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性交易的经济学


原文:The Economics Of Prostitution
作者:Michael Noer
翻译:Cleopatra
译文来源:性交易的经济学

妻子还是妓女?

选择就是这么简单。至少根据经济学家Lena Edlund 和 Evelyn Korn的观点来看,就是如此。

这两位非常受人尊敬的经济学家在《政治经济学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性交易理论》的论文后,在学术圈子里引起了一阵久违的小小的骚动。这篇论文之所以惹人注目,不单单因为被一本学术地位举足轻重的期刊收录,更因为他们在论文中将妻子和妓女看作经济学上的“商品”,可以互相取代。男人买,女人卖。

经济学者把钱与婚姻划上等号是自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Gary Becker在1973-1974分两部分发表了开创性论文《婚姻理论》之后,– 同时,并非巧合,恰恰也是发表在《政治经济学杂志》上。

Becker利用市场分析来解决我们和谁,何时和为什么结婚的问题。他的结论?伴侣的选择是一个交易,婚姻只有在参与的双方都可从中获利时才会发生。

Becker允许将一些非货币因素,比如浪漫的爱情和友谊,加入到求爱时期的损益表中。特别还有孩子,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性欲的满足,房屋的清洁工作,吃饭问题和其它服务都可以通过购买实现,但孩子不行:无论男女都有责任生育自己的孩子并且大部分情况下还要抚养他们”他如是写到。

但是,说回妓女:Edlund 和Korn承认配偶和站街女并不是完全相同。妻子,事实上,在经济学者的眼里比妓女要高级,她们属于收入增加,消费水平随之增长带来的好处—就像品质优良的红酒。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卖淫现象在较富裕的国家普遍较少。但其含意仍是妻子和妓女—如果相似度不像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那么最多也就是香槟和啤酒的区别。仍然是同一类“物品”。

与Becker相比,Edlund 和 Korn的模型里有一个根本的区别,就是可生育的性交。妻子可以提供,妓女则不行。

公平地说,Edlund 和 Korn仅仅是建立了一个无可否认的非常粗糙、简单化的人类行为模型,并且期望用它来回答人们脑中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为什么妓女可以赚大钱?卖淫看上去就是一项前期投入少,技术含量低,但是回报颇高的职业,当然在超迷你短裙和细高跟鞋上的投资还是不能省的。

虽然,根据大量不同时代和地区— 跨度从15世纪中期的法国到上世纪90年代晚期的马来西亚– 收集的数据组合起来看,妓女这份职业确实可以赚更多的钱—在某些情况下,还不是一般的多— 相比普通职业女性,好吧,相比那些靠打工糊口的人来说。即使在那些卖淫合法化和相对安全的国家或地区,这也是“真理”。简而言这,那些地方的站街女不必因为弥补进监狱或是进医院的风险而得到更多的报酬。

尽管Jerry Hall(译注:超模,演员)讽刺自己与Mick Jagger(译注:滚石乐队主唱)的婚姻就是“出得厅堂,上得了床”,但是,正常来说,一个人不可能既做妻子又做婊子。“将这句话结合事实来看,即婚姻是女人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更深的含义是,卖淫的收入必须比其它职业更高,这样才能弥补放弃婚姻交易收入的机会成本。” 这就是Edlund 和 Korn 得出的结论。

狗屁!

还是奉上一个更有力的反驳吧,“这样的结论回避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已婚男人仍会去找妓女(而不是从妻子那里购买,其实算起来,妻子才是廉价的供应商,鉴于她们也可以出卖非生育需求的性生活而不会危及婚姻)。” 同志们,醒醒吧,最多的“情人节快乐”的祝福还是来自这些“廉价供应商”,没有谁能比得上。

当然,要想对Edlund 和 Korn设计的数学模型中的某些假设泼冷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但是,这些所谓的“程式化事实”只是为了要预知人类的行为;它们并不需要假装反应真实情况。

特别是,那种关于妻子与妓女间没有“第三种选择”的假设就更有问题,如果不算太直接的冒犯,我要说:“第三种选择,比如有一份正当职业但是未婚,可以被排除了,因为我们假设婚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唯一的负面影响就是放弃了当妓女的机会。”

千万要告诉你的已婚朋友,让她们知道自己与怎样的“机遇”失之交臂。

另外,这一理论中对孩子所起效用的强调也让人迷惑不解。在大多数西方民主国家,生育率一般会随着财富的增加直线下降。按经验推断,男人随着财富的累积召妓的次数会递减,但是他们拥有孩子的数量也在减少。

尽管如此,关于婚姻的经济学分析还是解释了一个古老的现象:钓金龟婿。

Becker写到:“特别是,我们的分析是否证明了一个非常流行的观点,即更漂亮,更有魅力和更聪明的女人更倾向于嫁给更富有和更成功的男人?” 他的回答是:“经过对非人力财富,以及赚钱能力等非市场特性的阳性筛选,会将商品产出最大化,并超越所有婚姻关系。”

