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海日志29月13日,江湖恩怨江湖了

在网上呆了N年,去过许多站点,在Blog里做点评价和推荐是一种乐趣。我不想成为什么IT观察家、评论员,也不想混什么圈子,而且我也不懂这个。我只是个网龄比较长的用户,我只是在网上打酱油而已。但如今我在Blog里一做俯卧撑,有人就会紧张,这实在是件让人困惑的事情。现在是相信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不过有了恩怨不要紧,没拿错钱,没上错床,天大的恩怨又如何?

我认识很多Web2.0站长,大家关系都还不错。对于那些有想法有内容的站点,我会不遗余力地推荐和介绍,甚至在很长的时间里持续跟进,向读者报告最近进展。我对于这些新生站点的态度很早就表达过:在中国互联网这样的大环境下,有人愿意出来做一点突破一点创新,难能可贵,所以一定要支持。我是那么说的,也是那么做的。不为什么,我喜欢精彩,喜欢新鲜,我喜乐于互联网上层出不穷的新发明新创造。哪怕是站在一边观看,其中的勃勃生机都让人觉得精神振奋。宅男不死,是因为他能在显示器上见着了这种跃动。

但是,这不等于说我不能做批评了。只说好话,不说坏话,那我干嘛写Blog,开一CCTV不就结了?决定一个网站能做多大的,是站长的格局。站长的格局有多大,未来未必有多大。但是格局有多小,未来的局面肯定要小过心胸的横截面。过去做的种种,要么被理解为深谋远虑,要么就被理解为理所当然,所以一点点反面的意见都听不得。

教训是:和国人打交道,最好不要太雷锋,太热情,太投入,结果是别人总觉得你有所图。倒不如上来就开口要钱,明码标价,一篇枪稿多少银子,大家合作愉快,银货两讫,一拍两散。否则,多少人晚上痛苦地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我这里酝酿着多大的阴谋,想狮子大开口怎样的一嘴吃个够。为什么汉地的人际挂那么复杂,人心那么诡诈呢?为什么互联网就不能有简单的趣味和快乐,彼此就不能如全无心机的游鱼相忘于江湖呢?

据说有一种鲨鱼,还在娘胎里就彼此撕咬,最后只有完胜的那一条出世。这是有效的生存竞争策略,但是会很累,鲨鱼没有鱼鳔,死前的一刻都得不停地游。我不想那么累,我要躺在船上晒太阳。如果我一无所取都还无法耳根清净,周围总是浊浪翻腾,那我也不排除扔两根雷管下水的可能。

选择题:IQ问题

李亚鹏的事情招来那么多弱智评论,让这里看起来像是个幼稚园。往来的不是成人,而是幼齿。似乎生活在水晶世界里,可以含着指头做牙牙儿语。

保护家人的说法完全正确,但是落不到李亚鹏头上。一尺多长的一个小朋友,要保护她不受记者骚扰,办法有N种。如果这个小朋友的父母还有钱,有人缘,那么方法有N乘N种。要做到不为记者发现,偷偷进入布丹,其中的难度有多大?退一步说,要做到不被记者拍摄正面照片,难度又有多大?

王夫人自己都懂得戴墨镜,同时所有的明星也知道戴墨镜根本无效,反而成为一种明显的标志。也就是说,他们虽然是艺人,但是IQ是足够用的,知道自己采取何种行为,将会面临何种后果。所以,没有什么娱乐新闻是真正的意外,都是预谋,都是表演。

如果王夫人真要保护自己家人,他的面前并非只有暴力一个选项。而且,他也绝对不会天真到会相信娱乐记者因为人道精神就自觉地不去拍摄。但是,最后的结局是这样,那就只能说明有人就想要这个效果,表演一个负责的父亲,一个保护家庭的丈夫。或者,那就是有殴打记者的瘾头,三天不动手就觉得浑身发痒。

同时,我也不认为斥责狗仔的网友就真道义。狗仔给张正面照,你们就不看了?看了就去电话给报馆给电视台抗议了?消费完狗仔,转身怒骂狗仔,窥伺欲得到了满足,同时又能占据道德高位,那么惠而不费的事情,当真值得永远做下去。

面对那么多人在我Blog里的抗议,大概需要一个让大家都能下台的方法。那么,我这里提供一个选择:

因为我足够弱智,所以我看不出李亚鹏有其他选择,所以我就是相信他是在保护自己的家庭。

比特海日志25月31日,虚怀若谷一下

来源:www.hi-pda.com

有人把我的一篇Blog转到了hi-pda.com去了,回帖很有意思:

