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媒体撞了一下腰

今天早上,循例找了张美图在我的微信公众帐号槽边往事(微信号:Bitsea)里发布一下。手抖去看了一眼订阅人数,发现增长了接近一千人。前天在脸上开了一刀,今天就多了一千人,难道是大家对我的整容效果有很大期待?好在微信的互动非常简单,我立即发了一条询问新增订户:各位大大,你们是怎么知道小可帐号的?

5分钟之后,两百多条答案潮水一般涌来。大约超过90%的用户都回答说,是因为腾讯网的科技频道发了一篇文章:《最创新的十大微信公众帐号》(链接),里面有关于我的推荐。另外有10%的回答是通过朋友推荐,以及其他形式。我顿时觉得这件事情有趣极了。

回想起来,我是在8月29日开设的微信公众帐号。两个月时间内大概发了200多条信息出去,订阅者的增长有两次峰值。一次是我在新浪微博做了一次推介,面对我的15万粉丝发布了帐号信息和二维码,结果在24小时之内获得了2000订户。另外一次就是今天早上这一把。其余的时候,订户增长稳定而缓慢,大多是通过两种途径发现我:1、在朋友名片下发现《槽边往事》的Logo。2、在朋友圈里看到朋友分享的《槽边往事》内容。

啊,一个个字写文章好麻烦啊。让我快进一下吧!这样,通过以上的论述,我们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微信的公众帐号需要媒体平台帮助推广。无论是我在新浪微博上以自媒体形式推广,还是腾讯科技发布推荐文章营销,媒体的威力都是惊人的。见效快,增长明显,当事人暗爽不已,用户为了新鲜的玩法和资讯而开心,皆大欢喜。

不过,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感受却稍微有点不同。我做过许多耗时极长,收获甚微的事情,因此对一个事物的发生发展有不一样的看法。以我的博客为例,每天更新一篇以上这种行径,我做了好几年。而这些文章里能够被杂志和报纸看上,采编过去付费给我的机会十不存一。但是,经年累月的这么写下来,即便后来我很少更新,但是我的读者却不会因此而散去。只要我回复更新,他们自己又会回来。也就是说,我慢慢地收获了一个10K级的读者群,他们愿意读我的文章。我相信,通过媒体的推荐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达到这个数量级,但是这些人如同潮水一样来,又如同潮水一样离开,最终不会剩下多少。

具体到微信的公共帐号,还是从后台数据看,订户增长只是一个数据分析维度。另一个维度是用户的回复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每日回复数从几十到上千都有。我手头刚好有一个最新案例,这是周一(11月5日)晚上21点发布的一条消息,纯文字,无图片,无链接。结果,由于它引发了大约24页的回复,每页50条。不妨看一下截屏:

和我在帐号里发布的其它资讯类消息相比,这条信息引发的互动量是惊人的。上面说到有10%的用户是通过朋友推荐或者其它形式发现的我,这条就是近期的一个主要途径。当然,这种形式引发的用户增长和媒体推介相比,目前的数据是1:9。但是,媒体不可能每天都推荐我的帐号,推荐而来的人觉得和宣传并不吻合,那么也就走了。但是,因为截屏这条信息而来的人,以及因为大量类似带有人情味的信息而来的人,可能会长久地留下来。因为每一条这样的信息,都在我和用户之间建立起了一种情感纽带。我们都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可以看完每一条回复,但是我不可能一一回应。但是,发布信息这一行为本身,带有我在信息本身之外要转递的东西,这种东西可能比单纯的资讯更为恒久和强大。

所以,我在考虑所谓的“新媒体”是什么?选择新锐的内容,更切近目标的一手访谈资料,这是和传统媒体做竞争,是新媒体的可选项。不过,从长远来看,没有足够多的资源支持,这条路大概不会走很远。因为发布平台和载体发生了改变,但是采写新闻的成本并没有下降。一帮前新闻人做的“新媒体”就是这个路数。这条路的另外一个分枝是走赫芬顿邮报的路线,做新闻摘编和二次编辑,类似虎嗅现在走的就是这一流。顺带说一句,虎嗅网用了我的博文,然后给我加上一个“互联网活化石和菜头”的做法,我并不承情,用“老不死”我觉得可能更恰如其分。

无论是哪一种,它们都是传统媒体行业的移动互联网延伸。可是在于我,我对媒体的想法要更为原始一些。媒体干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报道新闻,揭示真相?那人们要新闻和真相干什么?为了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那要这种理解干什么?不理解能不能继续生活?我所能想到的最遥远的答案是:媒体提供了一种感受,一种人和人,人和世界紧密联系的感受。如果再极端一点来说,联系本身就是媒体。如果媒体提供的内容服务,无法让读者产生彼此联系的感受,没有产生“同在”的感觉,那么读者做的仅仅会是浏览而已。“你看新闻了吗”,这句话在过去的意思是问你昨晚有没有看电视,如同问话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后来,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早上九点打开新浪首页,我们是否都访问了同一个网站。而在今天,这句话的意思可能是你有没有同他一样的刷微博,转发或者评论。媒体是一种介质,让人们感觉到彼此之间通过介质联系在一起。

回到文章的开始。微信近乎顽固地拒绝任何媒体化的尝试,不愿意提供更显眼的公共帐号推荐位,不做公共帐号索引和列表,强硬地迫使公众帐号的使用者废弃以往的媒体形态推广方式,未必没有它的道理。在一个月前,我也把读者增长缓慢,推广不力的责任归结为微信的运营策略和产品结构。不过,我现在有了一点点新的感悟:手机那么私人的一样物品,你作为一个媒体想要打入其中,难度就和受邀去别人家吃饭而非餐馆饭局一样。以何种形态,何种方法进入别人的手机,决定了你最终在多大程度上被接纳。如果以每天推送三条资讯作为目标,那么别人为什么不去下载专门的新闻客户端,或者直接刷新微博,而非要在微信这种和朋友亲戚联系的人际网络里容纳你呢?

我认为微信的公众帐号读者增长缓慢是一件好事,信任这种事情大概是急不来的。同时,摸索适合微信的新媒体形态也需要时间和打磨。对此,我有信心。记得朋友圈刚推出的时候,头半年打开“附近的人”,十个人里最多有一个在ID后面有一个七色环,表明开通了朋友圈。而现在,这个比例大概上升到了六、七成以上。我的微信号被媒体推荐了一下当然觉得很惊喜,不过,大概前路会更漫长,而且也未必是从这种路径走下去。

最后,我早上发布10:41分的那条来路询问,现在是12:08,我收到了16页回复,一共800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