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发布会

在网上看过很多次乔布斯的发布会,今天有机会亲自参加了一回魅族在水立方的新品发布。我不懂手机硬件,也不懂工业设计,更不懂得用户体验。但是,我还是非常珍视这次机会,因为此前的人生里不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魅族这次推出的产品叫MX2,今年1月1日魅族发布了MX,这应该算是魅族智能手机的王牌产品。因此魅族很看重,请了蓝色光标负责PR,专门包了水立方作为活动场馆。蓝色光标也不负重托,整个发布会现场如同梦幻一般,为蓝色的基调所包围。单开了水立方的5号安检口,这样嘉宾走过通道,绕过水立方,来到会场门口时,可以看到一轮明月刚好照在蓝色的魅族MX2标志上。

会场布置得很简单,观众席分为左中右三个区域。媒体和嘉宾在中央和两边的头三排,供应商在左边方阵头排,其余的座位全都给了魅族粉丝。他们整整齐齐穿着蓝色的外套,整个会场感觉是被热情的魅族粉丝给包围了。发布会前台很简洁,只有一个讲台,上面是一根麦克风和一瓶矿泉水,台上孤零零放着一个提词器,之后就是巨大的投影屏幕,用作放PPT和视频。

魅族的创始人J.Wong没有出现,代表他的是CEO白永祥。白永祥负责第一个环节,介绍MX2。关于这个人的资料少得可怜,据称是魅族工程师中的大佬。白先生穿了一件深紫红色的套头圆领长袖秋衣,年龄颇大,有些秃顶。他的普通话非常不标准,但是讲话很慢,然后在重点字句上重复。我怀疑他接受过专门的彩排或者是训练,会反复强调类似“革命性”、“卓越的”、“优雅的”、“最棒的”、“独创的”、“精致的”这样一些词汇,和老乔做的事情完全一样。

说实话,白先生不是一个很好的演讲者,他总是要把PPT的内容全部念一遍。这样一来,他和整个会场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反差,似乎彼此都格格不入。不过,这个人却让我有些感动。因为当他谈到制作工艺,材料选择的时候,讲话会突然流畅很多,明显是非常熟悉,完全没有背稿子的感觉。他让我想起南部那种务实、朴素、专心做事的工匠。这种人不善言辞,态度生硬,但是因为专注在做事上,往往能做出很好的活计来。他努力去讲PPT,带着显而易见的笨拙,但是这种笨拙很可爱。

魅族的MX2我无法评价,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用过这种手机。我曾经见过一台MX,做工和设计都不错。其中有一个细节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它的后盖是坏的,盖不严。原因是魅族手机必须到专卖店用专用工具才能打开后盖,才能更换SIM卡,于是有的用户嫌麻烦就用钥匙撬开。一旦撬开,结局必然是固定轴断裂,后盖就再也不能严丝合缝地合上了。这是一种设计上可以理解的偏执,但是达到这么强烈的程度却让人过目难忘。

MX2延续了MX的设计,做工更为细腻一些。整个发布会最精彩的部分也在这里,现场播放了一段VCR,拍摄了如何用激光点焊不锈钢骨架,以及如何在机器内部和后盖上刻字。所有的VCR都应该是请专业公司拍摄,很专业,也很漂亮。于是两翼的粉丝团体不断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喝彩和掌声,仿佛那不是一部手机,而是神赐之物正在飘降。

我个人不喜欢闪闪发光的不锈钢,对魅族MX2的白色后盖也完全无爱。这个无关设计和质量,是纯粹的个人审美所致。魅族在产品上做了很多减法,希望保持一种简洁明快的风格。这一点我很赞成,但是表现出来的方式却不是我所喜欢的。因为对于我来说,简洁本身意味着和光同尘,它是干净的,但绝对不是崭新的。它应该是单一均质的,但绝对不应该反光。魅族MX2金属边上的切割痕迹,以及后背强烈的白色光芒,让它在简洁中带了一种妖异的感觉,似乎心意难平,要大声说一点什么一样。此外,简洁有一重意蕴,意思是能够打败时光,那就应该收敛光芒,仿佛过去就是这样,现在依然这样,未来还会这样,有一种很坚固的东西在里面。相信很多喜欢魅族的人不会赞同我的看法,所谓“做人低调,做事高调”,风格强烈一些的魅族产品更能帮助他们认同彼此,找到情感发泄的渠道。

