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19:0217:02出发,18:28抵达,耗时1小时16分。

今天很轻松。早上下雪,下午出发的时候雪已经化尽,而且艳阳高照。走了3公里之后大汗淋漓,只好脱掉外套和马甲,穿绒衣继续。衣服全塞进背包里,所以无法拿相机,错过了路上一老头坐在花园边缝裤子的镜头。在5公里之内,接连遇见2位同事。一个是下班回家,一个是带儿子帮人压床—本地风俗,结婚前一日找童男在婚床上睡一下,意思是祝福战场,人丁兴旺。平日里一个熟人都见不到,今天一下批发两个,很是怪异。

一路都走得很顺,而且没有酸疼的感觉,和散步几乎没有区别。周二到周四,每前进一步都觉得痛苦,必须忍耐着才能走完。和今天相比较,我还是觉得牙缝里抽着冷气前进的感觉更好一些。因为疼痛说明有变化,有新意,而今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点都不精彩,而是非常平淡。

周末了,明后天休息,写东西玩。

17:09出发,18:26到达,耗时1小时13分,目前最好成绩。早上突然转阴,上午九点天色竟如晚上七点,续而大雨倾盆,雷鸣电闪。本以为大雨会维持一天,下班时无法步行回家。结果上午就风消云散,仅仅是气温比昨天降低得更多。计划是用1小时40分走完,路上甚至停下来拍照。可能是因为放松的缘故,反而走得更快,创造了迄今为止的个人最好成绩。古人说欲俗则不达,这话一点都不假。前三天里,哪一天都比今天走得用力,但是没有哪一天比今天快。

途经巡津街的时候,拍了这张照片。图片左边是塞成长龙的机动车道,中间是空荡荡的自行车道,右边是鲜花丛中的人行道。大概是疯了才会想着去开车,而不走林间花道。

再往前走有樱花,已经开了。本想拍一张下来,但是发现树下有木桩支撑,分明是才移栽过来的。巡津街上桃千树,尽是刘郎新进栽。不拍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