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顶个球

体制化最大的危害之一在于损伤IQ,IQ严重受损之后就会发展出一门特别的本事:把一切正剧都活活演成闹剧。杨佳手刃6人,最无可恕,唯有一死。但是怎么个死法,却大有讲究—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呢。上海方面第一次出手就是找来精神鉴定师,排除杨佳精神异常的可能,为随后的死刑铺平技术道路。这一手看似很聪明,其实愚不可及。既然杨佳不是精神病患,那么突施杀手必然有因。必然有因等于是公开承认了上海警民之间存在极为可怕的对立冲突,双方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以至于最后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解决。所以,最佳处理方案是宣布杨佳是精神病患,让他在医院里自然老死,那么整个事件就变成纯粹的偶然,不涉及任何其他层面的问题。现在,每个人都会问一句: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会疑问一件事:一个人要有怎样的遭遇才会爆发出这样疯狂的行为?且看那些聪明人怎么回答这些个问题吧。

既然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么就应该老老实实走程序,大白天下搞庭审,所谓“办成铁案”。结果呢,杨佳的老妈在开庭前人间蒸发了,杨佳的老爸赶去上海见不到人,嫌疑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找律师,庭审不对天下人公开,然后就给判了。拜托,你当这是在拍好莱坞警匪题材的大片呢?《谍影重重》的感觉扑面而来。一件泼天的大事,一条五尺高的汉子,难道真觉得自己是大卫.科波菲尔,可以玩个障眼法就能混过去,让杨佳消失在魔术师的礼帽子里,而且台下还掌声雷动?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出戏,观众甚至都已经知道结局了,都没有办法演得稍微真一点,稍微专业一点,真失败。N多人看着呢,就不能演得貌似真有一点点司法存在的迹象?弄到比《黄金甲》还《无极》,我现在倒是理解为什么国产大片拍不好了。

一系列的“禁止”似乎是在说“不能”,但是对于公众来说只看见另外两个字:不敢。不敢让杨佳委托自己母亲,不敢让杨佳接触到志愿律师团,不敢让庭审公开让杨佳说话,不敢让公众听到杨佳的真实想法。那何必搞那么大声势,当年开什么新闻发布会?直接在看守所挖一坑活埋了不就结了。一个重罪嫌疑人,手铐脚镣,深牢大狱,只欠一死,但是看起来倒威风凛凛,让那么多人如此惧怕。这究竟是谁在判谁呢?

正剧变成闹剧,受伤最大的是法律。世人需要法律行公义,按现在这种玩法谁会相信有所谓公义存在?相信有所谓法律的存在?杨佳案如果能够得到公正公开的审理,原可以证明法律的尊严,挽回公众对法律的信心。现在这种演法,却为杨佳的行为提供了反证。以非法对抗非法,再以非法裁判非法,一个公民要计算多少次负负得正才能在这个社会里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才能确信有什么是在保障自己的家人亲友、房子股票、保险福利、个人权利,而不是觉得自己连保险绳和安全网都没有就在百米高空赤手空拳走钢丝,随时可能直坠而下摔成一滩鼻涕?

英谚有云:Give the devil his due.Devil如杨佳,也应该得到他的due。否则,没有任何人能保有自己的due,什么都不过顶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