对于这场发布会,整体感觉是在一个变化的中间。那种朴拙的南方精神,貌似不得不在这个喧嚣的时代里让一点步,所以有了这场发布会,要努力做出一点“范”来。于是,可以看到非常现代感的发布会设计,非常专业级的VCR制作,非常类似乔布斯的发言风格,甚至,魅族的某位经理在台上谈到了日式的审美,一直讲到枯山水。一切都在朝着一家正规化的,市场导向的国际大公司的路数上走。但我还是喜欢那种沉默做事的南方风格,喜欢北京所没有的笨拙和踏实。热闹总是会有的,而唯有在沉默中才会有好的产品出现。这个时代里有太多演讲家,太缺乏好的工匠了。

《少年Pi的奇幻漂流》观后

最重要的信息最先说:
1、5分制给3.5分。
2、推荐2D观赏。
3、没有血腥暴力恐怖镜头,可以带小孩子一起看,但记得要找配音版。
4、我自己掏钱买的票。

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链接),现在来讨论一下电影吧。说到这部奇幻漂流,之前我一直觉得它和电影《大鱼》很神似。看完小说之后,心里默认出现的导演就是蒂姆.伯顿。都喜欢说蒂姆.伯顿什么黑暗系,什么哥特风,我就觉得他是个有童心的导演,想象力无边无际,最适合拍这种奇幻电影。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是李安。不过李安也很好,他改编原著的时候发挥稳定,拍出来的片子和原著相得益彰,这是他的长处。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那种把极为恐怖的事实变成童话的活计,并非是小说作家的原创。想一想看,《野天鹅》里公主跪在荨麻上,《灰公主》里两个姐姐砍掉的脚后跟,以及阿里巴巴用热油一勺勺浇死40个强盗。它们仔细想起来,不都基于极为恐怖的现实么?但是好故事就得这样,喜羊羊和灰太郎面对着同一口锅,强烈的求生欲和食欲发生碰撞,才会有想象力上下其手的空间,成为一个绵延不断的传奇。

坦白说,李安导演在这方面不算是很强。他擅长绵密的编织情节,用翔实的细节和镜头把电影支撑起来。如果你看过原著的话,会发现头30分钟的戏份虽然被很多人抱怨为乏味,但是里面许多台词都有来处,而且和后续的情节对应得丝丝入扣。看过原著的人,在这些小点上会非常喜欢,觉得导演在银幕后面和自己交流读书心得,彼此心领神会,就像是共享了一个秘密。

与此对应的是,片子镜头努力做到了美,可缺乏灵气和想象力。看过电影的朋友回忆一下,有没有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除了海难部分,几乎所有的“奇幻镜头”基本都在静止的睡眠上?无论是发光的水母和海藻的一场戏,还是浮岛上的淡水井,或者是漂流过程中的霞光漫天,统统都是在静水上。因为只有在静水上,李安才方便把大海处理成一幅画布,好在上面渲染各种光影和特效。只是这么一来,不免让人感觉到很乏味。当然,当然,这里也可能有一个很强的辩护:李安在这些镜头处理上,故意强调了这些和现实悖反的地方,以此强烈暗示整个故事无非是脑海里的一场想象,所以用这种主观想象的表现手法。仁者见仁吧,我个人觉得太重复,不是很喜欢。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片子的节奏。我认为要讲述这种悲惨现实的童话版,就一定要轻快流畅。就像是讲述自己的悲剧人生时,唯有用仿佛在讲述他人故事的冷静口吻,才可能让听众觉察到这种刻意的疏离之后倍加感受到当日的沉痛。李安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节奏上怎么说呢?有点结结巴巴的,不是很通顺。前三十分钟之所以有人感觉到沉闷欲睡,原因就是倒序不够顺滑。从名字讲起,到背诵了四黑板圆周率的小高潮,没有一种自然流利衔接的感觉。而是重复让同学们取笑名字,取笑,再取笑,显得手头没有多少办法。从谈论宗教开始,再到宣布要受洗,又构成一个小情节的高潮,同样也不是很顺滑,好像少年是专门找了本信仰手册去体验宗教一样。不过,也不好过分指责李安。因为印度少年的生活距离他太遥远了,让他拍出《美国往事》,或者《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那种感觉,有些强人所难。

