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令:一定要看《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在台湾本土一鸣惊人后,声称要明年在大陆上映,并扬言是一部能让大陆人读懂今日台湾人的电影,但其过于狭窄的本土叙事、略显稚嫩的故事内核,成为台湾电影日益局促的缩影。”
—《南方日报》2008年10月17日《盘点2008年最容易被忽视的好片》

一开始就引述《南方日报》的这段话,是因为它可能成为在评论上的不诚实而成为一种耻辱。无论是“声称”还是“扬言”这种中文词都显得气量狭小,而且有挑动对立之嫌。同时,“狭窄的本土叙事”也好,“稚嫩的故事内核”也罢,完全是他妈的屁话。大陆电影难道就有“宏大的国际视野叙事”了?就有“成熟的故事内核”了?看完《海盗七号》,我在开心网发了一句话:相形之下,大陆导演显得既阴暗又变态而且好窥阴,却连个故事都他妈讲不圆。 除了一门心思讨好老外,弄几个奖回来,谁他妈的考虑过观众的需求?《海角七号》在台湾大卖4亿新台币,连欧吉桑、欧巴桑都会去看,只能说明台湾人够幸运,导演会拍给活人看的电影,电影能打动人心,里面看得到诚意。

看看导演魏德圣的资料:1968年8月16日生于台南县永康市。远东工专电机科毕业,退伍后开始从事电影工作。这样的一个人就是游戏《大富翁》里的阿土仔么,连电影专业都不是,但是能拍《海角七号》这样撩动全岛人心的影片出来,让追星的、念旧的、怀乡的人都得到满意,让喜欢爱情故事的人撒下一掬泪水,让所有人在电影院里因为生动细腻的市井生活和小人物而开怀大笑,而且在风球为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高悬的时候,描写了一群热爱生活、为梦想努力打拼的人,让观众点燃了无限对生活的热望。这样的影片,这样的导演,应该起立致敬,而不是说什么酸话。

来自台湾岛内有评论说,《海角七号》无非是一部青春偶像剧。台湾文艺青年讨厌起来简直和大陆文艺青年简直不相伯仲,我就不认为电影是什么艺术。电影的基本属性就是商品,只要电影还需要进电影院播放,刻成DVD贩售,而不是成为电影学院的教材,它就是需要满足观众需求的商品。作为商品,就应该愉悦观众。一小时四十分钟的片子,你只能看到日本明星、帅哥靓女、MTV一般的风景镜头,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海角七号》起用名不见经传的演员,集合客家人、原住民、闽南人而且是老中青幼四代,有《鹿港小镇》的余韵,有《阳光小美女》的温馨,也有《天堂电影院》的神髓,这怎么可能是青春偶像剧所能比拟的?为什么不去问一下那些欧吉桑、欧巴桑,是什么让他们进入电影院,而且一看再看,难道他们也追星?

如果把电影视为艺术品,那么它的全部价值在于导演如何用自己的方式解释生活,看待世界。《海角七号》用平民视角,讲述小人物在新旧两个时代里的悲欢离合,公正不倚地表现他们的欲望、烦恼和希望,最后在一台演唱会的舞台上让历史和现在,梦想和现实,传统和现代完全交融。在那么短的篇幅内,描绘了小镇上的人际关系,隐秘的情感,传统和现代的冲撞,各种族群的融合与纷争,它当然是“一部能让大陆人读懂今日台湾人的电影”。而且不单能读懂,《海角七号》还能让我们这些大陆人念想起在家乡衰老的爹娘,回忆起小镇上的宁静生活,幻想突如其来的汹涌爱情,这些基于人性和传统文化的共鸣使得它异常强大。

在2008年里发生过太多事情,让人沉重到无法喘息。《海角七号》是中国人需要的那种故事,所以应该在年内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