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勇敢的心》VS.《赤壁》

似乎我对吴宇森《赤壁》的态度太过苛刻,引起了一些不满。那么,不妨用《勇敢的心》做一个细节上的比较。请看大屏幕:

1、这是幼年华莱士在父亲葬礼上收到的礼物。

2、这是华莱士的最后时刻,观众情绪达到了高点,但是尚能自持。

3、还记得这个镜头么?华莱士终于死去,手里落下手帕,里面是什么?

是一朵干花,当年华莱士父亲葬礼上收到的礼物,他初恋情人给他的第一份礼物。观众看到华莱士喊出最后一句“自由”的时候,喉头锁紧,情绪抵达高点,却并不能流泪崩溃。但是,随着手帕滑落,露出里面的干花,观众情感的闸门才顿时全然打开,让眼泪奔流而下。

这就是细节的安排和运用。

我想问一句:《赤壁》里的那头萌萌在下集里准备有什么用?难道是刘备著了名的那头的庐?那头水牛在下集里准备有什么用?火烧赤壁有火牛阵的应用?那只笛子那些古琴有什么用?准备作为分别时诸葛亮和周瑜吻戏的前戏?

没有人会觉得《勇敢的心》太长了,而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但是《赤壁》的150分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