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20090715

猫

网友Jane在2点19分来信说:

7月14号,因为年休前的工作日,下班后去逛了梅陇镇伊势丹。十一点多到达家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了蹲在地上的你,车轮边上,一动也不动,仿佛是为了等待我的到来……

我奇怪,通常你们的反应都是最敏捷而迅速的,今天你是怎么了?咪—咪–,你看看我俯下身的手掌,没有跳开也没有逃离。我的心为之一动,我知道我接下来一定会做的一件事–带你回家!

心里翻涌着曾有过的短暂记忆,当被寄养的Tonny送走的那天,编织篮里汪汪的泪水和抬着头哀怨的表情,让人这辈子难以忘记,并且我发誓再不会重复诸如此类的事,哪怕是短暂寄养。

到家后,热情的召唤丹同学一起,拿起窗台上的乐新把你按在水池里喷雾,再打开水龙头给你冲淋浴洗澡。我没管你愿意不愿意,也不知道你只是刚刚出生两三天,也许才只刚刚一天。接着,再粗暴、自作聪明地让丹把你按在餐桌上,用电吹风给你吹干毛发。。。你太瘦、太小了,以至于吹完风才发现你稀疏而并不蓬松的毛发,瘦弱的小身体不停地一直颤抖着。当然,今天我已经被我懂行的朋友鄙夷地责骂过了。但是错误已不是骂所能解决。

上午没睡醒,就听丹欣喜地叫醒我:咪咪终于吃东西了,番茄炒蛋里的鸡蛋、鲜肉月饼的肉馅!其实,你是不会也还不知道吃,但你却是个贪吃又嘴馋的孩子,你会用舌头去舔一切你认为味美并且值得品尝的东西,尽管你对昨晚碟子里的牛奶不屑一顾。而网上资料也显示,你是不适合喝牛奶的,只能吃吃米粉或婴儿奶粉什么的。而且还得要针筒或是奶瓶的帮助。抱歉,这些东西目前都让我爱莫能助。下午在办事的途中,也叫人下车问过宠物店和你们的专家,说是你还不能吃商店里的食物,因为你太小了失望,当时的心情真有点失望。

晚上接到丹的电话,说你果然生病了,一直拉肚子,大概就是昨晚的冷水澡把你洗坏了,朋友又说要打针,可能还要陪你去吊针。。。。。想想就感到头皮发麻。又正值我的工作室明天就要开张,最近我都已快要忙疯了,而家里还住着你这样一个小病人,生死难卜。
进门的刹那,看你的感觉说不出的急切和担心,见你被隔断在客厅以外的厨房间,趴在地板上正安静地打着盹呢?而你每一次在我驻足或是蹲下就不自觉地蹭我的脚背、手心,用头贴着我掌心就眯缝眼睡觉得时候,我感到你离开妈妈后的孤苦无依。而丹说你已经大便了好几次,并且再也不肯走进便溺过的小纸箱–你临时的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爱干净的孩子,有骄傲、懂自尊。可我真不知该怎样你才好。因为看着你的一会儿间隙,你又便便了,并且大腿上、尾巴上都是。我真的很想抱抱你,但是心里又泛起阵阵酸水。。。。。对不起,原来我根本就没有爱你的能力!

电话咨询了专家甲、专家乙,都说:放了吧,你养不好它,它在野外会找到妈妈。。。。我简直难以想象这会是一个结局。但看着眼前,我根本无法再为你洗澡,或是作别的什么处理。还有明天的早餐,我该给你吃什么???还有,当丹去参加白天补习,我这样整日整夜的在外奔波,谁在家里照顾你?你在这空旷缺少热情的房子里怎样渡过一个个白天?……

终于,纠结的心情反复了又反复,斟酌再三,我和丹商量,决定要送走你。就像有预见的感应一样,你趴在纸箱子上,呜呜哀怜地轻声叫唤,你几次想要挣脱着跑出盒外,努力着还是顶着我的掌心眯缝起眼睛……

