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

在Twitter上公布了自己的一个发现:各地都在做旧城区改造,城中区的繁华老街大多都被夷平,然后重建了一批仿古建筑,甚至是现代建筑,变成步行街或者是商业区。但是,往往这样的改造完成之后,昔日的繁华就一去不复返了。本地人基本上不会再去逛,街上往来的都是周边地区甚至外地来的游客。觉得眼前的景象,就是这座城最具魅力和人气的所在。

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昆明市先后就有长春路、青年路、武城路、金碧路显现了这种兴衰的过程。在Twitter上,许多网友也返回了各地的报告:

raptorz:最新案例是吴江路东段
ouzhibin663:广州西关恩宁路段
startime :运城二郎庙金街
zhufengme:天津老城厢及官银号地区应该也属于这种现象
dsz95520:太多了,西安现在除了回坊里的少数民族,市区里其他地方都被拆迁了,没有老街,只有仿古街
vince0741:隆福寺啊隆福寺….一把火烧走了百年人气,一个黄金发展时期就那样被竞争对手轻易挤掉了,不再回去。
royalshi:说到老街消失,福州市区内消失的还不仅仅是三坊七巷,毕竟那还只是一个标本;而其他活生生的、还在起作用的老街“被改造”,才是杯具所在,福州市内的就有:木作一条街“茶亭街”、铁作一条街“横街”、木器一条街“通街”(玉环路)等等
rexcel_me :蘇州山塘街也完全冷清到一個不行,只剩少少遊客
tanqiang :上海10年前拓宽复兴东路 把原来的居民小业主全部请到浦东 造成豫园地区和老西门地区的元气大伤 至今仍然灰头土脸的。老西门商圈以前是和徐家汇 五角场 齐名的如今暗淡无光。
hubljn:济南的泉城路+1
zhjyh:青岛的波罗油子也消失了
122423318:补充:大连天津街

当然,也有相反的例子:

youyancanbei:杭州的情况倒是改一条火一条,从河坊街到小河直街到南宋御街。为虾米,思考中。
HuangTingJiao:海口老街改成步行街还不错

回想二十多年前,昆明的长春路上人们连衽成帷,举袂成幕,热闹到寸步难行的程度。我的一位同学家在路东尽头开了一家清真馆子,叫做“东升楼”。全木质结构,楼梯笔直逼仄,踏上去咯吱做响。但是,这样一家馆子却生意兴隆到无法转身的程度。一来是营业时间长,他们家就在两个街区之外,早出晚归无妨。二来是提供美味而廉价的饮食,即便没有多少钱,可以花五毛钱买一碗饭,牛肉汤免费,周围的摊贩都在这里解决两顿饭。

后来,长春路改造,夷平了所有这种旧楼,新建了各种高楼大厦,一楼都是窗明几净的大商场,马路从两车道变成了四条。与此同时,这条街就此消亡。即便在节日里,繁华程度尚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可以称之为冷清。我同学家在改造完成后,也的确想过要继续开饭店,但是地价远远超过了他们所能支付的程度。起码凭借免费牛肉汤,完全不足以维持一家饭店经营下去。随后,连他家都被拆迁了,搬到了三环之外,开饭店更是成为遥想。

我想说的是,拆建改建一条老街,萧条一条老街,这是表现的现象,之下的原因是摧毁了原有的城市生活本身。老城区的几条横纵街道之内,聚集了各种小商贩、手艺人,从生产到销售,都在这个范围内进行。一座城的人,在这么一个小范围内完全可以满足所有的生活所需。拆除其中一条,可能就此彻底摧毁它存在的生态基础。也许,菜场立即迁到了一公里之外,曾经稳定的供货商可能只能跑到城郊继续销售,那么一家饭店的成本会因此骤然升高。更不用说由于地价的上升,而造成小吃一类的食品再无生存的空间。

老街严格讲起来,根本不算是现代城市文明的一部分。在老街上的生活,不是城市生活,而是市井生活。人们住在这里,同时也在这里赚钱糊口。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整体上的氛围亲密而封闭,所谓商业环境其实就是人们的生活方式。人们喜欢老旧的建筑带来的安全感,喜欢本地人服务本地人的亲切感。但是,在城市生活中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而且也根本不再需要。

城市生活按照功能划分各种商业区、住宅区、学校区。一个人住在哪里,和他在哪里工作往往没有关系。人们按照社区居住在一起,但是彼此根本不认识,也没有可以共享的生活和文化背景。人们需要的是便利的交通,专业化和标准化的服务。彼此疏离,以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它最大的特点在于:中国人迄今为止根本不适应这种模式。

老街改造,就是用城市化取代市井生活。强行把人们驱散,送进划定的区域之内。改造完成之后,街道还在,名称还在,但是那些有紧密联系的人和环境消失了。市井生活所需要的各种廉价商品和服务无法支持高地价,于是街面就被商业机构和品牌商所占据。而中国人并不喜欢经常去这种商业街,这里街道太宽,无法把人群聚拢。灯光太亮,让人无从遁形。店面装潢太新,让人有压迫感。更不用说那些巨大的廊柱,人走在其下,越发觉得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和自己的渺小。它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你并非是这个城市的主人,你只是一个消费者。在这条街上的所有的快乐,取决于你的银行户头里还有多少余额。在这个城市里是否会感觉到舒适,取决于你是否能够实现自我价值,是否是一位成功人士。

我相信,再过几代人之后,人们会习惯这样的城市生活。可惜的是,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在每一个城市里保留一点市井文化,而不是全国千篇一律地效仿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人们总可以有所选择,在华灯初上的商业街徜徉,或者是在老街上挤挤挨挨。

两年前,我曾经去过远郊区的官渡古镇。在一条破碎深邃的小街上,人们在米线店和摩登粑粑摊位前排队,我一时哽咽,说不出话来。

+++++++分割线++++++++
 鲜花和墙
摄影:方加玮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老街》上有3条评论

  1. 杭州的情况,好像和你说得不一样,老街的房子都没拆,都是修缮完了然后原样开放,原住家/商家可以选择搬回,所以是真古董不是假古董。这个可以到网上去搜搜小河直街,南宋御街就知道了、

  2. 届四赠府和开发桑联合搞地残的结果。一条老街得往下拉多扫房价哪

  3. 回了一趟家发现冒点头的二线城市都在修地铁,仿佛有了地铁就跻身一线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