一位叫buddha的朋友对此做了许多评价:

这篇文章直接暴露了和菜头的黔驴技穷:
他不得不无聊到翻阅《知音》来写点东西,
要知道,正常人是不会读《知音》的。
如果涉嫌卖文为生,他现在的生存质量就更惨。

你说的就是和菜头更厉害的地方:他就写几段,然后copy paste《知音》,放在blog上充数。
人人都可以是评论家,但评论不需要凑字数。怀疑不会有什么纸媒接受这种稿件,版权灰色地带+媒体间交恶。挺可怕的。
如果是和菜头写着玩玩也就罢了。可玩到这份上,也没必要为名声所累,写不出来就少写点。

“我记得我看过里卡多 罗哈斯编的《阿根廷文学史》。那部书有八卷之多,我看完全书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一无所有,我觉得这个人太聪明了,居然能写出这部书。他写了书,尽管言之无物,他出了名,受到尊敬。”
博尔赫斯谈话录,《真实的虚构》。

要另外说明,
不管是《知音》还是和菜头,都比这个罗哈斯要言之有物,
所以你可以考虑投资,
我的评论跟股评的参考价值也差不多。而且没什么既得利益。

还有一位西门祝先生说:

和菜头的属性很乱,基本上是个小资装b犯。

更有一位一天一点爱恋先生说:

他算个什么小资装b犯,他就一松货,注水猪肉制造者而已。我的UCWEB的RSS订阅列表上经常性的他一天更新N篇BLOG,点进去花几秒钟就看完搞定。没点营养的东西。还在那里自以为是地喋喋不休

看完了三位的评论之后,我非常感动。那么多人如此关心我,关心我的灵感是否枯竭,关心我的生存状态,关心我是否装逼。我儿子都未必能做到这个地步,虽然他是第一顺序继承人。

记得我在豆瓣日记里收到一条留言,有个女网友说什么时候看我写一篇超级长篇日志。我还真做了,不知道她看出来没有?4月5日,我写了《上班这件事》的第一二三部分,加起来大约4700字,在线直输。本来想一口气写满12000字,想想算了,不如写成系列。原创对于我来说,从来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我原创了谁付钱?

这些年下来,我随便也原创了100多万字。第一次出集子的时候,压缩了再压缩,还有26万字。别人刷牙喷水,我上Blog直接刷屏,也是喷一屏。如果不是现在太忙,每天标准设定是刷满抓虾一屏,十篇。不过我又何苦呢?

点评当然是个好办法,好玩的事情帖出来,摸摸头以示鼓励,或者当众抽一耳光。《比特海日志》除了是我的一本个人百科全书之外,还是一个网络信息的集散地。从内容上来说,我的Blog充当了BBS+BLOG+Twitter的诸多功能。当然内容相当驳杂,驳杂的原因是它的内容量足够开5个以上的专题Blog。所以,我一度想写一篇《比特海日志阅读指导手册》,建议读者不用全看,浏览完标题以后决定是否全文阅读,或者直接选择自己喜欢的篇目阅读。否则,阅读我的Blog比我写还浪费时间。

当然,这些批评的意见我都在看。现在很流行一个说法:和菜头的Blog太水了。我迄今为止是我论坛的发帖记录保持者,3年10万多贴。起初也有烦言,后来就没有人说什么了。因为网友进化了,知道我转发贴其实是一种信息过滤。每天网上的信息浩若烟海,何以我就转发那么几个?因为我在做筛选,在做过滤。简单地说,看完了我的Blog,大概晚饭桌上不至于和别人没有谈资,因为今天还算有趣的事情这里已经说过了,甚至有成型的观点可以直接用于辩论。

Blog的读者太过分散,所以要让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很难。从理论上说,Blog都应该是精读的,不过我的Blog需要泛读,然后选择喜欢的篇目精读。从个人利益上来说,我凭什么每天提供高质量原创作品给你免费阅读?还要允许你指指点点,动辄满意不满意的?一吃屎的凭什么对拉屎的牛逼?