但一切只能这样,你在花园的草地边来回踱步,仿佛都是为了证明给我看,你不太利索的小脚步。当夏日晚呼呼的热风吹着你瘦小的身影,我坐在草地边,希望看到你那粗心的妈妈出现在面前,冲着我大叫几声,愤怒轻蔑地迅速带走你,这样好减少我的一点点歉疚。可是你那糊涂的妈妈不知道此刻在无聊地忙些什么,一直迟迟不肯露面。

直到我乘电梯又上了六楼,探头从窗口望去,只见你瘦小的身影正对着那你不屑再进去的小小的家兜兜转转,你是在找你粗心的父母?还是寻找那曾经抚慰过你小脸的不太温柔的掌心?我不知道。

找了几十种理由听了好几遍专家安慰,在强烈的心理重建和自我灌输中,以一百种理由确信你可以等到来领你的妈妈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分钟,而楼下草地边那个瘦小的身影依然还在。你真太小了,连到处跑动着玩耍都不会,真笨啊!你就不会大叫几下吸引你的同族兄弟姐妹或者爸爸妈妈么?哭泣

外面已是夜深人静,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车辆进出小区了。而再过几分钟,我将要再一次探头窗外,你,还会在么?

【树洞】20090708 新疆来信

依偎

网友LiHe来信说:

菜头,潜水很久,第一次写信,因为我是一个新疆人,下面是三篇我写给同学的文字,希望能在树洞里说一说!

在那遥远的地方—写在新疆暴乱之后

人家问我,你是哪里人?我说:那还用说啥吗?我是新疆人。这骨子劲啥时候都没有丢过。为啥这样说呢?因为简单的很吗,我生于斯,长于斯。2000年从那边刚出来,正赶上那会儿也出事了,到北京了一和别人聊天,听我这样说,对方都惊讶的看着我,意思是:你能不能小声点儿。北京正严防死守你这样的人呢,你还大声嚷嚷?一般对方还都会出于好心的叮嘱我一句:没事千万被轻易把身份证给别人看啊,现在正查的严呢!当时的我还处在“所谓”狭隘的底层,正琢磨着爆发小宇宙呢,所以根本就不鸟这样的好意,到那里都还是拍着胸脯说:咋了吗,是新疆人不行吗?

这种原产地带来的认同感来得如此强烈,已经超出了普通理性的思考成分。因为此类现象在我的新疆同学们身上比比皆是。不关这些同学们身在那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海外,他们都能为了一个地名的缘故而心同所想,身同所受。有一次我们在北京弄了次大型的同学聚会,到了近一百人,没想到会场门口还有不是我们年纪的新疆同学也想要来参加这个活动。更无论我们在生活中能从陌生人的腔调中清晰准确的第一时间辨认到,你是新疆人吧?对方惊奇的问:那个啥,你咋知道的?我们会说:那个啥,我就知道啥吗。老乡,就在这样一句话的光景里,在遥远的他乡街头近近的相遇了。

我的同学们在有了孩子后,总是想着让自己的孩子也认同这种身份的原产地,可惜,在我的观察里,他们都是失败了。上海的小姑娘一定会扭着身体说:阿拉是上海宁,你们才是新疆人呢!小手一扬,指着失望的尴尬的父母。北京的小屁孩的就会大声的嚷道:我是北京人,我不是新疆人。他的父母苦笑着摇头。别怪这些孩子,他们距离我们的世界如此的遥远,又怎么能明白你们作父母的苦心呢?可我却想到,为什么我们如此的爱着那块土地,却要离它如此的遥远呢?