最让我失望的是关于孟加拉虎的处理,原著中一人一虎的对峙关系是最精彩的部分。进退之间,扣人心弦。李安的镜头之下,那头老虎像一头真的老虎,反而是全片中最真实的角色。可在我看来,这部片子里的老虎应该如同拥有灵魂,可以用眼神和人对话才对。如果它能长出双翼,腾身飞起,我也不会觉得很突兀。毕竟,这是一个奇幻故事啊。更何况这头老虎存在的意义,就是主人公内在自我的投射啊。它怎么会是一头普通的老虎呢?

总体而言,李安中规中矩地把原著变成了一部电影。中间有一些极为炫目的镜头,例如巨鲸跃出水面的一场戏,让我想起了徐克版动画片《小倩》的开头。他很忠实地按照小说的叙述,把故事复述了一遍。结尾的时候,大概是找不到合适的电影手法,如同小说中那样,以主人公自叙的方式,给出了故事的另外一个版本,让人觉得不够解渴,也不够止痒。我想,最大的原因有两个:1、李安没有切身的印度生活经历。2、李安对大海的了解和喜爱,远没有达到卡梅隆那样的狂热程度。

有人说,这部电影可以跟《阿凡达》相提并论。我并不赞同这种说法,因为《阿凡达》里有一种童稚的狂热,就是一点一滴把自己的狂野想象完全表达出来的笨拙。李安没有这种东西,他需要做的是把原著一点一滴搬到银幕上去,如同一个工程师那样一丝不苟。如果把电影是为一种商品,《少年Pi的奇幻漂流》是毫无疑问的年度精品,可它并非是一部经典。值得你周末去电影院看,但是不会在多年后一再重温。

偶发孔雀

如果一只狗被人叫做“猫咪”,每天喂小鱼吃,被逼抓耗子,它估计不会很开心。不过要我说,这总比做一只流浪狗要好。无论你怎样扮可爱,甚至主动去抓耗子,人们也当你是透明看不见。尤其是一只被全世界都当作了猫咪的狗,也许自己究竟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没错,我这是在说J.K.罗琳。上周看了一集她在《囧司徒每日秀》里的访谈,内容是推销她的新书《偶发空缺》。一本讲述英国某小镇议员暴毙之后,小镇陷入争夺这一议席的无尽纷争。打完这句话我都觉得犯困,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有勇气读完全书的495页。考虑到中文比英文要简短得多,这让我倍加同情Amazon上1800多个读完而且还写了评论的人,这是一种怎样神经的精神啊?

J.K.罗琳就是《哈利波特》,可罗琳未必觉得自己仅只是《哈利波特》。这本《偶发空缺》应该归入严肃文学的范畴,罗琳想以此证明她除了写魔法学校之外,还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小说家,可以写那种正儿八经的小说。不过,看起来她不够成功。豆瓣上给出了8.1分的高分,不知道这里面有几分属于《哈利波特》,又有几分属于《偶发空缺》本身。Amazon上给了5分制的2.9分,打一星的人最多,其次是打五星的。

这里有两种不同的评价体系。一种是纯世俗的功利视角:和籍籍无名相比,让全世界接纳你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而在这里更进一步,想要让世人按照你希望的方式接纳你,这几乎就是贪婪了。因此,J.K.罗琳没有必要去写严肃小说,继续她的奇幻文学路子走下去就好了。大家高兴,自己有名有利,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证明自己呢?

