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同行,不要同情

我们怎么看待新闻真实?你,我,我们在电视机前面看24小时不间断的Live,在网站上看24小时不停歇的滚动新闻。文字、图片、视频、访谈、辩论以及马上会出现的纪录片。记者都亲临一线,发回了大量新闻资料。用行话来说,那是一个新闻“富矿”,随便挖一锄头下去都是最好的新闻素材。我们日复一日被淹没在无数的新闻之中,这些就是真实?

我不是媒体从业人员,只是一个受众。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不觉得这是一种真实。惨烈的景象,伤亡的人员,奋勇的救援,这是现象,和真实还有距离。无数信息碎片迅猛地回传,是无数个细节、无数个片段和无数个局部景象。和传说中一样,是大象的耳朵,或者尾巴,大家在玩盲人摸象的游戏。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新闻报道里会出现灾民缺衣少食的镜头和内容,也会出现堆积如山的食品和被褥。用脑子想一想就能知道:受灾人口是400万,四川总人口9000多万,全国人口14亿。中国这样一个制造业大国,倾全国全民之力,救援400万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物资上会达到一种怎样的富集程度?出现缺衣少食的现象,说明救助体系不畅通,信息不对称。报道这种不畅通不对称,这是新闻。而报道这么一个村落,引发更猛烈的捐助潮,解决这一个村落的问题,算不算是新闻,算不算是真实?我不知道。

现在进入灾后重建的阶段,在海量的新闻碎片里,我只筛选出来两条事实:

1、在早期影像报道中,少见当地青壮年—他们应该都在外地打工。
2、这大概是很久以来,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物资和金钱逆向流动—从东部运向西部。

在这两条事实面前,我觉得媒体谈感同身受,或者谈同情关怀,或者谈温情无限,都稍微有些远了。媒体的责任是提供受众需要的内容,这包括真实,但是不局限于真实。媒体报道现实世界,落脚点还是受众本身。现实世界发生了事件,这事件透过媒体的传播,让每个人有所思,有所感,有所行动。受众因此而获得了对世界和生活的更深刻理解和感悟,最后落实在自己身上。募捐或者哀悼,这种行为是自我救赎而不是其它。因为是你付出爱,而产生和更广大同胞乃至国家概念的更宽泛和深入的联系。个人的善举,让自己的精神得到了某种升华,获得了内心的充实。即便是简单的流泪,也是发现自己身上人性的存在,和对苦痛的感悟能力,证明自己还会哭泣而不是麻木到底。

而四川人需要什么?或者说,所有人共同需要的是什么?关键词如果选择成:同情、关怀,我觉得只有审美上的价值,而且是一种纯粹情绪上的延续。如果是我,我选择两个词:韧性和同行。

什么是四川人?四川人就是那种靠一条板凳就敢横渡太平洋,在对岸一经登陆,就把板凳劈了,从兜里掏出调料,开始卖海鲜火锅的人。那么多年来,四川人不是靠关爱或者社会各界的温情而在全国各地打工,把火锅店和川菜馆子开遍全世界。靠的是他们的坚韧,对生活的热爱,所以忍受每年春运时常人不能忍受的苦,受各种工地上常人不能受的累,因而有尺寸之地。他们敢带着50块钱就出门,到了工地就干活,没有被褥就睡塑料编织袋,一条扁担上都能睡下一家四口而且还能翻身。

所以,四川人不会在哀伤中停留太长时间,他们根本耗不起。灾后重建会迅速开展,他们会倾尽全力让生活继续进行,把火锅支起来,把麻将打起来。虽然这场自然灾害虽然如此酷烈,但是它不意味着中国、四川发展的中断或者倒退,只是一个插曲而非主旋律。包括灾民在内的民众,他们的生活还是会继续前进。而这其中的韧性是所有国民可以共享的,大家在这一点上是完全共通的。

有所谓“美国梦”,那么,有没有“中国梦”?有,中国梦就是在空前的竞争挤压、无数的挫折打击之下,凭借极小的资源和空间,依靠惊人的韧性,最后取得成功。小到一个城市,一个行业,情况都是如此。大到一个国家,无地可以殖民,无油可以开采,但是那么多人要活,而且要生活,也是一样情形。所以,受众需要看到,一个8.0砸下来,一个地方和一群人没有折断,倒下,只是弯曲但是迅速反弹起来,这就有非常的价值。中国梦因此而被维护,因此依然成立,它让人看到希望。太阳依旧升起,生活还在继续,这是所有人都需要的。

仅只是继续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梦想的达成。与其去问他们的痛苦,不如去问他们对于生活的梦想是什么?帮助他们达成。从新闻里可以看到空心化的乡镇,青壮年外出打工,也可以看到落后的生活设施和建筑。外出打工为的是什么?何以有那些落后时代的建筑?为什么长期以来西部的物资、能源、人力、资本都在向东输送?为了美好生活。地震应该让人们看到了东西部发展的巨大差距,这些人更需要的是同步。地震的恐慌是暂时的,而被时代和生活的脚步远远抛下,这种恐惧才是刻骨铭心的久远。

提供方便面、矿泉水这远远不够,甚至重建大楼和街道也不够。这些东西严格来讲只属于一时一地,不可能从中受惠长远。3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使得东部大步向前,是时候拉西部的兄弟们一把,让大家一起上路了。只有一路同行,不要落后太多,这才是让破烂的公路、预制板的建筑尽快而且是永久消失的根本之道。西部在过去几十年间不断为东部输血,才有今天卫星地图上东部地区繁密的灯火。东部欠西部一个人情,是时候去偿还了。

同行的意思不单是救援抢险、恢复重建时的风雨同舟,不单是现在的泪水、拥抱和援手,更重要的是对未来生活的承诺和保证。民众在献血、捐钱时候能够获得一种满足和成就,但是这种感觉和改变一个地区所有人的生活和命运所带来的满足感、成就感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无论是灾区还是其他地方的民众,大概也需要这种一路同行的新闻故事。如此,所有人最终才能连结成一体,而不是当灾难来临时,惊奇地“发现”彼此的存在。1996年“震”出了一个丽江,而整个西部还有多少个丽江在等待被发现,被关注?

民众需要好新闻,好内容,好故事,媒体有责任去提供。民众需要更好的生活,更美的梦想,媒体同样有责任去促成。你的手帕擦不到他的脸上,你的毛毯也披不到他的肩上。但是,你可以并肩上路,对兄弟就应该不离不弃。不要只是在过年的时候想起邮寄两条鱼干,而是给他鱼竿和渔网,让他和你一起看见大海。

我觉得,这才是最大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