原来我看不懂的电影是这样的情节:留学生在费劲力气来到了海外,经过百般艰辛,终于在当地立足扎根,但是片尾都煽情动人的描写,他们还是深爱着祖国,心向往之虽身不能至。当时我一边看一边嘀咕:当彪子还要立牌坊。你有本事就回来啊!别在外面享着清福装痛苦。现在我渐渐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两件事情,远离它和深爱它并不矛盾。今天,如此的心神慌乱,是因为那块让我们魂牵梦绕的土地上,又出事了。

昨天晚上,看见报到,只说出事了,因为我们都成长在“战斗”的环境里,经常耳闻目睹当地的各类大事件,并没有觉得能怎样。直到下午时分才知道事情弄的这么的惨烈。一颗心顿时纠结起来,无法释怀。那里有我们的老师,有我们的同学,有我们的朋友,他们都怎样了呢?血雨漫天过,亲人应无恙!我想:这是一定的。无论如何,如何无论,把人的生命随意的践踏都是滔天的罪行,佛说:杀人者人恒杀之!我们怎么会去造这个恶业?主耶稣说:恨人就是杀人。而杀人是多么大的仇恨啊?世界上有很多种方法去解决问题:有甘地,用了一个人的三十年,采用不合作运动。有曼德拉,用了一个人的二十七年,铁窗大牢。还有李光耀,等等。虽然世界上到处都是为了争取杜丽而杀伐无数,但不也有大把的运动达到了目的并化干戈为玉帛吗!难道只因为暴力的叠加是唯一通向地狱的捷径而大家要彼此争先恐后吗?

我相信,恐怖过后,一定是平静祥和。在那肥美的土地上,到处散落的:是晶莹如宝石的湖泊,是雪白如白云的羊群,是善良如厚土的人民。我狭隘的以为,是不是这样的方法就能让那里的生活安宁如昔呢:经济再发达一些,商品再丰富一些,内地的人们排着队的去游玩,沿海的人们扎着堆的去投资,资本市场的热钱发了疯去开发,这些人和钱过去的同时,就顺带着把“和”、“平”的儒家文化也带了进去,感染那里的每个兄弟。或许,那里的天空下就一直飘荡着安宁美好的歌声。

大有大的角度,小的小的作法。可能,会有大智慧大境界的领导人物去作一些开创新局面的事情,我由衷的这样期望着。自己,这么个小小的人物又能做什么呢?我想,要做的还是挺多呢。至少,告诉身边的朋友们,在那遥远的地方,有美丽的山川和风景,和我一起出发吧,带上更多身边的人,去那里走走,看看,玩玩,一点点的努力,都是家乡那片草原上青绿中的一棵小小。

愿生者健康,伤者吉祥,亡者归于天堂。让我们祈祷,愿真主使我们平安,السلام عليكم

民族仇恨的再思考—写在7.05事件后,有的朋友开始了仇恨

这两天陆陆续续从各个管道看到了很多7.05事件的报道,文字、照片、视频。其中的血腥和残暴让心情久久无法平复。最让人纠结的是,这些人当中,施暴的是我的左邻,受到残害的是我的右舍。就是这些生活在我们身边周围的人,为什么就突然着了魔,中了蛊。嘴里的“有咯达西”变成了“囊死该”,扬起的笑脸变成了夜幕下狰狞,手中弹奏的“冬不拉”变成了滴血的“英吉沙”,昨天的兄弟变成了那夜的“伊卜利斯”(伊斯兰教中的魔鬼)。

最贫瘠的土地上都能滋养出茂盛的仇恨之花。仇恨的种子在荒漠上依然扎根发芽。虽然我远离了这块让人深爱的土地,无法感受哪里的亲人们是在怎样的恐惧、无助、悲伤、痛苦中挣扎。但是,在外地的同学们中,可怕的声音已经悄悄的出现。对民族之间的误解在那个夜晚之后,变得象是心中的天堑鸿沟。

为什么这些身边的兄弟朋友变成了魔鬼?这个问题很长,是人性当中最黑暗最丑陋的部分。但是我们不能回避,更不能说这是别人的事情,和我无关。这里我想举个自己家庭的例子:我的父母都是读过书上过学,参加过革命的老同志了。在当时,应该是具有一定知识的少部分人。可是,我的爸爸,在文革初期,一样参加了造反派。举起了革命的大旗。相信这样的故事,发生在那个时代里面的每个家庭当中,当热潮退去,冷静下来后,每个人都在思考,当年的我是怎么了?

