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期待的几部大片

今年已经过去一半了,现在谈这个题目似乎有点晚。不过,从已经播放的《史前10000年》、《钢铁侠》来看,也就那样了,真正让人值得期待的是下半年。

我个人最期待的是两部影片:《功夫熊猫》和《夺宝奇兵IIII》。前者在我的Blog里已经出现过三次,这足以说明我对它的期待程度。熊猫这种动物在地球上完全是超时空超种族的可爱代言熊,它无论做什么都可爱,哪怕无聊地坐在角落里挖鼻屎也让人惊呼:哇!好可爱啊!它会挖鼻屎耶!而且,熊猫走上银幕是一种必然。它天生就有一种怀旧气质,一身的黑白两色,仿佛是黑白片时代演员的转世。我喜欢功夫片,喜欢卡通片,也喜欢熊猫。掰着指头算一下:6月6日公映,两个月之后出DVD,中国D版商还需要一个月压片,包装,使用物流系统配送。所以,在6月下或者7月中去电影院看一次,然后在9月份买碟收藏。


《夺宝奇兵IIII》应该怎么说呢?我把它和《第四滴血》和《虎胆龙威IIII》放在一起。从去年到今年,它们全更新了一遍。我从小和看到了老和,看疏了福特满头密林,看白了史泰龙一肩乌云,最后看秃了威利斯。如果我这一批观众到了老年还有消费能力,那么他们也将和白兰度一样,在《超人N》里,以影像的形式再次出现,赚一把我的老泪。有这么一个故事,美国的几个小男孩是《夺宝奇兵》的疯狂粉丝,疯狂到自己决定重拍一部的程度。在N年的时间里,他们自己拿着摄像机,自己搭布景,自己当演员,一点点重拍。最后拍完了,在某个Cult电影节上播放,观众先是大笑,然后都疯了。《夺宝奇兵》是那种让人不可抑制地去幻想,然后就变疯狂的影片,人人都想跟着琼斯博士跑去历险,无论是千山万水,还是万水千山。《夺宝奇兵IIII》已经在5月22日上映,我一直克制着没有上网去搜下载资源。一字记之于心曰:忍!


排名第三的是《机器人总动员》。打ET之后,我看到光头细脖子大眼睛就有好感,而且觉得对方一定是个孤独的家伙。这种人最好不要在我面前仰视星空,否则我会买一台收音机硬塞给他,并且鼓励说:ET GO HOME。《机器人总动员》的故事背景我很喜欢:地球是个没有人的垃圾场,最后一台机器人在清理着垃圾。然后,这是一个关于爱情而非环保的动画片,再让人满意不过了。甚至都不需要大漠黄沙,还有醉生梦死酒。传说中,有一种机器人,它一辈子只能清理垃圾,一刻都不能停歇,累了的时候只能在垃圾山上睡一会儿,直到有一天,它遇见了。。。。。。

接下去还有《哈利波特》,《蝙蝠侠前传2》、《全民超人》、《绿巨人II》、《地狱男爵II》、《纳尼亚传奇II》,和《邦德22》。这是多么2的一年啊!除了《哈利波特和混血王子》之外,其余的片子我觉得都在两可之间,看不看视乎心情高低。如果心情不高不低,不好不坏,那我宁可去看《亲爱的骨头》或者《本杰明·巴顿奇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要不,就是《木乃伊III》,Jet李也加了一腿,看看他究竟是演秦始皇,还是蒙天放,或者仅仅是“僵尸A”。

丁丁跑上银幕


新闻链接:《丁丁历险记》确定主演 托马斯·桑斯特荣幸出任

不过,托马斯·桑斯特在我看来更适合演彼得潘,丁丁从来都是小眼睛。

纪念一下,发篇旧文:

我和《丁丁历险记》

我关于丁丁的所有记忆都与雨季和饥饿有关。
  
人这一辈子,注定要遇见一些什么人什么事,然后他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一千零一夜》里有个故事,说是某甲被预言注定要于某年某月杀掉某乙。某甲是个善良的人,于是他就逃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去,挖了个地洞藏起来。可是,某乙还是在预言中那天的落日时分一头撞进洞来。故事的结尾是某甲切西瓜,一时手滑,误杀了某乙。
  
1984年的时候,地摊上有成百本小人书,而我和我的朋友一眼就看中了《丁丁历险记》。一本书是一角钱,我们每人每天的早餐费是五分。在那个夏天,我们省下早点钱,我们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每天去买一本《丁丁历险记》来看。
  
很多年以后,他妈妈一提起这事都会落泪。我知道,那是因为他初中一年级就离开昆明去了香港的缘故。我一直到大学才离开昆明,我从来没有告诉我妈我没吃早点。他们不大关注我带了什么书回家看,即使问到,我当时很可能回答说是问朋友借的。我很小就会撒谎了,因为很多事解释起来很麻烦。不解释,那就可以一个人呆着看书,这事比道德要重要。道德让你和很多你其实不用打交道的人整天在一起,很浪费时间。
  
