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看看50年后的中国

武汉小学选班长 竞选人犹如老练政客
星岛环球网www.stnn.cc

【星岛网讯】武汉常青第一小学于2006年举行一场由班民直接投票的班长直选,令人惊讶的是,整个选举过程宛如政坛大选翻版,舆论造势、耳语诋毁、招待旅游、走路工等奥步层出不穷,该过程被拍成纪录片《请投我一票》,引发不小议论。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中国大多数小学的班长都由老师直接任命,即使投票也很少公布结果,但武汉长青小学三年一班的班长直选,有现任班长雷磊、程程与晓菲三人,按照班主任对39名班民的承诺,此次选举要实现“我的班长,我做主;我的选票,我做主”。

这群戴着红领巾的小三学生,并不了解民主和投票等名词,对于班长的职位诠释仅为:“班长就有权力,让他站着、他就得站着,让他坐下、他就得坐下。”不过,真竞选起来,全套奥步可不输政坛选举。

现任班长雷磊自恃在任优势,原拒绝父母亲的协助,甚至不打算引导舆论,而是希望同学们“自己想投谁就投谁”,但很快的,雷磊发现自负并不现实,因为其他候选人有更厉害绝招,程程即是其中之一。

这些奥步被看过纪录片的网民总结为:拉帮结派、互相诋毁、制造假像,程程像个老练的政客,先是自己大声起哄“雷磊雷磊,最爱打人!雷磊雷磊,威胁别人!”再由竞选助手造势形成舆论,而程程私下给支持者副班长、学习委员等未来官职承诺,用以换取支持。

班长选举还牵扯进家长,为让自家独子当选,三个家庭卯足全劲辅选、出主意,当雷磊首战失利后,其担任警察的父亲邀请全班同学乘坐轻轨,还提供矿泉水、大巴接送和导游等服务,赤裸裸的贿选、无疑是有效的,雷磊的支持率再度窜升。

从局外人角度看,程程的胜算最高,在家长的指导下,程程针对现任班长雷磊打出“要当管理者而不是统治者”口号,面对女性候选人晓菲,则用“爱哭没自信”进行有力反击,然而,就在投票前夕,出现超级走路工大奥步,选情一夕逆转,雷磊竞选连任成功。

就在投票前一天,雷磊父亲拿出一迭粉红色贺卡,说是为老师和同学准备的中秋节礼物,雷磊在投票前送出这份意外礼物,在阵阵“好漂亮”的赞叹声中,以超出对手数倍的优势高票当选。不过,竞选失利的程程并未失意太久,班主任事后选他担任班主任助理。

曾拍摄河南爱滋病家庭悲欢离合的《好死不如赖活着》导演陈为军,将整个选举过程拍成《请投我一票》纪录片,制作成本不到五万人民币,在海外上映时却引发诸多反响。

《华盛顿邮报》评称:“关于一群八岁大孩子的,令人如坐针毡的政治戏剧。”

国内观众:

海外同胞:
请访问Youtube的:播放列表

雪村一曲断人肠

以下内容引用自东东枪引用的文字:

来源:枪.东东枪的枪
标题:民间主旋律之《涛哥我爱你》
作者:东东枪

“《涛哥我爱你》是雪村最新力作之一,也将是雪村第三张雪专辑《庆功酒》中的若干亮点之一,这两首作品采用DISCO和“慢摇”的节奏,以最适合流传,最适合当今年轻一代载歌载舞的形式表达了最普通的老百姓对于中国现状的满意程度和对以胡总书记为中心的党中央的信赖,在即将迎来“2008北京奥运”的中国定能掀起轩然大波。雪村‘音乐评书’所畅导的‘民间主旋律’的概念也将因为这两首歌曲而深入人心。”

歌词如下——

《涛哥我爱你》

In the year of 2007, the 17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as held.
President Hu described China’s brand new future to the whole world.
Since then, the Chinese people’s life began to change.

宽敞的街,明亮的灯,
我们的心全照亮了;
每一个瞬间,每一种体验,
感觉总是新的。
你累吗?这一切被你变了;
你在吗?能不能听见我说的话。

涛哥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都说你就是一个奇迹。
想帮你刷刷碗做做饭擦擦地,
只要你说你愿意,我们都愿意。
涛哥我爱你。

涛哥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都说你可以创造奇迹。
想帮你解解乏揉揉太阳穴,
只要你说你愿意,我们都愿意。
大家都爱你。

枪:以上全部皆为引用

北大关了算了

大学应该是学术之地,而不是夜总会或者娱乐Show。艺人有什么资格进来开讲座?进北大开讲座到底靠奶子还是脑子?接受采访的某同学提到了“兼容并包”,说“可以容纳不同的思想”。抽蔡元培的耳光不是这种抽法,大小S有腰有腿有奶,但是唯独没有思想。当年证明北大兼容并包精神的例子是辜鸿铭这样的遗老也有授课的空间,大小S给辜鸿铭提鞋都不配,遑论什么思想!而北大给艺人提鞋,简直是丢脸到家。北大号称中国最好的学府,我看不如改成CCTV北大娱乐频道算了,在二流学者和九流官员的带领下,朝娱乐界勇敢进军。或许可以创造出新的“淑女文化”,选几个淑女学院士进社科院也未可知。

有人说北大在台湾,这话尖刻但未尝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