无论中国,在疯狂来临的时候,任何普通的灵魂都将被裹夹其中,无法脱逃。在欧洲,以理性,逻辑,严谨著称的德国民族,出了如此多伟大哲学家的民族,当一个恶魔发出“奋斗”的召唤时,整个国家和民族,一样的沉迷,一样的混沌。以上种种,人性使然。并没有什么先知,更没有什么智者,在洪流汹涌而来时,我们最需要作的就是,尽量留一点清醒冷静的思考。好让最后的一点人性之光不泯灭在无尽的黑暗中。

举起屠刀的人,它只是一具躯壳。它一样会在某个时刻的当下,一身冷汗的想:我是怎么了?仇恨最好的搭档是无知、是谣言、是盲从。有了这三个兄弟的帮衬和辅佐,仇恨就开始在人间大行其道了。这样的谣言比比皆是:从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到很久以前一桩未了的葬礼等等,不一而足。

不仅历史上有偏见造成的误解和纷争,现在亦然。北京人经常说新疆的某族人都是小偷,难道是真的吗?这个民族的人什么都不干,就作小偷,专出小偷?我在石河子生活的时候,由于民族问题不突出,就把这样的偏见大帽子扣在了某个中原大省人的头上。荒谬和无稽可见一斑。没了靶子都硬要拉出来一个,反正横竖都要有个练手的?

恐怖的夜晚过后,我们可以有多个选择,可以举起“马可伈”把所谓的异族都突突了,反正它们人少,只能认栽了。或者,把它们都给圈起来,弄个三等公民扔给它们且让它们苟活着算是对它们施恩了。抑或着,是其它什么呢?但是,我是知道,我的祖上姓李,从李世民哪会开始就有了异族的血液,中华的血脉里流淌的绝不是一个单一种族的血液,而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各族人民的混合。

真主保佑我们每个人,不论你的种族,肤色,语言。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到天国去和真主、耶稣、佛陀等各位神仙见面了,我始终相信他们是说着同一种语言的一家人。漫天神佛都降临下来,就在我们的身边。你看得见吗?

为什么我要心痛—在汉族同学们开始愤怒后

前面一篇文字让我的很多热血朋友们感到愤怒了。这我能深深的理解。同样来自这样一块让人深爱的土地,同样的这块土地上的亲人让我们如此的牵挂。当一桩桩的罪行鲜血淋漓的呈现面前时,当哀号惨呼一声声撕裂黑夜时,我这个不开眼、不上道的家伙竟然在这里大谈什么和平?什么爱?什么和解?我的人性哪里去了?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用郑州的某个干部的话说:你是准备替党说话呢?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呢?

我当然的心疼,我当然的愤怒。但愤怒过后,不是还要面对同样土地上的同样的人民吗?难道,真的能进行种族灭绝和屠杀?难道,大家在呼唤王大胡子回来后,这个哥们真的能从坟堆里爬出来进行降神?难道,真的要把“非吾汉类,必诛之”?好像似乎仿佛也许或者maybe这样的方案得不到人民代表大会的通过!那么哪种方式是能解决问题的呢?

我们不妨来到另外的几片土地上,来看看历史是怎样在那里就行演绎跌宕起伏的。

1、巴勒斯坦之耶路撒冷,无主之地,三大天启宗教之圣地。公元前四千年建立,多个民族在这块10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比中关村小的多的多)进行了六千年的厮杀。前两天,奥巴马开始了他上任后第一次中东斡旋之旅,鹰派总理内塔尼亚胡支持巴勒斯坦建国。我们能不能站在远东,叉着叉腰肌说,一个犹太鬼,一个拉登鬼,你们继续往死了干!