另一种则是文艺的视角:《哈利波特》这条路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那么就没有必要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了。因为即便继续前进,也无非是在重复自己。《哈利波特》是一个创造物,对于创作者而言,最大的挑战永远应该是继续创造新东西,不断和昨天的自己告别。直到穷尽一切可能,已经无需再用笔来表现世界,才能说得上是功德圆满。在这个意义上,再写一部《哈利波特》式的奇幻小说没有丝毫意义。

有没有两条路都走的可能?当然有。恐怖大王斯蒂芬.金写了大量赚钱的通俗小说,于是被主流文学界白眼。老兄于是写了一本短篇小说,纯文学,纯文艺,略带一点奇诡,叫做《四季》,其中《肖申克的救赎》等三篇小说都被改编为电影。金从1974年出道,写了《魔女嘉莉》,1982写的《四季》。从此之后就一路继续顺着恐怖小说的路数狂奔下去,大约是《四季》一周狂销28万本大获成功让他那颗纯文学的心灵得到了足够抚慰。21年之后,美国国家图书终身成就奖授予斯蒂芬.金,封神成功。

J.K.罗琳有没有斯蒂芬.金的这种好运道?我不是很确信。如果按照她现在《偶发空缺》里的这种写法,估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起码就现在而论,《偶发空缺》里的帕格小镇远远不能同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相比。帕格小镇风雨飘摇,人迹罕至,而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已经是这个世界上醒目的奇观了。而且,它大概还会继续屹立下去,由后人继续不断丰富和完善。

也许,最适合J.K.罗琳的角色就是奇幻文学作家。不过她的自我可能并不那么认为,哪怕为此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就像是一只蚊蚋不赞同风的方向,因此做出诸多努力。这世界可能并不需要一个叫做J.K.罗琳的严肃作家,于是使得她的努力看起来更像是自作多情。不过,这个世界不正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自作多情和徒劳无益,才变得如此有趣么?人总是得不自量力几回,才值回来人世的票钱,不是这样么?

孔雀,云南方言,自作多情之意。

存在之证---回忆《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新版《少年Pi的奇幻漂流》封面)

11月21日,小说《少年Pi的奇幻漂流》即将上映,导演是李安先生。这本书在2002年获得布克奖,距今已经过去了十年。译林出版社在2005年发布了简体中文版,但是这一版很快就消失了。现在李安导演携电影而来,译林出版社会同步发行一个新版,里面增加了克罗地亚插画家托米斯拉夫.托亚纳克为这本书设计的40张插图,价格也从当年的21块8上升到了35块。所以说读书不能太势利,领略美好要趁早,别老等着电影出来再去买原著。

我在七年前读过这本书,因为被题材太过震撼的缘故,当时没有写书评。如今七年过去了,我想试着回忆一下还记得多少。这样一来,那些无聊的文辞和结构就被岁月冲刷得干干净净,我的大脑里回想起来的只是恐龙化石一般的骨骸,纯白色的故事骨骸。

小说以非常漂亮的文笔讲述了一次海难后的漂流故事,少年Pi和三只动物幸存,逃到了救生船上。其中,有一只动物是一头雄壮的孟加拉虎。少年和老虎一路对峙,经历了无数饥馑和风雨。在海上漂流了227天之后,只有少年和老虎存活了下来。这是少年Pi讲述的故事版本之一,而当他面对调查的时候,讲述了另外一个版本:上了救生船的一共有四个人,其中包括他的母亲。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幸存。他让调查的官员去选一个故事,大家一致确认选择前者。

如何在227天里活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点你慢慢去想。别想太多,想太多整本书就变成了一本通俗小说,烂得不能再烂,全靠离奇的情节才能取胜。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精彩之处在于,每个人看完都会感觉很复杂,心里有许多感想但是纷至沓来,不知道从何说起。根据我的记忆,大概可以分为几层。第一层是事实,什么是事实?海难是不是事实?孟加拉虎是不是事实?由于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能亲自见证事实,所以事实不得不依赖于他人的转述。可也正因为这样,当一个人开始叙述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捏造了。也许,捏造这个词太重了一些,那么他就已经在创造了。而当个人的创造开始,就距离真相远了,因为真相本身不是人类创造出来。你可以归结为上天,也可以归结为上帝,或者说是命运,但都不应该是人类本身。

