,也对我多有褒扬性的报道,从未用过“毒害”一类词语。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的智商,是OK的。

我的作品,本身就是做给和我年龄相当的人看,大部分内容只有常看时事新闻的成年人才能看明白,未成年人如果经常看报看杂志的话,也能看懂一些,至于未成年人看我的视频有危害,我觉得约莫是有的,因为我一个月甚至好几个月才出一个视频,孩子们为了等我的作品等得吃不香睡不好,把身体等坏了是有可能的。我承认这是我的错,其他的危害,对不起,关我屁事。家长连自己的小孩在看些什么都没搞明白,怎么教育孩子的?平常都去搓麻将了么?孩子不做作业瞎上网就掐网线呗,不会么?唱点恶搞小曲怎么了,我们是唱着“背着炸药包炸学校”长大的一代,现在不也都好好的,谁也没变成本拉登啊?何况这小曲还是记者自编的。。。不提我还忘了,许欣同志你这小姑娘填词能力不错,有乐感,哥看好你,你一定能变成许慧欣……

其他的我也懒得说了,我本来就是个处处低调的人,经常讥刺各种丑恶现象,我很累,我知道我不会有好下场,但我不希望是被自以为善良的人背后捅中菊花而倒下,我知道许欣的出发点也是想保护孩子,但这一次,你真的错了。我,叫兽小星,不是毒人,只是一个爱玩视频的土木工程师而已,喜欢看我视频的白领女生有很多,希望有一天,你能明白我。

2009年10月16日

于 福建工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