2、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北爱尔兰,我没去过,对它的理解就更少了,主要印象来自电影,可以参看的有:《饥饿》(Hunger),那个哥们绝食66天而死。风吹麦浪(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那些涂抹在贝尔法斯特墙壁上的战争涂鸦都还在,鲜红的血滴迟迟没有从高处滴落下来。可是那里的街头只留下风过之声,并无其它。

3、美国的西部,相信这是大家最熟悉的。所有的西部片都要有几个牛仔屠杀印第安人的镜头,我们从小看过来,多么的熟悉。所以我们在暗爽的同时,我们应该去问问父母,我们这些人的根难道都来自这个西域之地的沙砾里?我们从南边跑过来打扰了沙漠的平静后难道不寻找和平,还要继续放纵吗?

回到最上面的问题,什么是解决之道?杀戮,绝对是一种解决之道,拿起枪,冲上去都给突突了。两个问题:第一,你能不能杀的干净?如果不能,小心了,脑后。第二,你能不能杀,杀人是需要能力的。喊号子谁都会,真的动手就困难了。但是忽悠别人去动手,自己在后面吆喝确实我们民族里面最擅长之能事。所以,是义士者,皆不语也。真为义士者,人恒敬之!唯义士者稀也,古今鲜见。杨佳大侠有几人乎,我们当中有吗?

敌人的主体是谁?是全体维族人?我的同学里就有维族,咋办呢?一起拉出去?少数维族人,又是谁呢?你认识他们吗?连认识都不认识,怎么开始仇恨呢?是所谓的热比娅?遥远在天边,虚无在想象,又怎么仇恨呢?主体的虚无,仇恨在哪里生根呢。

如果杀戮的困难这么大,难道还有除了和平以外的其它什么办法,即解了心头恨,又爽了百年身。如果有,我们期待具有大智慧的人给我们开示。我们的同学们老师们朋友们一起就像个大家庭,在这里,我把微笑和爱留下点儿,对方就多收获一些希望和爱。如果我把愤怒和咒骂留下点儿,对方就只能得到憎恨和怨仇。

为什么我们要心痛,因为我们从这里走出,带着希望。为什么我们要继续心痛,因为我们从这里走出,带光了希望。为什么我们要不停的心痛,因为我们从这里走出,带光了希望,并且把仇恨留在西北之疆。

【树洞】20090703

十字架

根据来信者的要求,隐去了她的ID,权且称她为R好了。R来信说:

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说出来。

在我22岁的时候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人,也可以说是单恋。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才注意到他是有妇之夫,可我还是一如既往不求回报的苦恋。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类型的人,只是不能接受没有感情的婚姻,那时有人给介绍条件不错的对象,我都拒绝,因为我不想骗别人,与他人做一个同床异梦的夫妻,更是因为心理有逃不开的恐惧:每想到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做着性事就无法忍受。这次单恋用去了我最美丽的十年年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我从没想过要破坏人家的婚姻。这次单恋到了第十个年头,我终于鼓足勇气向那人表白,也许他对自己的婚姻有所淡漠,也许平时他也愿意和我交流,他接受了我。可我是个害羞的人,而且出于道德观念和环境限制,几乎和他没有什么肌肤接触,这段感情在我发现他和我的好朋友有猫腻的时候突然消失了,一干二净。这次经历不是我想说的,只是做个引子。

在第一次恋爱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只能有一次真爱,离开他后我以为自己今后不可能再爱上别人。

