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20091021

秋叶

网友Lilly来信说:

给树洞:

不知道一个三十岁的女人犹豫她的未来该怎么走是不是一种悲哀。我想是吧。

自去年夏天以来,一连串的悲剧发生得让我彻底变颓了。这一年半来我很少跟人提到我父亲,无奈之下被问起只说他不在了。奇怪就奇怪在,连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在了。母亲说那天他同往常一样的一身打扮说出去晨练,然后就没再回来,一分钱没带,手机没带,他还有点轻微的老年痴呆。当时在伦敦的我,听到消息的第二天就赶回老家。那个酷暑的两个月我和妈妈找遍了附近的山头,河流,村子,报纸电视广播登了无数的寻人启事,甚至问了所谓的仙姑,直到现在也没有父亲的半丁点音讯。

然后是我的婚姻。我不能丢下母亲继续留在英国,而他也变了。于是我灰溜溜的回到南方老家的省城,开始我所谓的新生活。MSN关了,QQ总隐身着,身边只有一两个朋友,开始了我的新工作。然而工作了两个礼拜,08年冬至那天,我拉着母亲去医院,因为她总说哪儿不舒服。检查结果让我傻了,腹部大量积水。当时我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果断的从老家的医院转到省城的大医院,联系医生,床位,陪护。。。从消化科转到妇科,最终的结论是卵巢癌晚期。我连哭的时间都没有,也根本没有时间让我适应,母亲就被推上手术台了,然后接下来9个月每月一次的化疗。

然后到了十月。在北京的死党非让我十一期间去北京一趟。她找了投资准备注册一家新公司,满脸兴奋的跟我说:来北京工作吧,我们可以一起去瑜伽,网球,看画展,泡吧,去香港购物。。。于是我试着在北京呆了一周,这个我曾生活过五年的熟悉的城市,我的户口所在地。一周里,我马不停蹄的跟着她见了一拨又一拨的人。这些人给我最大的触动是,他们无论在什么样的年龄段,他们都很有活力,很精神,朝气蓬勃,与灰头土脸只懂抿嘴微笑的我相比,他们活的精彩。也跟着死党去shopping了几回,她回回满载而归,而我一件东西都没买,因为她买东西的地方我承担不起。开着死党的TT在长安街,广场前,我脑子里只想着:我怎么这么颓?没有生活的方向感,没有事业心,没有一段能预见结果的感情,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在这儿的工作,没有任何的动力。同事们都问我,堂堂一个海归怎么会缩在这样一家小公司。我说人懒了。实际上,在这家单位领导能容忍我。工作两周母亲便入院,我请了两个月的假照顾她,领导准了。之后母亲每个月都需要做化疗,每个月我都得不断的请假,去医院陪护。开始看中医后,每两周请假一次陪母亲去看医生,抓药。期间因为特殊的原因,我回了一趟伦敦,去丽江旅行了一周,去西藏十天,准备考试将近两个月。领导理解我,容忍我这大大小小不停止的假。

一次青岛出差,领导也表露了他的想法,比我妈小一岁的领导,激动的搂着我说喜欢我。我委婉的拒绝了。因为在西藏认识了我的巴桑。五个月的异地恋,现在还坚持着。拒绝了领导后,请假也不再容易了。十一节后去北京的这一周我发了邮件请假如往常。却接到领导一个咆哮中的电话,让我立即回去上班,否则‘就永远别回来了’。可我还是在北京又逗留了五天,回到单位,同事低声的说,领导发话了,说要处理我的工作移交。而他本人在我回单位的前一天去台湾holiday了。

去年父亲的事出了后,死党找了个大师算了一卦,很多件事在后来被证实了。于是这次去北京我找了同一位大师,又算了一卦。按大师的说法,我的财地在北京。去北京的最佳时间是今年底明年初的样子。从心底里,此时此刻的我愿意去北京。回国时没选择北京,一是老家是南方的,回国是为了陪妈妈,自然就选择在这个桂花城。二是,当时心里无比排斥北京,当时觉得北京太大了,没有家的感觉,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现在想来,多半是因为想要逃避。北京是个让我伤心的城市,跟EX在这个城市相识,相恋,结婚,出国,回来就我孤零零的一人了吗?无法面对。

幸亏当初选择了回桂花城,因为不久就发现母亲的病情了,而我的工作勉强能支持我的生活。而现在,母亲的病情正朝好的方向发展,这是可喜的。冥冥中,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当时把我召唤回来,在停留了一年之后,也许是我在这儿的使命已完成了,我应该选择自己的路了。

几周前,母亲的主治医生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自嘲她自己是在多管闲事,因为看着我家发生得这些不幸,她非常同情我和我母亲。从一个局外人的感觉,她说我把母亲的位置放的太重了,作为子女,父母有病要顶着是义不容辞的。但子女毕竟有自己的路要走。母亲的病已然是这样了,我还得为自己多考虑考虑,毕竟我要走的路更长。我很感激这位医生。跟我死党说,如果不是先接到医生的这个电话,或许我这趟北京之行还是成不了。

写完这些,很惭愧,虽然心里想去北京,可仍是犹豫。这是我该选择的路吗?要是去了北京,妈妈突然发病了怎么办?接到北京医吗?那她会很孤独,因为只有我一个人能陪伴她身边。在这,家里亲戚时常能过来走动走动,她不会觉得那么寂寞。可在这儿的医院,若北京的工作开展起来,我又无法长期的陪伴她身边,照顾她。而且,真的要再突然发病,情况是难以想象的。光想到这个阻力,感觉奔向北京的心被深深的纠了一下。

纠结。人就这么纠结。

再说一点关于我和我的巴桑吧。从没觉得姐弟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的确发生了。而且开始的这么完美。可他在遥远的西藏。我把自己对西藏这块圣土的崇敬,向往,迷恋。。。等等所有的感情都转换成对巴桑的爱。甚至觉得,他只有在西藏这块土地上,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城市,对我他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有吸引力。考虑到现实,他得安安分分在拉萨做他的公务员。我得在另一方向漂。即便这样,5个月里我飞了拉萨两次,他飞过来一次。我们就这样彼此吸引,两地相爱着。在N多疲倦的时刻,我都有种抛下一切随他在拉萨开一家自己的小酒馆的冲动。梦也只是个梦。唉。

好吧,再说下去我就成了祥林嫂了。罗哩罗嗦的一大堆,估计树洞也该听累了吧?树洞啊树洞,要是你能给我指个方向多好啊。

Lilly

【树洞】20091021》上有5条评论

  1. 你是个好女孩!而且我觉得你得失心没有那么重,属于到哪里都能活得比较潇洒的那种。

    这一年,就多陪陪母亲吧,感情上,也就顺着心意走一年。等她确实有所好转,心态或许会有所变化,那时,你就可以重新审视自己应该怎么做。

  2. 固守着的不安,流动中的稳定。自由太过好不好,不如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3. 1,带着老娘去北京,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当然,肯定很辛苦
    2,自己去北京工作,一有情况马上回家
    3,留在本地尽量找个好点的工作赚钱养娘生活
    4,不再继续跟那西藏的桑巴扯蛋了,越扯越蛋
    5,找个能提供稳定生活的男人嫁了

  4. 我感覺妳的心裡還有夢,只是傷心,怕再嘗試會痛。
    不能替妳作決定,但如果是我,
    我會留在安靜的地方安定自己的心,也陪母親養病。
    有心的話哪裡都有機會。
    保持樂觀就看見好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