第二层是自我。真相不可得,那么反求诸己,是否能够认识真我呢?少年Pi讲述了一个227天的海上漂流故事,里面的主人公自然是他自己。但是当我们听到第二种可能性的时候,整个漂流故事瞬间就崩塌了,它听起来更像是一个神经病的胡言乱语。不过细细分析起来,每一处细节又都非常符合逻辑。唯一的破绽是这个故事里的少年勇敢坚强聪慧,显得太过完美。因此,这里少年Pi叙述的自己,究竟是他自己呢,还是他想象中的自我?小说在这里还有一个巧妙的扣子:强大的孟加拉虎和少年Pi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一切故事从头到尾都建筑想象之上,大概孟加拉虎才是少年Pi自己内心的投射,一个勇敢、强大、无敌的存在。

最后一层是宗教。读者到了最后,面临的困境和调查官员是完全一样的。故事有两个版本,你选择哪一个?前一个是孤独的少年和三只动物漂流227天,目睹无数的海上奇景,一人一虎彼此对望,相互提防也相互依存,最后大家上岸一拍两散。后一个是四个人无水无粮,如何捱过227天,以至于最后仅存一人。可能的真相让人颤栗不安,于是前者这种明显的现实扭曲显得更让人容易接受。为什么不呢?反正结局都是少年一无所有,孑然一身活在世上。现实太过残酷也太过狰狞,那么想象力让人超拔其上,难道不是一种莫大的慈悲么?在这个意义上考虑,天堂也好,极乐世界也罢,何以会让人深信不疑,也就找到了答案。

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理性的,心智健全的。但是这本小说依次颠覆了对真相,对自我的认知。少年Pi这个名字本身也蕴含了巧妙的暗喻:我们可以确知一个圆的周长,确知它的半径,但是圆周率Pi是一个无线不循环的无理数,从一个可以完全测度的圆里脱离开去,陷入完全不可能穷尽的无理数里去。你可以计算Pi到亿兆尾数,但是你永远也无法得到完整的值,因为它无限延伸,且不循环。这就是理性之外,可供想象力栖息的空间。也是在我们的有形世界之上,宗教得以蔓延传播的原因。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无法证明漂流的存在,无法证明227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甚至也无法证明少年Pi就是他自己---也许这一切都只是一场头脑里的风暴而已。但是,整部小说最终成功地证明了上帝的存在。因为必须要他在场,并且安排一切,想象力才能建构起故事,在故事里少年Pi远离悲惨的现实,把它成功地扭曲为一次奇幻历险。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人类因此能够接受。我们因为我们的想象力而得以证明自身存在,这可能是这本书最深层次上想要说的话。

关于这本书以上就是我所能回忆起来的部分。也许,你看完小说之后会有完全不同的见解。我觉得这是完全正常的,如果这部小说不是如此丰富,可以被诠释出不同的解读,那么布克奖就不应该发给它,而是发给《荒野求生》的贝尔。


(托米斯拉夫.托亚纳克的插画)

得罪得罪

我决定改个ID叫莫言,最好别说话,免得一说话就得罪人。早上随手涂了一篇文章,引发了一堆口诛笔伐,老实说我真有点受宠若惊。大家都知道微博是中国目前最火爆的网络社交媒体,可我都已经从那里闭关出来了,回到已经落后时代潮流三年以上的博客。在这么一个小角落里随便说两句话,还有那么多人专门跑来看,看了以后不开心,不开心之后骂我,我真的很感动。你们不要这样好吧,我真的承受不起,连博客都被压垮了。

做了一些反思工作,觉得估计是我的话题选择和讲话时机上有问题。上次说要暂时离开微博一段时间,这个表述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吧。一种个人选择而已,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地方么?原因我也解释了,我觉得注意力涣散,无法读书。还是个人因素,没有推诿给谁吧?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讨论是针对我本人的。首先是分析我的行径是装逼、矫情,这种说法我举双手赞成。然后分析我无能,读不进书是我的错,“不能拥抱变化”,这种说法我滚地四肢高举支持。最后分析是我在微博时代丧失话语权了,想重温当年博客的荣光,这种说法我更是一柱擎天地表示支持,身上但凡能立起来的全都立起来了。

只是,有没有考虑到一个问题:既然全是我和菜头个人的毛病,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反响呢?讨论了一轮我,貌似有什么真正的问题被漏掉了吧?或者,存在另外一种可能:严厉地批驳了我的观点,论证了我是装逼、矫情、无能外带酸葡萄之后,这个问题就解决掉了?