在我接近40岁的时候,有一个已婚之夫通过短信和我的关系渐近,我开始没有意识到他的意思,后来也是通过短信他向我表白,他的幽默让我又有了感觉,开始我拒绝了他,但真实的感觉不能骗自己,而且我想自己已经年纪不小,一生不能连个真正的恋爱也没谈过。(也许这个也不能称为真正的恋爱,毕竟不是正当的。)那时我就知道自己会被感情所累,也曾像是预言地说:我会被你害死的。就这样我又一次陷进了第三者的角色里,但没有想过要取代他的妻子,只是由着自己的感觉走。有时候我胡思乱想,是不是上辈子我欠了哪位情债,这生要给我一个惩罚:越想得到一个真爱越不让我得到真真实实的情爱生活?爱是盲目的,心里明白不能这样做,但又无法摆脱只能爱上有妇之夫的命运。从与他的接触中感觉到他对我是真心的,我们在二年的时间里有了几次肌肤之亲,通过QQ和他有了几次裸聊。我之所以能与他走到这一步,是想让自己今生不能错过做女人的机会,40岁了我才破处,让人知道了我都觉得自己不正常。在交往的二年时间里,他的妻子有所觉查,去年5月的时候,因为不正当关系让我感觉痛苦和不安,下定决心离开了他。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从开始我就有此思想准备。但我没想到的是和他绝交快一年了,他妻子突然跑到办公室来质问了我,原来她发现了我的裸照。当时他要我的裸照的时候我就千叮呤万嘱咐,千万千万要删除,我可不想学阿娇。我没想到的是他瞒着我留着它,出于对他的了解,考虑到他的需求,我并不怪他。该来的总会来,该受惩罚的就让我受吧。她说她审问了他,他招供了和我的几次暧昧关系,家里人和他的亲属都知道了,又威胁我要放出裸照让我难堪。我低三下四地求她放过我,当时我该承认的都承认了,也把自己已和他断交近一年的情况说明了,她虽然气愤也没有很闹,我很感激她,我问她我的裸照该如何处理,她当时说只要你不再和我老公来往就不贴出来。

平常我和她不很碰面,我以为只要我遵守和她的协议就可以平安,虽然有时想起来心是有所忐忑(毕竟人家掌握着我的生死,一但裸照流出我该多糗),但我的心态调整得还可以,日子总得过下去。今天我和她碰到了一起,我仍是小心地和她做了正常的工作交谈,但她话里带话地讥讽我,越说越明显,言词不断故意挑衅:手指点着我说这人不是东西,你看她就不敢反驳我,你们不知道她做些什么,不要把我的名字和她放到一起等等。我感觉到羞耻,我躲开了,我不想钻地缝,我宁愿死也不想受此辱。可我毕竟有理智,我怎么能这样死呢。照她这个样子就是死她也不会放过我,仍然会和别人说死得活该,谁让她勾引我老公。我生死都要受此辱我还有什么怕的?

回家后我哭了很久,后静静地想了一想,我诚心地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希望她能放过我,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低三下四求人,如果她仍然这样羞辱我,我只能以死相抵。

写到这吧,如果有人能给我想个万全之策,我万分感激。

菜头:如果你想发到你的树洞里,求你不要写出我的网名,给我留点面子,因为如果我有机会好好生活,我还想经常来看你的博客,谢谢!

【树洞】20090602

跃起

网友祥林嫂来信说:

树洞:
你好!
能听到我说话吗?

周五我就要离开这家工作了三年的公司了,毕业到现在,三年零两个月。这几天我快成祥林嫂了,跟愿意听我倾诉的人诉说我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虽然他们都不能为我做什么。或者这么说,是我自己选的,在能为我做些什么事的人面前,我相反装的无所谓,好像我的离开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一样。我要的可能只是嘴巴上抱怨一下的快感吧。

不过,树洞啊,我今天想说的不是什么办公室政治,因为天下乌鸦一般黑,我那点小破事说出来真不算什么,而且我嘴巴上虽然有抱怨,真正内心对这家公司还是感激比较多的,毕竟我也得到了很多很多。我想说的是,我很失败。

我很少这样对自己说,身边也很少,几乎没有人会这样说我。8月份我满26岁了,26岁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意味着什么?结婚生子,虽然我不百分之一百认同,但是我也避免不了被周围的环境所影响。