我所有的日子,只是因为我在那些日子里,因为我完全拥有那些日子,所以那些日子在记忆里闪闪发光。20年过去了,我很少与别人谈起丁丁。因为适合谈丁丁的人已经去了香港好多年,没有什么人可以谈。我想也许存在什么人,和他一起谈丁丁大家会有共鸣。我们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点着头,涨红着点,唾沫星子飞溅着,一叠声说对对对对对对对,是那样的是那样的是那样的。
  
其实不对,一点都不对。真有一天和什么人这么激动万分地共鸣了,那是因为礼貌或者寂寞。前者是因为说“不”在传统上很失仪。后者是因为我实在没有什么事做,找个能点燃对方的话题。我总能做到礼貌,我也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无论是哪一样,都相当浪费时间和表情。
  
美国女作家海伦是个又盲又聋的人,她的老师为了教她什么是WATER,就把她的手放在水龙头下,然后再在她的掌心写下WATER。海伦说,就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这两样事物的联系,她知道了WATER就是流过她掌心的那东西。
  
丁丁是不可以言说的,可以一起谈丁丁的人一定绝口不谈丁丁。因为丁丁就是流过海伦掌心的水,真正的丁丁迷不需要语言和文字,就能把他内心关于丁丁的所有感受滴水不漏地交给另一个丁丁迷。而那种感受避免了语言文字的干扰,一丝一毫也不至于在这种沉默的交流中丧失掉。
  
如果有一天,我能和我的朋友重逢,那么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想起了丁丁,那么另外一个肯定能在同一时间感觉到。20年的时光仿佛从来没有流逝过,雨季就立即降落在我们身边,我们又冷又饿,站在小人书摊前,像是两条面对猎物疯狂摇着尾巴的狗。
  
小孩子的思想极为单纯,因为单纯而有惊人的力量。没有睁开眼睛的小婴儿无意识地抓住伸来的手指,一握之力相当大。而等它睁开眼睛,这巨大的力量就减弱了。我们极度热望地站在小人书摊前,我们的思虑极为精纯。当我们终于得到一本,那时我们不是在看,而是在吃。这种事在以后很难再发生,人长大了,就难以如此集中全部心念在一件事上。都不能,甚至是爱情和死亡都不能聚集起如此强烈的心念。
  
《丁丁历险记》也是一套很怪异的书,四个男人和一条公狗整天在一起,没有爱情,没有婚姻,没有美女。有时候,我很难分清楚,我究竟是喜欢丁丁还是丁丁的生活。在所有关于丁丁的记忆里,他都在跑,在美洲、在非洲、在欧洲,在世界上每个角落不断跑着。我于是猜想,喜欢丁丁的人可能是爱上了这种生活。如果计算对人物的喜爱,我可能喜欢阿斯泰波波罗斯,他一次次从丁丁手里逃脱,于是丁丁跟着他满世界到处跑。
  
丁丁是白雪,阿斯泰波波罗斯是白雪的尾巴,丁丁历险记讲的是一条叫白雪的狗发了狂一般想抓住自己的尾巴。在这种疯狂的兜圈子游戏里,白雪产生了无数幻觉。我们也刚好能看见这种幻觉,因此对这个不知疲倦的游戏充满了兴趣。
  
一个男孩子的梦想还没有熄灭前,他会爱上丁丁。一个男人的梦想熄灭成灰烬了,他会怀念丁丁。生活漫长而折磨人,一天一丁点,像是丁丁每落一脚鞋底上沾上的泥。《丁丁历险记》始终是一套写给男孩子看的书,在这书里不惜篇幅赞颂了男性之间友谊和信任的伟大。它是一把超大口径的枪,瞄准杜拉丝和拉尔芙这样的女性作家和她们笔下那种超级复杂而细腻的事物和情感,一枪打得粉碎。
  
看丁丁的男孩的理想只会是去当海盗,在海上游荡,升起骷髅旗。世间只有一个NEVERLAND,只有一个彼得潘。当有很多彼得潘聚集在一起,他们选择看《丁丁历险记》,然后在梦里变成海盗,过一种“有劲”的生活。在那种生活里,即使是阿道克船长的暴躁和卡尔库鲁斯的自闭都是值得赞美的。这书里有一股汗水味道。
  
我的朋友最终没有成为海盗,他成了个记者,和丁丁一样,满世界跑。我成了个海盗,终日在比特海上航行,像是世界没有终点一样。我说过的,很多事情是注定的,比如说我们在1984年看了《丁丁历险记》,然后一切都被改变,一切都不能重来。