对于今天这三位言之有物的先生,我个人最赞叹最后一位。一边骂,一边点开列表看,这是怎样一种情怀?莫非RSS阅读器上没有“退订”这项功能?对于第一位非常关心我的博尔赫斯中国转世灵童,我恍惚以为是他了我工资,或者我是他手下的编辑。看来,三位是闲得蛋疼,那么我有一个人建议:

您是大神,还是小鸡

中国留韩学生因为在奥运火炬传递活动中的暴力行为而被逮捕之后,中文网络上这几天一直在传一个相同的帖子:

韩国新闻网:网络民意调查显示:八成三韩国民众渴望与中国一战以洗涤韩战耻辱。

调查认为,经10多年文化经济渗透,韩国已取得了对中国的明显优势,“韩流”文化成为中国青年的时尚,大部分中国人以买韩国商品为荣,韩国强势民族形象在中国日益被接受。而韩战是中国人在韩国领土上进行的战争,“志愿军攻占汉城”更成为中国某些反韩人士侮辱韩国的口实,韩国民众认为,战争的耻辱只能通过战争洗雪。

更有露骨分析认为日本通过甲午一战走上世界舞台,韩国要成为真正的世界大国也必须要走这条道路,东北亚民族的崛起莫不通过征服中国大陆,东北亚的宿命本来如此?

韩国民族主义者更鼓吹韩国近年军备膨胀,新建kdx3先进神盾驱逐舰,购买世界战力最强的f15k歼击机,与中国的空海战争胜算极大。

这个帖子让人感觉非常奇怪,以“八成三韩国民众渴望与中国一战以洗涤韩战耻辱”作为关键词在百度搜索,返回的355个结果里没有任何一个提供了原始链接地址。不知道这个所谓“韩国新闻网”的网址和相关文章究竟在哪里。

再查,这个帖子最早出现在西陆军事,作者叫“akaaaa”,文章标题是《小鸡跳大神:八成三韩国民众渴望与中国一战》。该贴发表于2007年6月28日,迄今获得了64422次点击。

所谓八成三韩国民众支持一战之说,我能检索到的最早的提出者是里约瑟,时间是2007年5月25日,发布在春秋中文网,标题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反韩运动迫在眉睫!》。同样的,没有提交“韩国新闻网”的来源。

一条一年之前在中文BBS上流传的帖子,现在死灰复燃,被四处转贴,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虽然说民族主义有利于勃起,但是一充血就肿胀了一年,也不怕坏死?网络现在不会是充满了无数大神和小鸡,吧?

五一去家乐福购物


北京家乐福门口,2008年4月13日

家门口就是家乐福超市,一向人多。平常下班前往,人潮人海。周末偶然前去,人海人潮。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家乐福能冷清一点,不用在收银台后面排上半个小时?现在有答案了:今年五月一日。从上周五开始,无论是网络也好,手机短信也好,都在传播一条相同的内容:为抗议中国火炬手在法国的遭遇,为教育法国政府和法国民众,请在五一节这天抵制法国超市家乐福。我因此猜想,估计五一那天家乐福可能比较清闲,适合购物。

据说此举是经过了经济学上的考虑,因为“知道家乐福每年从中国赚走了多少钱吗?全国90多家店,每家店的平均日销售大约是70-80万,一年总销售300-400亿,平均毛利10-12%。”

我算了一下,大概是50亿人民币,折算成美金是7亿。我又看了一下数据,发现去年11月26日,中法签订160架空中客车飞机的合同,订单总金额为174亿美金。如果全国人民都抵制家乐福的话,单是空客的合同金额,我们只需要连续24年不去家乐福就可以冲抵了。24年之后,法国人和法国政府可能因此而幡然悔悟,觉得中国人的力量不可藐视。

个人以为,既然是意淫,不妨淫个大的。比如说取消174亿美金的空中客车大订单,完全终止中法之间每年400亿的贸易往来。这种豪举,也显得气度非凡。400亿里,我们损失个200亿不到,算不了什么。关键是法国人怕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取消空客订单,那么也就自然转向波音。比如说成都-拉萨航线,就可以用波音737取代空客A319,也是一样的。A319可以满载,拉一百多个人。波音性能稍逊,减载严重,盛夏能拉个三五十人。也没关系,咱们还有铁路,而且波音多飞两趟也是一样。

总之,我是很支持爱国青年的,也很支持这个24年抵制计划,更觉得这种经济账里相当有头脑。我唯一担心的是,中国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大的购物需求。届时如果家乐福里依然人潮人海,爱国青年们的面子不知道往哪里放。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衷心希望爱国青年们能成功,五一那天家乐福门庭冷落,这样就方便我去购物了。

最后,送上一段视频。其中最后的一句话,表达了我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