大三开始到去年6月份,我有一个稳定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的四年时间里,分分合合也有三四次,但是最后都还是重新在一起。曾经我以为,我们携手走过了毕业这一关,我们就能携手走的更远。说说我们的关系吧,我是那个付出比较多的人,虽然开始是他追我,但是当我真正开始投入感情的时候,就是百分之百的投入了。对他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吧,他身上穿的袜子、内裤,到手机、手表,都是我买给他的。我并非有钱人家的女儿,我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我工作赚来的,但是我就是会心甘情愿的花在他身上,尽管他从不陪我逛街,但是每当逛街我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他缺不缺什么呢?毕业第一年我在另一个城市工作的时候,每次都是我周末坐火车去看他,他唯一一次去我工作的城市,还是他们公司组织活动集体去,而我还要充当导游的身份。我对他的好他从不否认,但是可能是性格原因,可能是他并不是真的爱我,他对我始终都是不冷不热,或者说是很平淡吧,不会送我什么礼物,过生日顶多是带我去吃个饭,很少主动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我,沉迷于打游戏,为了游戏可以拒绝我所有的请求,不关心我,不心疼我工作的辛苦和压力……尽管如此,尽管如此,我没有怨言。我妈妈曾经在电话里哭着跟我说,让我再考虑一下,是不是真的要跟一个这样的人一辈子,她认为真正爱我的人不会这样对我的。我身边的朋友没有一个人赞成我们在一起,他们都觉得我应该得到更好的,尽管如此,尽管如此,我没有放弃,我始终坚持着,坚持到最后,我已经分不清我的坚持是因为爱他,还是因为舍不得自己曾经的付出。树洞,我很傻吧,大家都这么说我。

去年的六月份,他出差去了外地,出差前我们就有点冷战,出差后更是几天可以没有一条短信,在那段时间,我似乎都要放弃了,因为实在无法忍受。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来信息说分手,说我们不适合,说不想耽误我,说我们大家都要好好活。当时我正在开会,就在眼泪即将飙出来之际,我冲进了厕所,忍住不哭,忍到双眼通红,喉咙酸疼酸疼的。然后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回去开会。下班后刚好下雨,我就这样在雨里走,眼泪混着雨水,跟最好的朋友打电话,恨不得躺在地上哪也不去,因为那时我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他之所以会在那天跟我说,是因为他马上就出差回来了,我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利用上班的间隙找房子,看房子,在他回来的当天晚上订下住的地方,故意不回家吃饭,让他去跟他的家人交代这件事,第二天他还没起床,我就已经搬走了。那几天,我几乎没睡过,回到家眼泪不自觉的就流啊流啊,每晚还要催眠自己。因为那段时间我刚升职,一下子要带着十几个人的团队,压力也很大,实在没有办法说因为私人的原因班都不上。

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伤害还没那么深。戏剧性的事发生在我们分开大概不到一个月之后,我看到他的QQ空间上传了很多他们出差时做的饭菜,还有他畅想和别人以及他们女儿未来的生活。里面的字字句句,都是我以前所期望的,当时我的设计里是我和他,但是当时他说他没有想法。我离开之后,他马上有了想法,只是设计里没有我,而是另外一个女人。我只能说我崩溃了,打电话去骂他,他也一点愧疚的意思的都没有。自己一个人在家发了疯一样的痛哭,那一刻我才明白我有多傻,他抛弃我的时候,人家都说是因为第三者,我还为他辩护说,这一点我绝对相信他,我们分开只是我们本身出了问题。那个女人是他的同事,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小孩,而且生活很糜烂。我该同情他还是我自己?我不知道。即便我不爱他了,我依然很恨那个女的,她毁了我对爱情的信仰。

且不说这样的经历让我有怎样的阴影,现在的这段感情也有着让我无法言说的痛苦,因为他的敏感,多疑,甚至暴力倾向。一时间我还很难去说清楚,但是我只知道自己的处境是进退两难。所以当身边的家人、朋友跟我讨论结婚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无奈,悲观一点说,我想我恐怕很难找到结婚的对象了。

工作呢,表面上开起来风光,基层管理,上市公司,但是没有积蓄,还有负债。马上要换一个新的行业,从头做起。再看看一起进公司的同事,看看身边的朋友,我不得不承认,我很失败。

