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而无道

不要轻易挑战人民群众的道德底线和基本价值,否则他们会蹦得很高,伤人极重。何况人多势众,眼见持有相同观点的人云集相应,也就连思索的功夫都全部省略,全情投入用唾沫表态的行列中去了。而中国的事情往往是这样的:调子越高,讨论的结果越好,其实问题马上要脓疮出头,不得不挑破。传统意义上的孝道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为什么会提及孝道?是因为70世代现在到了尽孝的时候,但尽孝在今天的现实条件下其实又极端困难,而70世代刚好又开始掌握话语权,所以这个问题总要被提出,但是一次次成功地被化解开来。其实,什么都没有解决,无非落了一句80世代的口头禅:超有爱。道理讲得超有爱,人人表达得超有爱,然后人人其实都在咬着牙关。

传统的孝道里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现实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挤满了外地来的年轻人。如果再看一下长三角和珠三角,远游的孝子孝女是绝对多数。好在我们的传统里什么都有,可以随便挑选一样出来为自己辩护,比如:孝子不如肖子。混大地方,出人头地,那么就是最大的孝。更何况还有其他的武备,比如:孝不如顺。孝敬老人,膝下承欢,不如顺从老人的心意,不要违背他们的意志。在这些意志中,光宗耀祖,衣锦还乡显然是传统价值的一部分,也是老人最大的心愿。所以,不远游的禁制也就找到了解药。

但是,70世代内心的凄惶他们自己最清楚。随着年龄增长,冰冷的现实已经越来越清楚地浮现在眼前:70世代是中国所有世代中最后一批尽孝的人,也是所有世代中最先享受不到孝道的人。对上,他们要奉养父母双亲,养老送终,慎终追远。因为孝道所系,责任不容推脱,更何况社会主流价值依然如此。对下,独生子女彼此婚配,未来根本不会有四世同堂,儿孙绕膝的福分。有钱人可以请保姆照顾自己,二老在空荡荡的豪宅里打坐。没钱人卖了房子换成养老金,两口子搬进老人院。中秋、春节被孩子搬回家里团圆一下,节日过完滚蛋回老人院。好似洋人圣诞节里的圣诞树,纯属节日道具。

这就是现在嚷嚷孝道如此响亮的原因—走夜路吹口哨,自己给自己壮胆。70世代自己给自己算一下就知道,退休之后过什么样的生活,虽然可以乐观地宣称是靠自己现在的努力,但是谁都清楚其实是靠自己目前收入的结余。收入的去向有两块:一是抚养孩子,缴纳教育的费用。另一块是奉养父母,支付医疗保健费用,以及提高生活环境质量。很明显,孩子不可以减少投入,因为孩子的未来决定你个人的未来,算得上是一种投资。而奉养父母的这一块,支出增加,意味着可预期的将来自己所能支配的金钱在减少,进而决定你最终是住在自己家里养老,还是卖了房子去老人院养老。

在我博客里曾经有人投递过某种极端状况:父母身患绝症,自己的生活刚刚起步,手头多少有一点小钱。这点钱是用作毫无希望的治疗以达成孝道,还是自私自利一点,留着给自己的美好明天?前者让人问心无愧,但是面对之后的现实恐怕不会开心得起来。后者让人心怀愧疚,一辈子抬不起头,直不起腰来。总之,结果一定不会让人觉得愉悦。

在不那么极端的情况下,人们宣称尽孝,但实际上已经用行动做了选择。装修自己家和父母家,有谁是把父母家装修得比自己家好的?奉养父母抚养子女,有谁是让父母的生活质量超过自己子女的?同样是切割一部分肝脏救人,这世界上是子女救父母的情形多一些,还是父母救子女的多一些?选择已经做下了,而且符合生物本能。

生物的本能使得父代一定要维系子代的延续和发展,因为子代携带着自己的DNA,中国人换了种说法,叫自己的骨血,家族的烟火。因此,在家庭内部爱是单向流动的,而且绝对不可能平等。父母对子女的爱,祖父母对孙子女的爱,要远远超过子女对父母的爱,孙子女对祖父母的爱。父母甘愿为子女做牺牲,祖父母甘愿为孙子孙女做牺牲,以确保后代能够尽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下去,奔向美好明天。

考究一开始说的那些古话,“孝子不如肖子”其实很符合这个逻辑。繁衍出更强大更健壮更能适应这个世界的后代,这是孝道的核心。而作为伦理意义上的孝,本身是为了解决农业时代里一家人挤在一个屋檐下所必需的秩序问题。这么说很达尔文,很残忍,似乎我在鼓励所有的70世代抛弃老夫老母,任由他们自行生灭,自己却直奔自己的幸福生活绝尘而去。

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大家彼此宽容一点,站好最后一班岗。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未来的幸福,也要成全孝道,那么应该赞赏他。有人只想自全,不肯牺牲自己的幸福,那么也没有必要严厉批评。这种两难困境,在未来的世代身上几乎不会发生。因为从这一代人开始,从他们自觉自愿消失在老人院里,整个社会就已经改变了。就算是30年后调门比现在还高,呼叫传统道德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作为独生子女的小朋友们奉养不起12个老人就是奉养不起,分不了身就是分不了身。那时候不存在什么两难选择,因为根本就没有选择。

身处这种困境,是作为过渡世代所必然面临的命运。只是有一点需要强调:大家原本不需要那么狰狞。当社会出现丛林法则,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进行残酷淘汰的时候,往往是因为福利和保障上出了问题,以至于不能让人有尊严地生老病死。那么,作为过渡时代,应该想着后人,现在开始就为他们做点什么。不单是把后人从传统的孝道中解脱出来,更重要的是能让自己体面尊严地走进老人院,获得医疗和养老保险的支援,不用指望着孩子牺牲自己的未来,再尽什么孝道。相濡以沫固然令人感动,但彼此相忘于老人院可能更为现实妥帖。

总之,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狼和狼之间的关系。不要到了我们这里,情况仅仅是反了过来,而且还高举着道德的牌子。

孝而无道》上有3条评论

  1. 有差别的是人,倒不在环境。父母也是。总不能经历了捌零年代的溺爱孩子,到了零零年代又出现不自立的父母。金钱所不足的,至少精神上应该有风骨吧。这样拧巴的感情关系真是遗毒不浅。不过,我想有选择的人,至少不是真困难的人。

  2. 以此为戒吧,为人子女的时候尽心尽力,为人父母的时候尽量独立。
    总会有艰难取舍,生活形式所迫。

  3. 社会进程太快,做父母的智慧和责任不能再随社会大流,无时无刻不考验着个人智商和情商。这个挑战真是很大,难怪很多教育水平高的人反而不想传宗接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