换句话说,答案是肯定的,超模确实更喜欢年老的亿万富翁。而Gary Becker在Donald(译注:地产大亨,“The Apprentice”的制作人和主持人)和Melania(译注:欧洲超模)结婚前几十年,就用数学方法证明了这个“定律”。

进化心理学:为什么有男人会害怕约会女人【转载】

作者: Nikolas Lloyd
来源:Why asking her out is terrifying
译者: workclock


为什么大家每天不去译言看看呢?那里有最新最好的翻译文章。
订阅译言国内 国外
官方Blog:译言网志

《进化心理学:为什么有男人会害怕约会女人》

在经典的爱情故事中,有两种男人:一种男人是经常约会女性,他们通常被认为过于自大。另一种男人却很难开口约会女性,但是他们才是真正的赢家。第一种男人会最先获得女孩的芳心,但他不是真正的爱她,她最终也会认识到他的本意,而那个害羞的男人会在最后赢得女孩,而且是真心的很爱她。

表面上看,人们会认那些不敢约会女生的男人主要是因为他的恐惧心理。但事实是,那些敢于在战场上挡子弹,敢于同老板叫板的男人也会在约会自己心仪的女性时完全沉没。我认为这是进化出来的本能。

若你理解进化心理学,你就可以理解恐惧是一种进化出来的情绪。我们进化出来的恐惧心理都是非常合理的。我们惧高但是不会怕平地,怕蛇但是不怕鞋子,怕宽阔的水面但是不怕乒乓球。我们对过去导致人死亡的东西感到恐惧。同样如果我们进化出怕平地的情绪是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良好的生存下来,如果我们进化出喜欢高处那就会很早就死掉。很明显,我们进化出来的恐惧心理都是去害怕那些使我们基因不能继续传递的事物,而我们进化为喜欢或者发现那些帮助我们祖先能够生存并繁衍的事物。男人寻找有吸引力的女人并不是达尔文的随机选择的结果。那些寻找雌性性伴侣的男人的基因得到延续,而另外那些没有这样做的男人是不会成为我们祖先的。(不知道翻译正确否,原文:Men who sought female sexual partners passed on genes, and those who didn’t did not become our ancestors.)

以上导致一个矛盾,男人发现约会女人是恐怖的事情。在这件是事情上,绝对的自信可能会成为基因传递的优势,恐惧会成为很大的劣势。我有两个理由来解释这个问题。

世界已经变化了。今天我们生活在人口众多的城市。现在,一个男人可以轻易的每天约会不同的女人,不是花十多年只为找一个可能同意的女人(??)。男人可以一直被拒绝,直到有女人愿意和他出去。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我们祖先生活的那个样子了。那个年代,人口稀少。那是的人可能生活在一个只有25个人的部落中,而其中可能只有最多6个可生育的女性,而她们可能都是可以泡的。时常碰面的潜在配偶只有1到2个,这样情况可能非常常见。所以人类的本能被巧妙的设计为让男人害怕把同这些非常珍贵的女人的关系“搞砸”。“天涯何处无芳草”,对那些知道自己几个月都见不到其他女人的男人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安慰。简单的说,在我们祖先生活的年代,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一个女人是非常不恰当的方法,其成本很高。这就导致选择性的压力,当一个男人必须相当严肃的对待他试图接近的异性。一个不好的错误可能导致男人传宗接代的可能性成为泡影,就像拼刺刀时不带刺刀一般。

第二个能解释男人持有的恐惧心理的原因,就是我前面提到的爱情故事中表现的一样。有时候,故事的主人公非常的自信,同时也有非常多的女朋友。但是有一天,他见到了那个令他改变的女人。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舌头打结而且紧张得发抖。为什么他不能想以前一样,直接的约她出去?所有的女性观众都知道原因:因为真爱来了。似乎,一个男人去约会一个他自己知道似乎不会再见面的陌生女性,相对简单一点。那些让自己不敢轻举妄动的女性其实才是他们真正在乎的。在外国度假时(还是国外的假日?),人们似乎会很更滥情。在家约会隔壁的平凡女生比在国外的海滩约会一个美女要难。

上述的情况在原始的条件下也是适合的。一个狩猎人在大草原遇到隔壁部落的女人时放胆一试会获得更多。

对女人来说,当然,状况就不太清楚了。她们会为那些超自信的轻薄男人生气,而且把这些男人的爱情和忠诚度看的非常低。她们也会对那些花了很长时间的才鼓起勇气向她们的表白的男人的胆怯而生气和失去耐心。有人可能会说,在这个城市化和避孕技术发展的现代社会,女人应该主动约男人。某种程度来说,现在已经有这个苗头了,但是不多。就算每周去参加了两次群舞的女人也会想要被要请再去跳舞。古老的本能是很难消失的。女人希望男人有自信,但是也请考虑那些有自信的男人也会变得蹑手蹑脚。这对男人来说一个很好的消息。我们要有足够的勇气去表白,但不是觉得这样的事很简单。