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每年春节都会在Blog上问候海外同胞,因为自己有过独在异乡过年的经历,所以在自己合家团圆的时候还是会有挂怀。金龟换酒同学在除夕那晚用汉乐府里的诗歌留言,想必那是所有异乡过客的心情:

高岗种小麦,终久不成穗。
男儿在他乡,焉得不憔悴!

不过,看起来今年没有回家过年也不算是什么损失。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年味最淡的一年。街道还没有用红色的绸缎和布匹包裹严实之前,春节就已经到了。除夕的晚上,我出去放烟花,已经完全不复去年的盛况,更难以想象前年烟火空袭全城的奇景。十二点一过,各家偃旗息鼓,不再像以前一直噼里啪啦到三、四点。今天起床,街道上安安静静,连车声都很少听见。过去初一就有许多店家开门营业,春节酬宾,摆放音箱和舞台做促销,但今天只有满街的烤羊肉串。

有一种解释说是人们的选择多了,未必都呆在城里,许多人选择外出旅游或者自驾游,所以城里一早就撤空了。这也许是真的,我的一位朋友已经连续多年不在家里过年,他现在正和老婆在大溪地潜水。不过,我依然怀疑是否真的有那么多人愿意舟车劳顿,把过年的休息时间拿出来做长途旅行。更何况这根本解释不了为什么没有那么多烟火,除非一夜之间中国人都环保了。

还有一种解释是对未来的预期看低。今年收入5万,如果预期明年有20% 的增长,那么人们会拿出一千块来买烟花爆竹。同样是收入5万,如果预期明年没有增长,或者生活成本会上升20%,那么拿出200块放烟花烧掉都会让人心痛。不过,各项数据都显示经济已经复苏,没道理说国民的信心反而降低了。也许,是房价和物价反弹带来的影响,让人们潜意识里认定得省着花,以应对来年更高的生活花费。

无论是什么原因,年味淡了是真的。人们从各地纷纷返家,团圆了之后却没有什么事想做,或者说,没有什么事是自己真想做的。要说和过去相比少了点什么,我觉得是激情。像是在奥运、国庆等等大型庆祝之后闹到脱力,人们有种懒洋洋的劲头,所以,最后是春节奔向我们,不是我们奔向春节。

这一点,和隔着几个时区之外的诸位,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们过了一个相同滋味的春节。也许多年之后,当真四海一家,所谓春节最终变成了一个公众假期,那么我们就会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相逢,在那里贴上一道春联。

+++++++分割线++++++++
 鲜花和墙
摄影:方加玮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年味》上有1条评论

  1. 大家都用GoogleReader阅读的吗?这里的留言变的好少,不过却给了我很多坐沙发的机会。呵呵,谢谢大家,菜头以及大家新年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