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潮州粥

2008年的时候,由于身体欠佳,所以只能连续喝了三四个月的粥。我向来是个肉食动物,粥从来不在我的食谱上。更何况每次看到那一碗粘稠的东西,我就总联想起以前邮局里的那一盆公共浆糊。不过情势所逼,要么喝粥,要么玩完,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玩够,所以就只能喝粥。连着喝下来之后,发现粥也并不是那么难喝。虽然都可以用清淡来形容,但是清淡之中各种粥品的滋味大不相同。领悟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正坐在粥店里发呆,用舌尖把一颗小米抵到门齿中间,然后稍微加力,于是舌头就闻到了一股清香,感觉到土地的承载和生发之力。

2009年的时候,由于工作关系,所以经常飞深圳。夏天的深圳又闷又热,下车到宾馆的一小段路也能让我披身大汗。炎热吞噬掉了所有精力,整天都觉得恹恹的,没有胃口。后来就被拉去喝粥,通常是晚上8点之后,稍微凉快一点,步行到排挡点粥。那时候第一次喝到了虾蟹粥,觉得鲜美无比。虾蟹膏融在粥里,和北方的白粥相比显得性感非常。即便天气如此炎热,喝下热粥后更是出汗如浆,但是贪图口舌上的快乐,还是一碗接一碗,嚼得满桌都是虾蟹甲壳。

回到北京自然念想不已,觉得如果这里也有一煲美味的虾蟹粥的话,倒也不妨长做帝都人。人们总是说北京什么好吃的都有,理由是全国最好的馆子最好的厨子都汇聚京师。这话对也不对,最好的馆子和最好的厨子都在北京,想吃什么就有什么,这话可能是真的。但是,这什么和什么之间,区别却有天渊之别。比如说,朋友都知道我是云南人,总喜欢带我去云南馆子吃饭。而每一次他们提出邀请,我都敬谢不敏。老实说,北京的云南馆子我吃过很多,包括许多云南人吃了大赞正宗的。可我吃完之后,只恨自己的名望不够。因为如果我的名望足够,大概老板会请我题字,那么我就可以大书“扯蛋”二字,以泄心头之怒。

小馆子做菜,食料、调料、火候上一样差一点点,每样都做到90%。问题在于,滋味是所有这些元素的连乘结果。一样是90%还尚可,两样是90%,结果就是81%。样样都打折下来,最后这滋味可能距离原味有几百万光年。高档馆子号称有空运、有大厨,且不论真假,不过价格是上去了。既然要掏更多的银子,势必也要和原始的滋味做严格的对比。吃来吃去,哪怕价格再高,总感觉差了一点点什么。套用Google的话来说,终归是云南菜of北京,而不是云南菜in北京。不in而of,那就是Out。想一想看,云南野山菌火锅也提供麻酱料碟,怎不叫人泪水涟涟?

烧菜的工艺流程太多,结果也就很难把握。相对而言,我觉得流程越是简单,那么也就越有可能保持原有的风味。如果云南的甜橙直接用飞机运到北京,从采摘到大嚼之间只有12小时的时差,而且根本无需加工过程,我就不信味道上会有多大的变化。所以,粥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它制作简单,没有太多加工环节。回到北京之后,我发现了一家合格的潮州粥店。

这家店位于朝阳区政府对面,神路街。具体怎么走我也不清楚,就知道附近有一个很大的牌坊,牌坊一面正对主路,背面就正对神路街。粥店没有招牌,因为一前一后是两家店。临街的一面是一家俄罗斯的点心铺,门头上写着我根本不认识的俄罗斯文字。只有大门右边写了两个很小的中文字,不留神根本看不出来,而且我彻底忘了它写的是什么。进了俄罗斯点心铺,继续往里走,装修一变,全都是中式家具。里面放了四、五张桌子,那就是传说中的潮州粥店了。

老板是一位东北女人,大厨是一位潮州师傅。做一煲粥需要半小时时间,所以最好打电话先预定。没有主菜,也就没有菜单,到这里只有两件事可以做:喝茶,喝粥。粥有许多种组合,你若不问,老板也不会对你说。我个人喜欢虾蟹粥,点半斤虾一斤膏蟹,足够一顿晚餐。这个组合有两点是我的大爱,一则是粥里有膏,鲜而甜,滑而润,滋味悠长。二则是虾有专门的料碟,尽显虾肉本味。对于虾来说,能在这样的料碟里走一遭,不枉背负了鲜虾的名头。大冷天里来上这么一煲,出门走在冰雪路上都是暖的。

由于是海鲜粥,所以人均消费在50—100元,不算便宜。台子又少,所以还需要预定,免得排队等候。我很犹豫是不是要介绍出来,因为这很可能导致我奔波半城之后,连个位子都抢不到。不过,我也宽慰自己说,这地方很难找,而且不是北方人熟悉的做法,大概不会有太多人蜂拥而去。偌大一个京城,相信也会有同好之人,希望他们能够如我一样,心满意足地喝到一碗喜欢的潮州粥。

粥店电话:85622614

++++++++++签名++++++++++
width=480 鲜花和墙
摄影:方加玮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京城潮州粥》上有4条评论

  1. 第一次翻过来看原址。平时一定已经抢满了座位了!

    今天看了月光博客介绍的Tor做代理的方法,于是再加上autoproxy,终于能在网络世界里畅行无阻了。

    看到这里的冷清,几要内牛满面。不过我相信大家都用reader和email天天看呢~

  2. 呵呵,我喜欢潮州的田鸡粥。

    白石洲里面有一个潮州人做的粥特好喝,就是只在晚上摆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