树洞,我第一次这样说自己,平时我都装的像很有信心,很有朝气的样子,其实心里很虚,对于未来充满恐惧。更恐惧的是我没有能力为辛苦抚养我长大的妈妈做些什么,可能连最基本的,她想看到我找个好归宿的心愿,都很难帮她达成。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又当了一次祥林嫂,树洞你不能把我变的成功,明天我还要继续面对这样的现实,但是我想我要开始学着对自己坦诚一点。

祥林嫂

【树洞】20090531

clumber

网友裸奔者来信说:

刚刚和爸妈通电话,虽然聊得很开心,但自己都能感受到语气中的疲惫。爸爸说亲戚们都很关心我,问我最近怎样,我有点无奈,脱口而出,“我每天一点睡,六七点起,能怎么样?”他们吓了一跳,立即嘱咐我不要太累,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云云,让我有点后悔。

大三女生,在一所还不错的学校,学着一个不太容易、据说很有“钱景”的专业,时不时参加一些职业考试,成绩不错,英语好,打算出国,经营着一个社团,所以有机会接触到一些业界精英,表现活跃人缘不错……这一串加法是过于模糊的表象;

学分绩不够保研,实习总是过了简历关之后被拒,再过几天挣扎着重新考一次GRE,还要担心前些时的某门职业考试是否能过。这么一看,保研、工作、出国之路全被堵死,我又拥有什么呢?

从年初开始,新年那天收到GRE奇低的成绩单,我知道是自己没下功夫,于是决定今年好好用功。

春节休息了两周,自己提前两周开始实习,每天对着电脑写报告,午休时间看托福,上下班在公交上看GRE。

回到学校,用挤出来的两周时间准备托福。省钱没报班,资料全是网上下载的。两三个星期里瘦了十几斤。

考完托福后不到两周,GRE作文。

然后去外地调研,这是唯一让我觉得轻松的事情,虽然我在外面就是个老妈子,管钱管交通还管打包行李。

回来之后用三周时间准备职业考试。我之前头脑一发热报了两门。辅导书全是辞海般的体积,英文加数学公式,摞在床边的地上,跟床一样高,看着就有紧迫感。

接着20天里,准备再战GRE。

其中穿插着实习网申、为报销调研费用到处攒发票、准备各种作业各种课堂PPT、因为协会的事情跟各路神仙打交道……

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到底是靠谱青年还是不靠谱青年?过程很重要,但是结果呢?除了托福成绩不错之外,我做的一切都没有给我正面的回应。是否我应该这样介绍自己,”我的爱好是尝试、失败之后从中学习,可以说我是个loser,但是这样失败的经历让我更有价值”,可是哪个HR或者教授会对这样的人感兴趣?大部分人只想看到完美的成品。

其实之前一直不熬夜,十一点熄灯后听听新闻,十一点半就睡觉。我想,这学期不辛苦一点,以后想辛苦都没机会了。现在还差一个月就结束了,回头看看,安排得像过了几个学期一样,我也太贪心了。

今天和一个姐姐吃饭,她跟我说,能吃苦,能享福。我说,真的?她说是。

还好,我是个怕寂寞的人。我每天会看九点,会去校内上跟大家唠嗑,去BBS发帖然后被顶上十大。我也是庆幸自己不是一个只关心自己的人,社团的活动主要是公益性质,外出调研也是人文关怀。我也一直努力让父母,让身边的朋友都开开心心的。要不然,我真的觉得自己在如此大的压力下会疯掉。这些东西,像阳光维持着我的生存。

于是这个一无所有的人——没有实习offer、不能保研、出国前景渺茫,在深夜带着眼睛疼脖子疼腰疼肩膀酸睡下,在一大清早又斗志昂扬地起来,好像自己什么都有,继续快乐地“裸奔”着,准备迎接各种打击和挑战……

一个快乐的“裸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