我狠喜欢这个解法:干掉提问的人。

思来想去觉得问题出在微博正在热头上,太多人以饱满的热情、绝大的精力投入其中,并且对未来心怀美好梦想。遇到我这么一个不识趣的,滚蛋就滚蛋了,嚷嚷个什么劲啊?我让大家扫兴了,这让继续在其中耕耘不已的各位很是不爽。我觉得,这样可以比较好的解释为什么那么多批评都针对我个人,针对我是谁,针对我的智商,试图论证我是傻逼,而且一贯傻逼。

这次谈企业主和员工也是一样。我立了一个论:员工的世代在更迭,新人比旧人更具自我,更在意自我权益,以往统御企业的传统手法,那些权谋和法术不管用了,应该想点别的辙。这个立论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政治正确,三观健全,我觉得好得很啊?但是,一堆企业主和管理者又不高兴了。说我编造出一个90后群体,说我鼓励公司里的蛀虫和懒鬼,说我和发起这个话题的伟大CEO完全讲岔了。

可怜我还在喜滋滋等着企业主朋友们感谢我呢。我是真不知道自己太过敏感,还是这些朋友们太过迟钝?70后今天普遍中层,有超过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难道你们真的没有任何感觉,觉得团队越来越不好带?不觉得当年50后、60后带队的经验和方法在越来越年轻的团队成员身上效用越来越低?还是我根本低估了各位管理之神的能力,无论是什么人,到了阁下手里,都能够迅速融入团队,发挥出十足战力?我觉得我给大家提了一个醒,不料反馈还是一通臭骂。甚至还有人认定我这是臭屌丝想鼓动员工逆袭Boss,这就稍微扯得有点远了。我从业以来,一直兢兢业业服务,从来都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板来年换好车为自己的奋斗目标,要逆袭干嘛?法人又不是我。

还是得罪人了,莫名其妙又捅到了什么G点,让人觉得狠不爽。从最狭窄的角度进行论述,我也可以坦白说一点:公司里存在蛀虫和懒鬼,责任不在员工,而在于老板。因为这些人不是灯神变出来的,而是你一个个招进来的。招进来之前就是这个鬼样,是你选人有问题。招进来之后变成这个鬼样,是贵司有问题。总之,都是你的问题。至于说我支持这些人,别逗了大哥,这是你的公司你的员工,就算是我鼓励他们全跳槽,问题是他们听我的么?我几时变得那么重要了?

我也认为一个企业需要员工的主动奉献和自觉努力,只不过我不觉得把加班变成企业文化,用末位淘汰约束,让活生生的人整齐划一跳团体操是解决之道。我不过是说了,也许存在别的方式,可以让员工乐意在你的企业里工作,觉得奉献是值得去做的事情。总之,你得给他们一个主动自觉的理由,而不是仅仅出于失去工作和收入的恐惧。我知道,这也算是大逆不道,因为立即骂不绝口。那么,我这里想问一个问题:假设你驭下有术,可以让你的整个团队跟着你的领操,整齐划一、步调一致地做广播体操。那么,你用什么东西保证你不领操的时候,他们能继续整齐划一、步调一致?以及,他们有可能自发地集体发明一套更有效的健身操么?所谓的创造性和基业长青,是不是靠你管得严,管得死就可以做到?还是从《曾国藩家书》、《挺经》、《论持久战》、《资治通鉴》里悟出来的手段就足够了?

问题又变成了讨论我是谁,我想干嘛,我是不是傻逼。喂,是谁按下了重播键?

我不想挑战任何人在任何公司、团队里的威权,也不对任何人的管理方法有任何兴趣,更没有左右和操控的能力。觉得自己被冒犯了,那是你的问题。要讨论我,我没有兴趣参与。所有的讨论,最终都会变成你是傻逼,或者你们是傻逼的论证,太让人觉得乏味了。总结一句话,中国人太容易感觉到被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