比特海日志24月14日,理想主义和个人营销

一大早接到豆瓣的安*春逝写来的信,要求我在Blog里帮忙宣传一个豆瓣的同城活动《03.30黄渊译著签售会》。

事情是这样的:黄渊,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在网络上的ID叫Yves,对于碟友来说就比较熟悉了。Yves是碟评人,在很多碟友论坛发过N多碟报(Google拼音已经把”碟报”放在”谍报”之前了,冷战结束,世界一片娱乐景象)。根据有关介绍,Yves的肉身,也就是黄渊先生,痴迷于电影,又喜欢读书。由于无法忍受国内电影书籍在翻译上的粗制滥造,于是自己辞职亲自动手翻译,成为了一名翻译家。以下就是他最近翻译的三本书:

《特吕弗:我生命中的电影》
《赫尔佐格谈赫尔佐格》
《双重生命:第二次机会—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

为了喜好而亲自动手,为了爱好而辞职变为专业,上面的介绍让我觉得黄渊是个理想主义者。

但是,理想主义者也得吃饭。翻了那么多书,如果卖不掉,怕也是头疼的事情。因此,黄渊的朋友们为他张罗了一个签售会,壮壮声势。也让读者有机会看到Yves从屏幕上走下来,变成黄渊。我看了一下数据,这个活动到现在为止,一共只有6个人报名参加。而距离3月30日的签售见面会,只有11天时间。所以我有些怀疑,这个活动是否能够取得预期的效果。

在我看来,如果要在今时今日做一个理想主义者,一定要和个人营销结合起来搞。个人营销这个词很刺耳,等于是把人当成了货物。但是如果没有这种营销,理想主义者死无葬身之地。看看上面的书目,说真话,我不认识什么特吕弗、赫尔佐格或是基耶斯洛夫斯基。我看电影纯粹是为了娱乐,根本不认识什么大师,也不懂什么理论。老实说,我对于谁是导演,里面体现了什么艺术理论和思想没有丝毫兴趣。而且,我猜测很多人在这一点上和我类似。这么说起来,黄渊的书怎么卖得掉?理想主义是好事,饿饭是坏事,但是它们经常同时出现,好让世界取得一种平衡。

不过,在这些年里我们也都看到:《追忆似水年华》卖得很好,尽管大多数人买回家根本一遍都没有读过。又或者是周国平写关于尼采的书,尼采很难理解,但是不妨碍周先生的书很好卖。这大概是因为这些书或者作者有某种光环,读者未必需要理解,而是觉得有必要拥有。黄渊怕是应该走这个路子,把自己和特吕弗、赫尔佐格、基耶斯洛夫斯基这些名字紧紧联系起来,和“翻译家”、艺术电影、电影理论等等名词紧紧联系起来。附带在宣传上强调他对电影的热爱,他为电影而辞职,他写信给著名导演而获得回信等等动人故事,把自己打造成为电影艺术代言人。

如果有可能的话,还应该成为某种权威。比如说权威电影杂志或者网站的主要编辑,或者某种被众人推崇观念的缔造者。成为权威意味着可以和许多人许多事发生利益往来,在利益链条上的所有人都会被卷入。到了那个时候,推销几本书算得了什么?最近几年,中国理想主义和个人营销最好的代表就是罗大佑先生。他赚钱的速度和他的POSE一样让人觉得炫目,温情的《鹿港小镇》吞噬人民币的速度并不比老虎机慢多少。

哲学曾经是贵族的专利,当哲学成为大学课程的时候,哲学教授因为要糊口而让这门学科堕落了。理想主义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最适合的人是那些衣食无忧的家伙。如若不然,它就是会是赚钱的外包装。于丹绑定《论语》,易中天绑定《三国》,都并非是偶然事件。在这条路上,黄渊先生如果想要一直走下去,那么怕是得做点个人营销方面的努力。当黄渊这个名字变成某种书籍的品牌了,怕才能一路坚持下去。

《你买书他还礼——2008黄渊译著签售会 》

时间:2008年3月30日星期天下午14:00-15:00

地点:上海市静安区巨鹿路828号渡口书店

人物: Yves(黄渊)

活动链接豆瓣同城

报名电话:021-62496339

现实要比电影美好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Falling Slowly

昨天是奥斯卡之夜,最让我高兴的是《Once》获得了最佳原创歌曲奖。当时,《魔法情人》有三首歌曲获得提名,《Once》只有一首《Falling Slowly》。但是,最后胜出的就是它!

电影《Once》的结尾让人无限惋惜,唏嘘不已。在现实中,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而且,还在第80届奥斯卡奖晚会上拿了两樽小金人。当颁奖嘉宾公布提名名单的时候,《Falling Slowly》获得的欢呼和掌声就已然宣布了他们的胜利。整台奥斯卡晚会上,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两个人再次合奏《Falling Slowly》,台上还是那把熟悉的破吉他。

人们都说电影是用来造梦的,但是对于《Once》这部电影,可能现实要比电影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